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034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2-8 10:55

[原创]《红狮传》第九章:抬棺护灵



明_笑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红狮传》第九章:抬棺护灵

1923年6月1日,日本武陵丸号轮船运载日货抵达长沙大金码头。中国外交后援会调查员例行前往检查,遭到日本水手无理殴打。为此千余群众会集码头,与日本水手对峙。这时,停泊在湘江中的一艘日本军舰上的水兵,竟持枪上岸,开枪行凶。当场打死2人,重伤9人,轻伤数十人,酿成“六一惨案”。消息传出,长沙人民义愤填膺。当日下午,有2万多群众参加了由外交后援会在省教育会坪召开的声讨大会。大会提出了撤换日本驻湘领事、惩办日本军官、惩办杀人凶手、撤退日本一切驻湘军队、收回日本在湘占用的一切码头、日本驻湘领事公开向长沙人民道歉、抚恤死者、赔偿伤者保险费及医药费等8项条件。会后,愤怒的群众抬着尸体沿街游行,沿街不断有义愤市民加入游行队伍,汇聚六万多人向湖南省长赵恒惕请愿。
陈树湘率领长沙各夜校七八百名菜农青年学生参加了当日的抬尸抗日大游行。但游行的结局不了了之,没获得省督军赵恒惕的任何承诺。为此,陈树湘和四位师哥王彪、杨虎、刘雄、张毅组建了长沙雪耻会。回到小吴门外陈家垅菜农村,陈树湘又与同姓兄弟陈友富、陈友展、陈子义、陈子云等人商量成立秘密雪耻会。陈家垅雪耻会成立后的第一次秘密行动,便是带着几十名陈家垅菜农青年,在第二天深夜悄悄到日本驻湘领事馆门前泼洒了几十担大粪。日本驻湘领事馆在长沙抗日怒火熊熊燃烧时雇请不到任何长沙人打扫门前粪便,只好请驻长日本会社派些日本浪人来领事馆门前当清粪工。如此一来,给长沙雪耻会提供了大好机会报仇雪耻。他们天天潜伏在日本驻长会社附近,一见有日本浪人出门便尾随追打。一连打伤十几名日本浪人后,日本驻长会社便成了驻长龟舍,整日缩头无动静。日本驻湘领事馆也一连数日闭馆,不敢越粪池一步。

陈树湘和四位师哥,又两次在半夜潜入日本在湘江边占用的码头,两次纵火烧毁了两座装满日货的仓库。在长日商损失惨重,不得不请求卖国军阀赵恒惕派兵保护。陈树湘和四位师哥于是将雪耻重点转移到和日商勾结的奸商身上。他们很快联系日货码头搬运工人接连查清购进大批日货的一些长沙奸商,因此迅速将消息通知一些长沙爱国学生会组织,故奸商每每刚购日货进仓,就被闻讯赶来的大群爱国学生查出焚烧,等警察赶来灭火,学生们已烧完日货,便一哄而散。

陈树湘和四位师哥还查出长沙一家大奸商将日布冒充长沙望麓园织布厂的品牌,便迅速将这一情况告知隐入该厂当技师的林育英。林育英马上告知该厂老板,老板迅速采取行动,一面派林育英带一批工人去将奸商日布扣查,一面上告法庭打官司。老板官司打赢了,不仅震摄长沙许多奸商不敢再将日货冒充国货,他还获得一笔不菲的赔偿金。他因此给了林育英一笔奖励,对林育英也更信任了,因而给林育英开展革命工作提供了一些便利。

6月27日,长沙党团组织发动工人、学生2万多人举行夏节总示威,并向群众宣传5项与英、日经济绝交公约:不买英、日货,不供给英、日劳力,不用英、日货币并不在英、日银行存款、不搭英、日轮船,不供给英、日原料、燃料和粮食。其后,陈树湘迅速带领-支以陈家垅雪耻会成员为主的菜农青年纠察队,到长沙火车站和湘江边轮船码头检查,严格执行经济绝交5项公约,迫使英、日在长公司纷纷倒闭或停业。7月13日,陈树湘又率菜农纠察队参加长沙数千工人、学生和市民举行的示威游行,抗议省长赵恒惕迫令长沙各公团组织修改对日经济绝交办法。雪耻会派出陈树湘等代表向省长公署严正声明:绝交公约不能更改。下午,陈树湘又组织长沙雪耻会成员化装举行讲演,要求工人有集会、结社和罢工的自由。

1925年7月,陈树湘在长沙如火如荼的革命斗争中,经周以栗、腾代远介绍,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入党刚两个月,他又紧锣密鼓参加了接送革命烈士黄静源灵柩的抬棺行动。

1925年10月,位于湘赣边界的株州-萍乡铁路沿线一带,爆发了规模空前的悼念黄静源烈士、声讨北洋军阀暴行的游行示威运动。这次示威运动是由北洋军阀武装封闭安源工人俱乐部、杀害工运领袖黄静源所引起的。黄静源被杀害后,敌人将他的遗体抛放于半边街广场“示众”。 次日晨,数百名安源工人趁敌人不备,火速在放尸地燃鞭炮、烧冥纸,还大呼“打倒军阀!打倒资本家!”等口号旋即撤离。安源工人的行动,使路矿当局惊恐万状,便在当日下午叫人临时用几块薄木板钉个棺材,雇三名清道夫将黄静源遗体抬去埋葬。萍矿运道处工人肖二十和邓长富等秘密串联三十多名工人,暗随清道夫抬黄静源尸骸至山野间,以三块大洋向清道夫赎出尸骸,裹上大衣,由工人轮换背尸,连夜走了八十余里,于10月18日晨赶到醴陵八里坳才正式殡殓。当时围观群众有千余人,个个悲痛万分。

