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645个阅读者,2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2-14 14:01

[原创]《红狮传》第二十八章: 挺进湘江



明_笑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湘江战役渐入高潮,此刻,林彪率红一军团在湘江西岸脚山铺一线与湘军四个师酣战,彭德怀率三军团两个师在南线的新竽、椒江和光华铺一线,抵抗着桂军三个师的攻击,红军主力部队硬是用鲜血浇筑出一条狭窄的通道。中央纵队在12月1日中午终于渡过了湘江,红十三师完成掩护任务后,在紧急关头也渡过了湘江,长征队伍的总后卫,红五军团另一个师———红三十四师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湘江战役期间,红五军团在湘桂边境阻击尾追红军的国民党中央军周浑元纵队(三个师)、湘军李云杰纵队(两个师)、湘军李韫珩纵队(一个师)。湘军和中央军的编制,都是一个师一万到一万二千人,六个师便有六七万人,而红五军团只有约一万人。这是一个非常恐怖的兵力对比。幸亏尾追的国民党军行动并不积极,他们与红军保持接触,但不积极进攻,时有交火而无大的战斗,红五军团虽有损失,但不特别严重。
1934年11月26日,红三十四师接到任务:坚决阻击尾追之敌,掩护红八军团通过苏江、沱江,尔后为全军后卫;万一被敌截断,返回湘南发展游击战争,但尽可能赶向主力……接受任务后,红三十四师将阻击阵地转移到广西灌阳灌江北岸的文市、水车一带,等待因故未到的红八、红九军团。
1934年11月29日下午15时,红五军团接到中革军委的电报:“五军团之另一个师廿九日夜应在文市河西岸之五(伍)家湾地域宿营,卅日晨应接替六师在红(枫)树脚、沱江以北的部队,主力应控制于红(枫)树脚,顽强保持上述地域,以抗击灌阳之敌”。接到中革军委的命令后,红五军团军团长董振堂、政治委员李卓然、参谋长刘伯承经过商议,决定把这一任务交给红三十四师。
中革军委在29日下午15时的命令中仍要求红五军团派一师去枫树脚接防,红五军团三位首长把这一重担交给陈树湘,无异于让红三十四师孤军深入,往敌人堆里钻。因为:枫树脚已经失守,阻击桂军的红五师已经退守距该地6里的板桥铺以北,红六师也未能按时接防。
红三十四师接到命令后,并没有马上前往枫树脚,他们还要留在水车,等红八军团到达。11月29日午夜,红八军团到达水车。这时,红三十四师接到了中革军委的急电,命令他们迅速摆脱敌人,接替红十八团防务,并命令他们从接到这封电报起,直接归中革军委指挥,一小时报告一次情况。
天亮后,红五军团在掩护红九军团、红八军团离开水车后,分为两部分行动:军团部和红十三师跟在红八军团后面向西转移,从凤凰嘴过江;红三十四师转向西南方向,前往枫树脚接替红十八团阻击从灌阳北上的桂军夏威部(灌阳桂军共7个团:15军44师、15军45师134团、7军24师,统归15军代军长夏威指挥)。
这时,如果红三十四师跟随红八军团西进抢渡湘江,也许可以避免全师覆没的悲剧,还可以掩护红八军团西进,减少红八军团的损失。可是,红三十四师接到命令是向西南方向的枫树脚前进,也即是向桂军集中的方向前进
11月30日晨,完成掩护红八军团西进任务后,四千多人的红三十四师走上了前往新圩枫树脚的道路。三十四师部队刚刚踏上水车灌江浮桥,即遭到桂军飞机的轰炸,牺牲二百余人,红三十四师官兵埋葬了战友,继续向枫树脚前进。
如果红三十四师取道燕头、桂阳、杨家田、大背头、立田赶往新圩,在地图上看虽是弯路,但这十三四公里却是平坦大道,两三个小时到达,红三十四师有可能于11月30日中午与红六师十八团会合。然后,三十四师与红十八团联合起来,节节抗击桂军,边打边撤,便有可能与红十八团一同渡过湘江。但是,三十四师不熟悉当地地形,又没有向导,他们按照地图上最近的距离,取道大塘、苗源、洪水箐前往枫树脚。这条路从地图上看是呈直线的捷径,但实际上是羊肠小道,途中多峡谷峭壁,还要翻越海拔一千一百多米(红一军团在脚山铺的阻击阵地最高不过三百米)的观音山。红三十四师数千官兵携带辎重骡马,在羊肠小道中艰难跋涉,行军速度非常慢,部队登上观音山顶时,已是12月1日上午。这时,红十八团已经撤出楠木山阵地,向陈家背、古岭头退去,已经到了覆灭的边沿,桂军44师正在向湘江推进追击红军,桂军24师已经前出至文市阻止中央红军继续西进。红三十四师实际上已经不可能接替红六师阻击桂军,而且自身也陷入了孤军奋战的险恶境地。
