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855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2-14 08:31

[原创]《红狮传》第二十七章: 挺进湘南



明_笑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1934年10月21日,红军主力部队顺利突破了国民党设置在安远、信丰的第一道封锁线,经江西崇义,迅速向湖南汝城、广东城口方向挺进。8.7万多名红军将士,很快跋山涉水来到了湖南汝城。汝城位于湖南省东南部,地势险要,关山重重。为了歼灭红军主力,敌人在桂东、汝城至粤北城口之间,布下重兵数十万人,构筑碉堡200余座,铁桶似地设置了第二道防线,力阻红军西进。10月30日,战斗首先在汝城大水山打响。随后,中央红军历经濠头圩、新铺前、东岗岭、苏仙岭、杨家山等七个战役,成功突破敌人第二道防线,于11月13日成功从汝城撤离。
但红军大部队刚通过延寿,国民党粤军独立第二师及独立第二旅与独立第三师及独立第一旅分别从广东城口、江西大余出发,向延寿衔尾追击红军。驻汝城的湘军陶柳部与胡凤璋保安团也派其一部经外沙磻溪赶往山田坳进行尾追。而此时,红军后勤部队大批骡马、辎重却拥塞于延寿向西的山间小道上,行进迟缓。当国民党粤军陈济棠部二个师及二个独立旅追至延寿简家桥、中洞、九如、桑坪一带时,担任殿后掩护任务的红五军团三十四师不得不拼命阻敌。
当红三十四师100团、101团、102团分布在延寿简家桥、中洞、九如、桑坪一带以血肉之躯挡着粤军猛烈进攻时,红军后勤部队的大批骡马、大量挑担,却在婉延曲折、崎岖不平的山路上慢慢爬行。偏偏在这时,汝城湘军陶柳部一个营与胡凤璋保安团突袭了延寿江边制高点青石寨,不仅封锁住了红军后勤大队人马下山后的必经之路,而且形成湘军与粤军南北夹击红三十四师各团的态势。在这极不利的时刻,陈树湘一面令特务营迫击炮排猛轰占寨之敌,一面手端花机关枪,亲率红三十四师特务营的两个花机关枪连冲向青石寨,便见:

战士手端花机关,
猛打猛冲扫寨墙;
墙头敌兵饮子弹,
纷纷后仰丢下枪。

红狮师长陈树湘,
身先士卒射敌顽;
红狮战士齐怒吼,
寨敌倾刻都灭亡。

陈树湘带领师直属特务营硬是从枪林弹雨的封锁中夺回了青石寨。可惜两百多花机关枪战士也倒下近一半,只好缩编成一个花机关枪连。经过三日三夜血战,红三十四师终于掩护红军后勤辎重队伍顺利通过延寿离开汝城。
次日,红八军团二十一师、红九军团二十二师、红五军团十三师在岭秀八里坳、钩刀坳、百丈岭一带筑好了工事,以居高临下之势阻击数倍于自己力量的湘军,并与敌激战至13日黄昏,完成阻击任务后西进宜章赶上了红军主力部队。但留下断后部队红三十四师,待100团、101团和102团分别反击后陆续撤出汝城,红三十四师减员至5000余人。
陈树湘迅速召开师团级军事干部会议,先要参谋长王光道归纳报出汝城血战损况:红三十四师战亡千余人,战伤千余人;战亡绝大部分是兴国新战士,战伤绝大部分是闽西老兵。没失踪一人,也没丢一支枪,但步枪子弹损耗约三分之一,机枪子弹损耗约三分之一,手榴弹损耗近一半,迫击炮弹还剩二十四发。
陈树湘怒问:“为什么新兵易亡?老兵难死?我红三十四师没有‘保卫兴国’ 已对兴国新兵羞愧难言,难道还要兴国新兵不惜生命保卫汝城?”
101团团长苏达清说道:“我红三十四师离开中央苏区后,作战频繁超过了其他主力红军师,故新兵较易战亡战伤。”
102团团长吕官印说道:“我红三十四师作为主力红军的殿后掩护师,不能像前卫师一样可灵活选择进攻敌人,只能奉命固守阵地阻敌进攻,只能等挨打,故难保命。”
100团团长韩伟说道:“我红三十四师每次坚守阵地时间太长,只有等其他红军部队都撤光了,我们才能后撤,故伤亡较大。”
陈树湘说道:“我问南北,你们都答东西,全都答得牛头不对马嘴。问题是:闽西老兵为什么不怕作战频繁?不怕固守挨打?不怕其他红军都撤光?这主要是因闽西老兵心不慌、枪法准、经验足、办法多,所以才比兴国新兵难伤亡。比如:心不慌就能沉住气不瞎开枪暴露自己,枪法准就可缩短开枪瞄准时间,经验足就可在子弹退镗时躲避敌人射击,办法多就善利用或转换战壕射击位置,善就地取材加固战壕。如此等等,想必你们不比我懂得少,想必你们也很难使兴国新兵在短时间内成为闽西老兵。但前线指挥员不论官大官小都有责任多注重保护兴国新兵。尤其是现在红军离开了苏区,进入了白区,且在‘西征’ 路上,我红军不能靠根据地补充兵员和弹药,战士牺牲一名,部队就会减员一个;弹药消耗一点、部队就会减存一点。因此,我红三十四师下一步的每次防守战要改变战术,我只要求:坚守阵地拖时间,节省弹药减伤员。要做到这一点,各团指挥员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搞脱离战壕的反冲锋、反突击或短促突击。如果敌军突破阵地,各团可与敌混战拼肉搏,快刀斩乱麻。”
会未结束时,陈树湘代表师党委宣布了一个重要决定: 本师决定立即组建一支返赣返闽游击支队, 由师直属特务营营长许邦同志任支队长, 由郭烈接任师特务营营长; 各团轻伤兴国新兵一律撤下来充当淤击队员, 再抽调一些轻伤闽西老兵充作骨于, 负责将全师所有重伤员送回老根据地安置,以后战士伤愈皆可留守老根据地坚持战斗。本此长途西征作战频繁,本师担负中央红军殿后护卫重任一定要能轻装快速转战,望各团首长不可轻敌,要继续发扬敢打敢拼的红狮精神!
在陈树湘痛惜兴国新兵经汝城延寿战役牺牲太多时,红三十四师隶属的红五军团军团长董振堂此刻又在痛惜什么呢?可惜他后来在更残酷的西征路上壮烈牺牲了,没给后人留下片言只语的回忆。但若他一直活到解放后哪怕当上元帅,也未必肯吐露长征初始时的真实想法。“西征” 开始后,董振堂对派红五军团作主力红军的殿后军团似有不满情绪。因为:红五军团剩下的红十三师,武器装备在主力红军各师中是比较好的;他的红五军团在五次反“围剿”等历次战斗中都屡立战功,以勇猛顽强、善打硬仗恶仗著称。那么,为啥不派红五军团作主力红军的先头部队?他是军校毕业高才生,自然很明白:若进攻敌人,先锋部队一定先“吃肉”, 掩护或钳制部队则较易被敌人吃掉。如果是避敌后撤,那么,撤得最快的部队一定较易冲出包围,而殿后护卫部队则命运多舛,易陷重围。幸好红五军团的老底子红十三师还有三千多人,而且有人多枪多善打掩护仗的红三十四师作伴开始“西征”,故董振堂每每派红三十四师作红五军团的后卫师也就理所当然了。
显然,陈树湘对担任主力红军“西征”殿后军团后卫师的战斗积极性,要高于多愁多虑的红五军团军团长董振堂。因为红三十四师在闽赣老根据作战时长期担负侧后掩护或断后转移任务。红三十四师的闽西老兵和兴国新兵都对“西征”并不知祥情,但都知道离开老根据地作战必是远征, 所以,他们都有艰苦作战甚至牺牲的心理准备。至于红十三师,绝大部分官兵非闽赣本地人,对“西征” 一般不会有抵触情绪,故若让他们走在中央主力红军前面冲锋陷阵,他们一定会比在殿后掩护作战打得更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16 11:20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148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