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7162个阅读者,2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2-10 13:40

陈晓卿当年为啥跟《舌尖1》总导演闹掰了



鲸鱼基拉 发表在 娱乐八卦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64-1.html


  北京“立霾”的那天,传媒大学《风味人间》的看片会现场,挤满了人。时值晚上饭点,放映过程中,大家一边饥肠辘辘的咽着口水,还要不时地对着精致的美食画面发出一声声赞叹。这片子的风格和很多细节,俨然是《舌尖上的中国》的翻版。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此时此刻,《风味人间》总导演陈晓卿,就坐在学生、粉丝和观众中间。他话语平和,面色黝黑,跟平常没什么不同。在现场互动环节中,他也能放下身段,跟观众打成一片。

  放映结束,陈晓卿站起身来面朝观众,悠悠地问了一句:“你们对这里出现的哪个人物印象最深?”

  观众席突然沉默了——大家记住了松花蛋,记住了马肉肠,记住了秃黄油,但至于什么印象深刻的人物,好像还真没有。

  做为腾讯视频的年度重要项目,《风味人间》在网络播放前三集,点击量达到3亿7000万。第一集豆瓣评分9.3分。网络上好评一片,基本上没有任何负面的声音。

  无独有偶,就在这场以陈晓卿为主角的看片会的前几天,还是在传媒大学,纪录电影《生活万岁》展开了它在全国范围内的业内点映。

  相对于《风味人间》由大厂主导下的流程化与标准化,《生活万岁》的看片会俨然是一个炮药味十足的研讨会现场。在场的不仅有学生,还有圈内的从业者,光是跟导演任长箴的提问互动环节就足足超过一小时,问题很犀利,任长箴会强势地“反弹”回去,针锋相对,妙语连珠。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这是在同一地点、前后脚时间发生的,两个风格完合迥异的看片现场。而它们之间的真正关联,在于这两场看片会的男女主角。陈晓卿和任长箴,算是当前中国纪录片行业的标签人物;他们交集在于:都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那时候它还叫北京广播学院),都曾在央视工作过,都跟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有着割舍不开的关系。

  舌尖的缘和怨
  

  因为《舌尖1》;陈晓卿和任长箴成为密切的合作者,然而也同样是因为《舌尖1》,他们被外界传言不和。陈晓卿多次强调说,舌尖系列不是他个人的功劳,而是团队创作的力量。

  这话没错。

  事实上,《舌尖1》,《舌尖2》和《舌尖3》,并不是同一个团队做的。无论是业内还是大众范围内,口碑最好的,当属《舌尖1》。

  六年前的那个初夏,《舌尖上的中国1》在央视一套晚间时段播出,火得一塌糊涂。而制作它的主体,其实是一支体制外人士领衔的团队。

  缘起

  2011年,央视纪录频道已经开播一年多,观众收看规模已达6.6亿人,日收看观众人数突破9400万,并成功实现收视份额一年内增长200% 。当年纪录片在电视市场总投资领域达到8亿元,仅央视纪录频道在纪录片方面的投资就接近2亿元。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舌尖上的中国》得以出炉。与央视以往的风格不同,它脱离了宏大叙事,讲的是美食,而镜头对准了普通人的生活。以美食为线,看人生百态。

  舌尖的点子来自陈晓卿。时任央视记录频道的副总监的陈晓卿,也是《舌尖上的中国》项目的总负责人,而在那时他更知名的身份,是“老男人饭团”里的美食家,在他手机里存着京城几百家餐厅的行车路线和订餐电话。有关陈晓卿的“爱吃”,有个脍炙人口的段子,就是,汶川地震后,他去当地工作,余震来了,他正在吃肥肠,吃得恋恋不舍,等他吃完结账,发现老板早就跑了。