就在红三十四师爬越观音山之际,军委于12月1日5时电令三十四师“力求在枫树脚、新圩之间乘敌不备突破敌围,以急行军西进至大塘圩”。12月1日下午14时,中革军委电令三十四师“由板桥铺向白露源前进,或由杨柳井经大源转向白露源前进,然后由白露源再经全州向大塘圩前进,以后则由界首之南的适当地域渡过湘水”。这又是一条致命的路线。三十四师从板桥铺一带穿过(灌阳至新圩)公路,再经湛水、流溪源,翻越一千九百余米的宝界山,出灌阳,入全州,12月2日蕉江乡大源村灯草田的村民凤乾志,将红三十四师带到蕉江乡的界顶,红三十四师翻越宝界山,当晚在箭杆箐宿营。
12月3日4时,红军野战军司令部电告三十四师:“桂敌一部由光华铺占界首。夏威一师追击我八军团至凤凰嘴,拟2日撤兴安,另以一师(可能指43师)驻龙胜。” “如于今日夜经大塘圩从凤凰嘴渡河,由咸水、界首之间赶到洛江圩,有可能归还主力。如时间上已不可能,应依你们自己决心,即改向兴安以南前进。但你们须注意桂敌正向西移,兴安之南西进之路较少,桂林河不能徒涉。你们必须准备在不能与主力会合时,要有一时期发展游击战争的决心和部署。”
当日,蕉江乡大源村毛竹山的凤乾武、凤乾松冒着生命危险,将红三十四师带到全州县安和乡文塘村,红军送给他们每人一条毛巾。按照红军野战军司令部的敌情通报,桂军夏威部一师撤兴安,一师驻龙胜,凤凰嘴附近应该没有桂军,三十四师可以在那里渡河西进。可是在文塘村,红三十四师遭到桂军夏威部44师(王赞斌)、43师(疑为从43师抽出来加入民团联队的三个营之全部或一部)的阻击。
红三十四师一0二团于3日下午,在文塘新圩村首先与桂军接触,该团向桂军发起猛攻,但始终无法突破桂军阵地。随后,师部及一O一、一OO团先后赶到,占领了大源山口文塘山背、文塘、堰头山等自然村,并先后加入战斗。红三十四师弹药不足,加上长时间行军造成疲劳,在战斗中陷入被动。师长陈树湘亲自指挥一0一团,师政委程翠林(湖南浏阳人)亲自指挥一0二团,向桂军发起连续冲锋,试图向北打通前往大塘、麻市、凤凰渡的通道,但均遭到失败。一00团团长韩伟指挥该团向桂军阵地的薄弱环节发起冲锋,虽然有少量红军得以冲过桂军阵地,但也因兵力太少而被桂军包围歼灭。在连续的冲锋中,红三十四师伤亡惨重,师政委程翠林、政治部主任张凯、一○二团团长吕官印、一○二团政委蔡中相继牺牲,大批将士血洒疆场。在向北的进攻受挫后,师长陈树湘率部南撤,试图从兴安以南寻路西进。但桂军利用地形熟悉的优势,一面从正面阻击红军,一面派出部队绕过红军背后,切断了红军向南前往兴安的道路。红三十四师在向南进军时,再度遭桂军层层阻击,无法打开前进通道。为了减少危险,陈树湘师长当机立断,率部向东退入雾源山区,并迅速占领了狗爪山和岭脚底村。这时桂军再次发起了猛烈的攻击,红三十四师一边打一边向大山转移,由于地形不熟,部队被切为数股,师部失去了指挥能力,各团各自为战。一OO团政委候中辉、一O一团团长苏达清、一0一团政委彭竹峰、师特务营营长郭烈先后牺牲。红三十四师沿白路河而上,经大白路、小白路转移到瑶寨茶皮浸,此时全师只剩下1000多人。
茶皮浸海拔1200米,其南面为板瑶山、北面仅有一条羊肠小道通往灌阳。这时桂军夏威的第44师(该师一年前曾在此镇压瑶民起义,地形相当熟悉)从安和沿大路经蕉江再从小路经高屋场赶到板瑶山。当桂军到达板瑶山时,红军正从村南的小道向灌阳前进,双方发生遭遇战。师长陈树湘爬上板瑶山村寨后,用望远镜观察情况,发现通往灌阳的山路已被桂军切断,遂命令部队退回茶皮浸。随后,红三十四师由茶皮浸瑶族青年梁明卿带路,沿一条羊肠小道至鱼湾住宿,暂时摆脱了桂军。

由上可知,陈树湘率领的红军三十四师在挺进湘江时,有多次机会可以顺利渡过湘江,之所以留在湘江东岸孤军奋战,简而言之:

敌军重围堵红军,
锁江截后疯进攻;
红军顾头难顾尾,
勇往直前猛冲锋。

红狮师长陈树湘,
临危不乱战不停;
左冲右突令敌寒,
拖住十万围剿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16 11:18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16 16:00
斑竹怎么不引导回复发帖,群都没有人管理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1934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