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2-18 13:35

[原创]《红军骁将伍中豪传奇》第八章:柏露争论



明_笑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在中共六届六中全会上,毛泽东在《战争和战略问题》讲话中,针对张国焘同党争权的历史教训,提出:共产党不争个人兵权,不要学张国焘。但要争党的兵权,争人民的兵权,并形象地将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原则表述为“我们的原则是党指挥枪,而决不容许枪指挥党”。 但在“古田会议” 召开前,包括红四军军长朱德在内的许多红四军高级指挥员并不完全认同“党指挥枪”。 他们都是老共产党员,并非不愿接受共产党的领导,而是他们每每要接受“打仗外行” 的党代表的领导。诸如周鲁、杜修经、袁德生、及后来博古等人,都是不懂打仗的“秀才”, 若由这些人代表“党指挥枪”,能打出革命胜利吗?
非常不幸,毛泽东也是一位从未进过军校的党内“大秀才”, 在红军初创时期要践行“党指挥枪”, 很难一呼百应、应者云集。故毛泽东每次大战前都要召集众将开会,方能精心策划一些军事部署。否则,他难免受到朱德、彭德怀等打仗高手的掣肘。想必朱德、彭德怀等初识毛泽东时忽略了毛泽东曾办广州农讲所的经历。殊不知:毛泽东所办的广州农讲所,几乎办成了黄埔军校的分校。蒋校长无疑集聚了一大批黄埔精英,而毛所长则凝聚了一大批黄埔精英的才华。故毛所长最终能打败蒋校长,其实早已知己知彼,方百战百胜。
所以,黄埔军校毕业的奇才林彪、伍中豪及黄公略等人,每战取胜之后都像朱德、彭德怀等领导人一样特別佩服毛泽东的军事才能。反之,毛泽东也非常赏识林彪、伍中豪及黄公略等人的军事才华。毛泽东赏识伍中豪从秋收起义的路上就开始了。而毛泽东赏识林彪并非从朱毛第一次会师开始,准确地说应是从朱毛在桂东第二次会师后开始。因为桂东会师,毛泽东和伍中豪率红四军31团三营先与林彪率领的28团一营会师,且林彪舍身忘死护城开会、雷厉风行平叛袁崇全的亮丽表现,不能不使毛泽东从此以后对林彪刮目相看。至于毛泽东后来特别赏识黄公略,从毛诗中便能一目了然。那么,林彪、伍中豪及黄公略三位奇才将领谁更受毛泽东内心器重呢?以笔者妄猜:伍中豪应排在第一位,其次是黄公略,再其次才是林彪。主要理由:伍中豪文武双全,黄公略文武兼备,而林彪文弱武强。在武装革命时期,所谓“文” 主要表现为政治谋略和战略眼光,而“武”不过是精通战役战术。朱德、彭德怀及林彪虽功名赫赫,其“文韬” 实难令人恭维,其“武略” 也未必比伍中豪和黄公略更优秀,只是三人都活到全国解放,累积军功,令天下皆知,家喻户晓。
1928年12月中旬,彭德怀、腾代远率红五军主力800余人到达宁冈与红四军会师。红五军与朱毛红四军联袂井冈山的信息,使国民党南京政府感到惊讶与恐慌。蒋介石在震怒之余,发出了“换将会剿”的命令,决定撤换赣省主席鲁涤平“湘赣剿匪总指挥”一职,由湘省主席何键取而代之。接到南京政府的严令,何键不敢懈怠。12月下旬,何键在江西的萍乡召开两省军事会议,制订“会剿”计划。其部署是从两省抽调18个团的兵力,进入指定阵地后择日向朱毛红军的“巢穴”进击,并争取得到空军的飞机援战。湘赣敌军秣马厉兵大举进攻井冈山的情报,陆续传到前委及红四军军部。恰在这时候中共江西省委通过吉安县委的地下交通线,转来了传递半年之久的中共“六大”文件。毛泽东与朱德计议,决定召开联席会议,一则传达中央文件,二则对两省“会剿”作出应对策略。
1929年1月4日起,由前委召开的联席会议在井冈山柏露村的横店举行。参加人员为边界特委、红四军军委、红五军军委及各县县委负责同志,计有64人。会议的第一个程序,是由前委书记毛泽东传达中共“六大”的文件。中共“六大”是1928年6月间在苏联莫斯科召开的,文件久经辗转,晚了五个月才传到井冈山。从下午起,会议转入如何应对湘赣敌军的第三次“会剿”。毛泽东宣布由朱德报告目前的军事形势。朱德拿出一个小本子,根据各方面收集到的敌情作了介绍,末后说道:“两省敌人出动18个团,少说有三万人马,而我们拢共才5000出头的人枪,这仗怎样打?有道是众人拾柴火焰高,大家出主意吧!”