  共识
  

  由于当时手下无可用之人,陈晓卿找来一堆外聘人员参与《舌尖1》的制作,由他来把持整体方向,控制成本预算,也就是所谓的项目制。一个个背景不同的人,先后加入,组成“舌尖1”团队,这其中包括任长箴。整个团队除了陈晓卿,只有一名导演来自于台里的纪录片频道。

  实际上,这个团队的外聘导演,也大多都在央视工作过,单是任长箴,就曾经在央视呆了6年。

  一个分集导演的酬劳是税前8万元,并要为此投入一年甚至更长时间。这些导演在外面随便接个片子,都会比这个价钱要高。显然,这些人过来并不是为了钱,他们看中的,是纪录片频道这个大平台。

  可以这么说,核心主创的人生观、价值观都差不多,能够迅速达成共识,这是舌尖1能够成功的重要因素。

  陈晓卿一直“对那种空讲道理的节目特别逆反。”他想效仿做类似Discovery、BBC那种接地气的纪录片。陈晓卿的理想是,像日本纪录片导演小川绅介那样拍到死——无论拍土豆还是拍上帝。而在许多年以后,当任长箴被问到拍摄“底层人物”纪录片电影的缘由时,她引用了一个导演的观点,同样也是小川申介。

  事实上,《舌尖上的中国》最初的文案,与播出时呈现的版本毫不相干。《舌尖上的中国》最初的框架,是按柴米油盐酱醋茶划分七集,从周口店猿人遗址说起,加入历史考据。比如“醋”那一集,有房玄龄和唐明皇因为女人吃醋的故事;说到盐,有潘冬子给红军送盐的故事。

  无论是任长箴还是陈晓卿,都觉得这个方案有问题。

  陈晓卿想从吃的角度,来反映现代中国人生活变化。“做纪录片,文化的东西是不可避免的。如果光讲吃,不就跟美食栏目一样了?”

  任长箴对此有着更强烈的感受:“这些美食,对食客来说,是珍馐美味,但对于获取它的人来说,只是劳动对象。我恰恰是在把它当成劳动对象上花了很多笔墨。你看到的,是食材跟人有关的故事。”

  2011年5月初,面对一直踌躇不前的筹备工作,繁忙的陈晓卿决定放权,让任长箴做执行总导演,同时兼做第一集的分集导演。从这时起,任长箴的创作自由度变大了。她把之前的框架全部抛弃,设定了全新的选题方案,并把团队人员重新配置,最终呈现出后来人们看到的《舌尖1》。《舌尖1》除了美食、生活故事,甚至还展现了被拍摄者日常生活中的普通食物,比如渔民林红旗在船上吃的方便面,以及挖藕人劳作后吃的简单饭菜。

  在每个分集故事的结尾,都有出场人物的笑脸特写镜头,很能带动观众情绪。这是任长箴在给分集导演的规定动作,在前期拍摄就已经定好了。“我就是对劳动者表达致敬,没别的。”


  《舌尖1》采用了当时先进的索尼F3拍摄技术,新技术让大量的高清浅景深镜头得以完成。譬如第三集里的毛豆腐,置于前景的豆腐纤毫毕现。这些效果的实现,也归功于任长箴的坚持和陈晓卿的变通。

  一台F3,需要约8万元,对于全片的500万元预算而言,价值不菲。为了说服陈晓卿购买设备,任长箴和SONY沟通,在不付款的情况,试用F3一个星期,拍了一段10分钟的样片,交给陈晓卿。陈晓卿立马看出了影像品质上的区别。他把任长箴写的专业的申请购买设备的报告几番修改,变成领导能看懂的版本。8月份,3台F3获批。

  在外聘导演中,任长箴是最强势的一位。她和陈晓卿俩人在业务层面有过激烈的争吵,但最终陈晓卿都能容忍,并听取意见。

  陈晓卿建议用名人来串场,比如小沈阳和张朝阳。话还没说完,任长箴就打断了他,“要这么拍,我绝不做!我绝不拍名人!”

