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071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2-12 07:37

[原创]《红狮传》第十九章: 团村接防



明_笑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1934年1月初,东方军和红七军团奉命第二次入闽作战,红军第三十四师参加了攻打东线战略要地闽中沙县县城的战斗,全歼守敌卢兴邦新编五十二师的两个团和师直属队,除击毙外,俘虏敌1300余人。沙县战斗胜利后,红军第三十四师与第十九师奉命驻守沙县县城。同年2月,红军第三十四师奉命开往宁化、清流、归化一带消灭地方反动刀团匪,发动群众建立地方红色政权。之后,红军第三十四师又奉命北上,参加江西南昌东南地区的浒湾战斗,负责担任增援作战任务。战前,中革军委对红军第三十四师领导进行了调整,由彭绍辉任师长,程翠林任政委,袁良惠任参谋长,朱良才任政治部主任。浒湾战斗中,由于守敌顽强,敌人增援部队赶到,红军未能攻克浒湾,我军主动撤退。撤退时,红军第三十四师奉命归属红五军团指挥,掩护红一军团和红五军团安全撤出阵地。陈树湘的101团奉命担任红三十四师撤出阵地的断后掩护团。
1933年12月中旬,国民党军陈诚部为截断红军通往福建泰宁、建宁后退之路,集中六个师的兵力,陈诚亲自指挥蒋军嫡系部队,向黎川南部地区的团村发起猛烈的攻击,企图占领黎川南部的东山、德胜关要地,而团村是敌人必经之关口。因此,一场事关第五次反“围剿”胜败的殊死战斗,在团村打响。
这是一场非常惨烈的大战,12月12日清晨,国民党第八纵队三个主力师,悄悄向团村推进,接着展开疯狂进攻。坐镇华盖峰指挥所重病之中的彭德怀,目睹战场上血火纷飞、人仰马翻的惨烈,不胜感慨,赋诗一首:“猛虎扑群羊,硝烟弥漫;人海翻腾,杀声冲霄汉。地动山摇天亦惊,疟疾立消遁。狼奔豕突,尘埃冲天:大哥未到,让尔逃生”(这里大哥指一军团)。这场战斗,是红军第五次反“围剿”最为惨烈的一次战斗。红军以一万二千人的弱势,与敌人四万之众展开殊死的拼杀,结果有一千二百多名红军战士长眠在这片红色的土地上。红四师师长张锡龙和红十五师师长吴高群也不幸倒在了黎川团村的青山绿水之间。在黎川红军伤亡惨重,直接导致了红军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中央红军被迫放弃黎川撤出中央苏区,实施西进战略转移。《彭德怀自传》中是这样回忆团村战役:“如果当时我一军团在一、三军团靠拢作战,敌三个师十五个团当然全部歼灭,加上洵口歼灭三个团,就是十八个团,再寻找歼敌二十个团左右,敌军第五次‘围剿’就可能粉碎,历史上也就没有二万五千里长征了”。可是,历史上没有“如果”, 否则,陈树湘所属红三十四师就不必在团村接防阵地连续作战,为红三军团和红五军团主力师撤出断后了。
1934年3月初,红军第三十四师被红五军团从闽西调到黎川县城以南的团村一带加强防御。由于敌人兵力不断加强,红军主力陆续撤出团村防御阵地,只留红三十四师负责断后。陈树湘率领三十四师101团首先接防红四师阵地。随即,陈树湘召开101团营连干部军事会议,他首先简介了一下当前广昌、黎川战场的双方作战态势,接着说道:“广昌是中央苏区北大门,黎川则是中央苏区的东北前线桥头堡;而黎川不宜死守,所以肖劲光率红军主动撤离了黎川县城。因此黎川南部的团村忽变成与广昌互为犄角的一把铁锁。但现在红三军团和红五军团主力师都被调去死守广昌,红五军团也只好把我们红三十四师孤留团村。我101团还要继续坚守红四师三个团的原有阵地,这仗该怎样打?请大家都谈谈想法。”
一营营长陈友富问道:“团长,上级命令红三十四师还要在团村坚守多久?”
陈树湘笑答:“你这个问题,我也问过彭师长。但很遗憾,彭师长也无法回答你这个简单问题。彭师长只知道中革军委那位洋首长命令红三十四师:坚决守住团村,不准放进来一只苍蝇,否则要把团村防守指挥官像肖劲光一样送交苏维埃军事法庭。”
二营营长杨泽瑞问道:“那位洋首长是谁呀?怎么下军事命令也放洋屁呀?”
陈树湘笑答:“我在东方军参加军事会议时听彭军团长说过:上头有几位喝过洋墨水的大首长不会打枪还不要紧,至少不会拿枪把红军打垮。可是上头来了一位吃洋面包的洋首长不但会打枪,还会骑马,这就难免他不会彻底打垮红军了。”
