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211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2-14 14:22

[原创]《红狮传》第二十九章: 宁死不屈



明_笑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文塘一战,红三十四师损失惨重,由入关(湘桂边境四关)时的4300余人锐减至一千余人。陈树湘率余部重入灌阳,屡屡遭到桂军和广西民团的包围、袭击,处境艰难。当时的广西民团并不是单纯的民团,桂系在每一个民团联队中掺入一个营的正规军,民团的熟悉地形与正规军的战斗力相结合,对红军残部造成了极大的危害。除了民团和桂军,红三十四师还有一个敌人,那就是饥饿与寒冷。山区本来就人烟稀少,再加上桂系的“空室清野”政策,红军官兵得不到补给,只好沿途采摘野菜、捡红薯根、捞潲水渣和猪潲充饥。几天来,红三十四师在湘桂边境山区拖来拖去,三四天没有吃上一顿热饭,没有喝一口水,肚子饿,身上冷,全身无力,尤其是伤病员行走更为艰难,掉队人员越来越多。为了摆脱困境,陈树湘决定率部返回湘南打游击。但是,中革军委并不同意他们的这个决定。
12月5日5时,野战军司令部致电三十四师:“你们不应东逃而应留在兴安灌阳之间,……积极在该地发展游击战争,以主力钳制桂敌,借以积极协助野战军之行动……”从这封电报的内容来看,中革军委不同意三十四师东撤,而是希望红三十四师能留在兴安、灌阳,以牵制桂军,减轻红军主力的压力。但是也有种相反的说法,说12月5日,中革军委在塘洞地域给三十四师回电说:现在你们无法渡湘江了,只好返回湘南打游击,发展壮大自己。这是红三十四师与中央的最后联络,自此之后,三十四师便与中央失去了联系。
12月4日下午,陈树湘率余部从新圩以北穿越全灌公路时,在新圩附近的罗塘、板桥铺遭到桂军围攻,仅四百余人冲出包围,被迫再次翻过观音山,于当晚在地处半山腰的洪水箐村宿营。午夜,一00团团长韩伟听见有广西口音的对话,当即举枪射击,随即听到一个敌人应声惨叫。枪声惊动了山下的敌人。天亮后,三十四师遭到了敌人包围。陈树湘紧急召集师、团干部,宣布两条决定:第一、寻找敌人兵力薄弱的地方突围出去,到湘南发展游击战争。第二、万一突围不成,誓为苏维埃新中国流尽最后一滴血。正在这时,桂军一部向红三十四师发起试探性进攻,三十四师全体将士同仇敌忾,以闪电般的速度发起反击,将桂军击退。战斗结束后,第一OO团韩伟团长向陈树湘师长建议:“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应立即突围!”陈树湘同意韩伟的建议,决定让韩伟指挥该团余部一百余人作掩护,陈树湘与师参谋长王光道率师部及第一O一团、第一O二团三百多人突围,欲重返井岗山。
当天深夜,突围开始了。红三十四师余部刚刚通过猫儿园附近,正准备过先公坝渡灌江时,又遭桂敌拦截。韩伟率第一○○团奋力阻击,吸引敌军火力,陈树湘率部从原路退回转至八工田渡过灌江,然后向东沿泡江翻都庞岭向湘南突围。红一○○团经过苦战,完成了掩护师部转移的任务,但部队出现重大的伤亡,全团仅剩下30多人,并且和师部失去了联系。为了保存革命的种子,韩伟宣布部队分散突围,可分散到群众中去寻找党组织。韩伟命令剩下的人分散突围,他自己带着五个同志,收集了所有的弹药负责掩护,最后带着这五个人,从灌阳和兴安交界处的一座山上滚了下去。幸运的是,由于山腰上树木草丛的抵挡,包括韩伟在内,有三个人大难不死。不幸的是,这三个人再次遇上了民团,另外两人被杀害,只有韩伟一人幸运逃脱。韩伟从此踏上了坎坷的寻找部队之路。
关于红三十四师突围前后的情况,桂军方面反映:
1934年12月6日,桂系第四集团军总部行营通报称:“韦师长(指15军45师师长韦云淞)鱼酉电称:‘前在灌北被我击溃之匪一部,逃入灌属大源、宝髻(山)、马头岭一带瑶山地区。经职同民团进剿,俘匪五百余,获枪枝、马匹、电话、无线电等甚多。残匪尚有千余人窜至猫儿园,现正包围中.…… 前在新圩、石塘圩一带被我十五军击散之**伪师长陈树香(指红三十四师师长陈树湘)一股,约一千五百。查有俄人四名在内,无线电一部,马匹甚多。嗣散扰(桐)木江、宝髻山、马头山附近瑶山地区。现我军韦(指15军45师韦云淞)、王(指15军44师王赞斌)两师各派兵一营,连(联)合民团特后队,概归陈指挥官思(恩)元(即桂林民团区指挥官陈恩元)指挥,由麻子渡、富罗、灌阳分三路兜剿。兹据陈指挥官报告,沿途缴散匪枪约四百余枝,俘匪二百余人,毙匪甚多。日内可将全数解决。”
12月7日的通报称:“(二)….复据土人报称,在灌新圩附近有残匪百余人,枪数十枝,机关枪一挺,亦被我民团围困。双方死伤数十人。昨已缴械。(三)前由桐木江窜至猫儿圈(园)之匪,系伪三十四师陈树香(湘)。经我民团联队与凌团(指15军45师134团,团长为凌压西)在该处围剿,先后击毙与俘获不下千余,获匪枪二百余枝,马数匹。并取获匪所埋藏枪六百余枝,及电话机与无线电多件。陈匪及俄人四人,现率残匪五、六百人,向“四关“逃窜。我军仍在追剿中。”

