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250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2-19 17:35

[原创]死亡归来的路上



拾豆叁叶阳光照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小说
  死亡归来的路上
  文/彭太光
  三十六条生命,差一点全部完结在一起车祸中。一九九二年那年,江西煤碳工业学校地矿工程系“9201”班的应届毕业生参加毕业前的一次实习活动。这次活动,由班主任张承维老师带队,全班三十六人都参加。实习时间二十天,路线图为:安源煤矿、高坑煤矿、上官岭煤矿、德兴铜矿、鹰潭贵溪铁矿。这样的实习,是学校毕业班的必修课,也是学生毕业后工作分配的一次见习体验,见习全部完成经考核合格,学校将颁发实习合格证书。
  安排去实习的车是学校的大巴,这辆车除了接送住市区的老师,平时也负责学校对外的接待任务。学校安排的外出实习工作,这辆车是必备神器。大巴车的驾驶员姓叶,是学校的正式在编人员,四十二三年纪,有十七年的驾龄,连续多年被评为学校的先进工作者。
  “9201”班的学生,来自全国各地,当然,江西藉的学生居多,占有七成。该班男生二十六人,女生十人。车子出发后,顺利地完成了安源煤矿、高坑煤矿、上官岭煤矿的实习,车便朝着徳兴铜矿的方向驶去。
  车上,有的同学在谈实习的体会,有的同学在谈论自己的工作去向,有的在打盹,也有女生在说悄悄话,谈论的话题是爱情归宿。车上的人,没有一个会想到,危险和灾难在朝着他们突然降临。
  天,有些晚了,路面上已经一片漆黑。公路两旁的路灯已经开了,路灯照着过往的车辆和行人。这是快要到德兴铜矿的路上,已经下了省道,进入了市级公路。在一个急转弯处,一辆大货车直冲着校车大巴撞来,叶司机为了躲避大货车的直接冲击,便向右打了急转,大巴翻入了几米深的山沟。司机负了重伤,车上的十几个学生受重伤,其他学生不是轻伤就是微伤。当地医院派出多辆救护车将重伤学生和司机抢救进了医院,其他学生是德兴铜矿派出了救援车辆,全部带入市医院做过检查。十三名重伤学生和叶司机被告知须住院治疗,其中的三位男同学一位女同学被转入至省城南昌市第一医院救治。
  谁都不愿出事故,可事故天天都有发生。中国这么大,车多、人多、路窄,交通事故天天都有。负重伤的负轻伤微伤的同学谁都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故还就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撕心裂肺的一幕,难以从心灵上抹去。幸运的是,没有学生在事故中身亡。重伤的学生主要是头部、胸部遭受创伤,其他的主要是骨折骨损。
  二十天的实习戛然而止。江西煤校派出领导前来徳兴市医院慰问,并拟安排护工对重伤学生的护理。张承维老师属轻伤,他临时召集轻伤微伤的同学开会,征求大家的意见和建议。班长肖勇说,班上出了这么大的事,我的心里很难过。为了重伤的同学早日康复,我建议护理同学的责任由我们同车的同学来承担。肖勇的提议得到全体同学的认同。大家都坚持留下来做护理。
  在医院,护士承担不了护理的工作。护士只打针输液送药,掌握病者病情。而护理则是要管吃喝拉撒洗脸擦身子,对病人进行生活上的伺候。
  肖勇同学的提议,张老师带到了校领导这里。校领导作不了主,电话汇报到校长,校长认为同学间的互帮互助好,比请护工强。同意由班主任张老师负责,组织并带领学生对重伤同学进行护理,并要求不能耽误未完成的学业,做到护理、学习、治疗都不误。
  有了学校的同意,张老师便作了简单的分工:七个女生负责照顾三个重伤女同学,其中派三个去护理转南昌救治的女同学。十六个男生负责照顾重伤的十名男同学和司机,其中安排六人去南昌护理重伤的三名男同学。
  德哥很幸运,他只负了轻伤。德哥是萍城人,属于当地考入煤校的学生。这里交待一下,江西工业煤炭学校,是一九五八年设立的,学校地址在萍乡城区。当时成立的时候只设中专学历。八八年后,经国家教委批准,升格为大专学历,中专学历仍然保留。中专学校时,只允许招省内学生。升格为大专院校后,放开为各省均可报名。当然,省外招生指标只占学校总招生的百分之三十,而省内招生计划则占了七成。
  德哥的父亲是安源煤矿的工人,自小受父亲影响,长大后爱上了煤业,并立志继承父亲的事业。在考大学时,按德哥的成绩考南昌大学没有一点问题。可德哥选择的是江西煤炭工业学校,简称煤校。
