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006个阅读者,29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2-8 10:22

[原创]苏维埃逸史:你没有坐过监狱吧



宋长琨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抗战爆发、第二次国共合作建立,在我党的斗争下,国民政府释放了一批政治犯,曾经参加南昌起义、被判无期徒刑的李逸民,也被释放了。这些被释放人员,要接受我党的集中审查。主持这项审查工作的是王观澜同志。当李逸民向王观澜汇报狱中有同志自首变节的问题时,王观澜批评他说,你们在监狱中工作做得不好。他说,只要工作做好了,这些人是不会写自首书的。李逸民反问道:“王观澜同志,你大概没有坐过监狱吧?”王观澜回答没有。李逸民接着说:“难怪你不了解情况,我们每个人都关在自己的囚室里,互通信息十分困难,怎么有条件去劝说这些人呢?况且,如果我们向这些动摇了的人暴露了党员身份,不是很容易被出卖吗?”王观澜听后,沉默不语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40
准备好了
1928年春,奉贤县委书记李柱一被捕,被杀害于龙华监狱。那是4月中旬的一天黄昏,法官找李柱一同志谈话,宣布枪毙他。谈完话回来,他很镇静地进了自己的监房,难友去看他,他说:“今晚要枪毙我了。”边说边给妻子写信,交代后事,然后又把衣服、用品分送给大家,说:“再过几个钟头,就用不着这些东西了,你们要保重。”又嘱咐说:“你们要互相照顾,有机会的话,把我死的情况告诉上海党组织……”话还没有说完,看守就来问他准备好了没有,他说:“准备好了,走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40
张宝贤被刺死
张宝贤是我党中央机关一个交通员,被捕后对敌斗争很坚决,在法庭上大骂敌人,严刑拷打也不能使他口中吐出一个字。牺牲的那一天,看守来带他,他一边走一边骂,刚走出看守所,敌人就用刺刀扎他,扎一刀,他喊一声“共产党万岁”,扎一刀,他喊一声“打倒国民党”。扎了十几刀,终于倒在敌人的屠刀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40
陈乔年送热水瓶
江苏省委组织部长陈乔年,在1928年2月被捕,因为他是重要的政治犯,没有宣布刑期。一天晚饭后,他在窗口一边剔牙一边对关在对面的李逸民同志说:“你们都判决了,今晚要去漕河泾监狱,要好好学习,注意锻炼身体。中国革命是长期的,但总要胜利的。我同徐伯昊同志,恐怕在你们走后,就要被枪毙了。”说完把一个热水瓶送给李逸民,说:“这个我用不着了,你们带去用。”当时,李逸民心理很难过,说了一句:“你们要保重,可能过一段时间会判决的。”他说:“不会的,看守长已经通知我们,今晚要枪毙。”当天晚上,我们离开不久,这两位同志就牺牲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40
老子枪毙了,儿子跑掉了
湖南的两位姓李的游击队员双双被捕,父亲是队长,儿子是队员。一天,看守来叫父子二人,他们知道要被枪毙了。小李一个一个房间和难友告诉:“永别了!”一点也没有害怕的表现。当看守押他们到司令部门口时,要用绳子绑起来,小李说:“我不怕枪毙,我要自己走。”因为他年龄小,天真活泼,与看守兵混得很熟,就真的没绑他。老子被绑着在前面走,儿子跟在后面。行刑时,刽子手叫他们跪下,小李说:“我跪下,但什么时候我叫你们开枪,你们再开枪。”他装作跪下的姿势,乘敌人没有准备好,猛然纵身跳进前面的小河里,爬上对岸逃跑了。事后,看守向长官汇报说:“老子枪毙了,儿子逃跑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40
龙华监狱的女英雄
