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2-16 07:20

[原创] 《红军骁将伍中豪传奇》第三章:双剑合璧



明_笑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红军骁将伍中豪传奇》第三章:双剑合璧
自古以来,传说中的名剑皆成双成对,如君子剑与淑女剑,鱼肠剑与湛泸剑。当双剑合璧时,往往将诞生威镇天下的奇迹。毛泽东在秋收起义的腥风血雨征途中,意外重逢伍中豪和张子清,无异于获得两把天下绝无仅有的革命宝剑:
伍中豪乃昭茀剑,
快斩乱麻似闪电;
决意跟着毛泽东,
志坚如钢心不变。
张子清乃寿山剑,
披荆斩棘跨天堑;
捍卫领袖不动摇,
铁骨铮铮赤胆现。
张子清名涛,别号寿山,1902年4月出生在湖南省益阳县桃江镇(今桃江县)板溪风景寺一个爱国军人家里。1912年张子清考入长沙陆军芝芳小学,毕业后考入湖南讲武堂。1920年,张子清以优异成绩在湖南讲武堂毕业后,任岳阳镇守使公署上尉副官,是湖南新军中一名思想激进的青年军官。1922年春,张子清因反对湖南军阀赵恒惕,遭到通缉。为了逃脱反动当局的追捕,便回到了家乡,在大水洞、浮邱山一带组织游击队伍,公开打出“武装反赵”的旗帜。后来他联合雪峰山邓赫绩领导的农民武装,组成“湘中游击司令部”,担任第一支队队长。这支队伍后被编入国民军第六军第九团,南入广州参加北伐。1925年夏曦、郭亮介绍他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冬,中共湘区委员会选派他到广州国民革命政府举办的政治讲习所学习。结业后,分配到北伐军宣传队工作。1926年春,随军入湘,党组织派他到常德,在贺龙领导的国民革命军第十五师任连长。随后,黄埔军校第三分校在长沙成立,他又被调到该校任政治教官。后主动放弃去美国留学的机会,毅然到广州,进入毛泽东主办的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学习结束后,任国民革命军第20军政治连连长,后任武汉国民政府警卫团3营副营长,并随团参加了毛泽东领导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起义部队在“三湾改编”时,张子清被任命为工农革命军第1军第1师第1团3营营长,伍中豪任副营长。至此,双剑合璧,不分不离,威力无穷,所向无敌。
1927年10月上旬,毛泽东率工农革命军第1军第1师第1团离开三湾村后走出永新县,沿着酃县、遂川两县的边界进行游击,一则熟悉湘赣边界的地形,二则在民众中扩大政治影响。10月中旬,毛泽东命陈皓、宛希先、黄子吉带第一营两个连离开酃县水口经安仁攻打茶陵,迫使进攻水口的茶陵罗定敌军回兵。10月23日黄昏之际,毛泽东率工农革命军主力在快要进入遂川大汾的镇外,遭到遂川县靖卫团肖家璧部500余人事先埋伏的突然袭击。战斗打响后,张子清和伍中豪指挥第三营攻夺被敌占据的制高点未成功,被肖匪隔断,无法与团部联系。张子清和伍中豪只好指挥第三营沿着山梁向左侧撤走,暮夜中不辨方向,离大汾越来越远,以至于偏向桂东方向。