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2-19 07:30

[原创]《红军骁将伍中豪传奇》第十一章:拥护毛帅



明_笑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1929年2月,上海党中央派刘安恭以中央代表名义到红四军工作。由于他是从列宁故乡来的,见过斯大林,又是中央代表,因此,大家开始对他十分推崇。刘安恭跟朱德又是同乡、同留学德国、同在四川军阀杨森部做过兵运工作,且救过朱德免遭杨森杀害,故他仗着同朱德的特殊关系,来到红四军后喜欢对看不惯的事评头品足,凡有会议,他必参加,会上争着发言。有一次前委会上,他竟说:“红四军的规章制度,马列主义经典著作上没有记载,一个字也对不上号,不合规范,土里土气,农民意识太强,要统统废除。而苏联红军是世界上第一流的军队,我们要完全彻底学习模仿,用他们的‘一长制’建设中国红军……”
就在刘安恭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发言之时,毛泽东再也忍不住了,他严肃地说:“脑袋长在自己肩上,文章要靠自己做。苏联红军的经验要学习,但这种学习不是盲目的,不能东施效颦,必须同中国革命的实际相结合……”
刘安恭碰了一个大钉子,十分不悦,他打断毛泽东的话说:“你对马列缺乏信仰。马列著作就是要句句照办!”
陈毅批评刘安恭说:“你刚回国不久,才到苏区,不了解中国工农红军的发展历史和斗争实况,就主张搬用苏联红军的一些做法,像个钦差大臣,下车伊始就哇哩哇啦乱放炮!……”
伍中豪插嘴接话说;“他不是乱放炮,是乱放屁!”伍中豪冷言冷语问刘安恭:“你在苏联打过仗吗?你在苏联当过红军司令吗?你在苏联大概只会给红军司令擦皮鞋吧?”
林彪接过话头说:“豪子,你问错了!他在苏联只喜欢替红军政委擦皮鞋。因为苏联红军政委是从不对打仗负责的,只喜欢穿着铮亮的皮鞋随时踢人。”
胡少海接着说道:“豪子,彪子,你俩个都弄错了!据我所知:苏联红军政委无事喜欢擦皮鞋,只是为了外出找女人不被奚落。”
伍中豪马上问:“刘代表,俄罗斯姑娘都很漂亮吗?莫斯科的晚上有歌厅吗?你怎不带一位俄罗斯堂客来闽西给红军战士唱唱歌、鼓鼓劲?给我们跳跳俄罗斯疯人舞也能让大家都高兴高兴啊!”
开会众人一听“豪子、彪子、海子” 三位纵队司令相互逗乐都哄堂大笑!刘安恭听三位纵队司令互相唱和讥讽气得脸色煞白。他抬眼看了看朱德和陈毅,两人却似乎见怪不怪,司空见惯,不但不帮腔训斥下属,反而微微笑着开溜走了。此后,刘安恭对毛泽东意见更大,一有空就下部队搜集情况,对毛泽东从实际出发的一些正确主张任意指责。他带来中共中央给红四军的一封指示信,要红四军分散行动,散入农村,还要毛泽东、朱德离开红军到中央工作。对这个明显不符合实际的决定,毛泽东和所有前委委员都不赞成。4月5日,毛泽东以前委名义复信中共中央,阐明了理由。后来,中央也同意了朱德、毛泽东继续留在红四军的请求。然而,刘安恭硬要抓住“中央来信”大做文章,指责毛泽东对抗中央,搞书记专政。他坚决主张按中央指示办,分散红军,逼迫朱德、毛泽东离开红四军。刘安恭还要求成立军委,认为“既名四军,就要有军委”,建立军委是完成党的组织系统。他还指责前委“管得太多”,“权力太集中”,不但“包办了下级党部的工作”,还代替了“群众组织”,甚至攻击前委领导是“书记专政”,有“家长制”的倾向。很明显,刘安恭的矛头主要是指向毛泽东。
5月13日 ,红四军一举攻克龙岩城之后,由于地方工作一度繁忙,前委决定恢复2月初在罗福嶂会议上已撤销的中共红四军军委,指定刘安恭任临时军委书记。可是,刘安恭在他主持的一次临时军委会议上擅自作出一条决定:毛泽东主持的前委只许讨论红四军行动方向,不许过问军队其他事务。下级党委作决定限制上级党委的领导权,这显然是错误的。刘安恭的这个举措不仅是“以下犯上”,而且是要“以下代上”。因此,他遭到与会红四军三个纵队司令的一致反对。伍中豪首先反对说:“临时牛,你想代替军中诸葛亮吗?我看你不会摇鹅毛扇,你连鸭毛扇子也会拿不稳,你充其量只配做周仓,替关公扶一扶青龙偃月刀还可以。”
林彪接着说道:“临时牛,你即使会摇鸭毛扇子也当不了牛魔王,因为你只会扇阴风、点鬼火,你没本事扇熄赣南闽西的反革命火焰山。”
胡少海跟着说道:“临时牛,你即使有牛劲也拿不动关公的青龙偃月刀,因为你久居苏联只会拿刀削水果皮,回国岂能玩真刀真枪?”
刘安恭知道三位纵队司令戏言都惹不得!否则,自己临时军委书记也当不下去。他忍气吞声笑答:“你们放心,临时军委书记绝不会代替朱军长指挥红四军打仗。”
朱德终于看透了昔日密友的别有信心,笑问刘安恭:“朱毛一直是红四军‘首长’, 可你一直要求朱毛都离开红四军去替别人擦皮鞋,谁还敢指挥红四军打仗?干脆由你兼任红四军‘临时首长’ 吧?”
