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621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2-16 07:12

[原创]《红军骁将伍中豪传奇》第一章:耒阳奇葩



明_笑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耒阳地处湘南腹地,东有罗霄山脉,南有五岭山脉,西有南岭山脉,北有南岳七十二峰,耒阳居于群峰相拥之中。耒阳是典型的江南丘陵地带,自然景观清秀,田园风光无限,人们不知其原创作者而历久传颂的有“耒阳八景诗”:
杜陵烟雨暗蒙蒙,
易口渔家乐融融。
紫气腾腾马阜岭,
白云霭霭鹿岐峰。
东洲桃李争春色,
西湖荷花映水红。
唯有蔡池双月美,
夕阳斜照耒江东。
诗中杜陵烟雨”在北城区杜甫墓、杜陵祠处,此处苍松翠柏,香樟腊梅,树高林密,云蒸雾漫。
“易口渔家”在城区南郊耒水上,这里潭深流缓,碧水如镜,水上鸬鸟环舟,渔艇如织。
“马阜晴岚”位于城北区,山势磅礴,峰峦起伏数十里,形如群马奔腾,终年云缠雾绕,晚岚似霞。三国时,孔明、张飞曾屯兵马于此,遗迹有张飞寨、将军台。
“ 麓岐晚障”在东城区,花松滴翠,古木参天。史载:汉苏耽,明状元罗洪先在此修炼成道。。
“花洲春涨”相传杜甫遗靴于洲上,又有“靴洲”之称。每年春汛,水漫花洲,似靴灌水,煞是好看。
“西湖莲舶”原有水面数百亩,湖中遍种湘莲,亭亭玉立;莲蓬如盘,采莲小舨穿梭其间,花果融为一体,夏日景色相当别致。
“蔡池双月”即东汉蔡伦造纸浸洗原料的池子,芳池月映,故宅风存。池上建有一桥,叫“纸桥”,星朗月明夜晚,闲步桥上,可见南北池中双月斗艳。
“耒水夕照”泛指水东区域的晚霞之景。蔡伦竹海,与耒水相携,江面宽阔,水流平稳。傍晚夕阳斜照,岸上绿树、楼阁映水中,天水一色,景色相当美丽。
耒阳人蔡伦造纸过去近两千年,在耒阳,有志者要么不干事,要干事便要干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正是:
蔡伦造纸天下惊,
耒阳世代有英雄;
伍家忽然开奇葩,
可歌可泣感后人!
所以,耒阳在公元十九世纪未至二十世纪初, 涌现出了很多红色名人,如:朱德元帅之妻、巾帼英雄伍若兰,无产阶级革命家、原中央军委秘书长伍云甫,新中国体委主任、解放军少将伍绍祖,开国上将杨至成之妻、红军女战士伍道清,都是城区伍家村人。1905年3月14日忽又诞生了一位叱咤风云的英雄豪杰——伍中豪。他出生于衡永郴桂道衡州府耒阳县伍家村,名昭茀,其父系清末秀才。他3岁丧父,受母教识字、学习诗文,后入县立第一高小读书。也许伍中豪母亲很期望儿子长大成人能像其父一样成为一名秀才,但喜欢霸蛮的耒阳人,思想上容易出格,行为上也容易出轨。
伍中豪1920年毕业于衡阳市岳云中学。1922年秋考入北京大学文学院。他受李大钊、陈独秀等人的直接影响,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走上了革命道路。 伍中豪志向非凡,一身正气。时任北大文科代理学长的胡适,发表《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的文章反对新文化运动,还跑到故宫向宣统皇帝磕头称臣。伍中豪奋笔疾书,痛斥胡适是“用改良主义反对马克思主义,反对用革命手段解放中国社会政治问题。是资产阶级用利禄收买了的可怜的应声虫,是封建主义的贤臣,是帝国主义的奴才!”1922年冬伍中豪回到衡阳,与刘泰等人筹建了耒阳社会主义青年团地方组织,发展团员60多人。1923年冬, 他由社会主义青年团员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24年春,他同陈芬(毛泽建丈夫)等组建了中共耒阳支部,后扩建为3个支部,伍中豪任第三支部书记。
一天,伍中豪正同陈芬在一起商量发展新党员问题,毛泽建忽带进一位秀丽高挑姑娘,伍中豪一见,连忙起身让位给毛泽建说:“毛姐,请坐这边同陈哥窃窃私语吧!”又问高挑姑娘:“伍中豪有幸与高妹萍水相逢,能否请你去隔壁房里甜言蜜语一番?”
