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2-18 08:39

[原创]《红军骁将伍中豪传奇》第七章:桂东会师



明_笑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1928年8月上旬,赣敌获悉红军主力早已远去湘南,边界兵力空虚,于是,毫无顾忌地向井冈山根据地内发动猛攻。为了保存实力,三十一团不得不退至永新山区,敌人相继占领了永新、莲花和宁冈。此时,除了宁冈的西区和北区,永新北乡的天龙区、西乡的小西江区、南乡的万年山区,莲花的上西区,酃县的青石冈区和大院区,以及大小五井的山区,边界县的县城和平原区,全部被敌人占据。
  8月中旬,袁德生以省委巡视员的身份带着湖南省委的指示信到了永新。他们分析,湖南军阀政治已经到了“异常混乱状态,统治力量是非常薄弱的”。在这种估计下,湖南省委发出了这样的指示: 红军向湘东发展的战略在目前形势下是绝对的正确。红四军应很迅速的毫不犹豫的取得萍乡,武装安源工人,建立赣边、湘东平江各区暴动的联系,与湘南暴动相呼应。
看了湖南省委的这封信,毛泽东只觉得火往上冒。但巡视员大驾光临,他还是不敢怠慢。在袁德生到达永新的当天晚上,毛泽东便在永新小西江区的九坡村主持召开紧急会议,讨论湖南省委的来信。会上,袁德生首先传达了湖南省委的指示信,再次强调红四军应毫不犹豫地去湘东,好造成湘东的割据局面。
伍中豪听完袁德生的传达,“ 霍”地站起说:“请问巡视员, 红四军到底是去湘南‘ 绝对正确’? 还是去湘东‘绝对正确’? 红四军二十八团和二十九团为了执行省委‘绝对正确’的指示,早已‘毫不犹豫’去了湘南, 现在省委又要红三十一团‘毫不犹豫’再执行‘绝对正确’ 的新指示去湘东,那么,红四军岂不要脚踏两只船?岂不会在湘南湘东都翻船?”
  毛泽东不动声色,他只是反问袁德生: “湖南省委现在要我们去湘东,请问巡视员,省委对湘东的情况了解多少?安源的工人运动现在怎么样,有无罢工?湘东学生运动如何,现在有无罢课?湘东白军工作开展得怎么样,现在有无哗变?湘东商人现在有无罢市?湘东农民现在有无起义?湘东游击战争现在发展到什么规模?现在有多少游击部队?开展了哪些斗争?……”
  面对伍中豪、毛泽东提出一连串问题,袁德生无言以对。
  这时,替红军大队挑伙食担子的一位本地农民从湘南返回,带来了红四军主力在湘南失利的不幸消息。会议的主题急转直变,传达省委指示的会变成了声讨湖南省委错误指挥的会。伍中豪大声说道:“湖南省委躲在长沙城里,应该最清楚长沙的革命形势啊!应该尽快发动长沙工人武装暴动啊!如果长沙武装起义成功,我红四军不用省委指示肯定会毫不犹豫去长沙会合;如果长沙武装起义不成功,我红四军也会毫不犹豫去长沙救省委。可是,长沙现在好象一潭死水啊!没有什么动静啊!省委现在是沉在水底的鱼?还是落进水里的石头?巡视员是长沙漏网之鱼吧?先应告诉我们如何去长沙撒网救鱼啊?不先救出省委, 我们有何面目去见湘东父老?”
  然而,毛泽东已无暇去考虑省委的事,他敏感地想到二十八团的安危。一个团在湘南强大敌人的包围圈中孤军奋战,其结果可想而知。如果二十八团再有闪失,那么,井冈山势必朝不保夕。毛泽东很快提出了自己的意见:由毛泽东、宛希先、伍中豪率三十一团第三营前往湘南迎接二十八团返回,由朱云卿、何挺颖率三十一团一营会同袁文才、王佐的三十二团留守井冈山。
  朱德攻打郴州受挫,二十九团溃散,毛泽东立即和伍中豪率领三营连夜赶往湘南接应朱德部队,朱德非常感动。
8月23日,分别一月有余的朱毛终于在湖南桂东再度会师,一个月来笼罩在二十八团头上的失败情绪也稍有涤清。但毛泽东、朱德、陈毅等人却没有太轻松,见面不久,他们便酝酿召开前委会议。 会议刚开始,一直尾追着二十八团的吴尚第八军阎仲儒师两个团便撵到了桂东。为此, 伍中豪指挥红31团第三营阻击阎师一个团, 林彪指挥红28团第一营阻击阎师另一个团。
这时的红四军危如累卵, 因为:朱德、陈毅、王尔琢迫于杜修经的压力,在败退郴州后继续派出袁崇全带红28团二营四个连和军部直属机枪连及迫击炮连,到沙田开展地方工作。谁知袁崇全率六个连离开后,黄鹤一去,数日不归,音信杳无。后来终于接到袁的来信,却要求杜修经“杀掉朱德、陈毅”。朱德、陈毅、王尔琢如梦方醒,才知袁确已叛逃。王尔琢与朱德、陈毅商量,决定和林彪率红28团一营去追,追到桂东沙田时,遇到了何笃才、赵尔陆、粟裕等带四个连归来。王尔琢与袁崇全及二营感情笃深,不愿派林彪一营继续追下去把袁“打回来”,大概担心战斗力最强的一营会武力解决袁崇全等。于是,在遇到何笃才等返回后,便不再下令继续追袁,而令林彪率一营改去攻打桂东县城,他与归来四个连仍留沙田整训、开展地方工作。林彪率28团一营打开桂东县城后,与闻讯寻来的毛泽东和伍中豪率领的31团三营在桂东会合。第二天,朱德、陈毅接林彪信后,赶来桂东县城与毛泽东“第二次会师”。 故桂东会师,先有林、毛、伍会师,后有毛、朱、陈会师。
