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487个阅读者,26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2-9 08:07

[原创]苏维埃逸史:打开无底洞



宋长琨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1935年8月,红三十军任供给部粮秣科科长肖永正,为红军过草地筹粮。一次,肖永正随部队进驻一个藏族土司的高大石楼中,这座高楼的最顶层是经堂,经堂下边是存放箱笼选软、贵重物品的内库房,中层住家眷,下层住的是杂役奴仆,底层喂牲口,主楼外的侧楼用来住兵丁。此时,人去楼空,也没有任何陈设,只剩下空空荡荡、大大小小的房间,两千余人住进来,还没有把那些楼堂厅阁住满。在这个石楼里,肖永正他们意外地发现了一个“无底洞”,其实是土司藏物资的大地窖。地窖是石头修筑的,里面分成好几大间,一间储藏着大量粮食,如同麦海一般,一间整整齐齐地码放着整只整只的腊猪肉、腊牛羊,还有整块整块的腌猪肉和牛油。另外,窖内藏有许多的布匹,还有大铁锅,最大的可以煮一只整牛。第二天,肖永正把这些物资发放给了部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9 08:57
革命要算经济账
青年时的王平,参与村里的农民协会组织,父亲对王平此举,开始有些犹疑。那时,到他家来往的人员不少,有时开会,就在他家吃饭,父亲不误担忧地说:“你们革命,我赔了不少谷和酒,我都心甘情愿。只是耽心你们能不能成功。”在农运过程中,王平家抗了几百元的借债,父亲高兴了,说:“只要你们革命能成功,能长久,我当然赞成,支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9 08:57
“败家”的朱云卿
1929年红四军攻打梅县,战斗中朱云卿有“毁家”而助红军之举。梅县是军参谋长朱云卿的老家,他家在街上开了个铺子卖毛衣,红军打进去后,朱云卿从铺子里拿了千把件毛衣,那时一件毛衣一块半到两块钱,准备发给部队。刚拿到街上,还没来得及抱走,敌人打来了,结果毛衣都扔到街上,到处都是。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9 08:58
起义军“打土豪”
二十六路军宣布起义参加红军,全军振奋。通讯排的士兵,自作主张地行动起来。他们听说过红军打土豪,以为就是抢东西,砸开了一家洋货店,开始乱抢。有长官闻讯赶到,见士兵正在拿东西,老板、伙计吓得哆哆嗦嗦,不敢说话。长官加以制止,士兵尚且不服:“不是革命了吗,我们正在打土豪啊。”在长官的严令之下,他们还是老老实实地放下东西,回到营中。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9 08:59
青苗跟田走
1930年6月,红四军前委与闽西特委在长汀南阳召开联席会议,称“南阳会议”。南阳会议前,闽西分配土地时规定,如分田在下种之后,则“本届的生产归原耕人收获”。南阳会议认为,这个办法对富农有利,对贫雇农不利,贫农及失业者名曰分了田,但实际上要等到明年秋天才能收获谷子。因而,改为“何时分田何时得禾”的政策,又称“青苗跟田走”。这一政策一经实施,又出现了新问题。长汀县委书记李坚真在下乡调查时,经常看到农民忙着收割青苗,把没有成熟的稻粒打下来,甚至直接把稻穗磨成浆煮来吃。还有农民把菜园的菜也拔了,连鸡、鸭、猪都杀了。原来,农民听说调整土地时,自己种的作物,要跟着青苗走。加上有人从中造谣破坏,造成了极大的心理恐慌。李坚真当即宣布:“谁人种禾,谁人收割,一切作物归原耕者所有,不跟田走。”这样,制止了恐惧,稳定了人心。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9 08:59
中间不动两头平
