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708个阅读者,37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2-8 10:16

[原创]苏维埃逸史:袁文才、王佐之死



宋长琨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彭德怀自述》:
某晚深夜,边区特委书记朱昌偕、秘书长陈正人来到(似乎还有其他人,记不清楚了)来我军部,向军委报告情况。当时公略已去六军,代远、邓萍和我在。他们谈袁文才、王佐要叛变。说袁、王在永新县城联席会议上,强迫特委决定把边区地方武装归他们改编统率。王佐讲话时,把驳壳枪在桌子上一摆。现在永新城内驻的是袁文才、王佐部队,如不承认这一条件,袁、王将参加边区县以上联席会议的联席会议的同志一网打尽的可能。事情万分紧急,请求红五军立即出动挽救这一危局。我说:“去年五、六月间,王佐率特务营和五军共同行动打酃县、桂东、城口、南雄时,还不坏,不算太蛮横,不致如此严重吧!为什么变化这样快?”朱昌偕说,这完全是袁文才从红四军逃回后挑拨起来的。红四军前委关于1929年1月讨论“六大”决议时,将其中有关争取土匪群众,孤立其首领一段删去未传达(讨论“六大”决议,袁、王参加了,删去那段是四军前委常委决定的),袁文才在红四军政治部找到原文对出来了。袁文才从红四军逃回后,将那原文念给王佐听(王佐不识字),对王佐说:“我们怎样忠心,他们也是不会信任的。”我说:打南雄回来以后,约半月,有一天近黄昏时,我一个人到王佐处,我想把王佐同袁文才的关系搞好一点,王总是撇开此事。黄昏以后,红五军司令部派传令兵来接我回去,王部警戒兵喊口令:“站住!”王佐很紧张,立即把手枪拿出来,左右人员也把枪端起来了。我知道他怀疑,坐着未动,说:“这里没有敌人嘛!”又问:“传令兵同志,你来干吗?”传令兵回答说:“党代表要我来接你,怕路上有狼呀。”从上面事情来看,王多疑是肯定的。
事情这样突然,时间这样紧迫,这样的事情,很不好处理。当时,军委开了临时会议,我与特委共同决定,派四纵党代表刘宗义(张纯清)带四纵队一部分(离永新城三十里)接近县城,守住浮桥。等天明时再和他们谈判,弄清情况后,再行决定。据说四纵队一部刚到浮桥边,袁、王察觉,即从城内向桥上冲来,一在桥上被击毙,一落水淹死。袁、王部有二十来人系井冈山老土匪,冲出城外逃回井冈山去了。其余部分在城内未动。特委向部队说明袁、王“罪恶”后,将其部队改为湘赣边区独立团,受特委直接领导。以前我们没有预闻,以后也未干预此事。

[本帖最后由 宋长琨 于 2018-12-8 10:54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01
“袁、王杀错了!”
亲历袁文才、王佐被杀事件的陈正人,在1930年10月红军打吉安时,见到了毛泽东同志,把袁、王被杀的事情告诉了他。毛泽东说这两个人杀错了,这是不讲政策。解放后的1950年前后,时任江西省委书记的陈正人,向毛泽东同志汇报江西工作的时候,有时也还提到袁、王的事情,毛泽东同志的看法和以前一样,没有改变,还是认为杀袁、王是杀错了。1951年解放军入藏时,毛泽东同志找张国华同志个别谈话时,因张国华井冈山时期曾经是袁、王的下属,就谈及袁、王问题,说用武力解决袁、王是不对的。当时他没有讲哪个部队,后来我体会到是彭德怀同志不对。毛泽东同志又说这个武装对我们过去是有作用的,闹点独立性也不要紧,就是“反水”也不要解决。另外,毛泽东同志还曾对江华说过:“袁文才、王佐对革命是有帮助的。没有袁文才、王佐的联合,我们是不容易进井冈山的,就是进去了,也站不住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02
袁文才开小差
1929年初,袁文才随红四军下井冈山,任军参谋长。他在东固时,看到了党的“六大”的决议,其中有“歼除土匪首领”的内容。于是,离开红四军,跑回了井冈山。当时第五纵队留守井冈山,纵队长王佐、党代表为何长工。袁文才带回来的消息,让王佐也跟着紧张起来。袁文才从东固回来一个月左右,王佐找到何长工说:“党代表,我有重要事要与你商量。我的老庚这个家伙落后,开小差回来了,把我气得要死。”何长工说:“那好办。第一,宁冈县委开会处罚他,严重警告;第二,他要出来工作,不能消极,但职务不能当纵队长、副纵队长,他不能搞你部队的鬼,袁文才的那个营,他不能干涉,他不能管部队的事;第三,要防止他自杀,要说服他的老婆当他的警卫,监视他的手枪,防止他行凶打人,也要防止他因犯了错误想不开而钻牛角尖自杀。他能接受这些意见就出来工作,将来我就到毛委员那里给他消差,说他犯了错误我已经处罚了。”王佐听后,说:“这个主意好!好!”
