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6411个阅读者,8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2-17 09:35

“扳倒”梁莹不算啥,高校何时能主动清理门户



south南 发表在 辣眼时评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6-1.html


取消导师资格,调离教研岗位……遭受到来自官方的致命一击后,梁莹终于被“扳倒”。但这并不足喜。针对如何遏制学术不端的追问还会继续,而我们想要等到的一份答案,还不知道何时到来。

“扳倒”一名教授真的不算什么。在舆论如此紧逼的情况下,梁莹被严惩,一点也不意外。但是,我们更为关心的是,对于更多的“梁莹”,我们如何发现和惩治?对于学术不端,我们的高校主动防御和主动曝光的能力、态度究竟如何?现实有些让人忧心忡忡。

无论从什么角度看,此次对于梁莹事件的处理,都给人一种略有些拖拉的感觉。要知道,事件10月下旬就开始发酵了。而调查这类抄袭事件,没有任何技术难度。

梁莹一度看上去像个难以撼动的“巨无霸”。但其实,她不过是学术不端群体里的一个普通角色。梁莹事件之所以影响力巨大,某种意义上,和她过于漂亮的“论文金字塔”以及她身后的名校背景有关,也和人们的种种担心和猜测有关。

作为近期被曝光的最出名的“404教授”,人们迟迟看不到关于她的说法,甚至有人担忧相应处置还有没有。关注此事的人,不难感觉到某种怪异的、讳莫如深的氛围。

例如,前几天就有网图曝光了对梁莹的处理情况。据称,相关图片出自南京大学12日召开的“警示大会”。现在看来,这份被提前“公布”的处罚令,和15日官方正式宣布的处罚意见,基本一致。不过,当时被提前“剧透”后,有关方面非常谨慎,“具体内容暂不便透露”。而更多的报道显示,由于不好好教书,甚至出言不逊,梁莹2017年遭遇过“全体学生举报”的事端,在学术道德问题上,也被举报过,但令人奇怪的是,这些风波后,她居然毫发无损。

如果不是最近《中国青年报》报道的奋力一曝,梁莹的运途是何走向,谁能定论?

难道,如果没有媒体和网络的监督,再严重的学术不端、师德问题,都未必给当事人带来“麻烦”吗?

我们当然看到了校方处理学术不端人员的力度。如今的处理办法,还包括了终止“长江学者奖励计划”青年学者聘任合同;报请上级有关部门撤销其相关人才计划称号和教师资格这些内容。梁莹等于是被“逐出”了教育界。这样的处理之严厉,近年来也罕见。

10月,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学术诚信与廉洁学术殿堂建设”课题组发布的一项研究指出,学术不端受到调查处理难:在64起学术不端典型案例中,64名涉事人里22人没有受到任何处理,其中12人受到调查但没有受到处理,10人没有受到调查。相形之下,梁莹事件的处理,堪称范例。

但是,我们更想知道,高校何时能具有主动清理门户的机制呢?社科院的研究成果还显示——64起案例,曝光方式有:向涉事人所在学校举报6起,学术期刊曝光8起,新闻媒体曝光14起,网络曝光30起,科研机构检验过程中发现1起,向教育部举报2起,通过法院起诉1起,检察院直接侦办1起,审计署发现1起。我们就很奇怪,在这个问题上,高校自己那双发现“丑”的眼睛又在哪呢?全靠友军帮忙,自己难得糊涂?

这真是一个令人焦虑的发现。更别说很多案例被外界发现后,相关方面的“不处理”、缓处理、轻处理了。所以,处理梁莹并不能让人放心。因为学术不端问题多发,而高校的相关“发现”能力和态度又堪忧。