柏露会议前,毛泽东按习惯首先询问朱德有何主张?朱德回答:“井冈山乃弹丸之地,既难筹粮供应五千红军吃喝,更难让红四军打仗有回旋余地。何况,敌人已在井冈山的四周修筑了许多据点进行封锁,以后会逐步向中心压缩。随着敌人封锁的加强,红军供给会愈来愈困难,红四军作战也会越来越难施展拳脚。因此,我主张‘围魏救赵’, 即红四军要离开井冈山跳出敌人包围圈,攻敌后方兵力空虚的重要城镇,迫湘敌或赣敌回兵自救,从而可打破湘赣两省敌军对井冈山的第三次‘会剿’。”
毛泽东又询问刚上井冈山不久的彭德怀对打破湘赣敌人的第三次“会剿”有何主见?彭德怀回答:“红五军上井冈山前,是沿着秋收起义的足迹纵横捭阖,但也象秋收起义工农革命军一样,孤军奋战,力量单薄,没打下一个县城,没法在强敌四面围攻之下立足,故留下黄公略带四百余人继续在湘赣边区打游击,由我带红五军主力上井冈山与红四军会合。但未料红四军现在也难在井冈山站住脚。你和我过去都对湘东、湘中一带了若指掌,且在湘东平江浏阳一带还有黄公略的游击纵队,所以,我希望红四军能和红五军一起杀回湘赣边区,若能打下平江和浏阳,既可‘围魏救赵’, 也可继续挥师西进,直逼长沙。”
毛泽东接着询问红四军28团团长林彪对打破湘赣敌人的第三次“会剿” 有何主意?林彪回答:“南昌起义成功之后之所以不能守城,主要是怕强敌四面围攻孤城而被歼。南昌起义部队南下到福建汕头之所以遭失败,主要原因是孤军南下,劳师远征,侵犯陌省。故我认为:南昌孤城无法守,井冈孤山也不宜留。红四军可分兵下山,不妨先派31团向西突围,佯攻茶凌,若能调动围敌追堵,则我28团可乘隙东出宁冈,然后可择机佯攻泰和,再在吉安城下虚晃一枪。接着便可在赣东一带四处运动作战,从而可北逼永丰、乐安,南临兴国、宁都,东击南丰、广昌,如此一来可使红军主动,敌人被动。在这一带打仗,我红四军不必远离井冈山,红31团和红28团都能进退自如,互为犄角,互相呼应。若‘会剿’井冈之敌回兵追剿红军,则我红28团和红31团也可回兵与守井冈红军夹击敌人,因而可打破湘赣敌人的第三次‘会剿’。”
毛泽东紧接着询问红四军31团团长伍中豪如何打破湘赣敌人对井冈山根据地的第三次“会剿”? 伍中豪回答:“井冈山根据地及周围永新、遂川、莲花、茶陵诸县,都是夹在湘赣两省之间的荒僻地域,人烟稀少,产粮不丰。故湘赣两省敌军过去视若“鸡肋”,食之无鲜味,弃之不足惜。现今湘赣两省敌军大动干戈要食“鸡肋”, 乃是要防鸡窝里飞出金凤凰。既然如此,我红军不妨在井冈山留一小部分兵力继续吸引湘赣敌军争抢“鸡肋”, 而红军主力可南下突围到赣南另劈新根据地。这样至少有五点好处:1. 能避开兵力较强的湘军穷追不舍。2. 能远离赣北的重兵城镇,赣军其实是云南滇军,不会弃守富庶的赣北诸城。3. 赣南地形复杂,山高林密,水流湍急,不宜敌人大部队追击红军,却方便红军运动游击。4. 赣南地广,物产丰富,筹粮较易。5. 赣南东邻闽西,南邻粤北,而闽西或粤北现在都没敌人的重兵部暑,都较适合红军创建新根据地。故红军若在赣南发展壮大,今后有望建成赣闽粤大块红色区域,进而可谋夺赣闽粤三省。“
毛泽东一听, 高兴说道:” 豪子, 你的远见卓识很合我意, 但未必很符合红四军和红五军大多数军头的心意; 所以, 你一定要在柏露会议上畅所欲言, 据理力争, 以助我定夺.”
