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983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2-11 11:47

[原创]《红狮传》第十七章: 狮岭伏击



明_笑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闽西独立七师师长陈树湘自从将师部移驻宁化湖村镇,他每天都眼盯东北方向的泉上土堡,但他脑里却时刻盘算着如何扩大和训练部队?经约半年努力,他使独立七师每个团增加了一个无枪大刀连,还使师部多了一个燃火箭矢连。然而,他正欲将每团六个连整编为两个营,独立七师却被整编得让他难摸清方向。
1933年3月,在闽西上杭县石圳潭一带,由福建军区司令员兼政委谭震林主持,将红军独立第七师、第八师、第九师、第十师加上赣东北的独立团,整编为红军第十九军,军长叶剑英,政委杨尚昆。不久,又由红十二军军长罗炳辉、政治委员谭震林主持,在上杭旧县一带将十九军缩编为红十二军的34师。第一任师长为周子昆,政治委员谭震林兼。34师下辖3个步兵团,即100团(团长韩伟、政委候中辉)、101团(团长陈树湘、政委杨一实)、102团(团长吕官印、政委程翠林)。每个团编有3个营,每个营编有3个步兵连和1个机枪连,每个连都是一百三四十人。全师共有四千余人。干部来源,当时除了少数是从红四军调来的,大都是福建地方土生土长的。这是工农红军中一支很有战斗力的部队。至此,闽西独立七师改编为主力红军第十二军34师的101野战团,陈树湘则由师长改任团长。
1933年7月1日,中革军委下令,以彭德怀、滕代远领导的红三军团红四师和红五师为主力,组建东方作战军入闽作战,在福建的红军第三十四师归东方军就地指挥。东方军于7月5日到达闽西宁化县以西地区集结,开始入闽分阶段作战,红军第三十四师参加了第一阶段作战。陈树湘任三十四师101团团长后接到的第一个任务是:当任红四师的先头部队,从湖村绕道到达延祥石狮岭,准备阻击援敌。
陈树湘迅速在原独立七师师部召开101团军事会议。听团长传令完毕,三位营长满脸不快。一营营长陈友富首先表达不满:“我独立七师整编成101团倒不要紧,但打仗也降一级就难免呕气。我们与泉上土堡近在咫尺,原以为独立七师编入主力红军好一起吃肥肉,现在却把我们赶开了,这岂不是喧宾夺主?”
二营营长杨泽瑞更不满:“东方军红五师要独吞泉上土堡,连汤都不想给我们101团喝一口,也未免太霸气了。”
三营营长张瑞标有些丧气地说:“若早知红五师要从我们嘴边抢肉吃,我们没编成101团以前就应该先独吞泉上土堡。”
101团团长陈树湘笑答:“你们都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首先,我要说明:与我101团近在咫尺的泉上土堡不是块肥肉,而是块难啃的骨头。土堡墙高2丈5尺,厚约2丈,不仅驻有绰号“闽北王”的卢兴邦师的第三零七团,还有周围宁化、清流、长汀以及江西石城等地的逃亡武装1000多人。光凭我101团现在的实力是莫想独吞的。其次,我要告诉各位:东方军决定在啃泉上土堡这块骨头前先‘围点打援’, 所以让我101团先吃肉。卢兴邦的307团现己是火锅里的骨头跑不掉的,但他的309团还是一块没放进锅里的肥肉,我101团正饥饿难熬,是先啃骨头好?还是先吃肥肉好?”
三位营长一听, 顿时转悲为喜。
第二天清晨, 陈树湘带着红34师101团从湖村静悄悄出发, 很快到达延祥石狮岭。他在岭上仔细观察了一阵,对政委杨一实说:“这里岭高坡陡,阻敌增援是绝佳阵地。但这个阵地不妨留给随后赶来的红四师打阻击。因我料定卢兴邦的309团增援到此受阻必会后撤逃跑,所以,我101团应另寻阵地切断援敌后路。”他说完命团部随行人员拿出军用地图,仔佃研究了一阵,他决定带101团进至宁化与清流嵩溪交界的一条必经通道伏击援敌。
陈树湘带101团走到一条援敌必经山路旁,让团政委杨一实带二营和三营隐伏山路两旁,他对杨一实和二、三营长说道:“卢兴邦的309团出清流县城必经延祥石狮岭北援泉上土堡, 而这条山路是到石狮岭的唯一通道。故援敌309团经过这条通道北援泉上土堡时,二、三营绝不可阻击。只有等309团在石狮岭受阻被迫后逃返经这条通道时,二、三营方可猛烈伏击。我再带一营封锁前面山路,则敌军309团将插翅难逃。” 他说完亲带一营继走一小段路隐伏在一山坡后面。
101团隐伏近两小时,还不见卢兴邦309团的影子,一营营长陈友富有些焦躁地说:“团长,我看卢兴邦定是要舍骨保肉了,不然,他怎么迟迟不送肉上砧板?”
陈树湘笑答:“手心手背都是肉,泉上土堡的307团是卢定邦的手心肉,清流的309团是卢定邦的手背肉,他怎么会舍弃手心保手背呢?”
陈友富转笑道:“卢定邦今天如果真敢派309团增援泉上土堡的307团,那我红军就能砍断他的一只手了。”
陈树湘说道:“我以前曾听毛总政委说过: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所以,我101团今天若能砍断卢兴邦的一只手,至少断了他的五指,他今后就只能做独臂‘闽北王’了。”
这时,忽有侦察员跑回报告:卢兴邦的309团离此地不到两里路了。陈树湘马上对一营营长陈友富说道:“你去告知各连,等会有野猪过路,只准原地休息,严禁探头瞧猪。”他说完,带头原地躺下。
陈树湘闭眼躺了约半小时,一营营长陈友富跑来告诉他:卢兴邦的309团全部走过了101团埋伏的通道。陈树湘立即命令一营:封锁通道,构筑阵地。又过了约一小时,石狮岭方向响起激烈的枪炮声,陈树湘立即命令二、三营:准备战斗,放逃敌进入通道再伏击。
很快,被红四师在石狮岭迎头痛打的敌309团,狼狈不堪向进入嵩溪的通道争先恐后逃跑。陈树湘一声令下,101团一千多战士一齐开枪,接着又居高临下猛摔手榴弹。顿时,步枪声、机枪声和手榴弹爆炸声响彻不停,惊山震林。陈树湘见逃敌晕头转向,立刻命令吹响冲锋号。片刻:
千头雄狮冲下山,
狮吼阵阵响路旁;
挥舞大刀杀匪兵
如同利斧砍木桩。

