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782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2-14 21:25

古人临终诗词拾遗[灌水]



zhvo2013 发表在 清词古韵|诗词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9-1.html


常言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话大体是不错的。说是大体,是指大多数人而言。少数江洋大盗、流氓头子,在被杀头或枪决前,依然恶性不改,调子不减当年。即使是重弹此辈的祖传老调:“老子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也是粗鲁率直,无半点“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气息。他们中多数不识字,自然与诗词绝缘。
古往今来,形形色色人物的临终诗词,为数不少,颇可从中窥见各人之各种极致的心态。
北宋权奸蔡京(1047—1126年),勾结大宦官童贯,倒行逆施,时称“六贼”之首。百姓恨之入骨,当时有歌谣于道途中广泛相传:“打破筒(童),泼了菜(蔡),便有人间好世界。” 金兵攻宋时,他率全家逃难,被钦宗放逐到岭南。途中百姓闻知其名,拒绝售其饮食,并且无不痛斥、诟骂。蔡京在轿中叹道:“京失人心,一至如此。”抵潭州(今长沙),作词曰:“八十一年住世,四千里外无家。如今流落向天涯,梦到瑶池阙下,玉殿五回命相,彤庭几度宣麻。止因贪此恋荣华,便有如今事也!”后数日。他即一命呜呼,此词自应被视为临终绝笔。词的最后两句,尤其一个“贪”字,可谓点到问题实质;但亦不出自怨自艾的范围,对其祸国殃民之罪行,并无彻底反省之意。就此而论,此老至死,仍冥顽不化。
明代洪武中刑部尚书杨靖(1360—1397年),是颇具才干的政治家,连朱元璋也夸奖他“千金之珠卒然而至,略不动心,有过人之智,应变之才”。但后来仅因为乡人代改诉冤状草,即被朱元璋赐死,年仅38岁。杨靖临难之日,作绝命词曰:“可惜跌破了照世界的轩辕镜,可惜颠折了无私曲的量天秤,可惜吹熄了一盏须弥有道灯,可惜陨碎了龙凤冠中白玉簮。三时三刻休,前世前缘定。”顾影自怜,哀叹自己大才不永,忠而获昝,“一寸葵花向日倾”,令人嗟伤。“伴君如伴虎”,此语浸透多少国家栋梁——忠良之臣的血泪!
晚明松江名士陈眉公(1558—1639年),山人气味太浓,是颇有争议的人物。但就他临终手书影堂一联及诀别诗观之,毕竟非等闲之辈。联语曰:“启予足,启予手,八十岁履薄临深;不怨天,不尤人,千百年鸢飞鱼跃。”这是何等豁达、开阔的胸襟!其遗诗嘱诸子曰:“内哭外哭,形神斯惑。请将珠泪,弹向花木。香国去来,无怖无促。读书为善,终身不辱。戒尔子孙,守我遗嘱。”真个是视死如归,视生死皆以平常心待之,正如清初学者王应奎指岀的:“先生于去来之际从容如此,虽学问不无可议,而其人固不易及也”
大名鼎鼎的苏州才子唐伯虎(1470—1523年)的绝命诗,别有情趣:“生在阳间有散场,死归地府也何妨?阳间地府俱相似,只当漂流在异乡。”这“阳间地府俱相似”七字,可圈可点,含义深遽。其实,幽幽地府何在?即在人的心中;阴间不过是人造的幻影,阳间的翻版而已。而清初禇人获《坚瓠癸集》卷二载四明倪君爽临终所赋的《夜行船》词。则令人忍俊不禁:“少年疏狂今已老,筳席散、杂剧才了,生向空来,死从空去,有何喜,有何烦恼?说与无常二鬼道:福亦不作,祸亦不造,地狱阎王,天堂玉帝,看你去哪里押到?”如此大彻大悟,泼辣幽默的世界观,世人中能有几人哉!
不才拟将古今各色人等的临终诗词,汇集成册,取名《西出阳关无故人》,未知出版界有愿付梓者乎?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1623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