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0124个阅读者,68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8 09:03
“临阵脱逃”的“土包子”
军委通信学校初办,因学员文化水平低,被教员沈一力称作“土包子”。沈一力是第二次反“围剿”中被俘的,学员们对被这个“俘虏兵”也很看不起,想不通为什么找他当老师。这天早晨,学员李玉贻收拾行李,打起背包,愤愤地说:“回前线打仗去,要是我再抓到俘虏,先问他敢不敢这么凶里凶气的,要是他说敢,我就来个先斩后奏!”大家劝他忍一忍,他说:“你们受得了,我可受不了!”政委得知李玉贻要走,赶上来,喊道:“李玉贻,站住!你还没有组织纪律性!学校就是战场,你这是临阵脱逃!”在政委的开导下,李玉贻留了下来,一心一意抓学习。沈一力老师也注意与学员的沟通,教与学之间的矛盾被克服了。结业考试后,沈一力老师对李玉贻提出了表扬,并致歉说:“李玉贻同志,我一直担心你跟不上,可你到底跟上来了,我真高兴呀!我平时对你态度粗暴,对我有意见吗?”李玉贻坦率地说:“你对我的态度,开始有意见,但明白了你的出发点,就没意见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8 09:03
梨树上的吊钱
红四方面军从马尔康来到卓克基,天气越来越冷,粮食越来越少。一天,刘华工厂的女战士们抬着伤病员艰难行军,偶然路过一片梨园。伤员们看见树上挂着熟透的麻梨就想吃,可是周边又找不到一个老百姓,他们都受国民党欺骗宣传吓跑了。女战士们想了一个办法,每摘下一个梨子,就包上五百钱吊在树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8 09:04
三个辣椒
小战士陈仪,路过一片辣椒地,红红的辣椒吸诱惑着他,顺手就摘了三个回去。这件事被很快被班里知道了,班长为此特意召开了班务会,讨论这个问题。有同志觉得三个辣椒而已,不必如此认真,这话引来大多数同志的反驳:“红军有严明的纪律,不能动老百姓的东西,不能损害群众的利益。”“三个辣椒事小,但群众利益事大,摘老百姓的几个辣椒,说明脑袋里还没有装上群众利益。”“红军打胜仗,靠的是群众的支持,损害群众利益,群众就不信任、不支持我们,革命取得胜利是办不到的。”……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令陈仪深受教育。会后,班长还亲自登门,向菜园主人赔礼道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8 09:04
中国工农红军总政治部布告
中国工农红军总政治部布告
红军是工农群众自己军队,实行中国共产党的主张,彻底没收地主的土地分配给农民,消灭豪绅地主封建势力,推翻军阀国民党政府,取消洋人在中国的一切特权,驱逐帝国主义出中国,为创造工农群众自己的政权——苏维埃而奋斗!
红军所到之地,绝对保护工农贫民的利益,对工人主张实行八小时工作制,增加工钱;对农民主张不交租,不纳税,不完债,没收地主的土地分配给农民;对于苗猺等少数民族,主张民族自决,民族平等,与汉族工农同等待遇,反对汉族的地主财富老的压迫;对于白军士兵欢迎他们拖抢来当红军,参加工农的革命;对于城市乡镇商人,其安分守己者,亦准予自由营业。
红军是严格的纪律的军队,不拿群众一点东西,借群众的东西要送还,买卖按照市价。如有侵犯群众利益的行为,每个群众都可到政治部来控告。
凡我工农群众,忘勿听信豪绅地主的欺骗,各宜安居乐业,并大家一齐来实行共产党的主张,自动打土豪分田地。实行八小时工作,收缴一切反动武装,来武装工农,建立苏维埃政权,及赤色游击队,并欢迎工农群众报名参加红军,帮助红军运输,抬担架,谋工农群众的彻底解放。如有破坏红军及造谣欺骗,当反革命派的侦探,进行反革命活动的份子,定当严行处罚。此布。
代主任 李富春
公历1935年1月 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8 09:06
少数服从多数
