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2-16 07:15

[原创]《红军骁将伍中豪传奇》第二章:鹰飞井冈



明_笑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北伐前,伍中豪曾在黄埔军校一次军人大会上作了一次演讲,还朗颂一首自写诗结束发言:
燕雀安知鸿鹄胸?
天鹅岂敢追山鹰?
鹰飞不栖静湖岸,
只落高岩险峻峰。
春光明媚厌赏花,
冰挂寒枝喜雪松;
但见狐狸钻出洞,
难逃鹰爪抓半空。

伍中豪演讲博得当时黄埔军校总教官兼教导一团团长何应钦的钦佩,并请伍中豪一毕业来作自己的副官。然而,伍中豪还是听从了教授部副主任叶剑英的教导,去国民革命军第四军12师当了一名连长。1926年7月,伍中豪参加了北伐,随军进入湖南后,任耒阳县团防局长。党组织决定把他留在地方,主导农运工作,兼任耒阳县农军独立团团长。期间,伍中豪与邓宗海、刘泰、伍若兰等人走村串户,开展农民运动,宣讲革命道理。又受党指派,在耒阳组建工农自卫军总队,促进了耒阳工农运动的蓬勃开展。
1927年4月,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5月,许克祥在湖南军阀何键的支持下发动长沙“马日事变”。 中国共产党在陈独秀“右倾”错误路线的领导下,轰轰烈烈的大革命运动受到了残酷镇压。《湖南民报》刊出通缉伍中豪的命令,伍中豪不得不四处躲藏。6月,伍中豪只身潜入武汉寻找党组织,后经卢德铭介绍,留在武汉国民政府警卫团,任十连连长。
7月30日,警卫团团部召开连长以上干部紧急会议。会议开得极其秘密、短暂而又古怪,团长卢德铭只宣布三条纪律就散了会。这三条纪律是:一、晚饭后,以连为单位整装待命;二、停止外出、会客、通讯;三、命令不作解释,也不准询问。全团笼罩在一片疑云中。 晚上9点,警卫团全体官兵突然接到命令:朝长江跑步前进,迅速登上停泊在长江中的几艘大轮船。10点钟,团部下达秘密通知,这时大家才知道,武汉政府已经叛变革命,革命到了危急关头,警卫团奉上级指示,立即开赴南昌,与二十四师会合,参加武装起义。由于警卫团没及时赶到南昌参加起义,便半途转移到湘赣边界的江西修水山口镇去参加秋收起义。起义前夕,前委又从武汉警卫团抽调伍中豪所属第三营开到铜鼓,从此,伍中豪便成了毛泽东身旁一员智勇双全的得力干将。
这次秋收起义不沿用国民革命军的番号,而将起义部队统一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卢德铭任总指挥,余洒度任师长,下辖三个团:以原武汉国民政府警卫团为主力编为第一团,团长钟文璋;以安源工人纠察队、矿警队和萍乡等地的农民自卫军编为第二团,团长王新亚;以原武汉国民政府警卫团一个营和浏阳部分工农武装编为第三团,团长苏先骏,伍中豪任第三团副团长兼三营营长。
9月10日,正值农历中秋佳节,毛泽东召开第三团排以上干部会议,会议结束后便同全体指战员共进晚餐,欢度中秋佳节。当晚,一切工作准备就绪,毛泽东心潮澎湃,兴奋地写下了一首著名的光辉诗篇:
西江月•秋收起义
(毛泽东)

