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980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2-11 11:41

[原创]《红狮传》第十六章: 独立师长



明_笑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1931年,红军福建军区成立,罗炳辉担任司令员,谭震林担任政治委员。1932年8月,扩编后的闽西长汀、连城独立团与宁化独立团合编成独立七师,陈树湘任师长,范世英任政委。独立七师成立后活动于闽西宁化、清流、归化地区,在打击地方反动民团、大刀会、红带会、童子军等刀团匪方面取得很大成绩,打出了军威,打得宁、清、归一带敌人闻风丧胆、逃之夭夭。以至敌人编了一首顺口溜:“独立七师,猛如雄狮,挡者送死,抵抗丢尸!”。
9月初,闽西红军独立七师拿下宁化县城后继续北扩,很快打到了到县东北泉上土堡必经的湖村镇。这个村镇名“湖”, 是因镇辖境内有个水塘叫“蛟湖”, 遐迩闻名,据传“扬州八怪” 之一黄慎便出生在这里。这个镇辖域的确山青水秀,虽不见大湖平原,却池塘遍布,粮田连绵。如果说宁化县曾被誉为“苏区乌克兰”, 那么这个湖村镇应是“苏区粮仓”。
独立七师打到湖村镇外迅速由一团占领镇南山岭,二团向镇西包抄,三团向镇东包抄。但陈树湘和一团团长陈友富刚走上镇南山岭阵地,便目瞪到一个奇怪战场现象:两百米外,约有五六百赤膊大汉,一律手举大刀向岭上阵地慢慢爬来,前面有人举幡旗,后面有人擂战鼓,赤膊刀手们齐声呐喊“关公弟子,刀枪不入” 的口号登岭前进,个个昂首挺胸,毫不畏惧。陈友富一见阵前敌人全是赤膊上阵不拿枪的赤膊壮汉子,对陈树湘笑道:“师长,杀猪何须用宰牛刀?可叫老兵一律靠后歇息,叫新兵一律上前练练枪法。”
陈树湘说道:“我打了几年仗,还没见过野猪爬山找老虎拼命, 何况我师不仅是红色老虎, 而且是红色雄狮!。你快去叫郭连长来,问问他这是豆腐丁?还是肉酱丁?”
郭烈很快跟着陈友富团长来到师长陈树湘身旁,告知说:“师长,这些赤膊团丁都是宁化大刀会的会员,都只会拿刀拼命,都不会拿枪射击。”
陈树湘笑问:“镇长养着这样一大群肥丁,那每天要糟遢多少粮食呀?”
郭烈回答:“大刀会是不会准备大锅饭的,凡会员参与盛会都要自备干粮。镇长就是本镇最大的地主,他招募的大刀会员多选择一些长得壮实的佃农或长工,谁不入大刀会,谁就别想租田或打工。所以,大刀会会员虽也学一点粗浅刀法,其实都只是一些普通的庄稼汉子。但每遇外来匪兵入侵,这些拿刀庄稼汉是肯舍死玩命抵抗匪兵入侵的,也常能把匪兵打得落荒而逃, 师长可别小瞧他们。”
陈树湘一听,对一团团长陈友富命令道:“今日打赤膊刀丁,可让新兵观看,只准老兵上;一律不准开枪;只准近身搏杀,要刀对刀拼高下;而且严禁使用关擎天刀法的‘一刀锁喉’, 都要使用‘一刀击腕’ 或‘一刀击柄’ 法活捉俘虏。”
谈话之际,阵前赤膊大刀丁都已爬上百米线,陈友富团长立即命令各连严格执行师长命令,准备拿大刀出击,近二十米一齐冲锋。
过了一阵,军号突响,一团五个连有三百多老兵一齐举大刀以排山倒海之势冲入敌阵,便有:
刀刀相碰撞火星,
赤膊刀丁急转身;
不见人头落地滚,
只见刀落压草根。
片刻功夫,除了逃跑几十个大刀团丁,一团俘虏了五百多名赤膊大汉,几乎每个战士都活捉了一两个赤搏俘虏。陈友富团长立即命令郭烈连押俘送后,其余各连继续向湖村镇推进。
这时,二、三团都派人来向师长陈树湘报告:部队已包抄到湖村镇后面,已断敌退路,只等攻镇命令。陈树湘立即命令:一团正面佯攻,二、三团待机强攻。
很快,一团开始佯攻湖村镇西南镇墙和镇门。但陈树湘又看到一个奇怪战场现象:守镇墙拿枪团丁很少,朝外射击枪声稀薄;可是,镇墙上晃动很多头包红布、脖系红巾的守丁不断朝外射出一些燃火箭矢,使红军战士攻击到镇墙下都不得不纷纷退避。
陈树湘一见,马上命令一团暂停集群攻镇,只派一些枪法准的战士远射守镇墙的开枪团丁。他观察了一阵,思考了一会,对一团团长陈友富说:“你速派一连战士去附近村寨买些方桌和棉被来,再找找能撞击镇门的粗圆木。这个镇的护墙虽不算高,但要爬梯仰攻易伤亡,一团下一步攻镇可佯攻镇墙,同时要集中火力兵力攻破镇门。”他接着又命人将许邦连长叫来。
陈树湘问许邦:“我们红军只有旗帜和帽徽是红的,对面镇墙上的红布包头丁却还脖系红巾,既然不是早先的系红巾革命起义兵,莫非是古代红巾军复活了?”
许邦回答:“镇墙上的红布包头兵都是宁化红带会会员,与宁化大刀会赤膊会员的最大不同,倒不是他们的红布包头巾和系脖红巾,而是他们一律背弓背箭,尤其爱射燃火箭矢。所以,红带会远比大刀会更能杀人放火,攻村夺寨。”
陈树湘又问:“宁化红带会会员是否也是一些要自带干粮的佃农或长工?”
许邦回答:“红带会会员都是从大刀会会员中选拔的瘦汉子,跑得较快,腿脚较灵活,也是要自带干粮出公役打仗的。宁化各大村寨的大地主都是一些大匪霸,他们除了养一些护院家丁和拿枪护寨的团丁,是从不让出公役佃农或长工白吃粮的。”
陈树湘听完立即发出新命令:“一团由佯攻改主攻,二、三团由强攻转佯攻;各团都严禁射杀红带会会员,见负隅顽抗的拿枪团丁都一律格杀勿论。”之后,对一团长陈友富说:“战士们进攻时,可将棉被用水泡湿盖在方桌上,可顶着湿方桌防御燃火箭矢,一旦撞开镇门冲进镇内要尽量靠房冲锋,闽西城镇多是木板房,红带会会员多半不会在‘家’ 里放火的。”
大约过了一小时,外派一连战士买了近百张方桌和棉被回到了阵地,还抱回几根长粗木。陈友富立即命令:“泡湿棉被盖桌,一连在前冲撞镇门,二连、三连跟进,四连、五连射击掩护。”
冲锋号响起,独立七师师长陈树湘便袖手旁观:

百张湿桌移向前,
掩护战士到墙边;
墙头飞射火箭矢,
插满湿被点不燃。

湿桌忽变湿方伞,
掩护战士靠门圈;
镇门难挡圆木撞,
很快洞开迎众仙!

没有多久,镇门被撞断粗木拴,大开门扇,战士们背枪挥刀涌进镇内大声喊“杀!”不到抽一袋烟的功夫,镇墙上已不见一个守兵。陈树湘和师部人员快步进入镇内,便见到战士们押解着一群群红带会会员和团丁俘虏朝一块大坪集中。但陈树湘又很快看到战士们押来很多十几岁的少年,一问,方知这都是一些举棍棒抵抗的“童子军”。
陈树湘立即命令遣散“童子军”, 并命令“童子军” 俘虏带走棍棒。过了一会,独立七师政委范世英带着二团长杨泽瑞和三团长张瑞标一行人赶过来了。范世英笑道:“今日这一仗,缴获的枪枝虽不多,但缴获的子弹却远比消耗的子弹多,没亏本,很划得来。”
三团长张瑞标笑道:“师长,我们今天缴获的大洋更比缴获的子弹多,还没牺牲一个战士,这种胜仗岂止划得来?还发大财了。”
二团长杨泽瑞笑道:“师长,我们今天意外打下了一个富镇,有一个大地主家的粮仓足够我们独立七师吃一年,另有几个大地主家的粮仓也堆到顶了,我们是否要立刻开仓分粮?”
政委范世英说道:“开仓分粮不用急,今日俘虏的大刀会会员和红带会会员自带的干粮还没吃完,先要给他们上几天课,等他们都醒悟了,再让他们每人背一袋粮食回家。”
陈树湘说道:“二团和三团不要留在镇内继续查缴获、看俘虏,必须迅速移出镇外向泉上土堡方向布防。一团负责彻底打扫战场和料理战后琐事,不仅要清仓查库,收缴枪枝弹药,而且要收缴一切大刀和弓箭,唯棍棒可弃之。从今天开始,独立七师师部移驻湖村镇,各团要随时报告新情况。”
师部很快搬进了镇府衙门。陈树湘与政委范世英开始讨论今后具体工作。陈树湘说道:“我们独立七师必须尽快扩大队伍,而且要尽快在湖村镇建立苏维埃政府,建立红色赤卫队。因为据侦察情报:宁化东北的泉上土堡内驻有国民党政府军第五十二师第一五六旅三0七团的两个营和机枪、迫击炮各一个连以及一个警卫排,计400多人。另有宁化县保安团及地主武装共600多人。还有宁化、清流、长汀以及江西石城等地逃亡地主豪绅武装1000多人。此外,国民党宁化县县长黎群薰和民团团总李咸亨等也龟缩在堡内,总共有2000多武装敌人。堡内还储备有大量粮、油、盐和其它物质,是红军急需补充的。泉上土堡是宁化到清流、归化的吞吐咽喉,不仅在交通上是闽西与闽北贯通的必经要道,而且在军事上也是兵家必争之地。所以,闽西独立七师下一步的主要任务,就是要作好一切攻打泉上土堡的准备。”
范世英说道:“宁化泉上土堡直接威胁着闽赣两个苏区的交通安全,封锁了中央苏区的东大门,是红军向东运动、向北扩大苏区的最大障碍。但单靠独立七师要尽早打下泉上土堡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们要马上请求上级派主力红军支援。”
陈树湘说道:“我独立七师和地方赤卫队人数比泉上土堡的敌军人数多一些,但我独立七师的武器与泉上土堡敌军相差太远。所以,我军今日打湖村镇遭遇燃火箭矢阻拦,我忽然想独立七师若有一个燃火箭矢连,或许对攻打泉上土堡有特殊帮助。”
范世英一听笑道:“你想火攻泉上土堡,我一定尽快把湖村镇的所有红带会会员争取过来参加红军。”……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7961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