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267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2-12 07:54

[原创]《红狮传》第二十一章: 梅口震敌



明_笑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1934年5月初,陈树湘指挥红军第三十四师在泰宁县梅口地区设防,以阻击敌人向闽赣省建宁县进攻。陈树湘率兵撤退到梅口之前,已指派红三十四师第100团第3营会同当地苏维埃政府,军民一起沿梅口溪滩挖掘了许多战壕掩体,以备急用。陈树湘亲临梅口后,更毫不迟延命各团全力以赴在梅口溪西岸加紧构筑作战工事,还特别指示所有沿溪滩战壕要茅草盖顶防敌机侦察。
泰宁梅口,如今已是池潭水库淹没的水底世界。在它的上游,现今也是水面宽阔、风平浪静的大金湖。可是,大金湖原来是泰宁金溪,它在梅口以上汇合了濉溪和杉溪,其中濉溪是主流,杉溪则是泰宁境内的最主要支流,两溪汇合流经梅口最宽处也不到二十米。现在,贪玩的福建年轻人几乎都知哓可去泰宁梅口乡茜元村峡谷玩漂流,殊不知:从前的濉溪和杉溪远比如今的漂流溪更奔放汹涌,更龙腾虎啸,更银瀑飞泻,更激流澎湃。而且,从前的濉溪和杉溪不仅清澈见底,清凉如冰;还曲水回环,险滩重重。
但周浑元来率三个蒋军嫡系师到离梅口二十里之地小镇时下令全军暂歇,他根本不把只能称为“溪” 而不能叫做“河” 的梅口溪视若障碍。在他看来:濉溪也好,金溪也罢,充其量不过是条大水沟,岂能阻挡金戈铁马与万马奔腾?所以,他率三个蒋军嫡系师来到梅口溪东岸近地并不急于召开军事会议,先办小宴请三位师长列席。周浑元先端起一茶杯向三位师长敬茶说:“诸位,在喝庆功酒前,先请品饮梅口溪水泡的岩茶。它是世间罕见甘露,清甜胜过龙井茶,爽口远优大红袍。我在南京多次幸会蒋总司令只能喝白开水,今日不妨请诸位喝点高山自来水。”说完,他一饮而尽,命人再泡一杯梅口岩茶。
三位师长一见,马上都端起茶杯一口喝得滴水不剩。甲师长赞道:

梅口溪水无经传,
原来只供过路仙;
仙人口渴不望梅,
只蹲溪岸手捧泉。

乙师长接着赞道:

梅口溪水流山岩,
只泡卵石不灌田;
如果浸牙漱漱口,
从此无须再品鲜。

丙师长继续赞道:

梅口溪水漫舌尖,
能使哑巴开口言;
如果泡茶穿肠过,
尿味也比糖水甜。

周浑元一听笑道:

梅口溪水格外清,
大鱼小鱼难藏身;
如果嘴馋想吃鱼,
傻瓜也可当钓翁。

甲师长一听请战道:“司令,明日剿共,我师愿当先锋。”
乙师长也请战道:“司令,明日进攻,我师想先下溪泡脚洗尘。”
丙师长大声请战说:“司令,明日打红军,我师想坐在对岸钓鱼。”
周浑元一听说道:“梅口溪窄,此岸撒尿可直射对岸,明日各师可同时过溪攻击,谁先拿到红军三十四师师长陈树湘的人头,我就请谁品尝梅口溪水清蒸鱼。”
第二天,周浑元纵队三个师果然齐头并进,同时向梅口溪进攻。千军万马走近溪边都没闻对岸响枪,都以为对岸红军早已撤退溜走,因此都抢先过溪。可惜溪水太深,水流太急,步兵涉水易卷走,工兵只能慢慢搭桥。于是,各师都选择在溪岸边较宽平地就地宿营,烧火做饭。因连日走山路急行军,各师人马都很疲惫,所以除了照常派人站岗放哨,无不早早入睡。到了后半夜,连站岗哨兵也无不哈欠连连,瞌睡绵绵。但就在这时,突然:
寂静溪野爆雷声,
惊天动地响不停;
原来都是手榴弹,
从天而降落帐篷。

可怜有兵叫不醒,
雷打不动睡昏沉;
忽觉断腿又丢臂,
惨嚎半天哑喉咙!

