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0130个阅读者,68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8 08:45
陈伯钧打手板
1928年3月,红军教导队副队长陈伯钧摆钟缴获的一支破旧手枪时,不慎走火,打死了教导队大队长吕赤。噩耗不胫而走,迅速传开。人们议论纷纷。士兵委员会的同志愤怒地抓住陈伯钧,将扭送他到毛泽东面前。他们要求:打死人要偿命!再三要求毛委员批准,枪毙陈伯钧。毛泽东经过反复询问,了解了其中的情况。思虑良久,以征询口气说:按理说,杀人者要偿命。可是你们看看,已经打死一个人啰,是否还要打死一个人呢?这么一说,激动的人群开始平静下来。毛泽东继续讲道:我是说,吕赤是个好同志,陈伯钧也不是坏人,他是跟吕赤开玩笑,玩枪走火,误杀了人命。他们两个都是军事学校出来的,表现都不错,军事上也有一套,这样的人我们还不够哩。毛泽东看了看大家都在认真听他讲话,停了片刻又说道:我们能不能只追悼一个人?否则,另一个还不好追悼唻!你们看怎么样,我讲的对不对?士兵委员会的同志见毛委员这么尊重他们,而且讲的确有道理,也不再坚持原来的意见了,但又不甘心事情就这么了结,于是便提出:毛委员,这就算完了吗?毛泽东决定,让警卫员打了陈伯钧手心一百竹板子。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8 08:45
将军长的军
红四军刚刚成立时,二十八团官兵纪律较差,有擅自拿人东西的,也有嫖妓的。一次,军部正在开会,附近二十八团的一些人便引来卖唱的女人来行乐,搞的乌烟瘴气。毛泽东知道后,对朱军长说:军长啊,你看看你们那些人在干些什么,把卖唱的女人也引来了!朱德听后,疾步如飞,吼声如雷,走进屋里,一顿痛骂。卖唱的女人吓跑了。朱德批评了部队,对当事者作出了处罚。毛泽东不无歉意地说:我不该将我的军长。朱德说:将得好。对这些不知廉耻、不守纪律的人,必须狠狠批评,严加处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8 08:45
走路关禁闭
过彝区整顿纪律,发现教导营少了几十个人,营长陈士榘当负主要责任。军团长林彪、政委聂荣臻找陈士榘谈话,处分禁闭一个月。处分方法是“走路关禁闭”,警卫员、马伕保留,但不准骑马,跟随部队行军,不指挥、不查哨、自带干粮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8 08:45
中国工农红军布告
1935年5月,工农红军进入彝族区冕宁,以总司令朱德的名义发布《中国工农红军布告》:
中国工农红军,解放弱小民族;
一切彝汉平民,都是兄弟骨肉。
可恨四川军阀,压迫彝人太毒;
苛捐杂税重重,又复妄加杀戮。
红军万里长征,所向势如破竹;
今已来到川西,尊重彝人风俗。
军纪十分严明,不动一丝一粟;
粮食公平购买,价钱交付十足。
凡我彝民群众,切莫怀疑畏缩;
赶快团结起来,共把军阀驱逐。
设立彝人政府,彝族管理彝族;
真正平等自由,再不受人欺辱。
希望努力宣传,将此广播西蜀。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8 08:46
不准开枪
红军工兵连路过彝区,出于误会,被彝民剥光了衣服。该连连长王耀南回忆说:
工兵连刚走进离巴马不远的一个山谷里,突然听到远处几声枪响,发现几个彝民朝他们跑来。彝民手里拿着土枪、长矛、弓箭等,向工兵连挥舞,拦住了他们前进的道路。工兵连被迫停下来,前面的三排长向彝民解释,彝民根本不理他。指导员罗荣带着会说四川土话的小程前去,还没怎么解释,只听得几个人大喊几声,山上顿时响起了号角声,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了许多彝民,手里拿着大刀、长矛,呐喊着蜂拥而来。工兵连还没有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就被围在中间了。在这种情况下,同志们虽然不停地向彝民解释,可他们好像一句也没听懂,嘴里还是“呜呼”“呜呼”一个劲地叫喊。彝民越来越多,官兵们又急又气,也毫无办法。此时,真是束手无策,进退两难。
不一会儿,彝民的几个人围住红军一个人,开始动手抢红军的武器和工具。当几个彝民挤到王耀南连长身边时,通信员小刘立刻上前挡住他们,可又高又大的彝民没费什么劲,就把小刘按到在地,用脚踩住,连枪带衣服抢了个精光。王耀南真没想到他们会这样对待红军,一气之下,拔出了枪,打开了枪机。这时,周围的战士们也“哗啦”一声拉开枪栓。战士们的眼睛都紧紧盯着王连长,象是再说,连长,打吧!王连长看到指导员罗荣虽然被扒得精光,但他光着身子还在大声喊:“总部命令,不准开枪!”