在上海龙华监狱,有一位姓黄的女同志,是从莫斯科东方大学毕业回国的。被捕后,法官审问她,她不答,跳上前去,打了法官两个耳光,大骂道:“你们这些刽子手有什么权力审判我?我什么也不知道,你们要枪毙就枪毙吧!”法官大怒,当场判处枪决。黄同志英勇牺牲的事迹,在监狱中广为流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40
模范监狱的教诲师
共产党人李逸民被捕后,被判处无期徒刑,送到漕河泾江苏省第二模范监狱。监狱当局雇了一个教诲师,是个佛教徒,来感化他的灵魂。教诲师教诲李逸民:“从今以后,你什么也不要想,就一心一意念阿弥陀佛。”李逸民说:“我现在不念。佛经上说,一个人到了临死的时候,只要心灵不昧,临死前念三声阿弥陀佛就可以进入西天极乐世界。等我临死前再念吧。”教诲师听了非常生气,说:“你到不了极乐国,死后还要进地狱,还要吃官司!”他走之前,送给李逸民《观音经》、《金刚经》等三本佛经,说:“这三本经书,你每天要念一遍,一个月后要能背下来,我要检查的。”说完,板着脸走了。后来教诲师又来了两次,见李逸民从来不开口对他说什么,觉得没趣,也就不来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41
在监狱中学马克思主义
在漕河泾的江苏省第二模范监狱里,同志们建立了秘密的党组织,这个组织又与外面党组织保持着联系,他们差不多每周要给外面的党组织写报告,外面党组织经常给他们作出指示。狱中党组织以互济会的名义活动,外面党组织和狱中的联系也是使用互济会的名义,通过送衣物、送药品和接见的机会传达党的指示。党中央的地下刊物《向导》周刊(当时改版为《布尔什维克周报》),每期按时送进来,给狱中的共产党员传阅。不少翻译的马克思主义作品,如河上肇的《政治经济学大纲》、卢森堡的《新经济学》、尤金的《新哲学大纲》,以及艾思齐的《大众哲学》、郭沫若的《中国古代社会史》这些新书籍,在监狱里的同志也都能看到。有同志幽默地说:我学马克思主义理论,是从进监狱以后开始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41
厦门破狱
1930年5月,发生了轰动一时的“厦门破狱”事件。厦门监狱中关押了共产党人40多名,其中有省、市、县的骨干,如厦门市委书记刘瑞生、团省委书记陈必笙等。得到情报说,他们将被解送福州。为了营救这些同志,福建省委组织了“破狱委员会”,由省委书记罗明主持,省委军事部长陶铸负责具体行动。营救人员分成两个队,一队为武装队,共11人,另外同志作接应队。陶铸指挥武装队,一部分人以探监为名骗开监狱铁门,打死了看守人员,用大铁钳剪断铁锁,放出关押的同志,另一队则以火力压制住警备人员。整个劫狱过程只用了不到20分钟,干脆利落。等到大批军警赶到,全体人员已经坐船扬帆远去了。当时厦门属思明县,监狱就在境界森严的县政府里,厦门岛上还有大批驻军和警察,共产党人居然在太岁头上动土,神出鬼没,一举成功。消息传出后,第二天厦门的几家报纸在头版赫然刊登,外地和海外报纸争相转载,上海《申报》还发表长篇连载。小说、电影《小城春秋》,即以此为素材。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46
狱中的方志敏
1935年2月,抗日先遣队团长乔信明,弹尽粮绝被捕,后被关在南昌行营看守所。一下监,就有同志告诉乔信明,方志敏也在这里。一天,乔信明果然看到了方志敏,他头发和胡须长得很长了,穿着一件蓝布棉大衣,腿上带了一副大铁镣,目光仍然那样敏锐,态度也仍然那样镇静。方志敏看见乔信明,在门口微微点了点头。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乔信明就被狱卒赶走了。在草坪上吃饭的时候,方志敏又从玻璃窗里用力地看乔信明,好像有话要和他说。乔信明端着碗朝志敏同志望去,表示已知道了他的意思。此后,二人建立了狱中的单线联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46
狱中的指示
在南昌行营看守所,红军团长乔信明和同在狱中的方志敏同志建立了单线联系,由一个军事犯给他们之间传递纸条。方志敏给乔信明的第一个纸条写道:
这次被捕有多少干部?