“你这样查,全中国所有的人,很多教授、博导都有问题。”梁莹回答记者的原话,虽然是狂言,可也透露出相关问题的严重性,这就不需要一一举例了。

高校必须承担起自己在打击学术不端中的责任。不要什么事都等外界“揭开幕布”,更不能怕外界曝光甚至迁怒于外界的指指点点。

围绕论文的评价机制当然有改良的必要,毕竟有些人的抄袭,是受到某些不科学的评价机制的“催逼”,但是不能因为评价机制有问题,体制和机制中的人就乱来,负有管理之责的高校就忘记做自己的分内事。有些事,需要制度扛鼎,有些事,则当然需要教育部来督促。对于那些态度暧昧、“温柔体贴”的高校,不能没有一个说法。

【恭喜,该文被华声论坛头条选录,特奖励花生3,玫瑰3。请查收!~】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17 10:34
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斯乃千古通病者也。嗨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17 14:48
这样的体制机制下面,哪有正常的事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17 15:59
从南京化工大学毕业后,梁莹先后在苏州大学和南京大学获得硕士、博士学位,在北京大学和美国芝加哥大学做过博士后研究。

梁莹是北京大学公共管理博士后,美国芝加哥大学社会学系博士后,香港理工大学-北京大学社会工作硕士,南京大学行政管理学博士,斯坦福大学社会学系访问学者。

南京大学社会学院官网的梁莹履历显示,梁莹曾为美国芝加哥大学社会学系的博士后。但普林斯顿大学教授谢宇主编的《知识分子》指出,芝加哥大学社会学院的一位研究员称,梁莹是2013~2014年在芝加哥大学做访问学者,而非博士后。 [2]

2009年起在南京大学社会学院任教。

曾任南京大学社会学院社会工作与社会政策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3]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17 15:59
(1)2015年度入选首届教育部长江学者青年学者

(2)2016年度获得国家优秀青年基金项目资助

(3)2017年入选中组部万人计划青年拔尖人才

(4)2011年度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

(5)2014年度被评选为首届江苏省青年社科英才

(6)2017年被评为江苏省“六大人才高峰”高层次人才

(7)2016年度入选南京大学登峰人才支持计划B层次人文社会科学领域首批校内人选

(8)2010年度被评选为江苏省高校“青蓝工程”优秀青年骨干教师 [3]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17 16:00
2018年10月24日《中国青年报》报道的南大社会学系教授、青年长江学者梁莹涉嫌学术不端、百余篇之前发表的论文莫名被撤事件后,从南京大学党委宣传部获悉,校方已成立调查组介入调查。2018年10月24日中午,记者打通梁莹电话,她表示身体正发高烧,不接受采访,“不要再伤害我了”,梁莹说,随即挂断了电话。 [1]

处理结果

2018年12月12日,南京大学召开警示教育大会。会上通报了学校对教师梁莹学术不端等违规违纪行为的处理情况。根据教育部《关于建立健全高校师德建设长效机制的意见》《教育部关于高校教师师德失范行为处理的指导意见》《新时代高校教师职业行为十项准则》等文件精神和规定,南京大学给予梁莹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行政记过处分,取消梁莹研究生导师资格,将其调离教学科研岗位,终止“长江学者奖励计划”青年学者聘任合同;报请上级有关部门撤销其相关人才计划称号和教师资格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17 16:03
被指学术造假:“404”教授的9年征途

记者|翟星理 编辑|刘海川

南京大学社会学院教授梁莹撤回已经公开发表的上百篇论文。不久,她因撤稿和涉嫌论文抄袭等行为被曝光而被称为“404”教授。梁莹在9年里用上百篇中、英文论文铺垫学术征途,将自己打造成杰出的青年学者。这一切得来不易,灭失又如此迅猛:只需要一封举报信。

9年上百篇论文

梁莹病了。

2018年10月24日下午,南京大学社会学院社会工作与社会政策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梁莹将微信签名改为“生病了”。

她的学生看到新改的签名便向她询问,得知梁莹真的生病了。

当天早些时候,《中国青年报》曝光梁莹的多篇论文涉嫌抄袭、一稿多投,以及她在教学中态度不端而被南京大学本科生举报一事。

这个消息迅速引发连锁反应。曾经上过梁莹开设课程的南京大学社会学院学生在微博中披露她更多“教学敷衍的细节”。听过她学术讲座的人士也指责她对研究对象出言不逊,触及学术伦理的底线。

