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原创]追爱
7468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2-30 17:06

[原创]追爱



明_笑 发表在 哈哈笑话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52-1.html


一九七三年春天,我在蒙眬中度过了第二十个春节,也在湘北山中石化工厂里不知不觉地艰苦奋斗了三年。终于,我情窦初开,开始留意周围奇妙的男女世界,也开始关注身边甜美的情人动态。
然而,令我十分沮丧的是,单身宿舍里的湖南妹子越来越少,跟我一同进厂的长沙伢子也纷纷返回省城。她们或他们陆续告别连绵青山,多半倒不是因追寻情人而远走高飞,只不过是忍耐不了三线建设中的工作寂寞,更受不住困苦生活的煎熬。因此,每天清晨,我窗外约两米远的洗漱水泥板长台上,越来越少见有人争占洗漱台位,更难听见嘻笑吵闹、打情骂俏。虽很淸静安宁,再不必担心被窗外的喧嚷搅醒美梦,但我似乎毫无感觉是身在世外桃源,倒曰益觉得像深陷与世隔绝的穷乡僻壤。
幸喜,没过一个月,我窗外的洗漱长台又开始热闹起来。单身宿舍里不仅补充住进了一些湖南各地的男女新学员,而且突然拥进一批来自东北辽宁的青年男女。后者是辽阳化纤厂新招收的学徒,迢迢千里送到我厂速成培训,培训期规定三个月,据说第一批培训结束,还要接着派第二批来。尤其令我兴奋异常的是,我出师才一年多,居然也给我指派了一名东北学徒,并且,还是一位十分漂亮的女学徒。她姓刘,与我母亲同姓不同名。我身高一米七,她比我还高过半耳,但她人很清瘦苗条,不象其他东北妹子人高马大,同她站在一块,我似乎不自觉是南方矮子。她一见我,连叫师傅,连声问好,连连请我坐,好象我是稀客,她倒是这机台上的主人。这是我人生第一次被人称为师傅,心里高兴极了!特别一听她那妙不可言的东北话,觉得比北京普通话更淸爽动听!但初次相见,不是情人约会地点,而是机器轰鸣的工作台上,我一边高声应答,一边大声招呼她坐下旁观,并开玩笑说:“小刘妹子,我这岗位并不很累,操作也不难学,但多一条牛同机干活,我就更轻松,更不会出汗啰!”
我鹦鹉学舌东北话,怪腔怪调的,但她一下子就听懂了。她也笑着说:“小师傅,我是刚从田里招上来的一头笨牛,力气大得很,就是还不习惯在工厂里精耕细作,你可别乱甩鞭子猛抽牛背喔!”