  陈晓卿:“名人怎么了,名人加美食才有收视率!”

  任长箴:“如果小沈阳,作为一个东北人的儿子,出现在我的片子里没有问题,但他如果作为红人出现在我的片子里,我觉得太邪恶了!”

  这时候,陈晓卿可以叫停,可以换人,但他还是接纳了意见。在近一年的制作过程中,陈晓卿给了任长箴充分的信任。任长箴也承认:“给我这个舞台、认可我的方案、同意我用F3,这些我要感谢他。我找来的所有分集导演,他没有质疑,他是相信我的。”

  冲突

  电视纪录片很重要的一环就是旁白(解说词),直接关系到片子的成败。而任长箴的旁白功力,在圈里是公认的。《舌尖1》平实的解说词让人耳目一新, “舌尖体”一度在网上风行,任长箴功不可没。

  在讲香格里拉松茸的故事里,任长箴写过一句解说词,“蘑菇这种东西在云南只叫做菌,而不是叫做蘑菇”。她觉得这个挺有意思的,但这句解说词被陈晓卿认为毫无意义,删掉了。因为《舌尖上的中国》立项之初,就定位于面向国外市场。“对于外国人来说,你这翻译来翻译去,不就是Mushroom吗?”

  在“舌尖1”《自然的馈赠》最初的版本中,任长箴放置了一个八渡笋的故事:广西去年因为大面积干旱,潮湿炎热的环境消失,八渡笋歉收,罗文才经营了十年的八渡笋合作社没收到订单。“大家都喜欢转折之后的故事。”任长箴很满意这个设计。

  但陈晓卿建议把八渡笋的故事剪掉,他给出的直接理由是:领导不喜欢灾难。任长箴认为这故事对于整体结构至关重要,坚决不改。“这正是为了表现主题:自然不是什么时候都给你馈赠的,有时候也会收回他的馈赠。”

  最终这故事还是被删掉了,负面情绪被陈晓卿统统枪毙。“陈老师让我交50分钟版本,我以为大家都交50分钟版本呢。其实别的导演只交48分版本。那两分钟的故事就被陈老师亲自删掉了。”任长箴说。

  两个人的根本分歧,其实就落在:一个纯粹的艺术创作者和一个内容产品经营管理者之间的矛盾。

  任长箴认为舌尖除了温暖,还要有失落,那才是丰满的人生;而陈晓卿认为这部片子只需表现温暖。“挺陈派”做了这样的一个比喻,“你去鸡窝里拣个鸡蛋,不要拿鸡屎。不但如此,如果鸡蛋上沾了鸡屎,要把鸡屎除掉。这样拿到集市上才能卖掉,这是对顾客的尊重。导演是拣蛋人,片子是鸡蛋,观众就是顾客。每个人吃鸡蛋的时候,极少有人会想到这玩意儿和鸡屎的关联。“而在舌尖2、3中,过度的关注社会现实(负面情绪)以至于越来越淡化美食内容,显然是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坊间有这样一种说法,《舌尖1》可以称得世界水准,而舌尖2、3,就泯然众人矣。导演又要说社会现状,又要做美食专业,结果两头不讨好,反而失去了自己。“没了任长箴,《舌尖2》就已经很难看了。分析当时的情况,大概陈晓卿也其实没怎么上心。”在老X看来,舌尖2炫技大于用心,看不到对片中人、对美食的爱,而增添了“上帝的关注”。观众是要映射自己的人生经历的,他们都是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眼泪。“你可怜片中人,就是在可怜观众,就是对观众不尊重。谁把自己扮成上帝,谁就是傻X。”

  有人种树,有人摘桃

  有人栽下桃树,然后再有人来摘桃子。这似乎是体制内的常事。

  《舌尖1》首轮播出的平均收视率达到0.5%,超过一套之前同时间段电视剧的收视30%,甚至一度带动了淘宝相关商品的热卖。

  然而,在随后的纪录频道举办的首映式和研讨会中,台领导和总导演陈晓卿均有参加,现场却并没有任长箴和其他编外主创成员的身影。

  摄像师李继松说,“我们周围这些人都不知道,只在微博看到这事。”

