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4602个阅读者,3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2-11 18:11

令人恐怖的五月山风和林火 散文133[原创]



HLJSWCD 发表在 荷韵轻香|散文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5-1.html


  令人恐怖的五月山风和林火 散文133
  顺 延

  前不久,众所周知,美国的加州发生森林大火,造成85人遇难。1000多人失踪,多达几十万人紧急逃离!这场森林大火,被称为“美国历史上最致命的大火”,大火摧毁了近19,000座建筑物,其中包括13,954座房屋。由于森林大火发生的太过突然和迅猛,很多居民甚至都来不及转移,而罹难于山火之中。
  号称世界第一强国的美国,竟然眼睁睁地看着加州的一场空前严重的山火肆虐,而束手无策。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爆发的这场罕见“世纪大火”,已经击垮了无数加州人的心,创下了美国史上火灾死亡人数新高,更是美国有记录以来最凶猛且最致命的一场火灾。
  此次森林大火造成的损失之严重可能超过之前的所有估计。可以说这是美国一百多年来导致死亡人数最多的森林火灾。尤其是天堂镇被整个毁掉了,犹如人间炼狱。人们也看到常规的消防救火根本无济于事,即便利用飞机空中喷洒依然无能为力,大火就像不听使唤的恶魔,任你诅咒,呼天抢地也根本不予理会。大火不仅导致很大人员伤亡和难以估量的财产损失,还对周围环境予以重创。仰望天空,只见漫无边际的烟火滚滚向前,俯视平地,原来生机勃勃的自然人文景观荡然无存,空气是如此炽热,令人呼吸局促艰难,逃亡是那么恐怖,不知何处为出口,人们时刻面临着被烧焦的死亡威胁,整个场面令人恐怖万分。在本次山火肆虐过程中,不时冒出的火龙卷就像悬在空中的火柱,令人触目惊心,这种火龙卷在风力带动下,更加肆无忌惮,无论草木、房屋还是人与动物,一触便化为灰烬。
  对于山火这一幕,可以说是记忆犹新,没有在山区、林区待过的人是不知道它的厉害的。每每提起东北边陲的五月山风和林间山火,总是心有余悸,万分恐怖。记忆的门闸再一次被打开。
  5月份的北国边陲,东南风劲吹,经常吹得人睁不开眼睛,尘土满天爆扬,哗啦啦洒得人满身皆是。尽管南方内地早已是暮春,而春天的气息才刚刚吹到北国。冰封千里的黑龙江早已支离破碎,江水像冲出樊笼一般,夹杂着浮冰一泻千里,轰隆隆的冰块撞击声和着江水的咆哮声连日不断。人站在江边很远的地方,便可以感到一股凉意袭来,那是冰块融化导致温度下降所致。
  远处的山边,冰雪已消融,碧绿的嫩草芽冲破酷寒的束缚已钻出了融化的泥土,显得生机勃勃,春意盎然。勤劳的布谷鸟已开始啼叫,人们沉浸在春意中。然而,久居北方的人都知道,边陲的5、6月份正是最干燥的时候,因为春草绿叶尚未长成,原本的枯草朽叶正好成为极好的燃烧物质,加上这季节经常狂风大作,刮得天昏地暗。当地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一旦旗杆顶端挂起小红旗,那便是停用火种的警示信号,除了个别饭馆的烟筒经过特殊处理可用之外,在刮风时一律不可使用火种,以免一颗小小的火星引起一场可怕的大火。在不准生火期间,大家一律吃冷食,因为人们都知道,一旦引起火灾蔓延开来,后果将是不堪设想的,山火可以连成一片,可烧毁任何能燃烧的一切,包括村庄、城市、汽车、动物、人等。所以,人们都知道山火的厉害,说起山火来,都是谈虎色变,显得十分畏惧。
  我在下乡的生产队就听当地老人李大爷说起过山火的厉害。那是在1955年,当时有一个少数民族的猎手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在大兴安岭的依陵古鲁一口气放了11把火,熊熊的大火顿时连成一大片,烧得昏天黑地,整整持续了一个月之久,大火不断地吞噬着树林、草地、动物、人,吞噬着它所遇到一切。当地的政府和山民们都惊呆了,“得赶紧想法扑灭山火!”。然而莽莽的原始森林里根本就没道路可通行。无奈,此事惊动了国务院,惊动了周恩来总理。国家从黑河、嫩江、齐齐哈尔、哈尔滨、佳木斯、沈阳等地调来9万多扑火者。当时中苏两国尚处在友好相处时期,通过外交途径,苏联政府向中国政府伸出了援助之手,部分扑火队员从黑河乘苏方轮船到漠河的连茵进入大兴安岭扑火;而一部分人则乘苏联火车沿西伯利亚铁路到加林车站下车,从江对面进入大兴安岭扑火。
  几万人在大兴安岭腹地风餐露宿,历尽艰辛,历时一个多月,最后还是仰仗老天爷下大雨,才彻底扑灭了大火,在山火扑灭后,几万人又从连茵过境,乘苏联火车到黑河撤回。
  然而中国方面为此付出了极其惨痛的代价。一些人在大火中牺牲了自己宝贵的生命,而物质方面的损失更是无法统计。
