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899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2-13 20:22

[原创]《红狮传》第二十三章: 高虎脑战斗



明_笑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高虎脑系贯桥村后龙山,形似仰首蹲坐之虎。它位于大寨脑之南,主峰海拔406米,处赤水(白水)、驿前之间,相距两地各10公里,扼控着广昌到石城的大道。1934年8月初,彭德怀布署在贯桥地区重点设防。大战前,画眉寨、良田以北高地及高脚岭、赖禾嵊一带为红军警戒地带,高虎脑、贯桥西北之鹅形与香炉寨为主防御地带。
战斗开始前数日,红三十四师配置于警戒地带。红三军团主力红五师以13团守备高虎脑及贯桥北端支点;以14团布在上坪东端高地附近,为突击第二梯队;以15团布在高虎脑南端作为预备队。红四师主力隐蔽集结于红五师左翼,在画眉山、东家边、老寨、宝峰山及蜡烛形一带布防。红五军团主力红十三师为红五师右翼,守护香炉寨。红三军团指挥部设腊树坑南端万年亭高地。彭德怀见从大寨脑紧急救援撤下来的少共国际师损兵惨重,便令其撤退至后面不远的驿前三线防地,一面休整部队,一面加紧构筑驿前三线防御工事。
战斗前夕,彭德怀、杨尚昆到前沿阵地检查工事,先到高虎脑红五师主阵地仔细察看,又到高虎脑左翼红四师和右翼红十三师阵地仔细观察,最后来到高虎脑前置警戒地带红三十四师师部指挥所。彭德怀问陈树湘:“红三十四师在季风寨高地坚守战中坚如磐石,炸弹炸不烂,炮弹轰不碎,现在还完好无损,有啥御敌秘方?”
陈树湘笑答:“我将红军游击运动战秘方稍作了一点改动,变成:机炸我躲,炮轰我退,敌攻我守,敌近我打。就是说:阵地防守战既不好游击,也不好运动追击,所以每遇敌机轰炸,守壕战士都必须及时躲进防空掩体。敌炮轰击距离有限,守壕战士只要快跑后退到炮火轰击线之外便能安全无恙。此外,敌军仰仗武器优势,攻坚战一般都是三步曲:先狂丢炸弹,接着瞎打炮,然后才会令步兵冲锋。所以,一旦敌炮轰击延伸或停止,战士们都可先敌跑进战壕。通常,我师各团都要等攻敌进入到近三十米内才一齐开火。因为这时,双方近战,既不会有敌机扔炸弹,更不会有敌炮轰击,一旦能打得敌人转身逃跑,冲前的逃跑步兵大半很难逃脱机枪步枪的子弹追射。”
彭德怀一听,连声称赞:“好! 好! 你师的防守打法好极了! 很值得在红军各部队中推广。难怪很多人都说你陈树湘最喜欢吃送上砧板的肉,使红三十四师越吃越肥啊!令人眼红嘴馋啊!”
陈树湘笑道:“上级总是给红三十四师下达坐等肉吃的命令,我不能不坚决执行。愚蠢的肥敌总是觉得红三十四师瘦弱可欺,我更没办法挑肥剔瘦,所以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彭德怀笑道:”红军过去习惯打游击战、运动战,所以善藏善跑善攻,并较易取胜。现在不得不执行洋军事顾问的死命令打防守战,所以不能充分发挥红军过去常打胜仗的优势,变得很被动,只能等着挨打。但防守战并非一无是处,比如:我红军可以逸待劳,敌军则难坐享清福。又如:敌军脱离坚固城堡或碉堡出兵进攻,则自动丧失了坚固阵地;因而我红军歼敌可避免攻坚,可减少伤亡。再如:我红军依山布阵,深挖战壕,战士们可充分利用山险和战壕伏身开枪;敌兵进攻则不得不爬山登高,露头露身,易成红军战士的活靶子。故有一弊必有一利,扬长避短方易取胜。”
陈树湘笑道:“任何防守阵地都是死的,任何守阵地的人只要没被打死都是活的,岂可死守阵地?我从来不对红三十四师各团下达‘死守阵地’ 的命令。”
“讲得对!”彭德怀说道:“红军防守任何阵地都要活守阵地,人若都死了还怎么守阵地?尤其是第一线的红军指挥员,如果接到坚守命令,一定要灵活指挥。绝不能只盯着本部要防守的阵地,要统观前线全局战场势态变化,要与友邻坚守部队密切协作,共同进退。比如:高虎脑、蜡烛形和香炉寨三个主要防御山头阵地与前置警戒地带呈三角形连接状态,红五师、红四师、红十三师和红三十四师若各自为战就是分散的四个小山头,很易被敌军分割包围吃掉;若相互策应,密切配合,则可以反包围歼敌,至少也可以前后夹击或左右夹击歼敌。”