高挑姑娘笑道:“段凤翔今见闻名耒阳的泼猴,岂能退避三舍?但不知武大圣能否请我吃蟠桃?”
伍中豪笑答:“吃桃不如喝酒,喝酒不如品茶。凤凰妹大驾飞临猴舍,请多多赐教。”他说完便带段凤翔走进隔壁房间,猴手猴脚泡了一杯热茶端给段凤翔。他马上悉知段凤翔在耒阳女子职业学校任教。他不久便介绍段凤翔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又过不久,他便带段凤翔走进了新婚洞房。
1925年4月,中共耒阳地方执行委员会成立, 伍中豪当选为执委会宣传委员,其妻段凤翔当选为执委会妇运委员。但伍中豪很快告别新婚不久的贤妻,于1925年5月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学习。伍中豪与林彪两人同时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但同校同期不相识,因伍中豪编在步兵科第一团八连,林彪编在步兵科第二团三连。从第四期开始,黄埔军校按成绩将学生编入军官团与预备军官团。伍中豪所在的第一团是军官团,林彪所在的第二团为预备军官团。可见伍中豪在黄埔军校的成绩优于林彪。不久,伍中豪在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任军事考官,肖楚女、彭湃、周恩来、恽代英、李立三、阮啸仙,这些著名的共产党人都是教员。第六期的所长是时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代部长的毛泽东,伍中豪得以与仰慕日久的毛泽东结识。伍中豪听了毛泽东对时局的分析和对国家前途的判断之后,很快结为知己,激动地说:“我这一生就跟定了你!”
毛泽东睡床紧挨伍中豪卧铺,两人同睡一间房,几乎天天晚上畅所欲言交谈。伍中豪素不抽烟,但他很快知哓毛泽东抽烟是瘾君子,于是他身上随时都藏着一包香烟,每晚歇息前他想请教什么问题便先递给毛泽东一支烟。他问:“润之大哥,我党为啥要加入国民党?难道我党要放弃信仰马列主义,转而信仰孙中山的三民主义?”
毛泽东笑答:“豪子,我党诸领袖都只擅长玩笔杆子,而国民党诸领袖都只喜玩枪杆子。所谓文武之道,一张一弛,方可抢夺天下,故我党诸领袖都不顾文人颜面拜倒在孙文脚前。至于马列主义与三民主义,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种主义,我党诸领袖既然唯孙文马首是瞻,当然也只能借用三民主义作遮羞布来掩盖马列主义。”
伍中豪问:“润之大哥,你不赞成中国共产党加入中国国民党?”
毛泽东答:“豪子,党内岂止我一个人反对加入国民党?但我党一枝独秀的领袖要靠苏联布尔什维克拿钱保命,又岂能不听人家使唤?因党内反对声音太大,故他又通过与孙中山谈妥充许保留共产党员的身份替国民党办事。这正如《红楼梦》中甄士隐的《好了歌》所说:训有方,保不定日后做强梁;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伍中豪又问:“共产国际为何指令中国共产党与中国国民党合作?苏联布尔什维克为啥肯出钱出枪支援中国国民党北伐?为啥不直接支持中国共产党开展武装斗争?”
毛泽东答:“共产国际乃是流亡莫斯科的无产者,或者说是莫斯科扶持的坐上宾,故一举一动都只会为苏联利益着想,岂会殚精竭虑管我中国共产党的生死存亡?因此我党诸领袖加入国民党后春风得意,殊不知充其量也只是在充当别人的棋子。”
伍中豪越听越茅塞洞开,又递一支烟给毛泽东接着抽,继续问:“孙文为什么会同意联俄联共扶助工农?为什么同意中国共产党整体加入中国国民党?”