1928年7月间,红四军二十八团、二十九团举行士兵委员会代表大会,就部队是否回湘南作出决定。会场在一个山包下边,四周没有人家,是一栋土砖破屋,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一张长方形桌子和一张正方形木桌。会场门口,有两个人分立在门口两侧,一个女同志叫“口令”,对答正确,一个男同志做个手势,就进入会场。开会的同志陆续到齐,大约有一百多人,站的站,坐的坐,蹲的蹲。过去程序都是在会前选出大会主席,这次有人提名二十九团党代表龚楚为主席,被通过了。大会开始,全体起立高唱《国际歌》。唱毕,会议主席龚楚请军长朱德讲了话,然后宣布大家自由发言,讨论军队行动方向。会场争论十分激烈,二十九团代表主张回湘南,二十八团代表反对,朱德、陈毅、王尔琢等首长也不赞成。会场外面,二十八团在山这边,二十九团在山那边。二十九团是湘南农民,他们离开家乡很久,想家想得很厉害,就在山上呼口号:“打回老家去!打回湘南去!”在会场内外的一片呼喊争吵声中,主席龚楚宣布停止讨论,说:“会开了这么多时间,发言同志很活跃,一方面要回湘南,一方面不愿回湘南,没有解决问题,现在请举手表决,少数服从多数。”“赞成回湘南的请举手。”结果哄的一下八十多个人举起了手,超过了半数。见此情景,朱德、陈毅和王尔琢等也举了手。朱德说:“好吧,走吧。”主席龚楚宣布会议结束,全体高唱《少年先锋队歌》。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8 09:06
几棵枣树苗
陕甘红军经常收到老百姓的慰问品。有一次,有个老大爷听说红军却柴,给红军送来一捆。刘志丹看到里面有几棵枣树苗。刘志丹对同志们说:“红军缺柴火,要到山上去捡,老乡们把枣树砍来,要劝劝他们呀!”有同志发牢骚说:“我们不烧,将来白军来了,也要砍掉烧了的啊!”刘志丹正色道:“你怎么拿白军和我们比呢?我们是老百姓的队伍,要替群众从长远来着想,不要光顾眼前呀!队伍缺柴火,叫大家到山上去捡一些屹针来烧好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8 09:08
连长逃跑的原因
第五次反“围剿”时,莫文骅任五军团三师政治部主任。有个连长趁黑夜偷越警戒线,企图逃跑,保卫干部把那位连长押送到师部。莫文骅审问他:“你从一个起义士兵升到了连长,组织很信任你,现在生活虽然很苦,但革命是有前途的,你为什么逃跑?”他没有马上回答,只是哭,最后他难过地说:“我并不怕死,也不怕苦,但是……”他停了一会儿,才慢慢说出了事情起因:“前天早晨,我召集全连战士训话时,有几个战士指着我的裤子笑,我低头一看,原来自己的裤裆破了,裂开了一个大口子,露出了下身,感到万分羞耻,急忙解散队伍,晚上,睡不着,认为自己不好再继续当连长了,便决定逃跑。现在一想,真是罪过,后悔莫及!”莫文骅觉得情有可原,且认错态度较好,从轻发落了,还发给他一条旧军裤。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8 09:09
我服从组织的命令
红军战略转移那天,苏维埃教育人民委员瞿秋白被留了下来。负伤留在医院里的陈毅同志,第二天碰到了瞿秋白,愿意把自己的马给他,劝他赶紧追赶部队,跟着队伍走。瞿秋白告诉陈毅,组织上决定自己留在后方。他说:“我服从组织的命令。”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8 09:12
狗肉风波
红一、四方面军合而又分,中央率领陕甘支队单独北上。留在四方面军的原军委三局无线电台停了,无线电队整天闲散无事。有一天,几个爱吃狗肉的江西老俵,把各自积攒的伙食尾子凑起来买了几只小狗,想要解解馋。他们兴高采烈地跑到河边,动作麻利地把狗杀了。正当欢欢喜喜地时往回走的时候,忽然几个背着枪的交通队走到跟前,见他们提着狗肉,就厉声和问道:“你们是哪个单位的?”几个人开始解释,可没等他们说完,这几个人就将狗肉夺过去,说:“你们乱杀狗,违犯了纪律,我们要去报告张主席。几个人回到无线电队,刚刚说了事情经过,政委袁光就接到通知,说张国焘叫他过去。见了面,张国焘开始审起袁光来。
张:你是电台的政治委员?
袁:是
张:你知道电台的人杀了狗吗?
袁:不知道。
张:你知道杀狗违犯纪律吗?
袁:不知道。
张:你确实不知道吗?