当夜,毛泽东只率第一营1个连与团部特务连共200多人,从大汾撤退出来,部队一下只剩下200多人,这样的险情是秋收起义以来最为严重的。撤出来的战士们跑累了,稀稀落落地坐在地上歇脚歇气,大家都不免有些泄气。十几分钟之后,毛泽东第一个站起身,说了一句“继续出发吧”,接着朝前迈了几步,对众人精神抖搂地说:“大家来站队,我站第一名,请曾连长喊口令!”说罢双足并拢,身子笔直,头一个站好。毛泽东的举动,强烈地感染了大家,陡然生出战斗的勇气,纷纷从地上一跃而起,按照曾士峨连长的口令列队,随即走向井冈山茨坪。
11月上旬,毛泽东率工农革命军200多人从茨坪走到茅坪。不久,袭扰茶陵的两个连也由陈皓、宛希先、黄子吉带领回来了,而张子清和伍中豪的第三营一直渺无音讯。这时候,有人在毛泽东面前说:张子清和伍中豪带走第三营离开了这么长时间,有可能投到国民党那边去了。理由是张子清和伍中豪都是湖南人,先前都是湘军军官,前者过去在湘军陆军第十二区司令部任过上尉副官,后者也当过耒阳团防军司令,他俩肯定是去找湘军老部队了。毛泽东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说,并不在意,只是说了一句“不会吧!”可是没过几天,他又听到了类似的言论,而且是第一营营长黄子吉等人说的。毛泽东脸色有些凝重地看了看黄营长,缓缓地说道:“我看张子清和伍中豪绝对不会带部队投降敌人的。三国时候的关云长,也在兵败后与刘备失去联系。曹操为了收买利用这个智能双全的大将,又是封官赐爵,又是赠送金银、美女,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费了多少心机!可是,关云长一旦得到了刘备的消息,立即骑上吕布的赤兔马,一路上过五关斩六将,千里迢迢,终于回到了兵少将寡的刘备身边,关云长的毅然之举成为千古美谈。张子清和伍中豪都是入党多年的同志,难道比不上一个关云长?我看他俩决然不会投降敌人的!” 毛泽东一气说到这里,停顿少许,又以一种自信不疑的口气补充了一句:“我是这样看的,信不信由你们吧!”
不到两个月,毛泽东在茅坪说过的那番话果然得到了验证。12月17日上午,第二次攻打茶陵的工农革命军第一营和特务连,在与守城之敌和增援之敌反攻战斗最为激烈、渐渐力不能支的时候,一支300多人的援军突然而至。这支援军就是张子清和伍中豪率领的第三营,是从桂东那边赶来的。原来:在大汾遭到靖卫团肖家壁匪部的袭击,突围中,张子清、伍中豪率领的三营与毛泽东率领的部队被敌分割,失去联系。张子清、伍中豪只得率领三营在桂东的崇山峻岭之间与敌周旋。1927年11月,朱德率部到达赣南崇义,听说有一支毛泽东的部队就在附近,非常高兴,要陈毅前去探听情况。陈毅化装成老百姓,在鹅形圩找到了张子清与伍中豪。通过朱德的关系,张子清与伍中豪带领三营在范石生的十六军隐蔽休整。12月某日,陈毅一见张子清和伍中豪便告诉二人:报纸上报道湘东茶陵有一支“毛匪”在活动。张子清和伍中豪一听是“毛匪”, 便猜是井冈山的红军,于是立即带着第三营一路马不停蹄赶到了茶陵。恰遇湘敌吴尚部一个团增援茶陵县城守军,与工农革命军第一营在城外激战。张子清和伍中豪立即指挥三营投入战斗,从敌背后猛插一刀,里外夹击敌人,黄昏时分打退了敌人的进攻,解了一营攻城不克的围,翌日便使二次攻打茶陵战场危势改观:

双剑合璧刺茶陵,
瞬间刺破厚砖城;
先砍城头白日旗,
后插顽敌黑窟心。

茶水没凉斩敌首,
温酒未冷歼残军;
两剑闪光天地寒;
收剑入鞘仍震云!

攻占茶陵战斗结束,张子清和伍中豪到茅坪面见毛泽东仍心感愧疚,忐忑不安想对毛泽东解释、辨白擅自撤离遂川大汾战场的“罪过”,却不知如何开口才好?毛泽东见到二位爱将窘态,哈哈笑道:“多日未见二位光临,今日复见,当刮目相看,一位好像是刚过门的媳妇,另一位则像尚未出嫁的少女,怎么都不像昔日威风凛凛、敢怒敢言的关云长?”
张子清一听方笑道:“党代表,那日我与豪子带第一营撤下遂川大汾战场晕头转向,一下子摸不清东南西北,竟摸到了桂东去找团部。多亏豪子提醒,我才猛然意识到坏了大事:党代表身边仅剩两百多人,一旦被肖匪包围,岂不凶多吉少?今见党代表毫发无损,我和豪子才放下悬着的心,但仍心有余悸……”
毛泽东笑道:“子清子清,也有头晕;莫非感冒,有病缠身?”
伍中豪笑答:“党代表,豪子一时见不着你也很着急。但我对子清兄说:润之大哥嘴边有颗‘福痣’, 一定大难不死,必享后福。子清兄骂我迷信,今日已印证,可见我豪子不说逛语,有先见之明……”
毛泽东笑道:“豪子从不说逛语,乃泼猴孙悟空归顺唐僧后又横空出世。”
毛泽东听完张子清和伍中豪的祥细汇报,反而心事沉沉担忧朱德、陈毅部队的前途命运。
但在工农革命军红1团第二次打下茶陵后不久,1927年12月下旬,湘敌方鼎英、吴尚等分别从安仁、攸县、高陇等地进逼茶陵,时任工农革命军红1团团长陈皓、副团长徐恕、参谋长韩壮剑和第一营营长黄子吉四人,对革命悲观失望,企图叛变革命,趁毛泽东不在茶陵,欲把在茶陵的工农革命军700多人拉到敌十三军军长、他的老上司方鼎英那里去。为此,陈皓还下令拆除茶陵城东门河上的浮桥,切断了工农革命军回井冈山的退路,最后部队无法东渡,只好南撤。陈皓早起了投敌之意,暗派手下去联系吴尚部,准备阵前倒戈。幸亏头一天下午,第3营副营长伍中豪见陈皓的卫兵急匆匆出来往外走,觉得有些异常,于是带上三名战士紧随其后。见陈的卫兵正要出城,伍中豪一挥手,几名战士扑上去堵住去路,将其擒获,并从身上搜出陈、韩二人的联名密信。伍中豪立即将此信交给第一营党代表宛希先,宛希先立刻派人飞马报讯给毛泽东。毛泽东一接到密信,和悦的脸庞变得异常冷峻,接着又沉静下来,不惊不慌,马上回信布置宛希先联系张子清、伍中豪、曾士峨、罗荣桓稳住部队,相机行事。
 毛泽东得知陈皓一伙欲叛变投敌情况后,于1927年12月25日率领袁文才队伍两个连从宁冈茅坪出发,于26日傍晚到达与茶陵城一水之隔的中瑶村。27日拂晓,毛泽东通过向当地百姓打听,得知部队南撤的具体路线,当即决定加速追赶南撤的部队。当日上午,陈皓率领南撤的部队先于毛泽东到达茶陵大墟镇湖口。走出湖口,陈皓一伙仍然坚持率部继续南撤,欲去桂东投靠方鼎英。而宛希先、张子清、伍中豪等人则坚持率部东进井冈山,回到毛泽东身边,两种意见在半途相持不下。关键时刻,机智的曾士峨和罗荣桓忽带特务连一百多名战士快步跑到到第一营队伍前面一齐转身端枪拦停,张子清和伍中豪也立刻命令第三营“准备战斗”, 一眨眼, 陈皓一伙和第一营便处在前后堵截、进退两难的危险境地。陈皓无奈,只好下令部队暂停前进。
这时的情况十分危急。恰在红1团部队将要在离开湖口圩路上火拼的千钧一发之际,毛泽东一行人马赶至茶陵湖口,传令部队开回湖口宿营。当晚,毛泽东在其住处湖口圩老园里召开营以上干部紧急会议,宛希先首先义正辞严揭露了陈浩一伙叛变投敌的阴谋。张子清接着说道:“陈大团长,你派人拆了城东护城河浮桥,如果要破釜沉舟、背水一战,为何不放一枪便下令南撤?”
伍中豪跟着说道:“陈大团长,你想南下找方鼎英军长吃香的、喝辣的,也不能只告诉平日与你共裤连裆的亲密兄弟呀!豪子好呆也是红1团三营副营长,不能被蒙在鼓里呀!”
毛泽东冷笑道:“陈大团长,我只闻听历史上有人南辕北辙,还不曾听说过有人会玩北辕南辙啊!你想带红1团南下讨伐方鼎英十三军,也用不着事先派人通风报信啊!”
在事实和铁证面前,陈浩一伙只得认罪。毛泽东猛一拍桌子,埋伏在外的一排特务连战士冲了进来,下了陈皓、徐恕、韩壮剑和黄子吉四人的枪,将其捆绑擒获。至此,彻底粉碎了陈、徐、韩、黄“四人帮” 欲拉队伍叛变投敌的阴谋。在极端危急的关头,毛泽东挽救了年幼的工农红军,史称“湖口挽澜”。
第二天早晨,毛泽东在湖口墟东侧的一块稻田里召开了工农革命军全体指战员会议。会上,毛泽东代表前委公布了陈皓一伙的罪行,宣布撤销他们的职务,将他们逮捕法办,并宣布由张子清代理团长。伍中豪因而接任工农革命军红1团第3营营长。
肃清了内奸,工农革命军红1团很快击退粉碎了国民党军吴尚部对茶陵的包围,随即按照毛泽东的指示建立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第一个也是全国的第一个县级红色政权——茶陵县工农兵政府。不久,毛泽东命张子清、伍中豪带工农革命军红1团离开茶陵,回到井冈山北麓的茅坪村。在军人大会上,毛泽东为书记的前委针对打茶陵存在的严重单纯军事观点,宣布了工农革命军的“三大任务” 是::第一,打仗消灭敌人;第二,打土豪筹款子;第三,做群众工作,帮助群众建立革命政权…..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16 11:16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982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