当乔信明报告以后,方志敏给他传来了第二个纸条:
请你告诉我,哪些人坚决,哪些人怕死。你应该很好地向这些干部进行教育,在敌人面前一定要顽强,怕死是没有用的。
第二个纸条还带来一元多钱给乔信明嘱他买菜吃。当乔信明告诉方志敏说,同志们都很坚决、很顽强时,他很高兴,接着又送来第三个纸条:
我们几个负责人:方、刘、王、曹、周、李、张等,已准备为革命流最后一滴血,敌人一定要杀我们的。你们不一定死,但要准备坐牢。在监狱中要学习列宁同志的榜样,为党工作,坚持斗争,就是死了也是光荣的。
信中说的方,指方志敏;刘,刘畴西;王,王如痴;曹,曹仰山;周,周群;李,李树彬;张,张胡天。看着这用“鲜血”写成的指示,乔信明给方志敏同志写了回信:
亲爱的志敏同志,感谢你在这样的环境里,对我的了解与信任。请你放心,你的指示我一定坚决执行。
乔信明,后来被国民党判处无期徒刑,抗战爆发后,得以出狱,参加了新四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47
阿尔木呷当红军
阿尔木呷是普通的彝民,见证了红军进入越嶲,释放在押彝民的事。阿尔木呷描述道:
红军打开了越嶲监狱,我跟着进去仔细一看,呵,这里面的人哪里还象人呀!他们一个个躺在烂泥、屎尿、污水坑里;头发都有尺把长,蓬散在脸上;有的赤着身子,有的只有一块破布遮住下体;拳头粗的铁链、脚镣、手铐,却沉重地箍在他们瘦得象枯藤一样的身上。红军战士们细心地给他们锤开锁链,逐个地把他们背到外面来。他们都是我们彝族兄弟,其中有普雄峨勒、阿侯、沽基等家支的大小头人,有的在这监狱里坐了六七年,有的坐了十几年。在坐监狱中被木棒打死、烙铁烫死、竹杆**的,那就没法计算了。他们是什么“罪”呢?有的是没有 执行“以夷治夷”的政策,不忍心残杀其他家支;有的是没有按“章”给国民党反动政府和军队送青年妇女;有的是交不起花样翻新的苛捐杂税……为了“杀一儆百”,反动政府兴了个“换班坐牢制”:要是哪一家支有一个头人违犯了一点反动政府的规定,从他开始,这个家支所有的头人和他的儿孙,都要长期轮换着坐牢。说到“轮”,实际上是有去无回,不死在里面,留着一口气回来也同样是死。因此,有的家支一代一代的,逐渐被这样折磨绝了。
年轻的阿尔木呷,对国民党的反动统治深恶痛绝,报名参加了红军,汉名叫王海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51
“打入”看守所
郑义斋,本名邓少文,1930年春,组织上调他到上海义斋钱庄当经理。这家钱庄是党组织为筹集经费设的机构,同时也作为党的交通站。对外他是义斋钱庄经理,对内做党的交通工作。从此,他的名字改为郑义斋。从一个普通的穷工人,陡然变成了十里洋场的“阔佬”。在钱庄工作的两年时间里,郑义斋为了给党组织筹集资金,给苏区红军购买转运军火物资,经常四处奔波,频繁往来于上海、武汉、北京、天津、大连、青岛等地。他化妆改扮成各种身份的人物,一会儿是钱庄的老板,一会儿作跑腿的伙计,一会儿是挑货郎担的小商贩,一会儿又成了看手相的算命先生,还扮过耍猴的艺人。有一次,党组织派他给关押在上海法租界看守所里的同志送一笔款子。郑义斋化妆成一个商人,故意违犯租界条规,让警察抓住关进了看守所,得以见到联络的同志,顺利地完成了任务。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51
冬瓜罪
1929年,在朱毛红军的影响下,江西赣县湖江搞起了革命,袁奕福是暴动队队长。后来,袁奕福被国民党逮捕,五花大绑押赴刑场,他挺着胸膛,从容走过小街,沿途高呼:“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中国共产党万岁!”敌人砍掉了袁以福的四肢,然后让他在沙地打滚受痛至死,还把这叫做“冬瓜罪”。袁以福死后,十四岁的儿子袁以辉,立志为父亲报仇,参加了红军,后来成为红军的电台队长。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53
国民党的彝务科长
红军占领越嶲县城,去释放监狱里被“看管”的彝民。到了伪县府彝务科,几个办事人员毕恭毕敬地出来欢迎,屋子里还放着香烟、糖果之类。彝务科的办事员穿着长袍马褂,咧着嘴笑嘻嘻地说:“红军先生专为百姓办事,我们彝务科也是在为百姓服务。”当红军要把彝民放出来时,他说:“放不得!放不得!这些彝人都是些不开化的野人,把他们放出来会到处抢人、杀人!”红军告诉他,彝民不是野人,是被压迫的民族,他们无衣无食,被逼无奈,才抢人的。共产党主张民族平等,解放弱小民族。命令他马上放人。这个办事人员理屈词穷,无话可说,唯唯应诺:“是!是!”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54