长沙各民众团体悉知黄静源烈士已在醴陵八里坳由安源工人殡殓,迅速组织迎柩团。陈树湘立即从长沙雪耻会青年纠察队中选拔三十二名身高力大的队员组成抬棺队,余下三百多名队员则充当护灵队。于10月19日偕同烈士亲属乘火车前往醴陵迎接黄静源烈士灵柩。上午八时许,迎柩团抵达醴陵车站,陈树湘立即率抬棺队和护灵队先行赶到八里坳,然后在守灵安源工人陪伴下,抬着黄静源烈士灵柩回醴陵县城。但不料在县城门外遭到十几名黑衣警察横加拦阻,陈树湘立即指挥护灵队员拿着鞭炮紧挨每个警察燃放,警察躲开,响炮尾追连爆。因而顺利抬棺进城,一直抬进尚志小学暂行停放供醴陵各界群众悼念。

次日上午八时,醴陵县立中学、含美女校、县立女校、醴陵各小学、教育会、工会、农会等齐集尚志小学祭吊,陈树湘于是不断散发《悼我们的死者并告同胞》传单,然后又同队员们一起抬棺绕城游行并送至醴陵火车站。随行群众一路高呼“黄静源精神不死!”“黄静源烈士永垂不朽!” 等口号, 到车站后, 纷纷向灵柩行三鞠躬礼。长沙迎柩团、安源工人和醴陵各公团代表相继演说,现场听者无不感泣。上午11时许,陈树湘和抬棺队员将灵柩抬上火车。在一片鞭炮声和口号声中,火车徐徐开动。下午2时,灵柩车抵株州。早已守候在车站的千余名市民靠前迎接,鞭炮连放,哀乐齐鸣,响声震天。工人、学生等宰猪两头在车站祭奠。车停约两小时,三、四百工人围在停柩火车旁悲哭痛泣,直到火车开动仍哀泣不止。一群小学生望着缓缓开动的火车,高声唱着《打倒帝国主义》的歌,又高呼着“打倒军阀!”的口号,令车上陈树湘和抬棺队员、护灵队员无不动容。

下午7时,黄静源烈士灵柩车抵达长沙火车站。长沙各学校、工会、团体及黄静源生前同乡、亲属、朋友等两万多人早已到车站守候。车停稳后,陈树湘等十六人慢慢抬柩下车,并抬灵柩绕车站一周,群众依次鞠躬行礼致敬。晚上8时许,陈树湘等十六人抬棺随导柩人起程入城,一路哀乐不断,群众持旗高呼口号不停。经东墙湾、浏正街、东庆街、柑子园、青石桥、司门口、八角亭、走马楼、南阳街、府正街、又一村至省教育会厅暂停灵柩,决定于10月26日再隆重举行大规模的追悼会。陈树湘便留下一半抬棺队员和护灵队员继续守灵,另一半队员先暂回家歇息,以便轮换。

然而,第二天上午,长沙戒严司令龚浩以私人名义致函通知追悼黄静源烈士筹备处,称“此事政府已决计禁止,诸君明哲,不必故当其中。”追悼筹备处接到信后置之不理,悼念活动准备工作如期进行。10月24日,赵恒惕又下一严令,取缔市民开会。命令称:“为令遵事,照得省会人员复杂,良莠不齐,一旦防范不周,深恐奸究混迹其中,籍端滋事,嗣后凡开市民大会,务须先期三日,重由戒严司令部核准,方能举行。否则立即予制止,以遏乱萌。”此令下后毫无效果,陈树湘等守灵队员闻之更加激愤,更毫不松懈。

25日上午,长沙戒严司令部派来一些黑衣警察,一小头目手举嗽叭站在一高台上不停宣读省军督赵恒惕的禁令,同时指挥警察们闯入灵柩停放厅内抢悼念花圈,并撕毁纪帐挽幢等等。陈树湘立即指挥守灵队员们一拥而上,便见:



队员围殴黑帽熊,

赤手空拳打不停;

推搡绊倒不速客,

抓摘黑帽摔出门。



黑熊吓傻头发晕,

争先恐后逃出厅;

似怕再遇黄静源,

不敢回眸望英灵。



片刻,守灵队员将捣乱黑衣警全赶出厅外。陈树湘又指挥守灵队员大放鞭炮驱警,迅即压盖了喇叭警察头目的嘶哑声音。随后他派人通知所有返家休息队员立即赶来省教育会厅护灵。

26日上午,长沙戒严司令部派兵一营,看守教育会坪左、中、右三个大门,无论何人,不准通过。大会因而推迟举行。但上午10时许,各工会、各学校、各团体来教育会坪悼念黄静源烈士的群众越聚越多,人山人海,致使教育坪附近马路被阻塞,也终致悼念群众与守门阻兵发生剧烈肢体冲突。陈树湘立即指挥守灵队员与门外冲击群众密切配合,前后围攻,并不断放鞭炮助威呐喊,终使各门大开,被阻群众蜂涌而入,使追悼黄静源烈士大会得以在教育会坪隆重举行。会后,各界群众前呼后拥陈树湘等十六人抬着的黄静源烈士灵柩,再次在长沙主要大街上进行了盛大的追悼示威游行,直到陈树湘等十六人抬棺到岳麓山墓地安葬结束,悼念人群才渐行渐散。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10 10:19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9372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