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776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2-9 09:02

[原创]《红狮传》第十章:郊岭夺枪



明_笑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1926年3月,原湖南督办唐生智驱逐了听命于直系军阀的赵恒惕,代理湖南省长,宣布拥护广东国民政府领导。4月,吴佩孚军队进攻长沙,唐生智被迫退守衡阳,向广东求援。5月,广东国民政府为解除直系军阀的威胁,决定将唐生智部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军,并派国民革命军北上驰援。随即,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独立团首先经韶关入湘,揭开了北伐的序幕。

横行长沙五年多的赵恒惕被唐生智赶跑之后,长沙即变成唐军和吴军拉锯争夺的血肉之城。官府彻底瘫痪,警察无所适从,监狱牢房迅速逃空。街上盗匪日夜抢劫,无恶不作,逼迫临街店铺纷纷关门。因此,各工厂、各学校、各团体的自卫纠察队象雨后春笋应运而生。中共湖南省委负责农委工作的夏明翰找到陈树湘说:“长沙雪耻会的菜农青年纠察队不仅要积极帮助搞好城郊各村自救自卫工作,而且要抓紧作好迎接北伐军进攻长沙的各种准备。比如:要多派队员侦察收集吴佩孚占长军队在郊外的兵力部署、阵地位置等军事情报; 一但北伐军兵临长沙, 要能召集大批菜农青年组成担架队或运输队协助攻城。”

陈树湘听到夏明翰的指示,立即在潮宗街铁匠铺召集属下各分队头头们开会布置工作。经讨论决定把工作重点放在城南郊外。他考虑到队员居住比较分散的特点,决定大部分队员留村帮助农运干部筹建农民协会,但要选拔六十余名精干队员集中在一起活动。会上,他将长沙菜农青年纠察队新建直属队划分为三个小队,每小队各自选二十余名精干纠察队员。同时,他命同村同姓兄弟陈友富当北郊菜农小分队队长,命东郊五里牌村青年杨福松当东郊菜农小分队队长,命南郊侯家塘村青年罗玉江当南郊菜农小分队队长。陈友富问?“北伐军何时进攻长沙?”

陈树湘回答:“估计两个月内,北伐军就会来到长沙城。而且,唐生智的湘军已在衡阳投靠广东北伐军,很快会与北伐军一道打回长沙城。”

杨福松说道:“唐生智的湘军也不是什么好东西,4月份时,大批唐军在长沙东郊构筑阵地防御吴佩孚军队攻城,竟派出大量凶恶似狼的士兵拆房毁屋、杀猪抢羊,弄得城东各村鸡飞狗跳、日夜不宁。”

罗玉江说道:“唐生智的湘军多是湖南人,也把长沙普通百姓当猪狗一般对待,那么,广东北伐军一旦攻进长沙城,可怜长沙人更会猪狗不如。”

陈树湘回答:“北洋军阀张敬尧统治湖南时,大家都已熟知北洋军是一些杀人不眨眼的强盗。赵恒惕的湘军统治湖南五年多,也都是一些如狼似虎的土匪。前不久我们也领教过了吴佩孚的北洋军和唐生智的湘军都无恶不作,吴唐两军欺压长沙百姓,更比先前的强盗和土匪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广东北伐军是否更像没有人性的蓄牲?我们毕竟都没见过,不能妄自猜疑。据我所知:北伐军以叶挺独立团为先锋,叶挺本人是共产党员,他手下的军官也几乎都是共产党员,他所带的兵也大部分是各地工农运动的积极分子。所以,我们工农劳动阶级必须坚定不移支持北伐军先锋团攻打长沙。

陈友富说道:“我们要支持北伐军攻打长沙,也不能赤手空拳帮人家打仗啊!打仗不像打架,光拿刀和棍打仗是要吃大亏的。”

杨福松说道:“我们手里要是有枪,别说帮人打仗,就是光靠自己打冲锋也不怕谁。”

罗玉江说道:“北伐军如果要我们帮忙打仗,就必须给我们发枪。否则,我们只会做北伐军的替死鬼。”

陈树湘说道:“我们要支持北伐军攻打长沙,当然不能做他们的替死鬼,所以每个菜农青年队员都不能做冒失鬼。一定不能各行其事或单独行动,一定要听令行事并统一行动。至于枪的问题,我家有一把老猎枪还可用,大家也不妨回村找借旧猎枪或鸟统。不管什么枪,总比刀棍好使。如果大家都找借不到猎枪或鸟统,那我们只好另想办法弄枪了。要靠北伐军发枪给我们是靠不住的,除非我们自愿参加北伐军。”

陈友富说道:“即使广佬兵比北洋兵或湘兵要好,我也决不当兵。我爹常说:好铁不打钉,好汉不当兵,当兵要吃粮,害苦穷农民。”

杨福松说道:“不管北伐军能否打下长沙,我也决不参加北伐军。我爹常说:秀才碰见兵,有理讲不清;穷人碰见兵,除非跑得赢。”

罗玉江说道:“当兵吃粮还不如上街当乞丐,抢人饭碗令人痛恨,求人施舍不过是令人可怜。”

陈树湘忽问道:“如果我们长沙菜农自己成立一支农民自卫军,你们都参不参加?”