军叫工农革命,
旗号镰刀斧头。
修铜一带不停留,
便向平浏直进。
地主重重压迫,
农民个个同仇。
秋收时节暮云沉
霹雳一声暴动。

9月11日清晨,毛泽东在团长苏先俊的陪同下,在县城桥头大沙洲检阅了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三团的全体官兵和由铜鼓工会、农会组成的支前队,并作了重要讲话,号召大家拿起武器向国民党反动派发起进攻。阅兵结束后,全团官兵在毛泽东的亲自领导下,高举火红的军旗,向浏阳白沙进军。第三团分三路向白沙进军。伍中豪率三营为前锋,对白沙守敌发起猛烈进攻,县城周围农民手持梭镖、大刀、扁担、木棒,纷纷赶来为工农革命军助威。经过一番激烈战斗,守敌向浏阳溃逃。白沙是铜鼓去浏阳的必经之道,攻下白沙,毛泽东非常高兴,亲自到伍中豪第三营慰问,称赞道:“豪子,你营旗开得胜,马到成功,可喜可贺。”
9月12日,伍中豪第三营又率先攻占浏阳东门市。9月14日敌人兵分两路包围第三团,该团被迫向浏阳上坪撤退。在各路起义部队的军事行动均遭受严重挫折的情况下,毛泽东审时度势,果断决策放弃原定进攻长沙的冒险军事计划,于9月14日在浏阳上坪发出命令,要第三团回师铜鼓排埠,师部和一团也务必于第二天午前赶到排埠会合。9月15日,伍中豪第三营及所属第三团跟随毛泽东先行抵达铜鼓排埠万寿宫。兵退排埠的三天两夜给毛泽东提供了一个运筹帷幄的空间和时间,开始萌生了与八七会议和湖南省委所确立的“进攻长沙”截然不同的策略——向农村进军。9月17日,在一团还未到达的情况下,毛泽东果断命令三团南撤改退萍乡,正式拉开了向农村进军的序幕。9月19日,毛泽东率各支剩余起义部队在浏阳文家市会师,随后召集营以上干部讨论队伍进军的方向问题。毛泽东根据当前敌我形势,极力主张向敌人防守薄弱的罗霄山脉中段井冈山进军,但师长余洒度顽固坚持“直取浏阳、进攻长沙”的原定冒险计划,两种观念一直相持不下。余洒度竟说毛泽东要率剩余起义部队去井冈山是想落草为寇。这时,忽有一支驳壳枪的冰冷枪口顶着余洒度的脑门大声问道:“是你领导前委?还是前委领导你?”
余洒度顿时吓出一身冷汗,斜瞟一眼持枪的年轻军官高瘦白净,火眼金睛,浑身上下焕发着一股英气,他急忙闭嘴咽下没说完的话。
毛泽东赶紧说:“豪子,收起枪,小心走火!”
担任起义部队军事总指挥的卢德铭这时挺身站了出来,坚决支持赞同毛泽东的主张,并马上下达了向罗霄山脉中段井冈山进发的命令。
剩余一千五百余人的起义部队第二天向江西萍乡方向退却。9月23日,起义部队在江西萍乡芦溪镇附近一条山径上突遭反动军队伏击,损失数百人,总指挥卢德铭牺牲。部队突围后随即被失败的阴霾笼罩着,士气非常低落。加上给养困难,余洒度、苏先骏这些不坚定分子不断向指战员吹冷风,在战士中散布悲观情绪,使逃亡现象时有发生。伍中豪担心余洒度、苏先骏等人搞兵变,命曾士峨、罗荣桓带一排战士跟着余洒度、苏先骏“保护”, 他自己带着第三营始终跟随毛泽东前进。行军途中,伍中豪团结大多数指战员,耐心做战士们的思想工作。转兵途中,敌人前堵后追,形势非常严重,伍中豪向毛泽东建议道:“党代表,豪子认为:走向井冈,可多转弯;时东时西,可避阻拦;时分时合,容易躲藏;曲折迂回,易过难关。”
毛泽东听了说道:“我失德铭,心绪悲伤;幸有豪子,助我主张。”他采纳伍中豪建议的撤退战术,不仅轻易甩掉了敌人,而且率起义部队突然走到了距莲花县城近在咫尺的三板桥而没被敌人发现。毛泽东叫来何长工,要他到永新去找一个上井冈山途中安全的休整地。9月25日下午,何长工来到永新石市村,找到了第一次革命时期的农会干部汪季元,了解到走过高溪后,爬越十里山,有个群山环抱的山沟名叫三湾。那里既能摆脱敌军追击,还可走上宁冈茅坪的山路直达罗霄山脉。何长工还了解到井冈山上有袁文才、王佐两支“绿林武装”。 他连夜赶回向毛泽东汇报此事,毛泽东便作出去“三湾改编” 重大决策。
9月28日,毛泽东亲自率领张子清第1营和伍中豪第3营,冒着倾盆大雨攻克莲花县城,及时给队伍补充了一批生活用品和枪支弹药。随后继续出发。第二天上午,起义部队翻越一个大山口,来到一个群山环抱、没有地方反动武装的山坳里——永新县三湾村。当时,原有5000多人的秋收起义部队仅剩不足1000人和48匹战马,而且官多兵少,部队思想混乱,组织纪律性差。当天晚上,在三湾村的“泰和祥”杂货铺,毛泽东主持召开了前委扩大会议,在总结了秋收起义的经验教训,分析了部队的思想情况和增补了前委委员后,针对部队中存在的各种问题,决定对部队进行改编。这就是著名的“三湾改编”。 散会后,毛泽东特意单独留下伍中豪咨询看法,伍中豪笑答:“党支部建在连上,才能使党完全领导军队不是空谈。在连以上设立士兵委员会,才能真正体现官兵平等、上下一致。部队缩编成一个团七个连,更有利于灵活作战、快速行动。前两点改编史无前例,妙不可言,豪子举双手赞成。后一点改编是不得已而为之,也能一举使冥顽不化的师长余洒渡的权力被架空,豪子今后再也不用掏枪指着他的脑袋逼他上井冈山了。”
“三湾改编”将原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缩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一团,全团缩编为七个连,五百多支枪。第一团辖第一营和第三营,缺第二营,每营编三个连,另单独编有一个特务连,也叫第四连。改编后,第一团团长是陈皓,团副是韩壮剑(原名韩毅),参谋长徐恕;第一营营长黄子吉,党代表宛希先;第三营营长张子清,副营长伍中豪,党代表何挺颖;特务连连长曾士峨,党代表罗荣桓。
10月3日,毛泽东率起义部队离开三湾村,开始向井冈山进军。10月27日,起义部队到达罗霄山脉中段井冈山的茨坪,开创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16 11:16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897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