1930年红四军前委与闽西特委的联席会议(即“南阳会议”)上,分田按人口还是按劳动力曾有激烈的争论,后来该会议通过了按人口分田的决议。不过,这一问题后来出现了多次反复。1931年4月,闽西土地委员会扩大会议,通过了按劳动力分田的决议。决议说:“只要是有劳力的农民,应领得一部分土地。小孩、老人又群众大会决定酌量分给他们一部分田地,作为‘附加亩数’,亩数多少,要按照当地生活情形经过乡苏群众大会通过规定,但每人领得的‘附加亩数’不得超过有劳动力的人的每人应得的亩数的三分之一。”这样一来,那些人口多、劳动力少的贫苦农民和红军家属,分得的田就少了。这年夏天,长汀县委书记李坚真在叶坪见到了毛泽东主席,毛主席问闽西的情况时,她把这个决议跟毛主席说了。李坚真说:“现在群众对分配土地问题,讨论得很热烈,有的人主张按人口平均分配,有的人主张按劳动力分配,老人和小孩只分三分之一的地。”毛主席说:“你的意见怎么样?”李坚真说:“还是按人口平均分配好,最好是‘中间不动两头平’。”毛主席说:“按人口平均分配,‘中间不动两头平’好!中农的土地不动,没收地主豪绅的土地和富农多余的土地,分给无地和少地的农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9 09:00
查田运动
1933年6月,苏区中央临时政府发布了《关于查田运动》的训令,中央局发布了《关于查田运动的决议》,一场大规模的查田运动,在苏区展开。中央局认为土地革命执行了不正确的土地路线(即“抽多补少,抽肥补瘦”), 没有彻底解决土地问题,没收地主阶级的一切土地财产,消灭地主阶级的残余。查田运动最厉害的时候,有些地方把富农甚至中农查成地主,把一些中农甚至贫农查成富农。地主的一切土地财产全部没收,扫地出门,不准他们租种土地,也不准开荒,也不给饭吃,把地主剃成阴阳头游街,抓到劳役队去罚做苦工,有的地方还出现乱打乱杀现象。甚至连地主的小孩也不给饭吃。地主被抓被杀后,家属小孩就流浪街头到处乞讨。斗了地主,又斗富农。富农被斗,中农害怕,不少人逃跑到国民党统治区去。有的整个村的人都逃跑,结果使贫雇农很孤立。在查田运动的同时,在苏维埃政府内甚至红军内部查阶级,结合搞肃反,大搞检举揭发,一些当了多年干部和红军的地主、富农家庭出身的知识分子,被打成阶级异己分子或反革命分子,被开除出革命队伍。有的被抓到劳役队去做苦工,有的躲藏到山中,也有的逃到白区,在根据地内造成一种恐怖气氛,人人自危,使社会秩序更加不安定。在第五次反“围剿”时,国民党军队打过来了,不少人就反水,帮助国民党,使闽西根据地陷于极端困难的境况之中。这也是第五次反“围剿”斗争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9 09:02
吃够了宣威火腿
红九军团占领宣威,没收了一家反动的大土豪。土豪家的火腿,堆满了几间房子。我们吃不完的,就是顶有名的宣威罐头也吃不完,后来大批的分给群众,有许多穷人一个人分得了两三个火腿。宣威附近群众,争分火腿,非常热闹。这种名牌的云南火腿,红军和老百姓吃够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9 09:04
胡少海大义灭亲
胡少海,湖南宜章人,出身恶霸地主家庭。湘南起义时,朱德就是以他的名义,把部队带进宜章城,取得年关暴动的胜利,并揭开了湘南大起义的序幕。暴动后,胡少海任农军团长,而他的弟弟胡老六是宜章各区民团首领之一。有一次,胡少海率宜章农军与民团在他的家乡大战一场。兄弟俩各为红白两方面的指挥官,鏖战结果,红军胜利了,在追击时,胡少海边追边骂:“老六,今天要打死你!”这件事,对我们影响很大,大家都赞扬说:“胡团长真是大义灭亲。”胡少海牺牲后,他的夫人返回家乡,被其弟胡老六等杀害。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9 09:06
他家是富农