袁:我确实不知道。
张:你说,这狗是不是抢的?(张一拍桌子)
袁:不,是大家花钱买的。
张:你这个政委当得好啊!刚才说不知道,现在又说花钱买的,是不是对我撒谎?(张冷笑,有些得意)
袁:我们每一个同志都知道和遵守红军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纪律,长征以来,我们部队从未发生违纪的事情,我相信我们同志的觉悟。
张:在四方面军,乱杀狗吃,就违犯了纪律!(张嗯嗯了几声,声色俱厉地说)
袁:我们在江西时,是允许买狗吃肉的,四方面军不许杀狗吃肉的纪律,我们未见宣布,也不知道。
张:作为政委,你有没有责任呢?
袁:同志们不知道,自然不该处分,我是政委,应当承担领导的责任。
最后,张国焘说:“好啦,这件事就不再追究了,四方面军有纪律,以后不许再杀狗持吃肉了。”袁光敬了个礼,刚要走,张国焘突然叫住他:“等等!”又大喝一声:“来人哪!”袁光当时心里一惊。勤务员走了进来,张国焘说:“既然是用钱买的狗,就送还给他们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9 17:27
《红军纪律歌》
红军纪律歌
红军纪律最严明,行动听命令,不得乱胡行。
打土豪,分田地,要归公,买卖要公平。
工农的东西,不可拿分文。
讲话要和气,开口不骂人。
无产阶级,劳动群众,个个尽相亲。
出发与宿营,样样要记清:
上门板,綑铺草,房子扫干净。
借物要送还,损失要赔银。
便溺找厕所,不搜俘虏身。
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大家照此行。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9 18:37
要改造世界,先改造人
秦忠《走出烽火硝烟》:红军纪律严明,严厉禁止抽鸦片,大家也都不喜欢“大烟鬼”。可是,到了川北,这里的穷人抽鸦片的很多。有些干部提出:凡是“烟鬼”都不要,统统赶出去。徐向前总指挥反对,说:“穷人中抽鸦片烟的多的是,怎么赶?把他们赶到田颂尧的军队去?让他们成为双枪兵来对付我们红军?我们闹革命为什么,就是要砸烂旧世界,改造旧世界。改造旧世界,要先改造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9 18:46
杀俘事件
1935年3月,红四方面军强渡嘉陵江。总攻发起前,号称“夜摸常胜军”的九十三师二七四团,有数十人偷渡嘉陵江,被敌人在江对岸面对着红军阵地残酷屠杀。九十三师和二七四团指战员无比愤怒,在渡江后,将杀害红军的国民党部队俘虏数百人全部杀死。这是我军历史上罕见的杀俘事件,师长陈友寿、政委叶成焕曾被撤职处分,但很快复职。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9 18:47
枪毙团长
1935年6月,秦忠领了一项任务,枪毙在千佛山战斗中丢失了阵地的二七九团团长。我只杀过敌人,没有杀过自己人,泪流满面,不忍动手。我对团长说:“我放了你,你跑吧!”团长是黄安人,我的老乡,说:“小老乡,我往哪里跑呀,黄安老家回不去了,江东的根据地丢了,我总不能跑到国民党那里去吧!再说,要是放走了我,你也活不成呀!”说着,突然夺过我手中的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扣动了扳机。按,二七九团隶三十一军九十三师,团长未详其人。秦忠时任师交通大队二队队长。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9 18:59
宁死不当营长
一天,九十三师交通大队二队长秦忠,被调到九十一师当营长。上任那天,见了一下全营三百多人,秦忠只说了两句话,脸就憋得面红耳赤,汗珠顺着脖子流到衣领上。秦忠跑了回来,拒绝再当什么营长,结果被罚到医院抬担架。王树声军长听说,来到师部。王军长一脚踏在木箱子上,见了秦忠,劈头就骂:“平时把你惯适了,给你个官当,你裸日的不识抬举!”秦忠说:“那营长我干不来。”王军长把枪一拍,喝到:“来呀,给我拖出去!”秦忠倔强地说:“枪毙就枪毙,我就是不当那个营长。”军长下令:“拖出去!”两个战士把秦忠拖出去转了一圈,又拖了回来。王军长说:“你裸日的不怕死呀?”秦忠说:“怕死不革命!”军长“扑哧”一声笑了:“这次饶了你,下次不行!”秦忠松了口气,继续当他的交通队长去了。按,王树声时任四方面军副总指挥兼三十一军军长。惯适了,黄安方言,宠坏了。裸日的,黄安方言,卵日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9 19:01