袁文才心里还是没底,要何长工到毛委员那里替他担保、消差,说就怕毛委员整他。何长工说:“等我碰到毛委员就替他报告,毛委员会接受我这个意见的。”袁文才这才放心。以后两个月里,何长工和袁文才谈了五次话。这样,袁文才情绪渐渐稳定,又出来工作了。他一稳定,王佐也稳定;他一波动,王佐也波动,因为袁文才是王佐的灵魂。何长工离开井冈山时,把第五纵队都交给王佐指挥,还给了他一百多支新枪、几千发子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03
毛委员说情
红五军上山之后,毛泽东在茨坪传达党的“六大”决议,彭德怀、袁文才、王佐都参加了。“六大”决议中对于土匪的政策有杀其首领、争取其群众的决定。毛泽东传达时,没有讲这句话。当时,党内对袁、王采取什么政策是有争论的。永新县委和宁冈县委对袁、王的意见很多,他们主要以王怀、龙超清等为代表,倾向于按“六大”决议对土匪的政策杀掉袁、王。毛泽东不同意他们的看法,做了大量的说服工作,讲明袁、王虽然过去是土匪,但早已接受了党的领导,他们都已经入了党(袁在1926年入党,王在1928年入党),他们支持红军上井冈山,不能按“六大”决议中对土匪的政策执行,要争取他们。毛主席说服了要杀袁、王的人,并且研究了继续团结、教育他们的方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04
送枪给袁文才、王佐
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队伍一上山,就送了一百支步枪给袁文才部。1927年10月,毛泽东曾写了张条子给供给主任范树德,要他拨七十支枪给王佐部。王佐看到毛泽东亲手写的条子和送来的这么多枪,心里非常高兴。给袁文才的一百支枪和王佐的七十支枪不是同时送去的,前后相差不几天。王佐在山上的存粮对外人是保密的,他怕地主武装知道了回来搞破坏。王佐在接受了红军的七十支枪后说:我这里还有一些存粮,共有五百担稻谷,你们在没有筹到粮前,就放心地在这里吃吧!王佐的五百担谷解决了红军一个月的给养,帮了红军的大忙。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04
井冈山自造的银元
井冈山有个造币厂,在红军上井冈山之前袁文才、王佐就已经搞起来了,属袁、王领导。袁、王送给红军的银元有袁大头,也有自己制作的银元。不过,群众对这种自造的银元制作粗糙不很欢迎。为了造好银元,红军请县城的首饰店帮忙制作模子,制造出打上“工”、“人”字样的银元。由于广泛宣传和工艺水平的不断改进,红军造的这种“工”字和“人”字银元,在井冈山地区是很受欢迎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04
井冈山的红军教导队
红军军官教导队于1828年8月在茨坪开办。开始时只有一个区队,即一个排,大概有六七十人。到11月改称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教导队,增到三个区队,有两百多名学员。学员主要为红四军各连队的军官和地方干部。学校没有凳子、没有饭桌,连床都没有。同志们开玩笑说:“这里哪像个学校呢?”课程分政治课和军事课,政治课占40%,军事课占60%。上课没有书本,没有教材,能有一张报纸,就算了不起的大事。茨坪有一个祠堂门口有两块石头,我们用来作黑板,没有粉笔就用火炭当粉笔。写字要练习,弄不到笔和纸,就用柴棍子在地上写字。红军教导队经济上实行民主。当时士兵委员会组织每个人轮流监厨、买菜,除党代表、大队长外,每人都要轮流当上士。打菜时要公平,每一个礼拜还要公布一次伙食账目。那时官兵一律不发钱,到一定时候,就分点伙食尾子,给个人买烟抽,买鞋穿。