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2799个阅读者,3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2-23 17:46

宁明强的初次生意之路[原创]



宁再军 发表在 益阳论坛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249-1.html


  宁明强小名明屁股,是我禾青姐的老公,禾青姐的爸爸宁加兴是我爸的堂兄,我喊宁明强叫明哥,我爸妈叫他明屁,我们又是上下屋的邻居,昨晚他们扯淡,我听到了明哥不凡的磨难,他面带微笑,讲的风轻云淡,故事却是五味杂陈。
  那是1985年的春天,宁明强外出做生意一年后灰头土脸的回家了,饿的面黄肌瘦。他妈妈见了都心疼,回家洗了个热水澡,吃了个饱饭后,他父亲回家了,他父亲满怀期待地问他这一年挣了多少钱回家时,他把袋子一翻,袋子布碰布,不但没挣分文,还说从长沙回家时是欠着路费回家的,他爸爸听了火冒三丈,抡起扁担就要打他,他吓得弹起来就跑,他爸爸一个劲地在后面追,一边追还一边骂,你这个没用的家伙,你跑到外国我也要追到你。
  他们的这一场你追我跑的游戏吸引了排行湾众人的目光,宁明强父亲跑的上气不接下气,气也消了不少,加上事后有人劝架,他说保证不打死他,你们放心,宁明强看有这么多人护着他,他想慢慢地说明原尾,但他父亲无论如何也听不进去,还是没少挨打。
  宁明强初次外出挣钱还是1984年的春天,他揣着家里的全部现金一百多块钱和鲢子鱼(宁明强的堂哥),小麻子(宁明强堂弟)三人一起踏上了去浏阳的路,目标是去做油漆生意。
  小麻担着油漆担子就上路了,担子里有三个人的油漆工具,油漆和日用衣服等,到了浏阳就开始寻找主家,看谁家要漆三门柜,碗柜等,开始没活干,十五元漆张三门柜也可以,再讲价就没钱赚,有点余钱后,他们恢复了市场价,二十元钱漆张三门柜,漆了两个月后,又没多少活干了,听说江西鹰潭一个地方有兵工厂,那里经济活跃点,漆25元一张三门柜,到了后果然是25元一张,但不包吃住,但还是划算,又干了三个月后找不到活干了,他们又决定跑去长沙,听说那里漆25元一张,还包吃住,这一干就是四个月,当然这里不是天天有活干,都是干完一家找下家,突然有一天,听一弹棉花的说海南三亚某地工价高,地址具体说到了乡镇,漆张三门柜都是四十元一张,三个人可以赚一百多元一天没问题,他们听了十分激动,三个人商量决定干完这一笔生意就动身去海南。
  临走前,大家合计一算,三个人共赚了二千多块钱,也算少有资本了。小麻子挑担去坐火车的路上,扁担突然断了,明屁股信邪,说预兆不好,海南我们还是别去了,鲢子鱼说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我还是想去。说完都看了看小麻,小麻看着他们点头说开弓没有回头箭,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就这样他们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来到了三亚。
  到了三亚跟同行一打听,漆一张三门柜真的可以出价四十,他们听了十分高兴,于是走村串户吆喝漆三门柜,碗柜等等,三个人吆喝了两三天没一个主家搭理他们,他们就觉得十分奇怪,他们瞄准家里有家具没漆的想问个究竟,人生地不熟,又不好直接进门去打听,待到家里有人出来一问,想不到他们根本不知道他们在叫啥,完全是鸡同鸭讲,鸭同鸡讲,他们找到了症结所在,于是想碰一碰运气,看有没有主家愿意叫他们干活,又是半个月过去了,生意一个都没做成,偶尔有一两个能交流的主家,但人家却说他们已经请了师傅,只是师傅忙不行,在等。他们就不信邪了,难道每家每户都已经请过师傅了,难道没有应急的雇主,他们继续走街串巷吆喝和盯梢,又是半个月过去了,仍然一无所获,倒是有不少人像防贼一样防着他们,看来这里的人十分排外,他们不是不需要,而是不相信外地人,看着所赚的钱所剩不多,只好再拼一把,他们想去海口应该开放些,应该可以赚到钱,于是一路北上,可是事与愿违,还是一无所获,最后只能打道回家,因为回家的路费都不够了。
  到了湛江火车站附近,三个人就只剩下二元钱了,鲢子鱼用最后二块钱跟人家讨价还价,终于买来了26个烧饼,他们只能睡天桥了,天桥上面就是铁路,他们想好了,活人不能让尿憋死,没钱买火车票,只能逃票回家。
  天还没黑,火车站巡逻的治安就来了,发现了他们,他们已经山穷水尽,穷途末路了,反而盼着他们来解救,治安员见多了这类人也是多见少怪,问他们为什么不去住旅馆,他们说身上没钱没办法,一通盘查后,当年电话都不通,没人来赎,抓了他们这一类人反而增添负担,他们倒是好心负责任,把他们送到了候车室,说这里舒服些,但他们以为他们有能力帮他们送上回家的火车,他们想得美,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这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能力范围,想要他们帮忙买火车票是不可能的,既然呆在候车室上不了火车,那他们还不如回天桥等火车进站,趁乱进火车逃票才有希望。
  治安员这一折腾,反而害他们误了一趟去长沙的火车,只能明天晚上再等机会,但吃的烧饼快没了,但又不能不吃,不然哪来力气追进站的火车,成败只许一次。
  到了第二天晚上,开往武汉的火车终于要进站了,他们铆足了劲在火车下客的关键时间点终于追上了火车,拼命挤上了火车,鲢子鱼看来见多识广,早就告知了他们要和周围的乘客打好招呼,遇到查票的来了就钻在座位下,拜托他们用脚和行李遮挡一下,后来此招果然凑效,查票员查了几次都有惊无险,世上还是好人多,旁边有一个当兵的不但帮他逃票,细心的他还发现宁明强一天都没吃过东西,那时候从湛江坐火车去长沙要一日一夜,当兵的一问,宁明强只好如实承认,当兵的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我这还有两个饼干,你泡点水吃了吗?反正我到衡阳就要下车了,也不饿了。
  宁明强于是用这两个饼干和鲢子鱼、小麻子三人分着吃完了,他们三个大男人这一天一夜就靠两个饼干熬过来了。
  到了长沙火车站又傻眼了,他们没票不准出站,要补票,身上又没钱,鲢子鱼把他们村上开的证明拿出来看,又好话说尽,实在没办法,有一个人心一软,就让他们从职口出口出去了。
  出了站,他们三人早已饿的头晕眼花,想不到鲢子鱼还有两张粮票,他们用最后两张粮票换了三碗粉吃了,因为回家的班车回家了,只能再等一天,他们用一碗粉又熬过了一天。
  第二天他们终于踏上了回家的班车,只是路费先欠着,回家了再想办法,于是出现了宁明强父亲暴打宁明强的一幕。

隐身或者不在线 认证用户
中国电力计量专家

回复时间:2018-12-23 20:22
好文好图!谢谢分享!




----------------------------------------------
知足常乐.文中元帅BLOG

欢迎来华声湖南论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6 10:49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7-18 12:07
谢谢欣赏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3000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