红四军驻在宁冈,有一次毛泽东布置特务连连长张令彬带一排人,去永新西乡打土豪,告诉他晚上出发,要走六十多里路,那里有几家土豪。张连长带领同志们走了六十多里路,共打了三家土豪,罚了土豪的款,把浮财分给老百姓。任务完成后回来向毛委员汇报。毛泽东详细询问,哪家哪家土豪有多少地,有多少财产,有多少长工,土豪的罪恶事实是什么,张连长汇报了第一家和第二家的情况,毛泽东都点头,谈到第三家,毛泽东说,你搞错了。张连长说,那家有很好的房子,有很多土地财产,有四条水牛,仓里的谷子很多。毛泽东说,有没有长工。张连长抓抓头皮说,长工倒没有,是他几个儿子耕种。毛泽东说,这家是个富农。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9 09:08
有客过茅台,酒池洗脚来
红军占领茅台镇,热情的群众,不仅献出了盐船,还捧出了当地特产茅台名酒为我红军壮行。由于连续行军,天气潮湿,雨水较多,不少人都打烂了脚,从而提出用茅台酒洗脚消毒的意见。毕竟茅台名贵,觉得可惜,便想了个节省的办法,即用脸盆盛酒,大家轮流洗脚。自此之后,红军有如神助,打败强敌,突破重重封锁,跳出了蒋介石的包围圈。国民参政员黄炎培风趣地说:难怪红军这么厉害,原来是用茅台酒洗了脚的缘故,红军将士用茅台酒洗脚之后,一个个都变成了云里来雾里去的神兵天将。黄炎培后来有诗:“宣传有客过茅台,酿酒池中洗脚来;是假是真我不管,天寒且饮两三杯。”毛泽东得到这首诗后,做成画辐,悬挂在延安的客厅里。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9 09:08
义成老烧坊
红军占领茅台时,找到了一家酿酒作坊“义成老烧坊”,恰巧红军住在这酒坊里。这是一座很阔绰的西式房子,里面摆着百余口大缸,每口可装二十担水,缸内装满了异香扑鼻的真正茅台美酒。义成老烧坊”的主人,是当地有相当反动政治地位的人,听说红军来了,早已逃之夭夭。所有的财产,一律没收了,当然酒也没收了。先进酒坊的士兵,还拿茅台酒擦腿、擦手臂、擦伤肿,还有的战士用茅台酒洗脚。大家洗的洗、擦的擦、喝的喝,说说笑笑,好不热闹。可惜了数缸美酒,顿成红军的洗脚水。周副主席来了,他问大家:“同志们,你们知道这是什么酒吗?”“不知道。”大家回答。周副主席说:“这是名贵的茅台酒,在巴拿马国际博览会上获过奖的名酒,你们这些同志竟拿来洗脚!”共产国际军事顾问李德,素来嗜酒,这次饱尝了一回名闻寰球的茅台美酒。最早来的,选择陈年老酒痛饮了一场,一醉方休,相互搀扶着离开了,临行前还坛坛罐罐装走不少。接着继续过茅台的,也能到这家酒坊痛饮一杯。等到最后一部经过时,就连那数缸洗脚汤也涓滴不留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9 09:09
杀清乡队长彭成美通告
秋收起义爆发,醴陵农民在党和农协的领导下,设计杀掉了罪大恶极的清乡队长彭成美,并贴出通告说:
自从马日事变,豪绅更加横行。
勾结彭匪成美,企图镇压工农。
惨杀革命同志,实在可恶痛心。
今年八月十四,密决彭匪命终。
工农联合起来,实行武装暴动。
大家同心协力,都是勇敢先锋。
捉得敌人有赏,获得武器有功。
不当敌人向导,不替敌人探信。
紧紧团结一致,样似一个铁钉。
革命最后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9 09:09
秋收起义暴动歌
秋收起义,有安源工人暴动歌:
干革命,心要强,
没得洋枪抗土枪。
梭镖矛子好武器,
锄头扁担当刀枪。
只要武器拿到手,
幸福日子万年长。
秋收起义,也有农民暴动歌:
朝打铁,晚打铁,
打把梭镖送农协。
农民兄弟暴动起,
豪绅地主定消灭。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9 09:09
分田歌
赣东北革命根据地流行一首《分田歌》:
好弟弟,
好哥哥,
大家一起来唱歌。
唱的什么歌,
唱的分田歌。
先前无米煮,
今日有米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9 09:10
着烂衫,吃烂薯
赣东北虽然是个很富饶的地方,但工农群众生活却极端贫苦。有歌谣:
着烂衫,
住茅屋,
吃的是烂蕃薯;
工农们,
真辛苦,