我一听,心想:这个东北妹子不简单,年龄似乎比我小,却是一位刚招上来的下乡知青,我还没开始教她干活,她就甜甜地把我的厉嘴给封住了。我赶紧说:“小刘妹子,你初来乍到,不管力气多大,我也不能马上让你上机台干粗活呀!否则,累死笨牛不要紧,害死机器就会赶走小师傅喔!你还是先喝口水,歇歇牛脚吧!”我一面说,一面欲倒杯开水给她喝,哪知,她抢先一步拿到杯子,慢慢倒了一杯开水,轻轻端递给我,然后直言不讳地笑着说:“小师傅,美不美,山溪水!亲不亲,南方人!你们这儿的水真甜,你们这儿的人更帅!小师傅这么年轻,我可不敢喊老了,又不敢喊你是小弟啊!不知今后可否叫你小帅哥?要不,我喊你帅师傅?"听她这一说,我心里别提多甜多美了!但我更乐意听她称我"帅",我也仿佛一下子真觉得自己很“帅”。我立即笑答道:"你只要不称我是小元帅,喊我做小帅哥、小帅弟都未尝不可以."
从此,我一上机台,虽没听到她乱叫帅弟帅哥,却真的听到她经常喊帅师傅.她喊得多了,我竟也很快习惯新称呼.因此,也就随喊随应,有问必答;而且,事无巨细,有求必办.她几乎一敎就会,一看就懂,不到一个月,我就经常被她请下岗了.俩人都在机旁闲坐时,不免南腔北调扯闲谈,我爱吹牛,她从不戳穿,即使我笑她是笨牛,她也只是淡淡一笑.一天,她对我说东北很难吃到大米,她想在南方买些大米带回家,但她所带粮票不够,要我帮她想想办法.我每月的粮票也仅够独自吃,但我满口答应了.趁星期天休息,我跑到工厂附近的农民家里,贴钱买了五十斤议价大米.她一见,非常满意.又得尺进丈,要我再帮她买两张竹靠椅.这是我们南方特产,很容易买到.我便又到工厂附近的农民家里,精心选买了两把竹椅,不要她给钱,送给她作礼物.她没讲客气,笑纳了.为了她笑,我又在星期天,上山挖了很多竹笋送给她.她一下子不认得这毛绒绒东西,我便随口吟道:"山中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她迅即答道"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她马上问我竹笋怎么吃法?我便一面敎她剥笋皮,一面笑着说:"这玩艺如同牛角,但如果立刻剥得一丝不挂,它恐怕很难熬过春天.你若想带它到东北,现在最好衣服莫扯破,留它身边坐,有爱吐不出,不妨跟它诉.!"
她一听,止不住仰头哈哈大笑!她这一笑,却笑得我春心荡漾,爱意连翩.我差一点脱口蹦出一个"爱",幸而她没察觉,我连忙悄悄地迅速将"爱"吞进了肚里.然而,从这天开始,我真的爱上她了!这是我的初恋,不知怎么突然降临到她头上?虽是一厢情愿地暗恋她,我却爱得一发而不可收拾,当晩便辗转反侧,彻夜难眠.我左思右想:如果明天一上班就直接向她表白,她若当面拒绝,我师徒如何继续同台操作?就算她不会当面拒绝,也未必会当面答应啊?她可是历经风雨,久经磨炼的一个下乡知青啊!但如果我明天上班再不向她表白,那我恐怕会从今晚开始夜夜难睡盼天亮,急待爱徒紧呼唤;何况,三月一晃如昨天,纵使爱她如何追?思前想后,我忽然仿彿看见她每天清晨,几乎总是第一个走到我窗外的洗漱台边,这使我顿时产生一个自认绝妙的追爱主意:隔窗丢诗.当即披衣坐起,望月写诗一首:

追 蝶
迷人的春天悄悄醒来,
山上的鲜花争艳盛开;
直到看见你轻盈地亮翅,
我才惊闻到初春的芬芳.

看见你在花尖亭亭玉立,
我真想摘下那朵花藏进胸堂;
看见你在花丛翩翩起舞,
我竟傻站花边犹豫徬徨.

只恨贪睡的太阳下山太快,
我突然看不清你美丽的衣裳;
只恨我起跑太迟,追得太慢,
没及时扑到你飞离的身旁!

这晩,我无论如何都睡不着,将生平写的第一首爱情诗看来看去,也不知如何改写得更完美.眼瞅着天已渐渐亮了,我赶紧将诗稿揉成一个完美的小纸团,紧盯着窗外.爱徒终于出现了!她快步走向洗漱长台,我欲丢诗又马上缩回了手,心想等她转身返回再丢也不为迟.爱徒很快洗漱完毕,转身往回走,我立即打开一页窗扇,轻叫一声:"笨牛,给!".话音刚落,我手中的小纸团,便很完美地飞落进爱徒纤纤细手端着的洗脸盆里.没等她看淸反应过来,我已关紧窗户.直到听见她那熟悉的脚步声匆匆地消失了,我才重开窗户,深深吸了一口淸新的早晨空气.
吃完早歺,我和爱徒又很快在机台上碰面了.我心里突突乱跳,正不知如何开口,已听爱徒轻声笑道:"帅师傅,今早你突然开窗投石(诗)吓我一跳,幸亏你是神投手,没砸着牛脑壳;要不然,我怎能知道帅师傅不仅人长得很帅,诗也写得很帅很棒呢!教敎我喔!千万莫对徒弟留一首(手)喔!”
我一听,心下思忖:昨晩的诗没白写,她似乎叫我“莫留一手”喔!但我也只好装傻地回答说“不吹牛,帅师傅我写爱情诗就象抽烟,一根烟还没抽完就能写出一首,但不知你是爱我抽烟?还是爱我的诗?诗写得不好,那是因为对牛弹琴喔!”
爱徒更会装傻,她依然笑着说:“李白酒醉诗不醉,师傅抽烟诗如烟,只是我既不会喝酒,也不会抽烟,所以,我既难看懂李白的诗,也难看透师傅的诗,不知师傅有何做诗决窍,请多多赐敎喔!”
我一听,虽然明知投诗还没打开爱徒心扉,但爱徒既不点破,我也未必是诗写得不好,于是很爽快地答应道“好!你既然不怕被我的诗烟熏倒,我明天就不妨再对牛弹琴一首。”当天下班后,我又自作多情写诗一首:

追 兔
你是一只害羞的玉兔,
喜欢远避情人,深藏不露;
你是一只狡猾的玉兔,
能轻松逃过无数的猎手。

但你那羞花闭月的真笑,
掩不住迷人的眼晴晶莹剔透;
你那冷傲无情的假笑,
也难把诱人的乌发遮在脑后。

你躲回家中,想依母亲庇护,
我一定守门待兔,等你情愿跟我走。
你跳进月宫,想靠嫦娥挡驾,
我一定追上云霄,闯宫偷喝桂花酒!

这回,我不再隔窗投诗追爱,而是在第二天上班,直接送诗追爱。爱徒接诗在手,默黙地细看了一阵,渐渐露出了极难一见的媚笑,似乎有戏。但她装糊涂地笑着反问:“帅师傅,你这首爱情诗没有昨天那首写得感人肺腑啊!而且,写得有些自相矛盾啊!比如:玉兔喜欢情人,干嘛要远避?无情的猎手要追杀玉兔,那么,玉兔逃命有何不对?"
我一听,知道摊牌演戏还很不成熟!但也不妨假戏真演,于是狡辨道:"玉兔假避情人,情人岂不真追?玉兔藏得越深,情人岂不越会追疯?这不就是爱情游戏的魅力吗?凡情场猎手都是会玩爱情游戏的高手,聪明的玉兔绝不会束手就擒,否则就是一只笨兔,请问:笨兔是需要救?还是需要爱?"
爱徒一听,哈哈笑道:"我可不是笨兔,我只是一头笨牛.笨兔尚有人救,有人爱;笨牛是没人想救,也没人真爱的."
我赶紧说:"凡嘴上无毛的小伙都是笨牛,比如:牛郎真笨,明知登天追织女不可为,偏穷追不舍想成仙!又比如;我比你更笨,已工作两年还远不如你学习两月便能熟炼自如地操作,我岂能当你的师傅?我充其量也只配做你的笨哥."
爱徒继续笑道:"我没见过笨哥会吹牛,更没见过笨哥会写诗.帅师傅不必过谦,再过谦,徒弟真无地自容了!"她说完,走向机器,独自来回巡查,竟把我凉在一边.无疑,假戏也不能再演了.于是我垂头丧气趴在桌上装睡,也许是昨晚睡得太少了,不一会儿,我真睡着了.直到歺车送近机台,我才被爱徒叫醒吃饭.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爱徒的三月培训期快结束了.一连几天,每到下班后,我便闷闷不乐.但一上班我又不能不强装笑脸继续吹牛闲扯.为了解烦,也想作最后一次努力,我终于为她写了第三首爱情诗:

追 鹿
林中小鹿,你别走,
请等我一会手牵手;
山中小鹿,你莫跑,
请等我一起寻花数.