  所以,在当地人看来,五月的春风并不是一定像南方一样,充满了诗情画意,有时候则是存在一定的危险因素,甚至是恐怖的、致命的。为了防止这种事情的发生,在这种季节,人们都非常谨慎小心,尤其是在动火方面,完全听从当地政府的指挥和安排,绝无怨言,因为这是性命攸关的大事,万万不可掉以轻心。因此,当地也根据实际情况,因地制宜地制定了一些行之有效的预防措施,比如在山区林间打出一道“防火道”来。简言之,就是预先在林间打出一条防火道,防火道有几十米宽,实际上所谓“防火道”就是人为地先烧出一片地方来,由于地面可燃烧的东西都已经烧光了,大火到了这里因无可燃烧物质而自然而然地熄灭掉,这是一种十分原始而又行之有效的灭火方式。而打“防火道”也是有时间要求的,最好是每年的9月份为宜,因为那个时候,因为季节转换,山谷和山上的青草是不一样的,此时,山谷的草较黄和枯萎,当火燃烧起来之后,迅速蔓延,而山上的草和树还是蓊郁苍翠一片,所含的水分较大,火烧到那里,就会自然而然而熄灭。所以,以后一旦有山火发生,可以起到阻止山火蔓延。
  但我自己也经历过了一次防火期间的火灾事故。那是在刚参加工作不久,我当时在一家边境地区的小医院工作,医院虽然不大,却也有病房,那天,正巧是我值班,在查完病房之后,简单关照了病人家属几声:“千万不要点火取暖,因为这几天是非常时期,不旦是白天不行,连今晚上也不行,上面已经特别通知了,就克服一下吧”。说罢,我离开了病房,去了值班室,因为不能够点火做饭,我就对付吃了一点饼干充饥。我知道那就几个病人的病情并不重,除了是一些肺部感染和急性化脓性扁桃体炎外,还有一个是胜利屯来的急性胃肠炎病人,这是一个刚从山东平度县移居这里的农民,40多岁的黑瘦男子,脾气很犟,说话很冲。因为初来乍到,他老婆可能是水土不服,或者吃了不洁的食物,患了急性胃肠炎。
  这一天的风特别大,刮得昏天黑地的,到了晚上还是没有停息的意思,呜呜乱叫,有些令人恐怖。考虑到这种情况,县里下发了通知,告知今天晚上特殊,不准点火,要严防火灾的发生。医院的院长也告诉我,千万要小心,因为医院的门诊是平房,屋顶是铁皮瓦,不会引起火灾,而西边厢房的病房却是草房(当时条件非常差,尤其是在老少边穷地区)易燃。
  我一个人在值班室里静静地看书,遨游在知识的海洋里,窗外的大风犹如鬼叫一般,凄厉地呼啸着,令人不寒而栗。院后就是那川流不息,汩汩流淌的黑龙江,也许风的作用,江涛也是一下,紧接着一下,猛烈撞击着江堤,发出骇人的声响。也许是累了,渐渐地,我有些麻木了,后半夜竟然睡得很死。
  当天还蒙蒙亮的时分,我还沉浸在睡梦中,浑然不觉。只听得早起的路人一声尖叫:“医院着火了!”凄厉的叫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
  我一掀被子,跳下床去,连衣服都没有披上就冲出了值班室。抬头一看:“坏了,病房顶着火了!”我是魂飞魄散!这是怎么啦?一时间,手脚无措。都说是“军民鱼水情,军民一家人”,医院斜对面50多米的边防连官兵们冲了出来,他们手里都拿着洗脸盆和铅桶,纷纷跑到水沟里打水救火,附近屯里住的老乡们闻讯后,也纷纷赶来救火,我当然也是冲在前面,因为这天是我值班,责无旁贷!尽管大家是七手八脚,但人多势壮,在大家伙的不懈努力下,火终于被扑灭了。
  我赶到病房一看,发现病号都集中在院前空地上,清点了一下,人和医院设备均无恙,只是把病房顶的草盖烧去了一部分。我气不打一处来,满脸怒气,大吼着问这些呆若木鸡的病人和病人家属:“病房里是谁点的火?”病人和家属都面面相觑,不吭一声。我不管它三七二十一,连连追问。被逼无奈,那个黑瘦汉子只得嗫嚅道:“晚上有些冷了,我就在炉子里放了点柴火,烧了一会儿。”我问道:“我昨天晚上不是告诉过你吗?不能够用火。”“俺刚来这个地方,不知道这个规矩。”说完就缄默无语了。我又对其他病人家属说:“你们都是这里老户了,知道不能够点火的规矩,而他可是关内新来这里的,可能不了解这一点,你们应该阻拦他呀。”这些家属是你看他,他看你,谁也不吭一声。因为他们都跟着享受取暖了,自然无话可说。这时候,院长来了,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告诉病人和家属说:“赶紧收拾一下东西,病人换其他房间,继续治疗。”
  所以,防火在边疆,在林区,在山地,一定是头等大事,千万马虎不得,好在没有出现人身伤害,酿成大事故,但我的心一直是突突的,后脊梁凉飕飕的,后怕着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11 20:00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这是三十多年后,从南方回到故地重游,医院已是旧貌换新颜了】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这是已经废弃的旧医院。而当年着火的、紧靠江堤的旧医院和旧病房已经拆除掉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18 20:15
  纪实散文,真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18 21:43
  谢谢淡老师的鼓励!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4262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