  学校读书三年,马上面临着毕业的分配。在安源煤矿实习时,李矿长知道徳哥是本矿矿工的儿子,便握着德哥的手说:欢迎桑李徳明同学来安源煤矿发展。德哥当时有些激动地说:李矿长,我一定来您这里。没想到的是,还没有毕业,则发生了这起交通事故。
  德哥被分配去了南昌,并负责在南昌的一切事宜,也就是说,在南昌治疗的重伤同学的护理工作、日常生活管理工作、与学校的联系等都是徳哥负责。徳哥与六个男同学三个女同学一起乘车去了南昌市第一人民医院。
  德哥不是他的名字,德哥的全名叫李德明。他在家里也不是老大,而是最小的一个孩子。是徳哥在读小学中学时在同学们面前老是称大,同学们也认他是哥,所以就都叫他德哥。徳哥从小学到中学到煤校,都一直担任班干部。他做不了班长,他很多时候不敢做主。但做帮手,是个好料。
  去南昌,是德兴铜矿派的中巴车。到了南昌后,徳哥找到住院部,将学校领导的意思跟住院部的领导兰竞丽院长衔接好,德哥便和同学们一起承担起了对重伤同学的护理工作。
  三个重伤男同学、一个重伤女同学,全部都安排在住院部的内科。三个男同学中,一个是江西吉安市安福县人,姓江,一个是安徽省黄梅县人,姓曾,一个是湖南醴陵人,姓孟。而女同学则是宜春市上高县人,姓刘。这四个同学的家人在得知他们负伤的消息后,都先后赶来了南昌市第一人民医院。德哥代表学校一一见过了重伤同学的家人,也将车祸发生的情况将关键的都说了,把学校的护理工作安排告知了家人。家人对学校的安排是满意的,知道这个车祸的肇事方不在学校的司机,治疗费用暂由学校全部代付,也就没有了更多的要求,只是说在这里呆几天就各自回去。
  德哥将护理工作分成三个班,每个班为八个小时。六个护理的男同学分为两个人负责一个班,六个人三班倒,正好二十四小时轮值。而三个女同学正好每人轮值八个小时。
  德哥和阿林安排在一个班。阿林全名曾阿林,安徽梅县与江西九江交界,小时候父母带他去江西的庐山旅游,对江西他就有了好印象,长大后立志考入江西的大学。没想到的是,他所考入的大学在萍乡,离九江有些远,离他家就更远。可到萍乡读书后,他又喜欢上了萍乡。萍乡的武功山、杨岐山等风景名胜区他都去过,特别是安源煤矿,他真想能毕业后留在安源煤矿工作。这次在安源煤矿实习期间,李矿长接见了他们,也说了欢迎他们来安源煤矿谋发展。
  阿林在萍城读书,人生地不熟。认识徳哥后,两人成了要好的朋友。学校放假的日子,阿林就都呆在了徳哥家里。德哥家人没有把他当外人,还时常买好菜款待,他心里蛮感激。逢到过节,也会买点礼品带去。德哥的母亲就会说他:你这孩子,还买什么东西呀,你买东西就是把我们当外人呀。
  阿林见德哥妈这样说,脸上会显得格外腼腆,好像自己做错了什么,嗫嚅着说:只是一点小心意,表达我的一点小意思,您就收下吧!
  阿林跟徳哥关系这样铁,德哥就很自然地将他分在一个班。
  三个重伤同学,被兰院长关照,安排在一个病房。这个安排,是德哥争取的。德哥他们未来之前,三个重伤同学是分开安排的床位的。德哥将学校的意见跟兰院长沟通后,兰院长便进行了调整,三个重伤男生安排在一起,将一个重伤女同学单独安排了一简病房。
  重伤的男同学小江、小孟是不能起床的,小曾搀扶着可以下地。不能起床的伤者,大小便就得有人帮着处理。刚开始的几天,是伤者家人帮着处理。伤者的家人回去后,这些个工作就是护理的同学来处理了。作为参加护理的同学,原来是没有做过这些事儿的。现在既然答应了做护理,那脏也好累也好的活儿就都得把它完成了。
  小江、小曾受伤是颅内出血,颈脖扭伤,按照医生的说法,没有个一个月时间难以恢复正常。也就是说,他们在病床上要躺一个月的时间。小曾是胸部肺叶损伤,但大脑没有问题,四肢没有问题,所以可以下地行走。小刘同学是盆骨损伤严重,属骨折性质,属外科医治范畴,没有能和男生在同一个病区。不在一个病区,但其实还是在一幢楼里面,内科三楼,外科在五楼。刘同学也是不能起床的伤者,三个女生跟男生一样,原来也是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护理病人的工作。首先是陌生,然后慢慢的熟悉。当然,参加护理的同学,也是要克服自身的一些困难。如生活上的不适应,学习上的不适应,包括对医院的恐惧心理。人的生存是讲究环境的,在医院这种天天都有人死的地方,人的心理是有阴影的。