王连长马上收回了枪,向周围的战士命令道:“不准开枪,谁开枪谁违背了党的政策……”他还没说完就被几个大个子彝民拧着胳膊把枪抢走了。接着我的衣服也被抢走了,和大家一样,被剥了精光。
他们被扒光衣服后,见到一个头人模样的,是首领小叶丹的代表,他与侦察连同志一起去见了红军首长。随即,被剥光衣服的工兵连被放回;当晚,返还了被抢走的枪械和衣服;第二天,红军正式通过移民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8 08:47
邓乾元撤职
1930年8月,红三军团撤离长沙。一天晚上行军,部队非常疲惫,红八军政委邓乾元和军长何长工决定休息半宿再走。邓乾元前往军团部请示,军团长彭德怀不准,让部队再前进十五里。邓乾元回来时,部队已经熟睡,何长工也睡下了,迷迷糊糊地说:“还是休息到明天拂晓再走吧,出了事我负责。”没想到第二天军团部突然下命令,撤销邓乾元军政委职务,又派来保卫队缴了他的枪,牵走了他的马。全军悚然,自军长何长工以下,谁也不敢再说什么,老老实实地执行命令,继续向平江开进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8 08:48
浏阳乱象
1927年9月15日,工农革命军第二团占领浏阳。连队请示布置警戒,营部说:“团部没有命令,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浏阳城解放后,起义军驻留两天,大家都嚷着要围攻长沙,说:“一鼓作气,攻下长沙,反革命力量不过如此。不消三天,长沙城一定会是我们的。”干部、战士满街乱逛,弄得城里四处是兵。营部找不到人,团部也找不到人,管事的人一个也没有,团长王兴亚和营长出去大吃大喝了。17日,有报告,城外不远发现敌人,向团部报告,团长王兴亚还不相信。正在这时,枪声大作,敌人已经冲进了城中。部队伤亡大半,才得以突围而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8 08:48
夜行军
第三次反“围剿”时,敌人用“长驱直入,分进合击”的战术,东南有蒋鼎文、韩德勤,北面是蔡廷楷、蒋光鼐,西面是赣江。最紧张的时候,三十万敌军把三万红军压缩在高兴圩附近几十里的地区内。敌人的包围圈有个小小的空隙,即东南面与北面之敌四十里地的间隔。总部命令,从这个间隔悄无声息地穿过去,以突破敌人的包围,打破敌人的“围剿”。这将是一次不平常的行动,我军三万人偃旗息鼓、衔枚疾走,在一夜之间从这四十里的空隙中穿过去,插入到敌人的后方。这样大部队的隐蔽行军,如果有一点声响或者一丝亮光,都会暴露了目标。整整一个白天,全军近三万人都集结在这一带的山林里隐蔽,敌人的飞机整天不断的轰炸、扫射。部队丝毫不乱,镇定地准备着晚上的夜行军。
夜行军的准备工作是严格地按照上级的规定进行的。一切能够发光的东西都要隐蔽好。白铁油桶用烟熏黑,白马穿上了伪装衣。一切能发声的用具,像铁锹、锅铲,都用布包好。行军纪律也异常严格:不准讲话,不准咳嗽,不准吹号,不准吹哨;前后联络用扎在左臂上的白毛巾作识别;不准放路标,碰到岔道一律用标兵;行军中的向导,除由政府审查选派外,要求各连从本地人中选出来组成向导队……
天将黄昏,前卫部队开始行动了。黑暗里,战士的影子在飞速地闪过,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咳嗽,甚至连喘息声也听不到,只有脚步的沙沙声急促有节奏地响着。看着最后一个连队过去,留在队伍最后的指挥员松了口气:“走吧!”天亮的时候,部队行军停止了,各部在林木茂密的山林上分散隐蔽起来。晚上,又继续夜行军。几天后,敌人才发现,红军早已金蝉脱壳,跳出了他们精心布置的包围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8 08:49
工兵连好凉快
红军长征多彝区,工兵连为探路先遣队,为了执行党的民族政策和总部“不准开枪”的命令,被彝民缴了枪、剥光了衣服,连长王耀南、指导员罗荣也未能幸免。王耀南回忆说:
经过沟通,我们被放回来了。我们走出了彝民区不远,就看到了我们的兄弟部队,他们一看到我们这副模样,捧腹大笑起来:“工兵连真凉快呀!”“喂!你们到哪洗澡去了?”一面说笑,一面给我们凑衣服,我们才返回了宿营地。我们工兵连自成立以来,从来没有打过败仗。这次,不但被缴械了,连衣服都被扒光了,再受到兄弟部队的笑话,大家心中很不是滋味。当晚,总部派巡视员来看望我们,彝民也返还我们的装备和衣服,大家的情绪才算有所好转。第二天,再出发时,我突然觉得肚子疼痛难忍,刘伯承司令员听说后,派医生给我诊治,还让我骑他的马,刘司令幽默地对我说:“休息一下,马上赶路,要不然又扒个屁股精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8 08:49