那时的生活很艰苦,每天每人发四个铜板,每天两餐红米、南瓜。所以大家都说:“打倒资本家,天天吃南瓜。”学员穿的衣服是各式各样的,有的穿军衣,有的穿便衣,有的穿长衫,有的穿短装,有的穿棉衣、夹衣,也有的穿几件单衣。但是有一点是相同的:每人只有身上的一套。衣服穿脏了,选择暖和一点的天气,洗一洗。冷了找点重体力劳动干或烤烤火,衣服一干马上就穿上。衣服破了,没有布补,只好扯袖子补背襟,扯裤管补裤裆,结果袖子越穿越短,背襟越穿越厚。教导队当时很困难,袁文才给教导队提供一些东西帮助解决困难。袁文才也很困难,他带人从白银湖出去打土豪,解决吃饭问题。有一次,袁文才打土豪归来,给教导队送来一头猪,说:“你们教导队还没吃过肉,这头猪给你们,让教导队吃餐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05
和平革命委员会
曾在王佐、袁文才领导下工作的张国华回忆说:据我了解,王佐比袁文才好。王佐是个大老粗,袁文才是个文人,有点知识,后来当了红四军参谋长,在大柏地战斗之前逃回井冈山,这是个错误,也说明袁文才有地方观念,对毛泽东、朱德同志的领导是不尊重的。除此,袁文才还有富农路线,他在宁冈组织过“和平革命委员会”,参加这个组织的多半是地主、富农。打土豪他赞成,但有严重的富农路线,他本人是个富农,或这是个小地主,而王佐则常讲毛泽东、朱德同志的好话,特别是讲毛泽东同志的好话更多,常讲毛委员怎样怎样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05
袁文才参加马刀队
袁文才是茅坪马源坑人,家有父母兄嫂妻子,妻子是童养媳。袁文才又名选三,从七岁起念私塾。因家庭生活小康,念书时断时续,在家帮父兄务农放牛至十八岁,十九到二十岁在谢角铭的私馆念书。因妻与谢冠南的儿子谢殿一姘居,便休妻,于二十一岁与谢梅香结婚,生有二女。二十四岁在永新读书,第二年父病故,因生活困难休学在家。当时袁文才还抱着做绅士的幻想,有一次谢殿一到省里去选参议员得了一笔钱,袁文才也想得一份,便向谢提过:“你这次到省里去选参议员也有我们村里一票,你得了钱也要分一份给我。”谢冷笑一声说:“如果你要分,谢绍基也可以得一份。”谢绍基是看庙堂的人,当时群众认为是没有出息的。袁文才不但没有分得一文钱反而遭到劣绅的奚落,他又想到自己的前妻与谢殿一姘居,谢家有钱自己家穷奈何不得,只得愤恨在心,坐 绅士幻想从此丢掉,就下决心暗中参加马刀队伺机报复。后因母亲被北洋军打死,便投靠在胡亚春的门下,公开参加马刀队,担任参谋长的职务。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05
袁文才受招安
宁冈龙超清,富家子弟,父亲是江西省议会议长。在南昌念书时秘密参加了共产党,是赵醒农的学生,回乡后组织了“文明社”,与土豪劣绅的“新民社”相对立。1922年7月,在宁冈县长沈清源的支持下,龙超清等人与马刀队司令胡亚春、参谋长袁文才等联络,结为生死之交,将马刀队招安。胡、袁的队伍改编为宁冈县总保卫团,袁文才任团长,胡亚春做稽查员。招安时,袁文才为防万一,留下了7支枪和几个人在山上。北伐军进入湖南、江西,龙超清找到袁文才说:你是正规军还是匪?袁文才反驳说:吃了国家粮,穿了国家衣,领了国家饷,怎么还不是正规军呢?龙超清告诉袁文才,他虽然接受了“招安”,但政府还是把他当作土匪对待的。于是,袁文才联合龙超清发起暴动,成立了县人民委员会,龙超清任委员长,袁文才任农民自卫军总指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06
处决胡亚春