  “我们也愿意参与到这场巨大的胜利里,我们从没经历过,我们有权经历。”那个时候,任长箴心有不甘。

  不难理解,纪录频道意欲制造品牌效应,必然会主推其核心成员。陈晓卿自然成为当仁不让的名片,CNTV专为他设立了名人工作坊。

  至于任长箴,她只是那个“临时工”。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舌尖1”火了之后,那些荣誉、利益,都与她无关了。

  “谁也别知道我现在在哪,在干什么。”煎熬过后,任长箴不再纠结于对这场胜利的参与感。

  然而一个无可否认的事实是,通过这场公事公办的胜利包装,陈晓卿的个人IP形象在公众心中成功树立,他成为舌尖系列的代名词,成为中国纪录片先进理念和生产方式的ICON。

  事实上,《舌尖1》跟《舌尖2》一样,总共8集,前七集分别为不同的主题内容,第八集是制作组现场跟拍花絮,单独成集。但只有《舌尖2》的第八集在在大众平台上播放,而作为舌尖1花絮的第八集,并未播出。

  有人在B站看过《舌尖1》的现场拍摄花絮实录,全集通篇只见任长箴和各集分导演,不见陈晓卿。在《舌尖1》摄制过程中,陈晓卿并没有到拍摄现场,而所有执行方面的事情,都是任长箴一手操持。

  用脚趾头都能想明白,《舌尖1》花絮不播的理由——背锅是临时工,功劳一定是自己人。但是,“因为这个指责陈晓卿显然不太公平。节目火了以后,编制外的导演自然就什么都不是了。”

  任长箴是《舌尖1》的实际负责人,是她诞生了《舌尖1》。而陈晓卿给这部作品定下了总基调,在这一过程中,他主动放权给任长箴,不仅没有阻止任长箴的“任性”,并提供了种种便利,并在内容上层层把关,这两个人的作用合力,才有的《舌尖1》的最终模样。

  “任导作为执行导演,在拍摄表达手法的确立方面,是《舌尖1》成功的关键要素;只是作为美食节目,由懂美食的总导演来把握方向、确定基调,似乎对整个片子更加重要。《舌尖3》不是败就败在于一群不懂吃的人在做片子么?”有业内人士如是评说。

  陈晓卿的确没有到过《舌尖1》的拍摄现场,但他在后期投入了很多。导演胡迎迎记得,陈晓卿有次来她工作室一起剪样片,一直忙到了夜里三点。

  至于陈任之间的冲突,老X说,“一刀不切,一字不改,这是央视,不是优酷,你觉得可能么?”打个比方,舌尖一是民窑精品,但是借了官窑的平台,而促成这事的只能是当时身在官窑却又有想法的陈晓卿。

  “一个体制外的导演,说不要你就不要你,她能在央视有这么大的创作自由,谁给她的?谁在后面顶雷?如果陈不在中间斡旋,舌尖一指不定是什么样子。”陈晓卿在后方给了任长箴在其能力范围内尽可能多的权限。而超过陈晓卿级别的问题,他也无能为力。

  那么,这个“抢功劳”的事情,到底是体制安排的,还是陈自己的本意?坦白说,真相到底如何,除了当事人本人,他人无从得知,“或许你更愿意相信是陈自己的小心眼甚至是助纣为虐,而我更愿意相信这是陈的无奈,仅此而已。”

  陈任组合的分歧蔓延至公共渠道,最终不欢而散。

  而在《舌尖2》之后,陈晓卿也选择了辞职。所谓“背靠大树好乘凉”的说法,全都消声匿迹了。(未完待续)

  作者ID:Mrkaimingergongzi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16 09:54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6951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