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655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2-9 09:47

[原创]《红狮传》第十一章:城郊复仇



明_笑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1926年7月,自北伐军进入长沙后,长沙数十个工会组织陆续恢复并迅猛发展。其中有第一纱厂、铁工厂、电气、粤汉铁路、铅印活板、人力车、泥木、缝纫、理发、织造、织袜、纸业、箩业、茶居业、药业、画业、划夫、海关、电报、电话、碾谷、弹花、靴鞋、石印、贫民工艺厂、小贸、酒业、雇工、坪塘灰窑等工会。与此同时,长沙近郊区及乡镇、宁乡、浏阳发展建立区农协51个,乡农协1795个,参加农协会员达293000余人。但长沙工农运动蓬勃兴起好景不长,1927年5月21日,在国民党三十五军军长何键的策划下,是日晚11时许,三十三团团长许克祥率1000多名荷枪实弹的叛军,分多路突然袭击了湖南省总工会和省农民协会,其他革命机关均遭叛军疯狂袭击。至22日上午,被捣毁和袭击的革命机构达70余个。叛军在长沙整整捕杀一夜,被杀害的共产党员、左派人士和进步群众超过百人,被捕的40余人,被临时拘押的则无法计算。因21日的电报代日韵目为“马”, 所以,这次长沙反革命事变称为“马日事变”。 事变发生后,白色恐怖笼罩长沙,叛军继续在长沙进行反革命大屠杀,不仅许多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惨死于屠场,即使毫无关系的普通百姓也往往身及横祸。如北门外油铺街一木工晨出做工,衣服溅了泥水,顺手撕下一块写着“拥护劳苦功高的蒋总司令” 破烂标语,即被指“为共产党撕毁标语” 而就地枭首示众。

1927年5月下旬,在柳直荀等共产党人的积极发动下,长沙及周围各县迅速组织起10多万农民,开始准备进攻长沙为牺牲的革命烈士复仇。陈树湘直接指挥长沙菜农青年自卫军一马当先,在长沙东郊朗梨和南郊大托铺及黄土岭一带频频突袭出城抓人叛军,致使出城多股叛军累计死伤几十人,从而不仅有效保护了东郊和南郊各村农民协会没遭到什么破坏,还使六十余人的菜农青年自卫军总共拥有了二十九条枪。

5月31日上午,陈树湘的菜农青年自卫军随浏阳农军数千人进至长沙东郊城边,并与守城敌人接火。但农军虽人多,枪却很少,无法攻进城内。战至下午,守城敌人开始凭借火力优势猛烈反扑,浏阳农军被迫向黄华镇后撤。陈树湘立刻指挥菜农青年自卫军坚守阵地,掩护农军先撤。多亏自卫军青年战士带土爆弹充足,每一齐摔弹,虽难炸死敌人,其爆炸响声却超过手榴弹,烟雾腾腾更是手榴弹所不及,故一连几次吓退出城敌人的集群反扑,自卫军也趁硝烟未散,尾随浏阳农军安全撤出战场。

6月初,长沙近郊区农民复仇队成立,腾代远、易正超为正副队长。全队共50多条枪,参加复仇队的菜农青年自卫军战士每人都有一支枪,所以,复仇队三次攻打城东郊朗梨团防局,主要依靠陈树湘的菜农青年自卫军。前两次攻打团防局,都在白天包围强攻,敌军虽只有一个排,却依靠坚房和弹药充足顽固阻击,故使复仇队两次攻打朗梨团防局都未果,还牺牲了几名队员。腾代远和易正超便不想再打朗梨团防局,分队长陈树湘却想为牺牲队员复仇,对腾代远说:“白天打团防局难速胜,守敌只要顽抗一小时左右就能获得长沙城驻军派兵增援。如果我们选在傍晚吃晚饭时突袭较易获胜。”接着,陈树湘提出“引蛇出洞”突袭朗梨团防局的具体计划。二位正副队长一听,立即决定三打朗梨团防局。

一天下午傍晚,五里牌村的一位农协委员杨立泉跑到朗梨团防局“告密” 说:“五里牌村农协主席杨泽瑞带了五人三条枪,捉住了村里的豪绅杨宝成,正在杨家大屋吃晚饭。”团防局长熊琦一听,立即命吴排长带两班兵前往五里排村捉拿人。

吴排长带两班兵随“ 告密者” 紧急跑到五里牌村, 悄悄包围杨家大屋, 果见院门大开, 堂屋里有几个人正围桌吃饭, 于是率兵猛冲进大院, 直闯堂屋。然而:



迎面飞来一暗镖,

插进左眼似栽刀;

忽又飞来一尖镖,

插进右眼像火烧。



排长突变睁眼瞎,

随兵惊慌急后逃;

不料后背遭弹射

前胸又遇子弹飘。



这时,忽从院内堂屋冲出十多人,瞬间又射倒七八个士兵。院外也冲进来一大群人,片刻便将两班没倒下的团防局士兵全部活捉。

腾代远见大胜,对陈树湘笑道:“我们现在可继续吃晚饭,等天色完全黑了再去收拾团防局长熊琦。”

陈树湘笑答:“你和副队长留下陪‘客’吃晚饭吧!我先带二十多个复仇队员去朗梨团防局给熊琦‘报喜’。” 说完,陈树湘命二十多名复仇队员扒下俘虏衣服穿上,然后直奔郎梨团防局。

腾代远、易正超和一百多名复仇队员吃完晚饭也匆匆赶到朗梨团防局,只见大门洞开,无兵站岗。再朝里面走,便见陈树湘和二十多名复仇队员围着三张大桌在吃宴席。腾代远后悔留在五里牌村吃晚饭,笑问陈树湘:“还有酒喝吗?你不会吃独食吧?”