  答应留下来护理同学是心甘情愿的,现在遇到了困难也得自己去克服或者去解决。徳哥和阿林很默契很配合,被护理的同学也满意。可关冬生和孙建民就遇上了麻烦,被护理的小江提出不要他们俩护理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关冬生和孙建民是多年的烟民,作为抽烟的人是不犯法的,没有法律规定不许抽烟。可也有法律依据,吸烟者在特定场所不允许抽烟,如飞机上、高铁上、候车厅、影剧院、医院病房等公共场所。这天是关冬生、孙建民的夜班。夜班时间是从十二点到第二天早上的七点半。关、孙接班后,伤者这个时候是不要输液吃药的。前班的同学已经跟伤者擦洗过身子了,换洗的衣物也送洗衣店洗去了。值班的医生在十二点半进病房来查房后,就没有医生或是护士进病房了。这个时候是最犯困的时候,而按护理要求,护理者是不允许睡觉的。因在病房里的都是同学,关冬生便掏出烟盒,抽一根递给孙建民,自己也抽一根叼在嘴上,打燃火机点上,猛抽了一口。孙接过火,也是陶醉在抽烟的享受中。烟抽进体内还得吐出来,房间里便有了浓浓的咽味。
  小江是不吸烟的,且闻到烟味就会咳嗽。在关、孙抽烟前,病房里的三个伤者是已经睡着了的。当病房里的烟味越来越浓时,呛醒了小江。小江睡眼朦胧地说:你个烟鬼,怎么在病房抽烟呀,想要把我呛死呀!
  我们又不能睡,不就抽根烟吗?抽根烟会呛死你呀!关冬生对小江的牢骚满腹有些不舒服。心想,我们这么辛苦伺候你,怎么就不为我们想想呢?
  关的这句话刺激了小江:这不许在病房抽烟是医院规定的,又不是我小江规定的,再说,我是病人啊!你不愿护理我们可以提出来呀!没有你难道就没有人护理不成?!
  小江没有想过,他的话真的很伤人。参加护理的同学,没有半分钱的报酬,还要克服一边学习一边护理的困难。后来小江也知道,护理的同学是做出了大的牺牲的。
  照顾女同学的陈建兰,只要是帮助女同学在床上排便,她便一天都吃不下东西。关冬生的母亲在家患病住院了,那天他很焦灼。他是长子,作为长子,他是必须在母亲身边的。可他走了,这里就少了一个护理。他也是同车的人,要是受伤的是他自己,同学们不也是一样的来护理他?正因为这,他也没有跟学校请假赶回去。德哥的父亲也是因公负伤,可德哥为了护理同学,铁着心没有回家。这些,是小江们不知情的。
  他们都还是学生,学生是没有收入来源的。生活费、学费、学习用品等费用都是跟家里要。可同学们省吃俭用,经常是掏钱买水果给伤者同学吃。有的同学是连牙刷牙膏卫生纸都帮着买了,也没好意思要伤者同学付钱。
  时间过得很快,毕业考试临近了。学校为了参加护理的学生,护理、考试两不误,决定市外分两个考点,一个在德兴医院,一个在南昌市第一医院,两个考点各派两个监考老师。这在当年的所有大学考试中,难得有这种特殊安排的。
  在德兴治疗的伤者中,有两个同学申请一起参加考试。在南昌治疗的伤者中,有一个同学申请参加考试。这样,参加德兴考场考试的为16名考生,参加南昌考场考试的为10名考生。
  考场是正规的,在德兴,借用了医院的会议室,在南昌,借用了医院的培训教室。按照考生考试号编的座位,隔人安应考席。考试时间与煤校的毕业考试同步,监考老师前后各一个。老师宣读完考场纪律,考生便认真地做答题。说实在的,毕业考试不像考大学,没有这么难。试卷中的答案原来老师都曾要求学生留意,只要不像是如负伤住院不能走动参加考试这种情况,参加考试的学生大都能得到合格以上的成绩。做完试卷的考生先后离开考场,还没到考试时间到,考生均离开考场。监考老师按照封装试卷的要求装卷入袋,将试卷带回学校。
  这次没有能参加毕业考试的伤者同学,只有等到下一年参加毕业考试了。按照学校规定,负伤的学生伤愈后必须参加毕业班的在校学习,而参加了毕业考试的学生,就等待着录取单位的通知了。
  值得一提的是,徳哥参加毕业考试后,与建兰谈起了恋爱。建兰因护理同学时处理大便而吃不下饭,吃不下饭人就没有精神。德哥在校时心里就一直是喜欢建兰的,建兰心里也明白,只是双方都没有表达出来。这次出车祸,两个人都没有事,且又都安排在南昌护理受伤的同学,这就给了德哥表现的机会。德哥就见缝插针献殷勤,嘘寒问暖,关怀备至。见建兰吃不下饭,便想方设法寻建兰开心,带建兰去参观腾王阁、八一起义纪念馆,坐船游览赣江,逛商场、公园,并买建兰喜欢吃的食物。建兰早己将医院的事忘到九霄云外,跟着徳哥开心地玩,开心的吃。德哥和建兰的关系迅速发展,可以说是恋爱公开化了。
  差不多一个月的护理工作,让护理的同学之间,让护理的同学与负伤治疗的同学之间,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和友谊。在小江出院的这天,小江拉着关冬生的手不愿松开:“冬生,谢谢你了!我错怪了你,你不要记恨我哈。为了我,连你娘住院都没有回去,真的对不住你!”