周浑元纵队三师溪岸睡兵半夜突遭弹雨猛袭,谁也难顾谁,谁也不叫醒谁,都不拿枪冲出帐篷,都打赤脚跑出军营。幸喜隔溪宿营,背后都没有红军追兵, 所以大部分惊醒的士兵跑出宿营地都安然无恙,少部分未醒士兵永留梦中,另有不少士兵永留帐篷营。
周浑元纵队各师睡兵一下损失多少?丢枪多少?红三十四师无法查清,所以至今无历史记录,谁也说不清?查蒋军历史档案,那更是一笔糊涂帐?但周浑元毕竟是蒋军嫡系部队中的一员悍将,他临危不慌,马上召开师旅级军官会议,说:“诸位,昨夜都没睡好,不怪大家警惕性不高,只怪汤恩伯通报军情有误。汤司令居然说:红军三十四师已在泰宁县城北面全部歼灭,仅有师长陈树湘带几十名警卫落荒而逃。我也没怀疑汤恩伯的三万德式盔甲兵打区区三千红军取得了大胜,要不然,汤恩伯为何进了泰宁县城只知享福而不再追歼红军三十四师?但万万没料到陈树湘使红军三十四师很快启死回生,故让我部昨夜吃了哑巴亏。”
周部三位师长见司令不追责问过,顿时都松了一口气。甲师长说:“红军三十四师虽很快起死回生,但我猜想现在也不会超过千人。要不然,他们昨夜为何不趁我军混乱追过梅口溪?”
乙师长说:“红军三十四师哪有工兵可搭桥?怎能追过梅口溪?他们充其量只能隔溪丢手榴弹。所以,我军再打梅口,只要先用炮把对岸阵地轰平轰塌,红军三十四师就只能挨打,再无还手之力。”
丙师长说:“红军三十四师昨夜之所以偷袭成功,只怪我军工兵搭桥太慢;否则,我师昨夜就可在梅口溪对岸宿营,哪会白白损失一些兵?”
周浑元听属下师长们所言并没丧失丝毫锐气,心下十分高兴,便当机立断说道:“今日各师要速令炮兵营猛轰梅口溪对岸,并要督促各师工兵营尽快搭桥。一旦桥搭好,各师都要迅速过溪追歼红军三十四师,一定要尽快拿到陈树湘人头祭奠我军冤死士兵的亡灵。”
三天后,周浑元纵队三个师的工兵营都分别搭好过溪桥,桥很短,也很宽,所以各师过桥部队并不十分拥挤,半小时左右,各师分别约有一团兵到了梅口溪对岸。然而就在此时,红三十四师三个团四千余名红军战士忽从靠溪滩不远的隐蔽阵地冒出来,先是机枪扫射,后是手榴弹飞落,接着都手举寒光闪闪的大刀冲锋到梅口溪西岸边。顿时:

西岸敌兵纷纷倒,
只恨腿长过溪早;
唉叹双臂非双翼,
转身跳溪被冲跑。

东岸士兵齐卧倒,
隔岸观火心烦恼;
眼见弟兄头落地,
如同被割溪边草!

红三十四师战士与周浑元部已过溪的士兵混战梅口溪西岸,没过溪的周部士兵不敢还手摔手榴弹,怕炸伤自己的弟兄们。红军战士们的手榴弹却毫不留情摔到梅口溪东岸,不仅将周部没过溪部队炸得纷纷后撤,还在一瞬间炸断了周部各师好不容易搭起的过溪桥。周部过溪三团士兵背水一战全被歼灭。红军三十四师没等周部各师炮兵营猛烈开炮,全部快速撤到了西边山麓及猫儿山脚下。
周浑元纵队三个师齐头并进、争相抢先过梅口溪都挨了当头一棒,终于都清醒,不再争夺头功。为此,周浑元又立即召开师旅级长官紧急军事会议商讨对策。周浑元首先说道:“诸位,胜不骄,败不馁,乃我纵队全体官兵的光荣传统。昨日我纵队各师与红军三十四师初次交锋,虽然各损失一个团,但都不过是伤了一个小手指头,何须痛心疾首、寝食难安?”
甲师长说道:“司令,红军三十四师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师工兵营只能在梅口溪慢慢搭过兵桥,现都成断桥,这如何能使我师迅速过梅口溪与红军三十四师决一死战?”
乙师长说道:“司令,红军三十四师师长陈树湘并没有三头六臂,他不过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抢先一步占据对岸捡便宜。如果我师昨日迅速全部过了梅口溪,即使不能活捉陈树湘,恐怕他在昨天就已滚蛋。”
丙师长说道:“司令, 红军三十四师岂能令我师官兵吓破胆? 昨日我师过溪先锋团不幸全部壮烈殉国, 主要是因背水作战, 寡不敌众; 否则, 红军三十四师昨日就已被我师赶到了江西。”
周浑元见属下各师长虽败犹荣, 壮心犹存, 甚觉欣慰。但他仍不免忧心重重说道:“诸位,梅口溪虽然窄得撒尿都能撒到对岸,却挡住我纵队几万人马动弹不得,这如何是好?如何向蒋总司令交待?”
甲师长说道:“司令,我纵队可立即电请蒋总司令速派一个工兵团来快速架桥,只要再多架几座短桥,我纵队便可速进江西剿共主战场。”
乙师长说道:“司令,如果蒋总司令难速派一个工兵团来架设宽桥,我纵队是否可电请蒋总司令调整我部进攻方向或行军路线?”
丙师长说道:“司令,汤恩伯不是说红军三十四师仅剩师长陈树湘带几十名警卫南逃吗?那么,我纵队可电邀汤恩伯速派一团或一营来梅口对岸捉拿陈树湘,以免汤恩伯今后讥讽我纵队沾他的光。”
周浑元细想一阵说道:“我纵队各师暂且最好按兵不动。但求人不如求己,各师工兵营不妨暂合成一个工兵团设法再架一座过梅口溪的宽桥,同时要多派侦察兵泅渡梅口溪到对岸侦察红军三十四师的一举一动。”
又过了三天,周浑元纵队各师侦察兵纷纷报告:红军三十四师已全部撤离梅口,连梅口乡苏维埃政府也撤得不见一个人影了。周浑元于是立即下令: 各师都要速建过梅口溪短桥,不得再拖延,否则军法从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1591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