12月9日,红34师余部一百四十余人 ,辗转到达都庞岭道县境内的空树岩村,在村里进行了短暂地休整,开大会、写标语,宣传红军、宣传革命,动员青年参加红军。10日,大批广西民团从灌阳方向追来。陈树湘为保存实力,避开敌人,沿都庞岭山麓向南退却。在道县清塘镇小坪村附近,遭到道县保安团团长唐季候的截击。经过半日激战,将敌人打退后,沿江华、永明(江永)、道县三县边界继续前进。
12月11日,陈树湘率红三十四师余部抢渡牯子江,遭到湖南江华县保安团伏击,部分战士阵亡,陈树湘在船上指挥战斗时腹部中弹。幸存的百余名战士抬着陈师长且战且走,于当天行至驷马桥(四眼桥)附近早禾田,又遭到道县保安大队第一营的截击,双方激战数小时。红军击溃保安大队后,在早禾田银坑寨召开了紧急会议,决定不再由长征原路退却,转向赖子山前进。这时,宁远县保安团已从鲁观洞向道县奔来,尾追红军的江华县保安军又即将到达。紧急关头,陈树湘下令幸存的九十余人在师参谋长王光道率领下立即上山躲避,考虑到自己伤势严重,行动不便,让战士们不要管他,但战友中还是有一名警卫员和一名通讯员坚决要留下照料师长。
陈树湘在通讯员和警卫员的照料下,藏匿于驷马桥附近的洪东庙疗伤,后来被搜捕红军伤员的道县保安团一营营长何湘带兵抓获。何湘见陈树湘伤势很重,担心陈树湘生命不保,影响他领赏,便把陈树湘抬至驷马桥墟丁致富的布铺里,请来医生为他治疗,又送来鸡鸭和“洋参”给陈树湘补身体,遭到陈树湘拒绝。何湘没有办法,只好让人抬陈树湘去道县伪政府请赏。路上,陈树湘将自己的肠子掏出咬断,自杀身亡,实现了他“为苏维埃新中国流尽最后一滴血”的誓言,时年二十九岁。陈树湘是湖南长沙人,牺牲后尸体被移送长沙,湖南军阀何建命卫士将其头颅割下,悬挂于长沙市小吴门城墙上,据说从那里可以看到他位于小吴门外瓦屋街边陈家垅的家。陈树湘的警卫员和通讯员也被湖南军阀杀害。
突出重围上山的九十多名红军官兵,后转战于湘南道县、江永、江华、蓝山、宁远之间的山区,队伍最多时发展到三百多人,并建立起 3支游击队。他们打土豪、分田地,还在蓝山大度营活捉了敌县长黄光庭,但还是于1935年冬季失败了。这九十多人中,绝大部分牺牲,只有极少数将士隐姓埋名,藏匿于民间,得以幸存。
红狮师长陈树湘和被打散的红狮战友、红狮战士们,都战斗到了最后一刻,都战斗到了最后一人,都毫不犹豫兑现实践了“为苏维埃新中国流尽最后一滴血” 的誓言。以致令后人惊讶:

破釜沉舟不思归,
射光子弹砸石飞;
同归于尽挥大刀,
跳滚悬崖突重围。
红狮师长陈树湘,
腹部中弹心没摧;
被俘不甘受凌辱,
掏肠绞断不皱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16 11:18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4667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