三营新营长罗玉山问道:“毛总政委打仗下令从来不放洋屁,也从没打过什么败仗,现在怎么不让毛总政委继续指挥红军打仗?”
101团政委杨一实忧伤回答:“现在的红军不仅毛总政委气病休假了,连彭军团长也带病指挥打仗了。要不然,怎会只留下我红三十四师接防团村阵地?”
陈树湘接着说道:“今天是开军事会议,大家莫越扯越远,只须谈谈我101团如何能在团村打败陈诚第八纵队主力第六师的进攻?”
一营营长陈友富说道:“我101团在闽西打仗从来只会进攻,不会死守。可我101团来到团村后,天天都趴在阵地上等着挨打,这岂不是死守坟墓?”
二营营长杨泽瑞说道:“我101团最擅长夜战、近战和肉博战,现在只能猫在战壕里挨炸弹和炮弹,这不是等着挨打,而是等着收尸。”
三营新营长罗玉山说道:“我101团战士要站在阵地上端着轻机枪打头顶上的飞机,无异于用弹弓打老鹰,只会浪费子弹。”
二营三连长郭烈说道:“轻重机机是我101团坚守阵地的主要武器,不仅难打头顶飞机,更难扫射远距离的敌炮;所以,一旦遇敌机丢炸弹或打炮,机枪有屁用?抱着藏太笨重,丢掉又太可惜。”
陈树湘忽说道:“你们还是一些久经沙场的老战士吗?我看你们都像上头那位洋首长一样——是羊脑壳。你们怎么都只想到洋首长命令要‘守!守!守!’?怎么都不想想如何‘攻!攻!攻!’?”
众人一听,如提壶灌顶,恍然清醒,纷纷献计献策,争论不休。
陈树湘综合大家思考,总结说道:“红三军团和红五军团主力师在黎川团村死守了几个月,虽然红军损失很大,但国民党匪军损失更大,以至陈诚的第八纵队现在不敢轻易大规模连续进攻,只敢采取‘堡垒战术’ 稳扎稳打,步步为营。我红三十四师调来团村仅有几天,损失微弱,因此可利用陈诚部尚没发现红军换防,我红三十四师不妨突然反攻,扰敌部署,即使不能大量歼灭陈诚部,也可给敌造成红军大量增加团村守兵的错觉,从而可延迟陈诚部对团村再大规模进攻的部署和时间。”
陈树湘开完会,迅速将101团主张突袭反攻陈诚部以利防守团村的策略,告知三十四师师长彭绍辉和政委程翠林。师长和师政委一听,立刻召集师团主要干部军事会议研究讨论陈树湘守团村策略,大家很快取得一致看法,并决定今夜十二点同时突袭陈诚部三个主力师。
陈树湘回到101团,立刻按师部决定部署各营连作进攻准备,并与师政委杨一实分工:今夜十二时,由团长带许邦的特务连和郭烈的二营三连穿插敌前沿阵地突袭陈诚部第六师师部,由政委带101团三个营发动虚张声势的突然进攻,以吸引陈诚部第六师各团转移兵力。如果突袭敌第六师师部成功,敌必调兵回救;此时,101团三个营应趁敌指挥慌乱,集中兵力猛攻敌一个团,若能退敌,则应乘胜追击。
陈树湘随即来到101团直属特务连,对连长许邦说道:“立即派人到团后勤部去拿先前缴获的敌兵服装,要够两个连战士换穿敌兵服装。今夜突袭行动,特务连战士一律不要带燃火箭矢,也不要带短枪,而要换带长枪,要多带手榴弹,要像步兵连一样。”
许邦问道:“特务连战士要不要像步兵连战士一样背带大刀?”
陈树湘说道:“突袭敌师部主要靠手榴弹,无须用大刀。但特务连有不少战士善用飞镖,你可把他们集中一起组成尖兵班。尖兵班战士只要带短枪和飞镖,要负责先行摸敌哨兵和带路。”
陈树湘随后来到二营三连,对连长郭烈说道:“我特选了你这个连参加今夜突袭敌师部,是看中你连打仗特别勇猛。但今夜战斗很特殊,只需夜战和近距战,不需肉搏战,所以战士们一律不要带大刀。但每班要带一挺轻机枪,每个战士要带十颗手榴弹并多带子弹,武器不够立即找营长配齐,然后集合跟我去团部。”
当夜十一点多,陈树湘带着两百多名换穿敌兵服装的101团战士,悄悄潜伏在敌第六师两团结合部前沿的一片低洼草丛中。午夜十二点,101团三个营突然向敌第六师一个团发动了猛烈攻击。进攻的激烈枪声响了约半小时后,敌第六师没遭突袭的阵前两个团果然抽调一个团前去支援被袭团。就在一团敌兵调防开走的空档时间里,陈树湘迅速带领两连101团战士从间隙穿过敌第六师前沿阵地,然后列队大模大样跑步前进。许邦带尖兵班很快捕俘问清了敌第六师师部位置,便押俘带路直插敌师部。陈树湘和101团两连战士走近敌第六师师部驻地,被敌师部警卫营一排敌兵拦住盘问,许邦特务连一拥而上,没放一枪突然将拦敌缴了械。陈树湘速带穿敌装的两连战士直扑敌第六师师部指挥所,不料又遇敌师部警卫营营长带一连敌兵拦截在指挥所大门外。陈树湘不等敌警卫营营长盘问,立刻命令101团两连战士开枪射击。瞬间,枪声大作,手榴弹爆炸连绵。顿时:

警卫营长被击亡,
拦阻敌兵逃入房;
红狮战士追进门,
敌师师部变战场。

卫兵顽抗死大半,
长官抱头无处藏;
作战地图布弹孔,
电话独自响铃铛!

敌第六师心脏突然开花不到半小时便被占领,有二十多名师部军官当了俘虏,其中有一名俘虏是副师长。但敌师长和参谋长都不在师指挥所,侥幸逃过一劫。
敌第六师师部被占,所属两个旅六个团立即放弃前沿战斗向后撤退。101团政委杨一实便指挥三个营集中火力追击一个撤退较慢的敌团,终使这个团被消灭一个营,另两个营虽也损兵折将,终究还是逃脱了被全歼的命运。
陈树湘带兵奇袭并占领敌第六师师部后,迅速将敌师部电台和军用地图等好东西囊刮一空,他另外私拿了一架军用望远镜。然后迅速带奇袭兵押着敌副师长撤离敌师部。会合101团三个营时,陈树湘对政委杨一实笑道:“我没抓到敌师长和参谋长,私自释放了一批所俘敌军官,只带回一位敌副师长,是否也要释放?请政委定夺。”
杨一实回答:“你忙了半夜只捞到一瓶‘二锅头’, 不如‘绍兴老酒’ 好喝,倒掉!”话完命押俘战士就地解决。
随即,陈树湘迅速率领101团撤回团村防御阵地。他又立即打电话给三十四师师长彭绍辉说:“师长,现在天已大亮,天上不会掉馅饼了,会掉‘臭蛋’ 啦!我昨晚熬夜一通宵,想带101团退避三舍睡一觉,望恩准?”
彭绍辉笑答:“昨日听你一言,害得我现在也眉毛眼睛乱打架,眼睛都快被打瞎了!好!三十四师立刻撤退到团村三线防地。”
天亮后,团村战场态势大变:一批接一批敌机在红军一、二线防地上大丢炸弹,虽没把红军前沿防御阵地炸成焦土,却无疑都炸成了碎土。敌军的炮兵团更没闲着,从早到晚不断向红军前沿防御阵地倾泻炮弹,而且一连放炮三天才稍停。在敌停止炮击的这天,陈诚第八纵队终于攻占了红三十四师在团村的一线防地。继续进攻一天又攻占了红三十四师在团村的二线防地。第三天乘胜进攻却遭到红三十四师的猛烈反击,陈诚不得不下令各师步兵暂停进攻,同时请求蒋总司令再多派些飞机支援。
红三十四师忽奉命悄无声息地撤出团村开进泰宁。此时,除100团第三营驻德胜关担任监视团村方向敌人的新进攻外,师部和100团一、二营驻泰宁新桥,101团和102团分别驻泰宁朱口、龙湖、上青一带。红三十四师部队到达各自的驻地后,敌人占领团村,加紧修筑工事和碉堡,没有立即南下进攻泰宁,仍坚持执行“歩步为营” 战略方针,红三十四师因而进行了几天短暂休整与补充。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769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