胡亚春,原为马刀队司令,袁文才为参谋长。1922年马刀队被招安为宁冈县总保卫团时,袁文才为团长,胡亚春做稽查员。1925年,保卫总团起义,成立农民自卫军,袁文才任总指挥。1927年,农民自卫军加入毛泽东的工农革命军,胡亚春不愿参加革命,又不愿缴枪,还经常冒充袁文才的名义到处“吊羊”,经袁多次劝告不改,袁便依然与他决裂。袁文才借请酒的名义,把胡亚春抓起来。后来,胡亚春逃跑到山里,继续做土匪,1928年2月被逮捕处决。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06
不杀罗克绍
1930年1月间,袁文才带领周桂春部下,王佐带领刁辉林、艾成斌两个连,共计三百多人,日夜兼程,跑到茶陵江口,把罗克绍的住房围住,活捉了罗克绍并缴了兵工厂,把罗克绍押到龙市经过时,土籍人主张就在龙市杀掉,袁文才同志不同意,说杀掉罗克绍有什么用,罗克绍还有600支枪没有缴来,如果枪支缴齐了,打掉他有点益处。如果不愿缴枪支再做处理,是杀是关不为迟。在新城住了不久,把兵工厂迁到九保,罗克绍关在山上的棚子里。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06
半天飞一石,打破水中鱼
1930年1月,宁冈县东南特区由狐狸背迁到龙王陂朱皇古家。一天,袁文才同着特区的陈次谋、朱斯安等人在朱皇古家楼上下棋。袁文才说:我跟你们难下几天棋了,下调令叫我们去吉安。陈次谋说:袁猴(袁文才)你去打吉安,和红五军一起去打,容易打败敌人,是否把好枪留下,把县政府的一些烂枪带去,你们还怕搞不到好枪!袁文才说:我去也可,不去也可。但不去又不行,人家会说我受编不受调,有人告了我的状,今年年成不好。说着袁文才从内衣口袋拿出一本书说:“里面有一句‘半天飞一石,打破水中鱼’,说不定这关难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06
袁文才五大罪状
1930年2月24日,袁文才、王佐带领着部队到了永新。第二天参湘赣加边界特委会议。会上,中央巡视员彭清泉根据湘赣边特委龙超清等人的控告,摆了袁文才同志五条罪状:
一、解除县委书记的枪。有一次在长富桥杨家祠开会,龙佩戴了一支手枪。会上袁文才对龙超清说:你是县委书记,管全县的党,又不要上火线,不需要枪。于是当中解了龙的枪,使龙大为不满。
二、烧土籍信峰书院。因为土籍的反动派、土豪劣绅经常在此处商议进剿红军,所以袁文才就把它烧掉了。当时土籍有四个书院:新城有信峰书院,白石有鹅峰书院,古城有筍峰书院,龙市有奎峰书院。而客籍只有龙江书院一所。
三、打土豪多打土籍。农民协会下了六七个通牒,捉拿土豪,其中有六个是土籍人,客籍有两人,因此上说打土豪土籍吃了亏。
四、不杀劣绅罗克绍。袁文才部队在茶陵捉到了罗克绍,土籍人主张杀掉,袁文才不同意,袁文才还亲自骑马到罗陂接,土籍人看到袁和罗并肩而行,更加恼火。
五、临阵脱逃。袁文才作为红四军参谋长,随红四军出征,却中途逃跑回井冈山。
对此,袁都一一作了辩驳,巡视员一时哑口无言。最后,彭清泉气愤地把白朗宁手枪往桌上一拍,说:你到底有没有错?袁文才说:我错是有错,问题并不是你们说的那个样。王佐性子暴烈,也把手枪拍在桌子上,与彭清泉斥骂起来。当天晚上,湘赣边特委与红五军携手,一举杀了袁文才、王佐。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06
牛眼睛与鹅眼睛
1930年2月湘赣边界特委会议,会议期间,王佐私下对袁说:老庚,这次恐怕凶多吉少,还是把队伍退走,退到九龙关去,袁文才说,毛泽东哪会起这样的心?天也会黑半边。当时袁和王顶起嘴来了。袁文才说王佐是牛眼睛,把人看成禾桶大;王佐说袁文才是鹅眼睛,把人看得太小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08
谁“改造”谁