逃敌顿时手脚残,
惊慌乱蹿乱丢枪;
钻地无缝藏脑壳,
纷纷跪地举手降。

101团战士们正欢天喜地打扫战场,清查俘虏,红四师的战士们从石狮岭上冲下,向嵩溪猛追过来。红四师师长张锡龙见101团堵截围歼了敌309团逃敌,高兴万分,对陈树湘说道:“我红四师在石狮岭上阻击敌309团进攻一个多小时,歼敌一百多人,还击毙了敌首旅长张兴隆,但没俘获敌309团团长卢胜斌。不知你们101团全歼逃敌后有没有发现敌309团团长卢胜斌?他可是卢兴邦的二儿子,千万不可让他漏网啊!”
陈树湘一听,立即叫人通知各营仔细清查俘虏中有没有敌309团团长卢胜斌?红四师师长张锡龙又说道:“我红四师的主要任务并非阻援,而是要在打援之后再攻占清流县城。所以,我红四师不能在此久留,我要先走一步了。”他说完,便率领红四师向清流的嵩溪镇赶去。
红四师师长张锡龙刚走一会,陈树湘就接到三十四师师部命令:101团必须立刻先于100团和102团赶到连城县与清流县交界的雾阁、马屋一带布防,掩护红四师攻占清流县城。陈树湘立刻令一营留下一个排押解俘虏,各营各连迅速集中出发,所缴获武器弹药全部分发带走。他因而迅即知道:此战101团共俘敌营长一名及连长以下官兵四百余人,缴获步枪四百余支,机枪四挺,手枪二十支。
政委杨一实对陈树湘说道:“红四师师长张锡龙叮嘱我们清查俘虏中有没有敌309团团长卢胜斌?101团若马上出发,就没时间查俘啦!”
陈树湘笑道:“煮熟的鸭子即使还有翅膀也难飞掉,卢兴邦的龟儿子只好留给师部人员去清查了。”他事后才知道:狡猾的敌309团团长卢胜斌混于炊事班俘虏中,在押解去红都瑞金途中装病被优先释放。
站在一旁的一营长陈友富听到政委和团长的谈话,忙问:“团长,我们刚打完仗还没喘口气,就急急忙忙去雾阁、马屋,那里是否还有更大的鸭子等我们101团去煮呀?”
陈树湘笑答:“据我所知,清流县城除有310团之外,附近还有卢兴邦的308团,这只肥鸭还没被圈进锅里煮。清流南边的连城曾是我们独立七师的发源地,现在却被国民党十九路军七十八师的一个团占着。这个团可不是本地野鸭,是外面飞来的肥天鹅,若被我101团煮熟了吃,那味道更鲜更美。”
陈友富一听,笑道:“我得赶紧告诉一营各连长,我101团一定要抢到红四师前面去雾阁、马屋吃天鹅肉,谁不想吃天鹅肉,谁就不如癞蛤蟆。”
陈树湘一听,急忙摸出一盒香烟,递给陈友富一支,自已和政委也分别点燃一支,很快吐出一个圆圆的烟圈。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1331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