毛泽东答:“孙文其人,背景复杂。说得好听一些,他是迷信美国民主制度的忠实信徒,幻想在中国也实现美式民主。或者说,他是远离美国回到中国来捣乱清庭的造反者,美国政府或许想利用他独控中国。但现今中国四分五裂,西方列强、东洋日本,谁不想在中国抢地分脏?谁会真正帮助中国的民主革命?故孙文游说西方列强赞助一无所获,在日本和国内发动一些反清人士武装起义也屡屡失败。他穷途未路,忽被莫斯科看中,共产国际因而指令中国共产党帮助中国国民党,这才使焦头烂额的孙文车到山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试想:如果苏联不出钱出枪还出人帮助孙文,他会‘联共扶助工农’吗?中国共产党早在1921年就成立了,孙文为何到快死了才恍然醒悟? 既然是‘联共’, 为何又要中共整体加入国民党?这不是要‘吃共’ 吗?”
伍中豪问:“润之大哥, 听你一席谈, 中共加入国民党, 一定会被国民党吃掉?”
毛泽东答:“ 国民党左派是否想‘吃共’目前还看不穿,但国民党右派想‘吃掉’ 中共却已闹得沸沸扬扬,人所共知。我判断:北伐前,国民党右派还无法‘吃掉’ 中共;如果北伐不成功,国民党右派更别想‘吃掉’中共。 然而,一旦北伐成功,则中共危矣!”
伍中豪问:“既然北伐成功会危及中共,那么,中共中央为啥还指令全党上下一齐努力支持北伐?”
毛泽东答:“北洋军阀既是中共的死敌,也是国民党的天敌,大敌当前,国共分裂,只会‘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但国民革命军一旦消灭了北洋军,国民党右派必会将中共视作唯一的强敌,必欲除之而后快。所以,中共应在北伐前早作准备,必须拥有完全由中共领导的军队。但现在仅有叶挺独立团为中共领导,这是微不足道的,根本不能应对北伐成功后将会爆发的国共分裂危机。”
伍中豪问:“我党现在应早作哪些准备才足以应对北伐成功后将会爆发的国共分裂危机?”
毛泽东答:“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首先,我党的中央应统一危机认识,应早作防危杜渐的统一布署。现在看来,我党诸领袖意识模糊,分歧很大,这会给我党今后带来很大灾难。其次,我党仅注重在国民革命军中争夺兵权难图自保,很可能事与愿违。依我之见,我党应特别重视创建工农武装,尤其应普建农民革命军。我在长沙曾经多次策动工人罢工,亲身观察到城市产业工人极少,城市手工业工人则较多。而手工业工人在城市里象一盘散沙,比乡下农民集中住一村一寨更难召集;况且,手工业工人收入也比一般农民多,故革命积极性也低于一般农民。因此我认为,我党若搞工农武装应以农民为主。”
伍中豪笑问:“润之大哥,你现在是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不舞文弄墨为国民党作任何宣传,却非常热忱在广州举办农民运动讲习所,是否就是为将来普建农民革命军早作准备?”
毛泽东笑答:“我党目前既无军队,也无军校,故我创办一所农校也不会触动谁的神经。广州农讲所当然不是为了教农民如何种田?而是为了教农民如何占田?如何护田?换言之:农民只有拿起枪杆子,才能有力保障农民不会饿肚子。但要创建农民革命军,要找人‘当兵吃粮’ 容易,要找人带兵杀敌却很难,所以,农讲所急需请像你一样的革命军官当军事考官。”
伍中豪十分佩服毛泽东对时局的分析和对中国前途的推算,诚恳地对毛泽东说:“润之大哥,你是我党罕见的明智领袖,豪子今后很愿跟你一起搞武装革命。你今后若难找人带兵,豪子现在就毛遂自荐,姑且滥芋充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16 11:17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818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