三大禁令,四大注意
1935年8月,红二十五军进入静宁县的兴隆镇,这里是回民聚居的地区,军政委吴焕先对全体指战员进行了教育,制定了“三大禁令,四项注意”,即:禁止驻扎清真寺;禁止打回族的土豪;禁止在回民家中吃大浑;注意尊重回民风俗习惯;注意用回民水桶在井里打水;注意回避青年妇女;注意实行公平买卖。后来,毛泽东到陕北时,还夸奖二十五军过陇东回民区民族政策水平高,执行得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8 08:53
三大纪律和六项注意的最早提出
陈士榘回忆,毛泽东在1927年10月下旬在荆竹山宣布了“三大纪律、六项注意”:
在三湾,毛泽东同志还讲到,我们不仅要写标语,还要有实际行动,这比写几条标语更重要。所以毛泽东同志要求工农革命军做到:一、说话和气;二、买卖公平;三、不拉夫;四、废除肉刑,不准打人;五、不枪毙逃兵。这几条纪律,有的是对内的,有的是对外的。
至于“三大纪律、六项注意”宣布的日期,我曾同罗荣桓同志就此问题交换过意见。解放后,他是总政治部主任,参加《毛泽东选集》的注释编写工作。由于他在井冈山时期不在三营,所以对一九二七年十月下旬在荆竹山宣布三大纪律一事,就不一定知道(一营去茶陵等地活动了)。此外,他还跟我讲过,一九二八年春宣布过三大纪律。应该说这并不矛盾。毛泽东同志宣布一个事情,或在文字上制定一项政策、制度,并不是一下子形成的,而是有一个过程。
毛泽东同志宣布的这几条群众纪律最得人心,也是国民党反动派害怕的。“不拿工人农民一点东西”这一条,也有一个变化的过程。最初是“不拿工人农民一个鸡蛋”,后来改为“不拿群众一个红薯”,接着又改为“不拿工人农民一点东西”。后来在延安,红十五军团提出“不拿群众一针一线”,这一改动,毛泽东同志非常赞同,对于群众的东西,小到一根针,细到一根线,我们都不能拿用。这样,又改为“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对损坏东西要赔”这一条,毛泽东同志也曾经为我们作过解释,他讲了补缸的故事,说新缸虽然没有旧缸光滑,但是,有总比没有要好,赔一只新缸给群众,总是用得着的。到了赣南,又提出了“满缸运动”,即帮助老百姓将水缸挑满。“洗澡避女人”这一条,也是那时提出的,到了中央苏区又提出要修厕所,不准随地大小便。“三大纪律、六项注意”是根据当时情况提出来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基本内容,应该说在古田会议以后就形成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8 08:54
陈士榘回忆:
工农革命军在荆竹山宣布了三大注意。毛委员讲话前“首先给我们介绍了身边一个穿长袍头戴礼帽身材不高的人,他是王佐派来的代表,欢迎我们上山的”。1928年初,毛委员在遂川成立把部队集合起来,宣布了六项注意。他特别解释说:“损坏老百姓的东西,一定要赔偿,虽说打破了旧缸赔新缸,新缸不如旧缸光,但是赔总比不赔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8 08:55
谭震林回忆:
1927年10月,毛泽东同志在荆竹山第一次宣布我军的三大纪律。后来在桂东沙田,毛泽东同志又根据实际情况再次宣布了三大纪律、六项注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8 08:56
王耀南回忆:
当时在一连任班长的王耀南,则记在12月在荆竹山宣布“三大纪律”:
(1927年12月)毛泽东同志带领团部,一营的一连,特务连进入井冈山西面的荆竹山,这时王佐派人与毛泽东同志取得联系。在这里,毛泽东同志向部队宣布了三大纪律,主要内容是:第一条,一切行动听指挥;第二条,筹款要归公;第三条,不拿老百姓一点东西。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8 08:57
红军纪律歌
李自仁:
1928年4月初,工农革命军在沙田的晒布堆召开群众大会,隔了一二天,大概是部队到沙田的第五天,又在沙田圩背后的老虎冲大田里召开了工农革命军会议。毛泽东同志在会上向我们讲了纪律,时间是上午,除卫兵外所有人都参加了。……好多群众也来了……毛泽东同志讲了话,他说:烧房子这类事情行不通,烧了房子,老百姓都走了。现在要颁布几条纪律:第一条,一切行动听指挥;第二条,不拿工农一点东西;第三条,一切缴获要归公。六项注意:一、上门板;二、捆铺草;三、说话和气;四、买卖公平;五、借东西要还;六、损坏东西要赔。……回井冈山后,我们就唱“三大纪律、六项注意歌”,曲调是快板式的,很顺口,很容易学会。
