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2-17 08:05

[原创]《红军骁将伍中豪传奇》第四章:剑指遂川



明_笑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红军骁将伍中豪传奇》第四章:剑指遂川

1927年12月底,井冈山大雪纷飞,部队供给极端困难,为了筹集物资和声援万安的农民暴动,毛泽东在茅坪召集工农革命军红1团主要军事干部会议,讨论红1团下一步作战方向和目标。团长张子清、三营营长伍中豪和特务连连长曾士峨三人,异口同声提出要先打遂川消灭肖家璧靖卫团。
张子清说:“10月23日,红1团主力由酃县的水口进入遂川大汾,黄昏之际在一道山脚遇到肖家璧靖卫团500余人枪的埋伏袭击。虽然肖匪的战斗力有限,未能给部队造成大的伤亡,但肖家璧这一捣蛋却把红1团主力队伍冲得分成两段。害得第三营从旁边冲走,难辨方向,岔向湖南桂东方向而去,离遂川越走越远。现在红1团重聚一起,绝不能放过肖家壁这条盘踞遂川的毒蛇。”
伍中豪说道:“据我所知:仇视工农革命的肖家璧,其反革命的野心是稳占遂川,称威井冈,因此他对秋收起义部队转兵井冈山大为恐慌。他早派人探明工农革命军于茅坪安了家,还在井冈山设立了后方留守处和医院,所以,他无时无刻不在谋划消灭井冈山的共产党武装。我红1团既已安家井冈山,岂能容忍眼皮底下随时可能冒出一条地头蛇?”
曾士峨说:“肖家璧的确是危害工农革命的国民党恶犬,人称‘肖屠夫’,遂川大坑乡人。早在北伐前,肖家璧便已成为遂川一霸。他历任大坑乡保卫团团总、遂川县靖卫团团总、清党委员会主席、县参议长等职,与永新的尹道一等人并称为井冈山区的‘四大屠夫’。”
毛泽东说道:“你们大概还不哓得,肖家璧不仅是井冈山地区第一个敢同工农革命军红1团作对的凶恶敌人,他还是遂川县赤卫大队大队长王次楱和中共遂川县委书记陈正人两家的最大仇人。王次楱的母亲郭永秀被肖匪抓到,肖家璧亲自加以刑讯,将王母打得皮开肉绽,又用刀子在她身上割划一道道血口,丢进石灰桶里,然后拉出来关进水牢。结果,王母全身的皮肉脱落,只剩下骨架致死。肖家璧还派出暗探四处打探,将中共遂川县委书记陈正人的母亲张龙秀抓到,亲自手持杀猪刀将陈母一块块割肉,活活剐死。肖家璧丧心病狂地摧残王母、陈母的暴行,骇人听闻,此蓄牲不除,遂川乃至井冈山地区难有宁日。既然大家英雄所见略同,红1团立刻准备攻打遂川灭肖匪。但子清要抓紧第一营的组织和思想整顿,剑指遂川主要应由豪子负责,由峨子协助。”
肖家璧,又名圭如,清朝光绪十三年(1887年)生于江西遂川县大坑乡九田村。肖家璧曾就读于遂川高等学堂和南昌法政专科学校,1911年于江西省高等农业专门学校肄业。自知学业难成的肖家璧,打定的主意是依恃家庭的丰厚资产,回乡揽政,交结官府,自拥武装,做个称霸山乡的土皇帝。他回到大坑后,先是运动一班乡绅,推自己当上了大坑乡保卫团团总。在此基础上,广置枪弹,招揽团丁,发展到拥枪上百,又把遂川县靖卫团团总一职揽到了手。至1927年,这个以镇压农民反抗斗争起家的土霸,已经成为遂川县“清党委员会”主席。在同年5月的“马日事变”中,他在遂川搅起了屠杀共产党人的血雨腥风,使得中共遂川县党组织在本县立脚不住,负责人陈正人等逃到万安藏匿避难。
1928年1月4日,伍中豪率工农革命军红1团第3营和特务连离开茅坪南下,冒着纷纷扬扬的大雪踏上了去遂川的征程。并肩走在旁边的曾士峨问:“豪子, 你小时候爱打雪仗吗?”
伍中豪笑答:“ 我少年时在耒阳县立第一高小读书,每逢下大雪,喜欢与几个小同学在一起堆雪人。有一次我们堆了一个‘袁世凯雪总统’, 我还找了一根冰棍插成‘袁大鼻子’, 然后大家都站在十几米外搓雪球打‘袁大鼻子’ 冰棍。不料被先生看见,他说袁总统是塌鼻子,你们插错了地方。他说完走过去拿下冰棍插入‘袁总统大雪肚’下面,大家于是嘻嘻哈哈笑着争抛雪球打‘冰卵’。”
曾士峨一听嘻嘻笑道:“ 我小时候每见厚雪盖房, 特别喜欢摘屋檐挂的’ 冰卵’ 当冰棒吃, 但有一次摘下一片瓦, 被母亲看见骂了一顿。此后,我便常到村前小溪边去敲冰块。有一次踩得一滑落进小溪,幸亏溪水只淹脚,我连忙跑回家烤火烘鞋袜。母亲一见,竟要我脱光湿裤烘烤,害得我想拉尿却不敢跑出门,只好在炭火炉边解决。”
走在二人后面的罗荣桓听到曾士峨与伍中豪边谈边笑,眼望雪景忍不住高声吟诗:
大雪纷飞挂银帐,
队伍踏冰难远望;
寒梅冷笑站山岭,
瘦枝招展扬眉看。

伍中豪笑道:
哑巴不开口,
岂怕风雪吼?
鼻涕冻结冰,
无须高抬手。

曾士峨也笑道:
哑巴不说话,
不惧牙打架;
风雪灌衣领,
缩颈何须怕?