在柏露会议上, 诸位打仗英豪各持己见,互不相让,林彪拍桌打椅力主红四军往赣东,伍中豪口洙横飞呼吁红四军到赣南。林彪说:“红四军往赣东,北进可继续北伐南昌乃至武汉,南进广东可重夺广州,即使北伐南征都不可行,也易折回井冈山退守。”伍中豪辩道:“红四军要从赣东北伐南昌无疑是重踏南昌起义失败的后尘。红四军要借赣东南进广东重夺广州那更是饺子下油锅想叫广佬尝鲜。至于红四军去赣东如果失败而归重返井冈山倒是很容易,但鄙人认为:兔子不吃窝边草,好马不吃回头草;湘军和赣军长期围困井冈山,早已将兔子窝边草啃光了,红四军若不能冲出重围也只能守在井冈山吃泥巴了,红四军若能突出重围又何必一定要重返井冈山坐吃山空?何不去新创更大更好的革命根据地?比如:红四军若突出重围去赣南……”
一个下午很快地过去了。翌日继续讨论。屋外,依然寒风凛冽,雨雪霏霏,屋内也依旧人声鼎沸,伍中豪和林彪继续争论激烈。一直没有发言的彭德怀,眼见争论无休无止,突然大声说道:“两位猴团长,别把屋顶吵塌啦!这么大的战略方针,前委肯定有所考虑,不知是个怎样的打算,请泽东同志讲讲吧。”这话得到了多数人的附和,大家都把目光投向毛泽东。毛泽东迎着所有人关注的目光,徐徐地讲开了:
“我看不能死守井冈山,敌人强于我们五六倍,且装备精良,表现了很大的决心,气势不谓不凶,死守无疑会招致失败。不过,红军都跳到山外去盘旋也不行,等于丢掉井冈山不管,我们在此间经营一年多了,好不容易建立了罗霄山脉中段政权,这块革命的根基之地千万丢不得!还有一个经济的问题,那是我们决然不可忽视的!边界的土豪已是打尽,筹款不易,物资菲薄已极,伤病兵员其苦更甚,5000余人的衣食难以为继,这样的经济困境能维系多久呢?我们要有积极的战略,不能被动。这就是敌人从这边打过来,我们就从那边打出去,迂回敌后,在外线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同时,牵制进攻井冈山的敌人。这种战略,古已有之,叫‘围魏救赵’。那么,我们既要守山,又要打出去,谁来守山?往什么地方打出去?前委考虑了很多。留下哪个呢?三十二团是义不容辞的,他们熟悉地形嘛!另外,我还没有跟五军的同志商量,想让他们也留下,与边界的民众同守井冈山。”
毛泽东还未说完。红五军参谋长邓萍高声发话,不赞成五军留下.纵队长李灿、贺国中亦持同样看法。他们的理由是五军只七八百人枪,守不住偌大的井冈山。会议的气氛为之一变,突然冷场了。
这时,红五军军长彭德怀说话了,语气非常坚定:“我们服从前委决定!四军、五军一盘棋嘛!”
紧接着,五军党代表滕代远也表态说:“大敌当前,五军理应无条件服从前委!”
彭、滕力排众议,毅然承担守山任务,毛泽东心里就像石头落地,又针对打出去的方向作了阐述。他的见解是赣北和湘鄂赣边界都不可去,那里距离南昌、武汉、长沙中心城市太近;湘南也不可去,湘敌兵力太强,群众基础也受到很大破坏。他又说:“赣东是井冈山邻近地区,红四军现在去赣东是最方便的,那一带也很适合红四军运动游击作战;但赣东现在也不宜去,因为赣东距赣北和赣军重城都较近,故红四军现在去赣东容易遭到赣军重兵追剿。”最后,毛泽东把出击方向锁定在赣南: “红四军现在去赣南是最合适的。其一,赣南地域广大,山区居多,距大中城市远,敌人鞭长莫及;其二,赣南物产丰饶,便于解决经济问题;其三,赣南敌人兵力单薄,赣军比湘敌好打;其四,在东面有个红二、四团,能在军事上起到策应作用。其五……”
毛泽东的主张,分析透彻,极尽情理,切实可行,得到了大多数与会者发自内心的认同和钦佩。为时三天的柏露会议,经过两天多的争论、权衡,最后形成了这样的决策:红四军主力出击赣南,迂回敌后,以解井冈之围,红五军与红四军三十二团坚守井冈山。
1930年春,毛泽东在赣州楼梯岭会议上曾说:“红军在赣南有今日之发展,伍中豪应记第一功,他是力主到赣南来的。”
但柏露会议形成决定, 真应记第一功的应归属彭德怀, 虽然他后来没守住井冈山未免有些后悔或抱怨, 但他在柏露会议上的坚决表态, 足以证明他自见到毛泽东后是忠心诚意拥护“ 党指挥枪” 的。
柏露会议的争论至今罕见有史学家提及或研究,其实它的重要性及深远意义,并不亚于毛泽东此前召开的文家市会议、三湾整编会议及此后的古田会议,因为:

红军诸将聚一堂,
争执不休多主张;
离开井冈何处去?
最后赞同去赣南。

红军从此脱重围,
千里运动令敌慌;
将心收拢归一统,
齐拥毛帅指挥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18 14:04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795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