红军纪律歌
上门板,
捆铺草,
房子扫干净。
说话要和气,
买卖要公平。
损坏东西要赔偿,
借人东西要还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8 08:59
今存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的标语遗迹
红四军在福建永定县坎市写在墙上的标语有《三条纪律八项注意歌》,今存其照片。歌的内容是:
红军纪律最严明,要护工农们,大家的责任。买东西要公平,保护小商人,工农与弟兄,劳苦更相亲,说话要和气,开口不骂人,工农贫农劳苦群众个个来欢迎。出发和宿营,样样要记清,上门板,捆禾草,房子扫干净,借物要归还,损坏要赔人,大便找厕所,洗澡避女人。三条纪律,八项注意,大家照此行。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8 09:00
欧阳钦报告
1931年9月3日苏区中央局秘书长欧阳钦在给中央的《中央苏维埃区域报告》中说:
红军有三大纪律:打土豪要归公,不拿贫苦工农一点东西,一切要听指挥。八项注意:上门板,捆禾草,借东西要还,损坏东西要赔,买卖要公平,说话要和气,窝屎找茅坑,不抄白军士兵的腰包。这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红军中无论何人都知道并且非常熟悉,且能完全执行。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8 09:01
粮秣员的手真长
1935年春,二、六军团与滇军打了个胜仗,而军团后勤部发给军团部五百块大洋。勤务员陈文科把这五百块大洋分装在两个布袋里,行军时背着,宿营时放在自己的枕边。一天宿营,他放下口袋,出去打水,回来时大洋不翼而飞了。贺龙军团长很生气,要关陈文科的紧闭。他说:“你晓得这五百块钱的份量吗?这是军部全体人员的生命钱呀!”后来,经过查找才知道,原来是被七师的粮秣员给拿走了。这位粮秣员到军团部,发现这里有“无主”的五百块大洋,顺手牵羊带回师里,还向师首长报功呢。当得知这大洋是军部的伙食费,七师赶紧给送了回来。贺龙听了,哈哈大笑:“好个粮秣员,手真长啊,都伸到军团部来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8 09:02
视金砖如粪土
红军攻克达县,缴获了刘存厚经营多年的兵工厂、被服厂、造币厂等。红军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好东西,一摞一摞的被装衣服,白花花的银元,黄灿灿的金条,看的大家眼花缭乱。当时还闹了许多笑话。比如有的同志把蜡纸钉起来当笔记本,蜡纸光滑,怎么也写不上字。有的把牙膏装在口袋里当糖吃。许多战士没有见过面粉,把成袋的面粉搬到城墙上,码在一起垒工事。总政委陈昌浩看见后,说:你们怎么把白面搬来做工事啊?战士们说:这就是白面啊?时任团政委的陈锡联也闹了个笑话。陈锡联见过银元,但不知金砖为何物。晚上睡觉,床铺不稳当,他就把这些金砖垫在了床铺底下。第二天,三十军政委李先念政委陪着总经理部郑义斋主任来到检查工作,看他床铺下垫着许多金砖,大吃一惊,拿着一块说:“怎么搞的,这么贵重的东西,竟然垫在床铺下?”陈锡联不解地说:“都是些铜块子,还有好些个都让我们到处扔了,还有丢到茅坑的。”郑义斋连连摇头,连说“可惜”,告诉他这是金砖。陈锡联赶紧让大家把散落在各处的金砖——包括丢进茅房的,都收集起来,交给了经理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8 09:02
抢银元
红军初建时,纪律松弛。初次进入茶陵时,占领了完粮处,发现了大堆的银元。士兵一哄而上抢了个精光,尤其旧军队的老兵,抢得最凶。因毛委员不在,团党代表宛希先负责处理这件严重违纪的事。宛希先把部队拉到城外,全体搜身,不少哄抢的人,也主动把银元交出来了。有个传令兵,身上搜出很多银元来,宛希先当场打了他好几个耳光。结果,大多数银元追回,但还有私藏没被搜出的。那几个私藏银元的老兵油子,带着这笔意外之财,连夜开小差跑了。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9801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