吉鸿昌之死
共产党员吉鸿昌就义前,用树枝在刑场的地上写下了诗句:
恨不抗日死,
留作今日羞。
国破尚如此,
我何惜此头。
接着,对特务说:“告诉你们,我为抗日而死,不能跪下挨枪,我死了也不能倒下。”特务们问怎么办,吉鸿昌说:“给我拿椅子来,我得坐着死。”又对准备开枪的特务说:“我为抗日而死,死得光明正大,不能背后挨枪,我要亲眼看到敌人的子弹是怎么打死我的。”在“抗日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的口号声中,一声枪响,吉鸿昌就义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54
瞿秋白就义
1935年2月,瞿秋白被捕,在上杭囚禁了一个多月,被送到长汀三十六师司令部。瞿秋白被关在一间牢房里,他身穿青布褂子,白布短裤,神采奕奕,态度悠闲自若,有时写诗词和杂感,有时候刻石头图章。三十六师师长宋希濂是瞿秋白的学生,用引诱和酷刑,包括电刑,要瞿秋白投降,瞿秋白大声说:“我早已把生命献给了革命事业。现在被捕,只有死而已。我一个人倒下去,但是,千百万人民会继续前进的。”让他画供,他写了一首诗:
可断头颅,
可流热血。
惟有主义,
高于一切。
6月18日早晨,宋希濂在公园预备了酒菜,并把蒋介石对瞿秋白“就地正法”的电报给他看,说投降可以免死。瞿秋白厉声斥骂,又说:“为革命牺牲,是人生最大的光荣。”敌人安排摄影师给瞿秋白拍了照,瞿秋白走向刑场。行刑官自言自语说:“把共产党杀光了,中国革命就成功了。”瞿秋白冷笑道:“共产党人是杀不光的。只有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国革命才能够成功。”瞿秋白一路上高唱国际歌、高呼“共产党万岁”等口号,走向了刑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54
嚼烂了的机密
1931年,王若飞在包头被捕时,身上带有一张用硬纸写的名单,上面有许多同志的姓名和地址,他立即把它放进嘴里,想吞进肚去。敌人扼住了他的脖子,不让他咽下去,王若飞就用牙齿和唾沫把那名单嚼烂成一团,保住了党的机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55
在监狱数数
王若飞关在国民党监狱里五年零七个月,被单独关在与外界完全隔绝的囚室中。这个环境,大大影响了他的神经。为了怕丧失说话能力,他每天都要单调地数着“一二三四五……”狱中的摧残,让他的神经变得迟钝,后来出狱后,与人交谈,往往不能立刻懂得对方的意思。他的身体和神经,一直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11:56
狱中唱和
1927年,国民党发动反革命政变,大肆搜捕共产党人。“四一二”当天,在南宁就逮捕了共产党员92人,关在十五军军部监牢里。房子脏、天气热,市上又发生了虎列拉传染病。而给囚徒们的水,每天一次,七人共分一小担,每人可分半盆。狱中的难友为了节约用水,每七个人公推一个负责分水的人,洗过脸了,妥善保存,以备下午、晚上接着用。难友周颂武有诗纪之:
半盆冷水胜兰汤,
盥罢犹须密密藏,
戏设职司理其事,
一瓢一勺细匀量。
狱中的饭食,是国民党官兵吃剩下的残羹冷炙,很不卫生,每天直到十二点才开饭。监友们曾经为此绝食,以示反抗。周同志又有诗:
一饭传时日正中,
残羹冷炙半尘封,
生平最耻嗟来食,
泪糗和咽恨哽胸。
肮脏、饥饿,受尽折磨,再加上虱子、臭虫的叮咬,最严重的是大脓包疥疮,又无医、又无药,只有沉吟之声。张胆在病中曾吟诗一首:
满腹几无血可吐,
一身常与病相缠,
拚将孤愤填愁海,
苦血凄风引梦长。
狱中的折磨与摧残,同志的病倒与牺牲,没有消磨大家的锐气,反而激发了他们的斗志。周君实先生有诗:
政潮多变幻,四顾意云何。
抱恨频看剑,伤心一放歌。
延医难迳达,餽物愧无多。
相忆不相见,何时荡妖魔。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0793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