刘安恭不解,问朱德:“你不是赞同红四军推行首长负责制、反对书记专政吗?怎么又不支持临时军委了?”
朱德笑答:“我只是看毛帅什么事都管累得够呛,想让你分担一点事务而已,岂会想到你要让朱毛分家?”
刘安恭又问陈毅:“你被毛泽东无情地撤了红四军军委书记一职,现在也不支持临时军委吗?”
陈毅笑答:“我才疏学浅,当不了红四军‘临时首长’, 我宁愿现在就去替别人擦皮鞋。”
6月8日在白砂召开了前委扩大会议。毛泽东的“军委应该撤销,集中权力于前委”的主张遭到刘安恭的极力反对。毛泽东表示不能担负这种不生不死的责任,请求前委马上调换书记,让他离开前委。陈毅对刘安恭的行为十分气愤。为了维护毛泽东的领导地位,他劝毛泽东不要辞职,建议撤销刘安恭红四军临时军委书记和政治部主任职务。这一建议很快得到大部分红四军前委成员的同意,于是免去了刘安恭在军部的职务,改任第二纵队司令员(胡少海已调任红二十军军长)。同时举手表决,同意取消军委。军委是取消了,可党内争论的各种问题仍没有解决。毛泽东执意不肯收回辞职请求,陈毅只好代理前委书记。
白砂会议后,红四军党内军内,上上下下,沸沸扬扬,议论纷纷。红四军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由此召开。会上,主持会议的陈毅号召“大家努力来争论”。于是,林彪针对刘安恭对毛泽东的指责,激愤地说:“关于军委的问题,我信上说得十分明确,理由不再重复。有一点需要指出,朱德一贯喜欢说大话,吹牛皮,喜欢用政客手段和封建手法拉拢部下,形成团伙。这次他支持成立军委就是想借此脱离前委羁绊。”
伍中豪听到林彪的怪论,觉得林彪是目无尊长,狂妄自大。他于是采用一个特殊办法委婉暗示朱德去请毛泽东回来主持红四军前委工作。这个办法就是每天一有闲空便找朱德下象棋。红四军中要数最能下象棋的只有伍中豪,当时红四军里还没有一个人下赢得过他。朱德也是象棋迷,为摆脱军中争吵烦恼,他很乐意陪伍中豪下棋对弈。因此,每盘对弈,伍中豪每次“吃车”便高声说:“吃猪”!朱德每听“吃猪”都多少不快,便回应说:“象棋对弈只规定‘将军’要喊嘛!,吃别的任何棋子,都无须象猴子一样尖叫嘛!”伍中豪笑道:“你怕‘吃猪’, 可以‘丢猪保帅’嘛!”朱德是爽直人,说:“你‘吃’了‘猪’,我还怎么‘保帅’ ?”伍中豪又笑道:“我让你一步棋,不‘吃猪’了,你可‘保帅’了!”谁知朱德不肯悔棋,也毫不明白伍中豪的暗示,反而向伍中豪推荐福建长汀县长角圩有一位叫刘天良的老人精于象棋。当时红军还没有攻占长角圩。伍中豪很气恼白同朱德下象棋,便带上手枪排,夜间摸进了这位老人家里,与老人连走了五盘棋,谁知两赢三输,他一把推倒棋子,说三个月后再来战。就为下棋之事,伍中豪受到朱德的严厉批评,也是他投身红四军以来第一次挨朱德的批评。他不服气地答道:“军中无毛帅,谁能定输赢?既已全盘输,管谁走出门?”
朱德一听,方知伍中豪心中的气恼是什么?于是笑道:“豪子,你的毛帅一走了之,请也请不回,害得我现在想找人吵嘴也找不到对手,只好找你下棋嘛!来!来!再来一盘!我不怕你再‘吃猪’!”
伍中豪一听,什么气恼也没有了。果真坐下又与朱德在棋盘上对弈不休。
下午,伍中豪找到三句话不离“民主” 的陈毅,毫不隐晦地说:
“蚂蚁爬树偷吃叶,
蚍蜉撼树别做梦;
猴子上树摘仙桃,
不怕蚁帅打军棍!”
陈毅一听,并不气恼,笑道:“豪子,我陈毅只是:
身不由己暂拿印,
哪敢升堂乱发令?
赶鸭上树成笑柄,
心忧毛帅不来问?”
伍中豪仍不饶不恕,直言不讳继问:“你为什么在会上对朱毛各打五十大板?难道你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徒从之师而超之师?”
陈毅继笑道:“润之大哥不容陈毅老弟多说便拂袖而去,我拦也拦不住,留也留不下,岂可奈何他?”
伍中豪一听,难以继续责问,便说:“我近来感冒发烧,头脑发热,想请病假卧床几天,望蚁帅恩准?”
陈毅立即批准,并说:“我近来也头晕脑胀,想去上海疗养,你若不怕累,可否与我一同前往?”
伍中豪回答:“我不怕大风大浪,但怕无人掌舵会翻船,还是就地养病吧!”说完告辞而退。
伍中豪当晚回到红四军第三纵队司令部,真收拾简单行李欲离队养养精神。但他忽翻出了5月刚写的一首诗:
男儿沙场百战死,
壮士马革裹尸还。
埋骨何须桑梓地,
人间处处是青山。
伍中豪立刻停住手,走到窗前想了一阵又挥毫写诗一首:
英豪辞家远离乡,
难忘熟檐静寒窗;
抬头望月思慈母,
梦里依稀重见凰。
夜寂星碎浮流云,
骏马停蹄愁断肠;
只盼东方升红日,
好踏飞燕追斜阳!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3 10:45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060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