寡不敌众的红四军28团1营和31团3营且战且退,拼命掩护将前委会议会场转移到了桂东的寨前村。会议的规模不大,只有毛泽东、朱德、陈毅、杜修经、龚楚五人参加。 会议开始,毛泽东首先提议:鉴于杜修经这次的严重错误,请求省委给杜修经处分。 杜修经没有争辩,也无法争辩,并且主动地表示对这次湘南的失败承担责任。会议决定:毛泽东、朱德率主力红军返回井冈山,杜修经、龚楚负责留在湘南组织湘南特委,继续领导资兴、汝城、桂东、安仁各县及赤卫队,以此为基础,开展湘南工作。杜修经一听,如卸重负,追问:“能否让陈毅同志也留在湘南?”陈毅闻听没吱声,大概也怕回井冈山“挨板子打屁股”。 朱德却要陈毅“陪审”, 回答杜修经说:“杜少老板,你不把红四军拖死在湘南睡不着觉吗?”
在红四军主力返回井冈山的途中,已从特务营编入28团二营一连的杨得志从一个老百姓口中得知:“前面四五里的(崇义)思顺圩,有队伍”。杨得志问:“是什么样的队伍?”百姓讲:“三天前打的旗和你们的旗一样,今天打的是青天白日旗”。 杨得志立即报告了连长。军部闻讯后,陈毅主张继续派林彪率一营把袁“打回来”,但王尔琢不同意,王坚持去把袁“喊回来”。王尔琢对自己与袁崇全的交情颇自信,王尔琢说:“我是他们的团长,我和他们同甘共苦、出生入死,他们会听我的。”王尔琢没带一营,而是带了二营返回的三个连去包围思顺圩。
随后,王尔琢只带了一个警卫排往街上走,边走边喊着袁崇全和杜松柏(红28团2营党代表)的名字:“你们回去吧,既往不咎,我担保!”其他士兵见是团长都不打枪了,王尔琢向战士们问明情况后,布置警卫排从两侧包围上去,防止袁崇全等人逃走。却独自一人向袁崇全住处走去, 继续叫着袁崇全和杜松柏的名字,喊道:“袁弟,杜弟,跟我回家吧! 有我在,谁也不会动你俩一根汗毛!”袁崇全听到声音,立即拿着两支驳壳枪冲出房门,“砰砰”两颗罪恶的子弹射进王尔琢的胸膛,血流如涌。等警卫排战士赶来,袁崇全等20多个叛徒已逃得无影无踪。被骗去的最后两个连终于回来了,可是,深受战士们爱戴的王尔琢参谋长却牺牲了,而且恰恰死于待如兄弟的同学、同乡、老部下之手,牺牲时年仅25岁!但袁贼逃过了初一,却逃不过初二。1928年9月13日,红四军攻克遂川县城,生擒了这个可耻的叛徒,二十八团全体官兵召开公审大会,处决了这个败类!
朱毛在桂东“第二次会师” 无疑挽救了红四军28团没有完全崩溃,但接下来追究“八月失败” 的主要责任也无疑令朱德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去。因为:盲打郴州主要是湖南省委代表杜修经和29团党代表龚楚的鬼主意,而分兵约半给袁崇全带走做地方工作则主要是红四军军委书记陈毅的馊主意。
8月23日,伍中豪率领的第31团第三营和28团在桂东击退了湘军第3师的进攻。朱毛在桂东“第二次会师” 后,朱德深深后悔出兵湘南,完全赞同红四军28团随毛泽东回师井冈山。9月8日,毛泽东和朱德率红四军回到井冈山南麓的黄坳。9月13日,伍中豪又指挥三营与二十八团在遂川黄垇伏击追兵刘士毅部第七师5个营,俘敌官兵200余人,缴枪250支,并攻占遂川县城。敌军一部被歼,大部逃跑。
10月1日,红四军在新城附近垇头陇设伏,消灭敌第14旅第27团一个营,进占新城。10月13日,红四军又向遂川发起进攻,守城敌独立第7师弃城而逃。11月9日,红四军对新城之敌第14旅第27团发起进攻,重创该敌于龙源口,次日进占永新。至此,第二次反“会剿”胜利结束。在这一系列反复攻夺战斗中,红31团3营营长伍中豪锋芒毕露,频获胜绩,不久接任朱云卿任31团团长,朱云卿则接任红四军参谋长;红28团1营营长林彪崭露头角,功不可沒,不久接替牺牲的王尔琢升任28团团长。
毛泽东率部于1928年9月上旬回到位于井冈山南麓的黄坳,获悉朱云卿和何挺颖指挥红31团1营取得黄洋界保卫战的胜利喜讯,诗兴骤起,欣然命笔,写词一首:

西江月.井冈山
毛泽东

山下旌旗在望,
山头鼓角相闻。
敌军围困万千重,
我自岿然不动。
早已森严壁垒,
更加众志成城。
黄洋界上炮声隆,
报道敌军宵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18 14:04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0689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