与会菜农青年一听,异口同声回答:“参加!”

“那好!”陈树湘说道:“从今天开始,长沙菜农青年纠察队直属队可称‘长沙菜农青年自卫军’, 凡菜农青年自愿参加才可接受,不可强拉入伙。”

陈友富说道:“菜农自卫军没有枪怎么自卫呀?还不是同当纠察队员完全一样。”

杨福松忽高兴地说:“找枪我有办法。今年4月下旬,吴佩孚军队在长沙东郊进攻唐生智军队守城时,没几天,唐军大败,溃不成军,逃走时士兵乱纷纷,到处乱丢枪弹。我有次捡了一支枪回家,被我老爹发现砸烂当柴烧掉了,现在一想真可惜!但我们也不妨趁北伐军攻打长沙时再去捡枪呀?”

罗玉江立即附和道:“偷偷上郊外战场捡枪是个不错的主意,这既不是偷枪,也不是抢枪,不用冒什么危险。但一旦我们菜农青年自卫军有了枪,就真可以去偷枪或抢枪了。”

“妙!妙!”陈友富一听也连声称赞捡枪,说:“我在本月初也有好几次见过溃兵逃跑时丢下的好枪,可惜我不会玩枪,见丢在地上的枪如见狗屎一样躲开了。”

“好!好!”陈树湘笑道:“但愿北伐军快些来攻长沙城,我们好上郊外战场发点狗屎财。大家立即回去自我组建菜农青年自卫军吧!”

会后,陈树湘留与会头头们在潮宗街铁匠铺吃午饭。他把要组建长沙菜农青年自卫军的打算同四位师哥祥细说了说,四位师哥都表示支持,并对菜农青年自卫军如何开展活动各自提了一些主张和见解。

大师哥王彪说:“小师弟,一山不容二虎,一城难容两军。今年春节后长沙城好热闹,先是唐生智军赶走了赵恒惕军,紧接着是吴佩孚军赶跑了唐生智军,现在又有北伐军要打吴佩孚军。依我看,不论哪家军都想独占长沙,都不能容忍异姓军。所以,小师弟要组建长沙菜农青年自卫军不宜进城活动,只在城外活动则无多大危险。”

二师哥杨虎说道:“小师弟,你要搞自卫军,就比同我们一起搞雪耻会危险得多,因为我们雪耻会的活动多半是秘密的,警察很难抓住我们的什么把柄。所以,我主张你搞菜农自卫军也不要公开举旗,要尽量避免公开亮相。”

三师哥刘雄说道:“小师弟,你们想搞拿枪的武装自卫军,就同城里只拿棍棒巡逻的各种纠察队明显不同,一定会招来城里驻军到城外清剿。所以,你们搞菜农自卫军要狡兔三窟,尽量不要留在家里等人捉拿。”

四师哥张毅说道:“小师弟,你们菜农自卫军如果搞到枪武装自己,主要对手就不是警察,而是军队了。军队是绝不会容许工人或农民公开拿枪上街的。所以,你们一旦需要进城,最好只藏身一些土爆弹悄悄进城。”

陈树湘听后说道:“四位师哥的话我一定会牢牢记在心里。我只希望师哥们尽快多帮我造些土爆弹。以后我可能不会常来潮宗街铁匠铺了,师哥们若有什么事找我可先告诉陈江英师姐,她很容易找到我的。”说完,陈树湘和属下头头们匆匆离开潮宗街铁匠铺,他和陈友富又匆匆赶回小吴门外陈家垅家里。



7月,北伐军第四军、第七军先后抵达攸县地区,与唐生智第八军汇合后分三路进攻长沙。第四军很快打到了长沙东南醴陵,第七军很快打到了河西向宁乡推进,唐生智第八军很快攻克了长沙南面湘乡和湘潭。因此,长沙守军叶开鑫部的前线败军纷纷撤退,连日以来长沙东郊朗梨和南郊大托铺时时刻刻都有溃兵仓慌过境。陈树湘的菜农青年自卫军果然在朗梨捡到两支好枪,在大托铺也捡到三支好枪,加上陈树湘从家中带出一支老猎枪,长沙菜农青年自卫军一下子拥有了六条枪。陈树湘非常高兴,立刻将三支小分队集中到长沙南郊黄土岭一带设伏待敌。10日,他们隐伏在枫树山靠近路边的一处山坡上静静观察,终于发现十几个轻伤散兵慢慢走近。等到距坡约二十几米远,陈树湘猛喊一声“打!”,几十名菜农青年便一齐摔过去几十枚土爆弹。“轰!轰!轰!” 炸了一阵,只见:



土爆弹落响连天,

山路狭径冒浓烟;

惊飞林间野雀群,

吓得野鼠变疯癫。



过路伤兵忽闻雷,

趴地不动睡路边;

宛如鸵鸟钻沙坑,

不顾屁股难埋全。



陈树湘一看,便又大喊一声“冲!”,大家一拥而上, 片刻, 十几名伤兵都作了俘虏。但由于土爆弹杀伤力不强,没一个伤兵被炸死。陈树湘便立即释放所有俘虏,只叫他们留下十几条枪和子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10 10:18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2884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