1928年初,何长工任井冈山王佐部的党代表。何党代表刚上井冈山的时候,王佐还给他的部下开了个紧急会议,他说:共产党想改造我,我就来先改造他。后来,王佐在入党宣誓的时候才坦白地对何长工说:“党代表,你来的时候,我想改造你噢。”何长工说:“你怎么改造啊?”他说:“我们开了会,有几个办法:第一,你不抽烟,不喝酒,我们要你抽烟,要你喝酒;第二,你不要老婆,我们就搞几个美人缠住你;第三,你不入会门、道门,我们要你喝鸡血酒,同你结拜兄弟。慢慢地把你改造过来。以后一看,你这个人了不起,你是金不换,铁打不动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10
土籍与客籍
李克如《红军的政治工作》:
毛泽东同志对宁冈、酃县、遂川几个县的调查,他写出了这三个地区的居民家都有土家、客家之分。客家一般靠近山区,土家一般住在靠城市,并在某些方面,客家还受土家的欺压。因此我们进行土地革命,在客家方面发动就比较容易和有劲。当然,对土家的农民我们也是不会放松和发动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10
只打袁王,不打他人
苏兰春《回顾宁冈的革命斗争》:
25日下午,五军一个中队从永阳开到永新,说集合部队去打吉安,四面放哨很严。袁的不下陈九珠是个排长,放哨守永新南乡,有一浮桥直通城下不远,至半夜时红五军来抽这座浮桥,口令是统一的,陈九珠过桥去了,手提一支枪,站在离桥不远的的伙店门口听听什么情况。不久之后发出了枪声,当时莫名其妙,等到天亮传言说解决袁王二人……朱昌偕同志假说要袁文才去打吉安到永新的,朱昌偕用驳壳枪把袁打死了,朱又对李筱甫的脑壳打了一枪。这时外面包围的人高声大喊:“只打袁、王,不打士兵和官长。”把袁、王部队的枪一起都缴了。王佐……(等)在逃跑时淹死在东关潭。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11
李立《井冈山斗争诸事忆》:
杀袁文才、王佐是在一九三○年过年的那一天。袁文才当时住在东门的一角,王佐住在北门,把往吉安的路。他们俩把住两个口子。毛主席下山一个礼拜后,彭老总也跟着走了,后来,他们去了吉安,袁、王两人不愿打吉安。当时吉安驻了敌人两个师。袁、王不服从命令,永新县委王怀就写了一个报告,说袁、王如何如何坏,就把他们干掉了。当时当时叫朱昌偕打袁文才,工农兵政府主席彭文祥打王佐。袁文才住在东门,朱昌偕通过口令进去,到袁文才住处,揭开袁文才的被子,问袁文才,土匪住在哪里?袁文才一听来头不对,正想摸枪,朱昌偕就开枪,把袁文才打死了。那天,我也在城里,城里听到了枪响,很快就乱起来了。一直搞到天亮,结果袁文才部的枪一支也没有搞到,他们都跑回宁冈了。王佐听到枪声,就慌忙过河想跑,结果淹死在河里。在下游大捞到他的尸体。活着的都被缴了枪。后来,袁、王部队全部反水,王佐的哥哥王云龙又拉起队伍,与我们作对,一直到解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11
何长工《关于井冈山斗争的三个问题》:
我听说是彭德怀率部由永新出发打天河,特委的王怀亲自跑到彭德怀那里,说袁文才、王佐太荒唐,倾巢而出,占领了永新城,威胁了特委的生存,要彭德怀保护特委。彭德怀在特委的要求下派队伍去解决袁、王问题。袁文才被朱昌偕打死了,王佐逃跑时掉在河里溺水死了。王佐的部队里有两个人,一个是李克昌,一个是刁飞林,还有一个参加秋收起义的干部艾成斌(艾是行伍出身,当过土匪),他们几个人冲出来就打了白旗。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2809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