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原创] 寻爱
7200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2-31 13:55

[原创] 寻爱



明_笑 发表在 哈哈笑话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52-1.html


一九七三年秋天,我正在机台上独自操作,班长突然走来对我说:“你机台上明天又会来一个女学员,而且是长沙妹子,只可惜她比你大两岁,不管你怎样吹牛,恐怕也追不上她啊!,”
我马上追问道:“你没说我比她小两岁吧?否则,她来了不会叫师傅,可能会喊师弟喱!”
班长认真说道:“我只是在车间花名册上查到一点她的信息。她叫王玲,听车间主任介绍:她是过年前招进厂的老知青,曾经在附近的华容县插队落户五年多,来厂后分配在我车间后纺岗位上已培训半年。据说她刻苦耐劳,聪明能干,能说会道,已列为我车间的重点培养对象。”
我一听,有点扫兴地说:“班长,你不调来一个年轻细妹子倒也罢了,偏偏派来一位年轻女干部,就算她看中了我,我也不想当干部家属啊!"
班长不理睬我的抱怨,笑笑走了。第二天刚上班,班长果然带来一位超凡脱俗的年轻细姝子,她高比我矮半耳,略瘦不胖,脸有酒窝,走路身轻似燕,甩手干脆利落,似乎比我更轻飘飘一些。她一见我,就象见到老熟人一样朗声笑道:" 小师傅,我也是长沙人,老乡见老乡,互相好帮忙,你以后可别嫌我越帮越忙啊!"
我笑道:"辣姐,长沙人最不怕辣,越辣越有味,只是以后你莫辣得我喉咙痛,变得像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就无法喊你做事喔!"
王玲一听,笑着说:'小师傅,我不是辣姐,姐妹们都喜欢叫我是玲姐,你可别给我乱起小名喔!我看你也不像一位老师傅,倒像先进厂的小师哥,我以后就称你是小师哥吧!”
玲姐在我机台上岗不久,我立即彻底解放了。不仅上厕所再不用速战速决了,就是睡岗串岗也可以无忧无虑了。但同玲姐同岗操作两个多月后,我尝到了辣姐的厉害:我若想串岗,她便不是声称等会儿要上厕所,就是声明也想在岗位上打会儿盹;要不,她就会说某项操作还不熟练,怕单独处理不好会出设备故障,需要小师哥多多负责。我若想睡岗,她醒睡的办法更多,不是给我泡杯浓茶,就是掏出一点糖果之类硬塞给我;若还不见效,她便会硬缠着同我闲扯。她讲得最娓娓动听的还是她下乡的经历和奇遇,她绘声绘色地描述乡下景色和往事,竟能勾起我对乡村生活的无限向往,竟能使我后悔不曾下乡当知青。但每当我问及乡下既然那么好,她干嘛要招工进厂?何不在农村安家落户?这时,她似乎有难言之隐,或转移话题,或起身巡查。