罗荣桓大笑道:
大雪好溜冰,
行军快如风;
如果坐地滑;
没有蚁咬臀。

忽有侦察兵走回来报告:肖家璧已带遂川靖卫团撤离县城,不知去向?伍中豪一听,立刻命令加快行军速度。
工农革命军红1团第3营和特务连走近遂川县城门,遂川县委书记陈正人和遂川县赤卫大队大队长王次楱,已带着一百多名赤卫队员在城门外迎接。原来,陈正人昨日已接到前委命令带遂川赤卫队协助红1团攻打遂川城。不料今日上午火速赶到遂川城外,却发现遂川县政府和靖卫团已匆忙弃城撤离,只留下一座无人把守的空城。陈正人于是率赤卫队进驻遂川县政府和遂川靖卫团住地,并派人安排迎接红1团进遂川县城驻扎,诸事办毕,方在城门外接迎。
伍中豪、曾士峨、罗荣桓和陈正人、王次榛立即进县府开会。伍中豪说道:“肖家璧的狗鼻子还很灵,居然抢在红1团攻打遂川县城前逃之夭夭。那么,他带遂川靖卫团现在逃到了什么地方?”
陈正人答道:“肖家璧历来都是狡兔三窟。他虽是遂川靖卫团团长和县参议长,却极少在县城里公开抛头露面,以至遂川县城大部分老百姓都只闻其名,不识其人。”
王次楱答道:“肖家璧今日上午惶惶然如丧家狗蹿离遂川县城不会逃得太远,我估计十有八九是逃回了他的老窝大坑乡。大坑乡在遂川西南山地,离遂川县城六十多里,紧接湖南桂东山地,山高林密,五六百人的遂川靖卫团隐蔽大坑乡进可夺县,退可深藏。”
伍中豪一听,问道:“王大队长,你能否带两百多人潜入大坑乡附近隐蔽?”
王次楱回答:“遂川西南全是深山密林,带几百人进入大坑乡附近很难被肖家璧的人发现。但肖家璧在大坑乡称霸多年,各条山径都有人把守,重要关卡都布有团丁,故要突袭大坑乡很困难。”
伍中豪一听笑道:“红1团不打算突袭大坑乡,但不妨突杀回马枪。为此,请王大队长带赤卫大队和红1团特务连立即悄悄潜入大坑乡附近隐蔽,红1团3营明天将大张旗鼓开出遂川县城向西北万安佯动进攻。一旦肖家璧带遂川靖卫团随后夺取遂川县城,红1团3营立刻返城攻敌,而特务连和赤卫大队可趁机攻占大坑乡并切断肖匪归路,如此南北夹击,可将遂川靖卫团一举歼灭。”
曾士峨、罗荣恒、陈正人、王次楱四人一听,都觉此计甚秒,于是马上依计行动。
遂川县,位于江西省西南边陲,是两省八县的交界之处。素有“县府衙门之根、双仙福地之境、江西名泉之源、世界名茶之珍” 的美誉。遂川县总体地形为山多田少,整体地势像一个向东北万安开口的簸箕,自西南向东北依次分布有中山、低山、丘陵和河谷平原。万洋山脉和诸广山山脉自西部边沿向东北延绵。
肖家壁带遂川靖卫团六百余人、三百多条枪退回大坑乡后,估猜红军会尾追,不敢松懈,层层设防。但过了两天,忽闻红军离城东出欲攻万安,他欣喜若狂,觉得机不可失:尚若红军打下万安必不会返回遂川,尚若红军攻万安不克败退,则靖卫团踞城坚守也未必不能击退败残弱兵。他越想越高兴,立刻率领遂川靖卫团从大坑乡倾巢而出重返遂川县城。但他的人马刚进县城西门,探兵忽报红军已杀进县城东门。肖家璧忽明白已中红军“调虎离山” 之计,慌忙率兵离城撤退。红军一路追杀,紧咬不放。靖卫团狂奔急逃,眼看快逃回大坑乡,前面道路上忽又冒出一百多红军和一百多赤卫队迎面开枪,接着不断摔来手榴弹,后面三百多工农革命军追兵也蜂涌而上。片刻功夫,遂川靖卫团死伤大半,没死的兵仰仗熟悉地形纷纷钻入两侧密林。肖家璧赶紧带着近旁十几人慌不择路钻林逃跑,忽被背后一阵枪弹射死草丛。
伍中豪指挥红1团第3营和特务连东西夹击消灭肖家璧靖卫团后,又在遂川赤卫大队的帮助下分连占领遂川县各乡镇。很快占领了禾溪、案前、下长龙、长隆、板坑、大洲、黄坑、大坑、罗坊、灵潭、林溪、冷田、九田、圆洲、太平、赤坑、五斗江等几十个乡村,并很快帮助各乡组建了赤卫队、成立了农会,因而使遂川县成为井冈山地区第二个红色政权县。后来江西民歌《十送红军》里面提到的“七送里格红军,介支个五斗江”,指的就是遂川县五斗江乡。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5069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