陈树湘笑答:“还有什么好酒藏在哪里?你去问问关在里屋的朗梨团防局长熊琦吧!”

拿下朗梨团防局后,滕代远留下陈树湘复仇分队三十余人在长沙东郊和北郊各村继续活动,他带其余三个复仇分队转战到长沙南郊与河西去寻机打击敌人。陈树湘分队不但在长沙东郊与北郊各村狠狠打击了一些土豪劣绅反攻倒算的气焰,而且接连处决了一些“马日事变” 后叛变投敌的告密者,从而使一些被敌破坏的村农民协会得以恢复。

6月中旬,腾代远忽派人给陈树湘送一密信,告知:长沙县河西区农协负责人叶魁等秘密召集农民自卫军骨干80多人,酝酿成立复仇大队。为防河东驻军紧急增援河西团防局,你应设法破坏轮渡码头停汨的多艘英商运货驳壳船和客运码头停汨的两艘客运轮渡驳壳船。陈树湘接信后,将复仇小分队暂交副分队长杨福松带领,只身一人扮着渔民划条小船,从浏阳河下水到湘江,再逆流而上划到潮宗街尽头河岸,上岸潜入铁匠铺同四位师哥重新见面。陈树湘说道:“我和四位师哥曾经两次潜入日商江边码头放火烧仓库,所以,我今天来想再请四位师哥帮忙火烧英商运货驳壳船和客运驳壳船。”

大师哥王彪笑道:“英商同日商一样可恶可恨,是我们长沙雪耻会和郊区农民复仇队的共同敌人。只可惜若烧了轮渡船,会给两岸市民来往造成一些不便。”

二师哥杨虎说道:“‘马日事变’ 以来,湖南新军阀何键不仅彻底废了长沙公团和我们雪耻会曾经提出的五项与英、日经济绝交公约,而且更纵容英商、日商在湘江边各码头横行霸道。我们必须给这条疯狗一点颜色瞧瞧,要让他在洋主子面前不好捡骨头啃。”

三师哥刘雄说道:“英商码头不像日商码头一样守卫森严,烧英商驳壳船比烧日商码头仓库容易。这事尽管交给我们四个师哥去办,小师弟尽早回去办别的要紧事吧!”

陈树湘回答:“不亲眼看到火烧英商驳壳船,我怎能回去交差?”

大师哥王彪一听,立即吩咐三师弟刘雄和四师弟张毅马上去买煤油。接着不停问小师弟陈树湘近来在长沙郊外复仇的祥情。

是日夜,陈树湘和四师哥潜入湘江边客运码头烧毁两艘客运驳壳船。几乎同时,大师哥王彪、二师哥杨虎、三师哥刘雄潜入湘江边英商货运码头,几乎烧毁所有英商货轮驳壳船。

6月下旬,长沙县河西区农协负责人叶魁顺利成立复仇大队。此后不久,河西农民复仇大队改称工农革命军长沙独立一团,叶魁任团长,下辖3个营。这支队伍机动灵活,在长沙河西到处打击敌人,长沙河东敌人多次派重兵围剿终难得逞。但后来叶魁指挥该团欲过河东支持中共长沙市委书记涂正楚领导的工人暴动未成功,导致涂正楚和省委书记王一飞等多人牺牲,史称“灰日暴动”。

6月底,长沙郊县农民武装自卫军负责人腾代远又交给陈树湘一个重要任务:秘密去浏阳普迹,处决反动团总张梅村。原来,6月上旬,浏阳反动团总张梅村威逼、诱骗村民上千人,于2日深夜潜入普迹,捣毁区农协等革命机关,扣押农协干部、群众数十人。中共浏阳县委为解决这次事变,派党员陈国栋同志率工人武装60多人枪前往普迹。7日,张梅村等策动不明真相的村民数千人包围工人武装,乱砍滥杀,61名工人和5名区干部被杀害,陈国栋被抓,损失枪64支,酿成浏阳历史上罕见的普迹惨案。

陈树湘接到任务,立即率三十余人的武装复仇小分队前往浏阳普迹。队员一律身穿从长沙东郊朗梨团防局缴获的敌兵军装,陈树湘身穿敌排长军官服。队伍一帆风顺到达长浏边界与浏阳县委派出的两名同志接上了头,又一路无阻地进入了普迹团防局。陈树湘声称受许克祥亲自派来押解被捉要犯陈国栋去长沙受审,普迹反动团总张梅村一听,十分高兴,亲自带着陈树湘一排大兵去牢房提取要犯陈国栋。陈树湘见牢房打开,叫两名随行队员“押” 出陈国栋,随即对普迹团总张梅村说:“这牢房不能空着,请你进牢睡觉吧!”话落立刻“砰砰” 朝张梅村头部连射两枪,将张狼尸体一脚踢进牢房。随行几名队员也立刻射杀跟行看守,照样将看守尸体丢进牢房。

然后,陈树湘指挥一排大兵迅即占领普迹团防局,很快俘虏了所有团防兵。经过仔细审问,又找出在普迹惨案中的杀人团防兵十多个,便一个不漏统统枪决。陈树湘复仇小分队不仅救出了陈国栋,还救出了所有被普迹团防局关押的农协干部和革命群众。之后,陈树湘将缴获的一百多条枪大部分留给普迹农协会,并帮助普迹农协建立了一支农民自卫军,直到陈国栋和普迹农协恢复正常工作,才带领复仇小分队返回长沙东郊和北郊一带活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10 10:18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5707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