学术圈的反应更为激烈。社会学领域的一些知名学者,公开指责梁莹的学术投机。她曾经的合作者则对界面新闻委婉地表示,“和梁教授算不上一路人,合作过一次就再也没有联系了。”

一个杰出青年学者,一夜之间为千夫所指。

但她的社交账号头像依然是给人阳光、向上印象的个人照。这张微信头像拍摄于绿草成茵、苍树掩映的高楼之下,她戴着粉红色发夹面对镜头微笑,体态有些不自然。

南京人梁莹出生于1979年,本科、硕士研究生阶段分别就读于南京化工大学和苏州大学,又在南京大学获得南京大学行政管理学博士学位。

之后,她的履历更加耀眼,先在北京大学就读公共管理学博士后,而后又攻读美国芝加哥大学社会学系博士后。

2009年,梁莹参加南京大学社会学院社会工作与社会政策系选聘。组建之初的南大社会学院共开设社会学系、社会工作与社会政策系、心理学系以及一个社会人类学研究所。

而梁莹的专业背景为管理类学科。她曾说,“我是社会学的圈外人。”她的优势是在当时30岁的年龄就已经发表过30多篇论文。

时任社会学院院长周晓虹回忆,当时虽然有意见认为梁莹的论文数量与质量不一定成正比,但考虑到“社会工作与社会政策系整体科研能力并不算突出,因此通过合规程序,梁莹进入社会工作与社会政策系任教。”

梁莹的科研能力很快便凸显出来。中国知网、万方、维普等学术数据库上虽然已经难觅梁莹论文的踪迹,但网络检索结果显示,2009年至2018年,梁莹参与的中文论文有60篇,且主要以梁莹以第一作者。

这60篇期刊论文和会议论文中有51篇是2014年以前发表的。南京大学社会学院官方网站介绍,2014年以来梁莹以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发表的主要SSCI/SCI收录的英文论文有43篇。

也就是说,2009年梁莹进入南京大学社会学院至今,九年间共发表中英文论文超过百篇。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在人文社科类专业,这么庞大的产出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她是个全身心投入的科研狂人,要么她在模块化地产出垃圾。”要求匿名的南大社会学院在读博士告诉界面新闻。

“一年最多两篇核心论文”

这是一个令人文社类类同行震惊的数字。西北一所重点高校的教授告诉界面新闻,人文社科类论文生产的流程大致分为选题、搜集材料、写作、投稿等步骤,前三步最少耗时一个月以上,而投稿流程的耗时无法计算,因为一些论文不会被采用。

但他也表示,一些社会学论文与社会热点问题联系紧密,发表流程会快一些,数量也会因之增加。

该校另外一位教授直言,人文社科类专业认定的学术期刊的重要程度依次为权威、核心、重要、普通,一个学者一年最多发表2篇核心论文,权威论文的发表更加困难。如果达到年均十几篇论文的发表量,除非接受约稿,或者在重要、普通两类期刊多投稿。

他说,国内人文社会类青年学者在学术生涯的积累期论文数量较多,原因在于面临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等职称进阶评定的压力。根据他的了解,美国一些教授一年的论文发表量可能还不到一篇,有些甚至只有四分之一篇。

此外,理工科专业的学者在年富力强的阶段会经历论文的高产期,而人文社科类学者在一般在四五十岁的年龄完成学术积累,论文的质和量均会提升,国内一些人文社科类学者甚至在退休后还在发表论文。

同时,他也承认,在国内,论文发表数量如此巨大的学者并非梁莹一人,很多学校都有。此外,一个学者学术生涯的早期,最常见的问题并非剽窃,而是一稿多投,当籍籍无名、没有学术期刊资源的年轻人想发表论文,“一稿多投是不得已。”

三位接受界面新闻采访的重点高校的人文社科类教授、副教授均表示,发表论文的前提是掌握必要的学术期刊资源,绝大多数情况下,渠道比论文本身更加重要。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8883 s, 10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