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生命
1013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9-1-1 10:39

生命



库屠左夫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摘自《红军长征的故事》
解放军出版社 


 长征途中,红军战士邓仕俊负了伤,伤口还没好,又害起伤寒病。
  这一天,部队要出发了,师长杨朝礼见小邓病情严重,决定留4 个同志抬他走。杨师长摸摸小邓的头,安慰说:“小鬼,在后边慢慢走吧!”司号长这时也嘱咐:“快点跟上来呀,可别掉得太远了。”小邓正在发烧,没说什么,只是含着泪水点点头,看着他们走远了,
  小邓躺在担架上,每天烧得不省人事。十几天之后,他清醒过来,只见4 个担架员剩下了3 个― 有一个同志因为饥饿牺牲了。3 个担架员轮换抬着他,在茫茫无边的草地上行走。
这天,来到马塘山.爬到半山腰,大家都累了,便停下来休息。刚坐下,有个同志忽然眼睛翻了两下,说:“同志,我不行啦,对不起,我不能送… … ”话没说完他就倒在地上了。小邓想:" ‘对不起’这话,是应该我向他说的,可他… … ”小邓一阵心痛,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
  那两个同志掩埋了牺牲的战友,对小邓说:“不要难过,放心吧,我们两个人,也一定要把你抬出草地去。”小邓能说什么呢,只有紧紧地握着他俩的手,表示千言万语也表达不出来的感激。
  继续爬山,越往上雾越浓,整个山岭陷入阴沉的迷雾中。小邓感到像有块石头压在胸上,闷得厉害;也听到两位抬担架的战友急促的喘气声,担架不住地左摇右晃。看样子,他俩是坚持不住了,小邓说:“咱们休息一会吧,,于是,把担架放在一棵大树下。这时,小邓的伤口疼痛难忍,打开绷带一看,右腿溃烂一大片。要是有点药,不,哪怕有点开水洗洗也好呀!一个同志可能看透了小邓的心意,强挺着站起身来说:“找点柴禾,烧点开水洗洗吧! "
  他在附近这转那转地拾干柴,每次哈下腰,都是咬着牙才挺起身。小邓实在不忍再看他那吃力的样子,几次劝阻,他都笑笑拒绝了。小邓后悔不该让他们看到伤口,他怀里的柴禾足够烧一盆开水了,可是就在这时,他一头栽倒,一动不动了。小邓情不自禁地惊叫一声,也不知从哪儿来的劲,撑起身子爬过去,摸摸那个战友的鼻子,顿时,心凉了半截。又一个同志为自己牺牲了。
  弄了些石头和树枝,给这位战友筑了个“坟墓”。小邓心里实在难过:几个同志为自己倒下了,可是自己连他们姓什么都不知道。小邓不由得扭过头来,对身旁仅有的一个同志说:“同志,把你的名字告诉我吧!"
  这突如其来的问话,把那个同志弄迷惘了,愣了一小会,他似有所悟地说:“我叫刘宏,巴中人。”说着,他用手拍拍胸脯,“不要紧,可结实啦,还能顶一阵子。”这分明是为了安慰小邓。其实呢,他瘦得皮包骨,面色铁青,两眼深陷,嘴唇干裂得挂着血丝,30来岁的人简直像个老头子了。
  “刘宏同志,趁你还有点力气,你先走吧!"
  “走?丢下伤病员一个人走?那算什么红军!”他摇摇头,“同志,我会把你带出草地的。”
  山下传来枪声,他俩大吃一惊。小邓想.怎么办呢,如今两人手无寸铁,抵抗是不行了;走吧,别说自己有伤有病,就是刘宏也没有这个力气啊。
  刘宏想了一会,像下了决心似的说;“就在大树里过夜吧!”说罢,他把小邓抱进大树窟窿里,然后自己也爬进去,用石块和树枝把洞口堵严。
  夜风吹得树枝飒飒作响,寒冷刺骨,肚子也饿得咕噜直叫。他俩挤在一起,熬着议难熬的夜晚.
  第二天早晨,听听外边没有动静,他俩便爬出树洞。小邓从地上抓起一根木棒,撑起身子,试着迈出脚步。脚刚一着地,就像踏在刀刃上一样,疼痛钻心,头上滚下豆粒大的汗珠,双腿一软又倒在地上。