  “谁让我们是同学呢?是同学,就应视同自己的兄弟姐妹。我也是有错在先,真的不该在病房抽烟。”
  “还有你,徳哥,为了我们,你父亲负伤住院治疗你都没有回去看看,我的心里真的过意不去的,好兄弟,真的谢谢你!”
  “说什么呢?有难同当有福同享,这才是我们的同学情谊。只要你们都沒事,我们的一点点付出值得!”
  重伤住院治疗的同学,在医院医生的精心治疗下,总算是陆续出院。参加护理的同学也都松了口气,全部都回到了学校。也许是这次车祸事故的原因,也许是矿产资源开发效益是最好时期,江西煤校92届毕业生的工作都得到了落实。这些参加护理的同学回学校,也就是来学校领取单位录用的聘书。拿到聘书,就要按照聘书上写的时间赶单位去报到。
  阿林和德哥遂了心愿:被安源煤矿录聘。当然,同时被分在安源煤矿的还有其他班的同学。建兰被录聘在萍矿文工团,被录聘在萍矿文工团的还有其他班的同学。
  安源煤矿,是中国矿业史上比较早的矿,它产生了很多的世界第一。第一个中外合资企业,第一个机械化采煤煤矿,第一个中国工人运动策源地。毛泽东、刘少奇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在中国共产党革命早期,曾经多次来到安源煤矿领导工人革命运动。对于德哥、阿林们来说,能够在安源煤矿工作,是个无尚光荣的事。
  离开学校走向企业的同学们,开始的时候是有些书信往来的,偶尔也会打个电话什么的。可时间一长,工作一忙起来,当自己又有了新的同事朋友圈后,同学间的联系就自然而然地少了很多。但在同学之间已经形成了一个共识,就是要完成在校时未曾完成的实习任务。而这个责任,落在了德哥的身上。
  几年过去了,德哥在安源煤矿当上了工程师,任上了矿长助理。并且和建兰同学结了婚,组成了小家。阿林也是结了婚,他的老婆就是徳哥的妹妹梦娇。德哥之所以挑起了负责组织同学去完成学校的毕业实习课任务,一是只有他们这个班没有拿到实习合格证书,二是德哥家在萍乡,自己又在安源煤矿工作,去学校联系事情比较方便,三是德哥原就是班干部,也有这份责任感。
  去完成实习,是要班上的原班全体同学一起去。而延迟毕业的十个同学,本来可以与后一届的同学参加实习活动,当得知原班上的同学们有要一起去完成实习的打算后,经学校批准,同意这十个同学当年不参加学校组织的实习活动,考试合格后准予毕业。
  这十个推迟一年毕业的同学,也是得到了相关单位的录聘,走上了不同的工作岗位。有的在江西,有的在湖南,有的在安徽。德哥是通过学校找到了这些同学的工作单位,又一个一个地写信过去,将同学简的联系通讯建了起来。
  总有有时间的,总有没有时间的。要把在不同的省市工作的同学,集中在一起安排一个十五天的实习活动,可以说真的很难。在单位上工作后,就是没完没了的工作,那能在一个时间段,都能请到假呢?!
  时间,一年又一年。到了2018年,德哥已经是萍乡矿务局的党委委员、总工程师。这一年,离开学校整整二十六年了。这一年,都用上了智能手机了。买东西付款都只要手机扫一扫就可支付了。这一年,中国已经进入世界强国!海陆空核飞速发展,高铁迅猛发展,人们的距离越来越近了。这一年,德哥实现了他和同学们多年以来的心愿:终于在2018年10月份,原1992年一班的全体同学,完成了原未曾完成的实习,他们全部都领到了学校颁发的实习合格证书。
  他们,已经是父亲了。她们,已经是母亲了。他们在二十六年前的毕业实习路上,经历过死亡!不论伤与不伤,他们可以说都是从死亡路上归来。特别是那十个重伤的同学,虽然重伤给他们带来了后遗症,可他们都总算是挺过来了。
  当他们手执着学校颁发的实习合格证书在学校的新校址大门口与现在的校领导一起合影时,他们脸上露出来的,
  是灿烂的笑容。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3 10:43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9214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