手挽手,灵芝仙草不难采,
奇花异果不难有.
肩靠肩,披荆斩棘何所惧,
千难万险岂能阻?

可叹你,娇躯奔驰如闪电,
我奋起直追也难见.
可叹你,秀发飘飘如疾风,
我追遍深山也难将你寻!

在爱徒要走的前一天,我在机旁硬着头皮把诗送到了她手上.爱徒没拒诗,依旧笑着看了一会诗.但看完,她没再提问,竟俯身趴在桌上埋头低声抽泣.这使我慌了神,悔不该多此一举!但我也不知该如何向她致歉?慌乱中,我竟慢步走向机器,独自巡查.听不到啜泣我才转身走近爱徒,这才发现:爱徒不仅睡着了,而且睡得很香.我不忍叫醒她,直到歺车送近机台,我也不忍心叫醒她.我悄悄拿了她的饭盒,帮她买了饭,还特意选了一份她最爱吃的春笋炒肉和一份我最爱吃的辣椒炒肉,一起装进了她的饭盒.我的饭盒里也装着同样的莱,只是多装了一点饭.我把两盒饭及菜端到了桌上,爱徒还没醒,我不得不轻轻拍了一下桌子.她被震醒了.闻到菜香,她竟既不感谢,也不看我,自端饭盒吃了起来.她很快吃完了,接着掏出一叠饭菜票递给我,我连连摆手说:"你要走了,该我请客送行了."她忽然笑道:"帅师傅,你莫非聪明一世,糊涂一时?难道叫我明天把饭菜票都当垃圾丢掉?"我顿时明白了,便接过饭菜票不好意思地说:"我真笨,居然笨得不会讨好笨牛,反要笨牛喂草,真是笨得不可救药喔!"爱徒没笑我笨,不声不响地拿着俩人的空饭盒走到了水笼头旁,就象她每天清晨匆匆走到我窗外的洗漱长台一样。
第二天,爱徒终于要走了.我不得不同她依依惜别.我背着那五十斤大米送行,还请了两个小同乡帮她拿竹椅和行李.爱徒手闲着,便提着一小袋没剥皮的竹笋上路.我们很愉快地一同上了送人卡车,又很愉快地送她上了火车,直到火车慢慢驶出车站,我和两个小同乡才转身离开.
过了几天,爱徒就给我寄来一信,信写得很长,好话说了一箩筐,信尾却令我非常失望:"随信寄回你赠送的三首爱情诗,这是你发自内心深处的爱意,我岂能不懂?岂会误解?岂会忘记?但恕我直言,“笨牛”再笨,也不想回农村插队落户,更不敢到南方落地生根.我离不开家,离不开母亲的保护,这也许是我的终身弱点,也是不值得你爱的最大弱点,但我终身都会记得你,你的帅貌帅诗会一辈子珍藏在我心里."
我失望之余,不能不给爱徒回信.但我还能对她说些什么呢?我能笑她是胆小的蝶、胆小的兔、胆小的鹿吗?我比她胆大吗?我不也是困守山中的小蝶,小兔,小鹿吗?于是,我的回信只是一首诗:

追 梦
仿佛听到你匆匆的脚步声,
象往常一样走过我的窗前;
我轻轻推开窗扇一瞧,
却没看到你那熟悉的背影,
更没看见你那清晰的冷颜.

好象是在车间里,
似乎就在机台边;
我远远望见你站在那儿,
走近,却没听见我爱听的呼唤,
再走近,还是没看清我爱看的笑脸.

我想你,只想起幸福的昨天,
我怨你,只怨盼不来美好的明天;
我爱你,只爱你又悄悄走进我梦里,
害我惊喜一场!空喜一场!
让我追得辛苦,追得枉然......

[本帖最后由 明_笑 于 2018-12-31 09:40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31 08:01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5739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