  刘宏急忙过来,又关切又埋怨地说:“不要逞强啦,现在还不行,我来背你吧!”
  刘宏背起小邓向山下走去。山陡路窄,东倒西歪地跌倒了好几次。每次跌倒,他都负疚似地向小邓投过抱歉的眼光。小邓想:他有什么错呢,是我连累了他呀!
  一天只能走十几里,有时宿石洞,有时住树林,什么也找不到时,就只好睡在露天地里。至于吃的,是全凭刘宏找些野菜什么的充饥。有一次他空手回来,坐在地上闷头不语,半天才自语地说,“吃了吧,”小邓问:“什么?”刘宏指指自己的脚:“我这双牛皮草鞋。”满山都是荆棘梭石,没鞋怎能走路,小邓阻止他。刘宏说:“脚好说,肚子要紧。”
  以后,刘宏就光着脚扶小邓,有时就背小邓走路。步步咬牙,脚脚皱眉,除非是木头人,谁也不会再安心趴在他的背土,小邓想:这样拖下去,不但自己走不出去,老刘也够呛。于是小邓深情地说:“刘宏同志,休息一下吧,咱们谈谈。”
  “好,休息吧,有啥子谈的?' "
  “半个月过去了,我的伤寒病也好了,你可越来越瘦。我看这样下去,咱俩谁也出不了草地。”
  “看你又来了,我们都是阶级弟兄,生,在一起,死,死在一堆,我怎能把你丢下昵?' '
  “不,听我说完。我的伤一时半晌也好不了,我想你先快点去赶部队,然后派人来接我,这样,咱俩也许都能得救。”
  这话可能打动了刘宏的心。他默想很久,又摸摸小邓的腿,说:“你说的也是个办法,可是人多的时候你怎不说呢.现在把你一个人丢下……”
  小邓又劝说了一阵,刘宏含着眼泪,在身上乱摸一阵,看样子是想找出点有用的东西留给小邓。但他什么也没摸着,无可奈何地嘱咐一句:“顺着这条道走,我们好来接你。”
  刘宏走了,低着头不住擦眼睛,脚步是那样迟缓。只剩小邓一个人了,整天忍着疼痛和饥饿往前爬,每前进一尺都要下一番决心。他几次想到死,可是又觉得自己没有这个权利。自己的生命是几个同志的宝贵生命换来的,要坚持,坚持,为了报答死去的同志也要坚持:… …
  一天黄昏,小邓小心地摸到一个村子附近,伤口疼痛难忍,浑身无力,实在走不动了。恰巧在这时候遇上了一位老乡,他也是四川人,是从刘文辉部队里逃出来的,在藏民区安了家。当他知道了小邓是红军的战士后,好心好意地把小邓扶到他家里,作了周密的掩护,给换上藏族服装。在这位老乡和群众的帮助下,小邓的伤口 渐渐地好了。一天,小邓忽然打听到丹巴有红军,兴奋得立刻辞别了 老乡们,赶向丹巴。
  又经过不少饥饿的日子,小邓终于找到了师部。由于实在是累坏了,饿坏了,他坐在石阶上一步不能动了。记不清那天是什么节日,人们出出进进,十分热闹。
  一个人从里边走出来,问小邓:“小家伙,哪个单位的?" 小邓模模糊糊认得他是指导员,可能因为小邓瘦得变了样,又换了衣服,他便认不得了。
  小邓刚想回答,指导员又向身旁一个同志说:“快给他搞点吃的,看样他是饿坏了。”
  正说着,师长杨朝礼走出门来。司号长也跟在师长后边,他仔细端详了一会,对师长说:“好像是咱们那个小书记。”
  师长啊了一声,扳起小邓的头,望了好一会,连声说;“邓仕俊! 真是你!真是你!怎么瘦成这样子?”说着连忙叫人扶小邓进房去。
  晚上,小邓向杨师长倾诉了分离后的经厉,像游子回到母亲的怀抱,心里舒畅极了。可是.小邓又想起在自己身旁倒下去的不知姓名的战友,还有刘宏同志,他怎么样了,为什么没看到他?一想到这,小邓就越发感到自已的生命不仅仅属于自己。




----------------------------------------------
炎黄子孙焉能不知自己的历史,让我们掀开朦胧的面纱,共同关注追寻历史的真面目.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4078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