军阀要拉伕;
劣绅压,
土豪欺,
贪官污吏催。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9 09:13
井冈山的分田运动
井冈山分田一共搞了四次。第一次是1928年5月,成立政府后就分田。这次分田没有发动群众,先造册,再开大会。口号是:“打倒土豪!要土地回老家!”并宣布了土地委员会名单,设正、副主任,都是红军安排确定的。造册分大人多少,小人多少,男的多少,女的多少。然后又量田。当时按四担谷一亩计,分上、中、下三种田,田也造册,按上、中、下搭配分,每个人分了两亩多。分田以后,有的佃农害怕,收了谷子,晚上还偷偷地把谷子送到地主家里去,因为白天怕红军看到他们去向地主交租。第二次是1929年,这次分田,组织了土地委员会,分得比上次彻底。没收了地主土地,中农的田一般不动,如果少的还可以补分到,富农分坏田,地主不分田,贫雇农平均分。这次分田执行了“左”的政策,除了“地主不分田,富农分坏田”,还把有反动言论的豪绅地主杀掉了或者驱逐出境,把他们和家属一起集中起来送到苏区外面去。后来,敌人发枪给这些地主豪绅,组织还乡团,在边界烧杀,配合保安团向红军进攻。苏维埃共和国成立后,又开展了查田运动,实际上是重新分田,这样又搞了两次。查田,要查阶级、查三代,查来查去,把许多贫雇农都查成了地主,剥夺了他们分到的田地。如果当了政府里的干部,也要被拉下来。结果,把自己都搞乱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9 09:13
打土豪有“一听三看”
曾经在苏区担任长汀县委书记的李坚真,在打土豪上有自己的独到经验。她靠自己调查分析来打土豪。她总结自己的经验有“一听三看”:每到一个村庄,爬到高处,找高房大院。先听狗叫,有钱人家的狗底气足,叫得凶。接下来是三看,一看三栏,即牛栏、猪栏、马栏的大小及存畜多少;二看锅灶,有钱人家灶台高筑,锅大油多;三看农具,雇工多,农具自然多。光“一听三看”还不够,最后再进屋看看陈设。经过这样一番调查,心中有了底数,再向群众核实,这样打得有快又准。1935年2月,红军撤出遵义后,卫生部长贺诚说李坚真会打土豪,向组织提出建议,将她调到干部修养连担任指导员。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9 09:15
打土豪告示
井冈山红军所到之处,土豪纷纷逃走,有的跑到了山里。红军到他们家中,是为了筹款,并不随便烧土豪的房子,只是在土豪劣绅家的门口贴上一张罚款布告:某某是土豪劣绅,平时欺压剥削穷人很重,应当罚款,现在决定罚款××圆,限×天交到,迟延不交者定严惩不贷……土豪怕烧掉房子,大都找穷人作他们的代表按期限把钱交来。也有一些顽固分子,迟迟不交,红军便把干柴堆在他房子里并声言,再不交钱立刻烧房子,结果他还是乖乖把钱送来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9 09:15
审判土豪劣绅委员会
1927年4月,黄安县开始了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中共黄安县委根据省委的指示,成立了“审判土豪劣绅革命委员会”。共七个委员,五个共产党员,黄安县的县长,也被迫参加了,名为呈审员。委员会的权力很大,决定办哪个是地主豪绅,立刻就派农民自卫队去抓,抓住了,委员齐声说杀,就写一张布告,拉出去就枪毙。有一天晚上,一次判决枪毙五个,但事后却发现,行刑后跑掉了两个。后来,县政府公差告诉委员会的同志们:“枪毙人,不能离得太远,打完之后,要验尸,人确实死了,才能收场。”委员会成员都不懂得这些,没有交代清楚,以致行刑的农民自卫队非常草率,射击时站得很远,射击后也没有检查死活,让这两个家伙得以逃命。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7916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