彭德怀稍停一会接着说道:“高虎脑地势险要,是构成整个防御地带的核心部分,敌人一定会拼死争夺,我们一定要利用这一有利地形,踞高临下,打他个下马威!为此,当大批敌军来到高虎脑前置警戒地带时,你们红三十四师不妨敞开大门,分布于侧旁隐伏;待敌先头部队进攻高虎脑山受阻,你们红三十四师便可突然关门,一面断敌后续部队前援,一面断敌前锋部队后撤,如此关门打狗,即使很难一下把疯狗打死,至少也可以把疯狗打得晕头转向,甚至可以打断或打残一两条狗腿。这个断敌后撤任务非常艰巨,比高虎脑山正面阻敌更困难,不知你们红三十四师能否完成?”
陈树湘一听说道:“彭总,你怎不早对我讲清?害得我师各团白挖了几天战壕。”
彭德怀笑道:“我也搞不清你陈树湘是喜欢吃猪头肉?还是喜欢吃猪屁股肉啊?”
陈树湘立即下令100团、101团和102团马上停止挖战壕。彭德怀又笑道:“你们红三十四师现在若吃饭没事做,可多派些人前去打探野猪踪迹啊!”说完,彭德怀和杨尚昆及随行人员匆匆离开了红三十四师师指挥所。
很快,蒋军以汤恩伯第十纵队3个师为左纵队,沿赤水、驿前大路东侧前推;以樊松浦第三纵队3个师为右纵队,沿赤水、驿前大路西侧逐步交替推进。
8月5日拂晓,汤恩伯第十纵队先头部队第八十九师推进到高虎脑红军防守主阵地前。随即,10多架敌机和近百门大炮对高虎脑红军主阵地进行了狂轰烂炸。6点钟后,八十九师先派一个旅三个团五千余人以密集队形爬山进攻。红五师13团奋勇反击,多次将三团冲锋敌人击退。上午9时,敌机、敌炮继续向高虎脑红军阵地猛烈轰炸约两小时,之后,三团敌兵再次向高虎脑阵地发起进攻。当敌人冲到红13团阵地近十米时,红13团战士跃出战壕,与敌人展开激烈肉搏战。经反冲锋一个多小时,终于打退了敌人第六次进攻。敌八十九师下午没持续派步兵攻击高虎脑山,英勇的红13团守住了阵地。
6日上午9时,敌八十九师三个旅轮番向高虎脑红军主阵地进攻。在飞机、大炮轰炸之后,敌兵犹如蚂蚁般密密麻麻向高虎脑阵地接连不断扑来。当敌人扑到近30米距离时,红13团战士的机枪一齐开火,手榴弹一齐摔出,顿时使阵地前留下一片片敌尸和伤兵。这天,敌八十九师三个旅先后组织了8次轮番冲锋,均被红五师三个团轮番上阵打退下去,高虎脑主阵地依旧岿然不动。
7日拂晓,敌八十九师三个旅一万五千余人全线向高虎脑主阵地发起了多路集团冲锋。坚守高虎脑主阵地的红五师三个团也一齐上阵奋力反击并反冲锋。与此同时,樊松甫纵队由赖禾嵊、高脚岭及其东南分三路纵队向贯桥西端运动,首先以一个旅三个团兵力,在炮兵及飞机掩护下,向鹅形支点冲锋。不料被隐伏高虎脑主阵地左翼的红四师三个团杀得大败,将其击溃于防御地域前沿。汤恩伯纵队后续部队第四师和第八十八师由画眉寨向高虎脑以东运动,突然遭到红十三师和红三十四师的左右夹击,仓促应战,左右难招架,被迫后撤。于是,左翼红十三师迅速布阵阻敌后援,右翼红三十四师的100团、101团和102团则分成三路直扑敌八十九师三个旅的屁股猛追猛打,立刻使全线向高虎脑山主阵地进攻的敌八十九师陷入红五师和红三十四师的前后夹击,顿时:

德甲龟师全面崩,
队形混乱如蛆虫;
进退两难无处躲,
左冲右突难逃生。

狮兵挥刀砍龟甲,
龟壳破裂血淋淋;
缩头易变死王八,
缩脚易成熟肉丁。

敌八十九师倾刻间丧失了战斗力,各自逃命退出战场。
此次高虎脑阻击战役,经过三天激烈战斗,国民党军德甲王牌汤恩伯纵队和樊松甫纵队共六个师被打得疲惫不振,被迫停止进攻,使得国民党军前线总指挥陈诚被撤职。红军重创了汤部第八十九师,共计打死打伤敌军4000多人,其中团长6人,营长10多人,连、排长400多人。但红军在这次战斗中也牺牲1415人,团以下干部400多人。然而,这是红军在第五次反“围剿”中唯一取得全面胜利的战役,为红军主力和中央苏区领导机关的战略转移赢得了宝贵时间。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028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