玲姐的长沙土话妙语讲得呱呱叫,我是长沙人听着都时常被引笑,尤其是她毫不夸张的口才往往令我惭愧不已。相处日久,她真把小师哥当小弟,几乎无话不谈,无事不聊。我也真把玲姐当大姐,想对她讲什么几乎毫无保留。终于有一天,玲姐兴趣极大地追问我的恋爱趣事,她问到了我的痛处,我犹豫了好一阵,才向她讲述我追爱东北女徒“笨牛”自寻烦恼之事,当然,我没自取其羞地和盘托出,我隐瞒了送诗追爱的前后祥细过程。玲姐听后哈哈笑道:“你满打满算,初恋也没超过三个月,何必伤心?何必难过?可惜我的初恋情人不象你一样单纯忠情,他是一个百分之百的负情汉。”接着,玲姐向我讲述那位负情汉曾是她的初中同班同学,他和她一起参加红卫兵,一起串联,一起造反,一起返校,一起下乡,而且同在一个村里插队落户三年多。他比玲姐先两年招工回了省城,至此一别,渺无音讯,不知所踪。玲姐曾从乡下回省城寻找他一次,结果仍没见他面,他似乎在省城蒸发了!玲姐只好孤身含泪返乡。此后,玲姐倒获得了解脱,了无牵挂,快活如常。玲姐最后笑说道:“我和同班白马王子公开谈情说爱,少说也有三年之久,可是,他摔玲妹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害我送他离乡回省城时白流了一箩筐眼泪。所以,我至今悔恨的倒不是当初看错了人,而是悔很当初太不珍惜自己的眼泪。因此,我至今认为:女人的眼泪顶多只能赚到男人的同情,而绝不可能换取真正的爱情。”
听到玲姐最后的结论,我忍不住笑问:“玲姐,你再不会轻易为男人流泪,那么,是否也打算再不找男人了?是否想当一辈子处女?”
玲姐浪笑道:“世界上的痴情男子并没死绝啊! 小师哥就是其中一位啊!"我一听,心里一阵颤动,莫非......但又听玲姐朗笑着说:"我找下一个白马王子的起码条件一定要像小师哥一样忠情,但也不能完全像小师哥一样痴情,男人应心忧天下,岂能只为女人?"
我一听,心中释然,羞愧地说:"让玲姐见笑了,我过于柔情,不是真男子汉,也难找到好女人."
玲姐一听,笑着反问:"莫非你初恋失败,就要打一辈子光棍?"
我无奈地笑答道:"我倒不想打一辈子光棍,但天下仙女难寻啊!"
玲姐讥笑道:"非仙女不娶?看来,我还真把你看扁了。牛郎追织女,那才真辛苦!如果你时下找对象能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勇敢精神,就敢去我宿舍寝室里找那位杨家女将 ---杨雪梅,就不知你还敢不敢象追你的爱徒一样去追她?"
我马上追问:" 杨雪梅是谁?是否长得像玲姐一样漂亮?是否能像玲姐一样哄小师哥开心?"
玲姐笑答道:"傻师哥哎, 杨雪梅长得漂不漂亮,你一见不就能晓得?玲姐虽不会做媒人,但要为小师哥牵线搭桥那也只是小事一桩。杨雪梅是常徳人,年龄比我小两岁,跟我一同招进厂,但她不是知青;她会不会哄小师哥开心,那要看小师哥会不会先逗她开心啰!"
玲姐第二天还真告诉我:"杨雪梅同意与你约会,你不认得她,她倒是认得你哩!约会地点选在化纤厂生活区翠竹园,约会时间定在这个星期六晩上八点。你一定要选个僻静的坐凳等她,但又要选一个她容易找着的地方,否则,她还没跟你见面,就会把你甩啰!”
我一听,满口应承,欣喜异常,下班回宿舍寝室后仍激动不已。心想:这回无须再象半年前一样投诗问爱了,也不必盲目瞎追爱了。但我如何先开口求爱啊?我虽然会吹牛,但也不能开门见山就对雪梅吹爱吧?她也绝不会先开口求爱吧?男人应该脸皮厚一点,但也未必男人脸皮越厚女人越爱吧?想来想去,我又想到了送诗表爱,诗是心意表达,绝非甜言蜜语可以替代.只要杨雪梅不拒诗,她就能明白我是真心实意向她求爱,至于她会不会爱我?那我就只好耐心等待她“回眸一笑百媚生”了!想到这里,我心血来潮,以寻"雪梅"之意作诗一首:

寻 梅
在桃花占据的溪旁,
很难寻到你戏冰的倒影;
在映山红盘踞的山上,
更难觅见你雪亮的眼睛。

但百花凋零万木疏时,
我看到你凌寒傲立展笑容;
冰封峭壁雪盖岭时,
我见到你斜挥瘦枝斩劲风。

如果你独笑山野感寂寞,
我愿点燃篝火驱冷淸;
如果你倚靠幽崖觉孤单,
我愿陪伴望月作青松!

星期六晚上七点,我早早来到化纤厂生活区翠竹园,按玲姐的嘱托选了一处僻静坐凳。约会尚早,我留神观察了一下周围,发现翠竹园果然不愧是厂里青年男女戏称的情人园,已陆续走进了好几对窃窃私语的年轻情侣。翠竹园虽不很大,但一簇簇细长的青竹隔离坐凳,很适合情侣悄声细语地谈情说爱。园内有几盏照明灯高悬弯挂,明亮如月,却不耀眼,美人能映得更美,丑女也能照出几分美。我伸颈四顾,看有无单身美女走近,但几番抬头探望,也几番缩头失望。正心焦不安时,忽见一簇细竹后闪出一位苗条女子,慢慢走近我的坐凳轻声说道:“明哥,等久了吧?雪梅来迟,情哥莫怪啊!”
我急忙从坐凳上弹起,招呼说:“雪梅,你终于来了,请坐!你再不来,我恐怕要去蹓冰场了。”
雪梅没推辞,先坐下了。我不敢靠得太挤,但也紧挨她身边坐下了。我正惶惶不知如何先开口求爱?又听雪梅笑着问:“明哥,别人都说你很会吹牛,但不知你今晩想对我吹些啥?该不会吹你过去谈爱受挫,却谎称自己摔了别人吧?”
我一听,急辨道:“雪梅,我从没有过约会,今晩赴约,也是第一次见到你啊!”
雪梅不屑地笑道:“你是第一次见到我?说谎!我每天去食堂看见过你好多次了,难道你每次见到我,都没把我放在眼里?难道你从没想到过要找我约会?难道今晚是我自作多情找你约会?”
我一听雪梅连发三箭,箭箭射中我的软肋,真被难倒了。想了想,我也只好谎说道:“雪梅,我早听玪姐说过你很漂亮,但也听她说过你对爱要求苛刻,总是把求爱者吓退千里;所以,我过去只能一厢情愿地暗恋你,岂敢明目张胆地追求你?”
雪梅突然收紧笑口,紧紧盯着我生气地质问:“那你今晩怎么故意假装不认得我?怎么要害我转弯抹角地来寻你?”
我一听,吃了一惊!但情急生智,强笑道:“雪梅,今晩我不早坐在这里等你寻,难道要让你早坐在这里等我寻?其实,我早已寻梅思爱,有诗为证。”我一面说,一面掏出诗稿递给雪梅。
雪梅果然不拒诗,她一面接诗在手,一面转怒为喜地笑问:“明哥,你除了会吹牛,还会写诗呀?你这是不是写求爱诗?你是不是第一次写求爱诗?”
我一听雪梅又连发三弹,而且弹无虚发,一下把我弹得云里雾里,只好支支吾吾地回答说:“雪梅,爱情诗我倒不是第一次写,但这次真是我第一次寻爱送出的第一首求爱诗,不知能否射中你的爱心?”
雪梅一听,急不可待地展开诗稿,但高悬的照明灯离我选坐的僻静地方远了些,虽可以看淸人,却难看淸字,她又似乎不想离我走到灯下去看,于是她站起身说:“明哥,我们明晩再来这里约会吧?今晩,我要仔细拜读你的求爱诗。”说完,她含笑转身而去。
第二天晚上七点,我又准时走进翠竹园,准时坐在昨晩的坐凳上。但不到八点正,雪梅匆匆赶来了,她一见我便冷若冰霜地冷笑道:“你果然会写诗!害我白看了一晚上,又瞎折腾了一上午,直到今天下午才把你的<<寻梅>>诗意淸淸楚楚地翻译出来,原来你送给我的是一首彻头彻尾的拒爱诗!"
我一听,惊讶得居然没站起来招呼她,她也不等我问话,就从外衣口袋里掏出折叠好的诗稿摔到我手上,继续冷冷地说:"看在玲姐的面子上,我既不会讲你送诗,更不会说你送尸,你自己去对玲姐解释清楚吧!去吹嘘你摔了我吧!"说完,她扭头转身就走,一忽儿就消失在一簇青竹的后面。
我惊愕无语,呆坐原凳,一连抽了三根烟,才起身离开翠竹园.
回到职工宿舍寝室,我急忙打开退回的诗稿,发现<<寻梅>>诗稿下面多了一张信纸,多了一首译爱诗:

寻 尸
桃花在溪岸边都活得好好的,
唯独你淹死在溪水里找不到影子;
映山红在山岭上都开得红红的,
唯独你已惨死,永远闭上了眼睛。

但百花凋谢,万木枯死时,
我看到你尸骨已寒还在鬼笑;
冰雪已经彻底封盖了埋棺的泥土,
我见到你阴魂不散还刮阴风。

如果你是独啸山中的孤魂野鬼,
我会点燃一堆柴火将你烧成灰烬;
如果你是埋葬在山崖下的冤死幽灵,
我会在你的坟头多栽一些青松!

我很惊讶地将求爱诗<<寻梅>>和译爱诗<<寻尸>>反复对照,反复对比,反反复复地看了无数遍,竟然看不出译爱诗有什么大的毛病,竟然找不出译爱诗有什么大的破绽.虽然译爱诗的诗意与求爱诗的诗意截然相反,却似乎只是选词组句不同而已。我百思难解,便决定请我钦佩的玲姐帮忙解惑。
第二天上班,玲姐一见我就笑问:"雪梅怎么样?漂不漂亮?爱不爱你?"
我苦笑回答说:"不知雪梅现在怎样?她的确很漂亮,但她绝不会爱我。”
玲姐赶紧问:“她摔了你?你这么帅,一点不比她差,她看不上你?”
我又苦笑说:“晚上我帅不帅,她可能没看清。但我送给她一首求爱诗,她绝对看不上。"说着,我掏出两份诗稿递给玲姐,并询问译爱诗与求爱诗的区别?玲姐接诗细看了一阵,也愣住了!竟也分不清是错在求爱诗?还是错在译爱诗?她忽然抬头问我:"傻师哥哎,你干嘛头次约会就送诗?听着好象是送死哩!你干嘛不送她一束花?"
我难堪地说:"玲姐,我厂周围易找桃花,也易摘映山红,却难寻“雪梅”,与其送得太俗,我就异想天开送得高雅;谁知,送诗反成送葬“尸”(诗),寻爱不成反遭恨啊!"
玲姐不再多问,将两份诗稿并排摊在桌上,仔仔细细地研判着,终于,她似乎找到了症结,轻拍了一下桌子说:"师哥,我明白了:你送的不是一首求爱诗,但也不是一首拒爱诗,而是一首救爱诗。"她不等我听明白,更不等我问明白,就顺手撕下两张空白记录纸,然后在纸上写写停停,并边写边看边想,大约一个小时,她竟将求爱诗<<寻梅>>翻译成了一首救爱诗:

寻 魂
在桃花盛开的溪水旁,
很难看到你倒在水中的身影;
在映山红开遍的山岭上,
更难见到你那双熟悉的眼睛。

但百花凋落,万树枯黄时,
我看到你在严寒中露出惨白的笑容;
冰封峭壁,雪盖山岭后,
我见到你痩骨嶙耸还在抗拒恶风。

如果你独笑山野感到寂寞无奈,
我一定点燃火把照亮周围夜空;
如果你倚靠幽崖觉得孤立无援,
我一定会像你身边陪伴挺立的劲松!

玲姐将新翻译成的救爱诗递给我看,我细细一看,顿时更看直了眼,更看傻了头!我傻傻地问:"玲姐,从你译成的救爱诗中,我看不明白是要寻找一个被“爱”累得快死的年轻女子?还是要寻找一个被“爱” 气得快死的年轻女子?如果说雪梅将<<寻梅>>一诗翻译成<<寻尸>>,与原诗诗意相差八千里,那么,你再翻译成<<寻魂>>,还是与原诗诗意相差两千里啊!"
玲姐一听,很得意地说:"雪梅对原诗误会太大,我对原诗的误解很小,因此,我决不会误会你的求爱是拒爱,我最多不过是把你的求爱误解成救爱.但英雄救美女,难道不比少年寻美女更能打动美女的心吗?"
我一听玲姐把误解说得比原诗的美意还要美,立刻言不由衷地说:"玲姐,从现在开始,我决不会再写一首抒情诗,你也再不要叫我师哥,免得别人误解“诗歌”;今后,你就直接叫我明哥吧!"
玲姐不解,笑着反问:"以后我叫你明哥,你叫我玲姐,那到底谁是哥?谁是姐啊?"
我马上答道:" 那我以后不叫你玲姐,我只叫你玲妹,谁叫你比我后进厂,个头又比我矮小啊!"
玲姐一听,娇笑道:"我可不是林妹妹,你也不是贾哥哥,贾宝玉想娶林黛玉,也要先问林妹妹肯不肯啊!何况,我不是处......"玲姐突然意识到说漏了嘴,脸唰地一下红了,红得好看极了!这是我第一次面对面说话见到玲姐脸红,我也一下子看呆了!玲姐见我盯着她脸上看,她脸红得更厉害,她一向善言善辨,竟也收住了口,慌忙扭头转身巡查机器去了,害得我想入非非,好半天才恢复常态。
我很快忘记了<<寻梅>>一诗,从此也不再写抒情诗.但有一天,玲姐一上班就突然对我说:"明哥,你今天一定要帮我写一首答爱诗,但不是写求爱诗,也不要写救爱诗,而是要写一首简单易懂难误会的拒爱诗。"
我莫明其妙地问:"玲妹,你怎么要写拒爱诗?写给谁?是有人向你求爱吗?你要拒爱吗?"
玲姐很快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递给我看,还愤恨难消地说:"我那位失踪三年多的负情王子,突然寄来一信,不是向玲妹求爱,而是向玲妹求婚.你说说看,他是不是突然治好了健忘症,想来信求骂求咒呢?"
我匆匆看了一遍那位负情王子的信,递回玲姐笑道:"玲妹,王子旧情复发,遗爱难忘,你要回信又骂又咒,他岂不会重患健忘症?"
玲姐余恨难平地说:"泼水难收,我流出的眼泪岂能再流入眼晴?这回该轮到他悔恨瞎眼了,让他瞎子去求仙吧!我决不宽恕,决不怜悯,决不遗憾!你文笔不错,替我出一口心中隐忍难受的恶气吧!免得我再像以前浪费眼泪一样地又浪费口水。"
我一听,大喜过望,立即决定破例再写一诗,于是,当晩替玲姐写了一首拒爱诗:

寻 霉

你还在寻找田旁的桃树吗?
那里早已彻底铲除了桃树的根;
那里再也不会盛开满树的桃花,
那里只留下了桃花的泪,桃花的恨!

你还想采摘昔日的映山红吗?
那只会累断手脚扭断筋;
那只会自伤眼睛自划脸,
那只会白费喉舌白费心。

你最好栽种一株曼陀罗花,
它观赏性很强,也可以净化家庭;
而且花香有谵忘致幻的效果,
你每天嗅嗅它就不会再疯狂窜出家门……

[本帖最后由 明_笑 于 2018-12-31 17:25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 08:03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0652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