余天云自杀
余天云,红三十军军长,后调到红三十一军,打仗勇敢,但目空一切,在四方面军中是有名的霸道军长,谁也不敢说他。有一次,在行军中,有个挑夫挑着东西挡住了他的路,他骑的马受惊,把他撂下马来,他二话不说,拔枪将挑夫打成重伤。还有一次不知何故,他又开枪打死了号兵。后来,余天云被撤职送到红军大学学习,红军大学政委何畏打小报告,将余天云的琐言碎语汇报到张国焘处,张得知余天云对红军南下颇有意见,对张的一些做法也有微词,这更惹怒了张国焘,于是他下令保卫局逮捕了余天云。余天云被捕后,何畏让他背米袋。余不堪其辱,拒绝背米,还让人抬着他走路。行军在大金川的丹巴附近,过一座铁锁桥时,余天云骂了句“去他娘的”,一翻身栽下河去,湍急的河流把这位军长卷走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9 19:04
挨枪子是倒霉蛋
四方面军首长多半脾气火暴,说不顺就掏枪打人。军中流行一句话:“挨枪子是倒霉蛋,眼快腿快跑了算。”首长发脾气掏枪,眼看不对劲,就要跑,跑了也就算了,他也不追究。要是硬顶着,那就成了倒霉蛋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9 19:04
倪志亮的暴脾气
四方面军总参谋长倪志亮脾气暴躁,打人骂人是家常便饭,我曾经被他骂了好几次。有一次,他给九十三师交通队长秦忠安排任务,秦忠顶了句嘴,他伸手揭开枪套,掏出枪来,打开了枪栓,骂着:“你娘的小东西!”秦忠一看大事不好,拔腿就跑。后面他还在恨恨地骂着:“你个小东西,要不是跑得快,老子打断你的腿!”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9 19:05
余天云自杀
余天云,红三十军军长,后调到红三十一军,打仗勇敢,但目空一切,在四方面军中是有名的霸道军长,谁也不敢说他。有一次,在行军中,有个挑夫挑着东西挡住了他的路,他骑的马受惊,把他撂下马来,他二话不说,拔枪将挑夫打成重伤。还有一次不知何故,他又开枪打死了号兵。后来,余天云被撤职送到红军大学学习,红军大学政委何畏打小报告,将余天云的琐言碎语汇报到张国焘处,张得知余天云对红军南下颇有意见,对张的一些做法也有微词,这更惹怒了张国焘,于是他下令保卫局逮捕了余天云。余天云被捕后,何畏让他背米袋。余不堪其辱,拒绝背米,还让人抬着他走路。行军在大金川的丹巴附近,过一座铁锁桥时,余天云骂了句“去他娘的”,一翻身栽下河去,湍急的河流把这位军长卷走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9 19:05
总政委鞭打参谋长
四方面军在巴州。一天,总政委陈昌浩接电话,声音不清晰,陈总政委不高兴,让对方声音大点。对方骂道:“我日你娘,你现在听没听得清?”总政委气得脸涨得通红,向警卫员吼道:“备马!走!”那边,打电话的是总参谋长倪志亮,当得知接电话的是总政委,赶紧赔礼道歉,为时已晚,陈总政委已经飞马而来了。陈总政委见到倪总参谋长,二话没说,举起马鞭,劈头就抽起来,边打边骂:“我日你娘,你狗日的听不出我是谁?还敢开口骂老子?今天皮鞭不见血,你就记不得我是哪个!”倪总参谋长被打得头破血流,抱头缩成一团,不敢吭气。也没有人敢过来劝,直到陈总政委出了气,才算罢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 12:09
贺龙枪毙司务长
南昌起义后,部队南下,由南昌到抚州期间,部队军纪、精神上很混乱,丢毯子、丢东西多到了极点,还有的把子弹也丢了。又因为买东西用纸票子,老百姓家都不开门。有些官长如司务长、副官还有学生,强拿老百姓的瓜果鸡鸭来充饥,惹来老百姓的惶恐和讨厌。就这样两三天后,贺龙军长异常愤怒,枪毙了一个捉老百姓鸡吃的司务长,并宣布无故鸣枪及乱入民室者,就地枪决。从此,纪律得到了好转。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7789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