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两包马肉
1206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9-1-6 18:38

两包马肉



库屠左夫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摘自《红军长征的故事》
解放军出版社 


 1935 年秋,红二方面军长征路过草地时,傅忠海任五师十五团政治处主任,率团担任了部队的收容工作。进入草地的日子一久,粮食吃光了,只得靠野菜充饥;二路上野菜、树皮也很少,几乎全被前面的部队吃光了。因此,后卫团所处的情况就更加困难:一连十几天见不到一粒米,甚至连皮带也都煮着吃光了,寡是到了菜尽粮绝的地步。
草地上的气候是那样的多变,真像孩子的脸,阴一阵,晴一阵,时风时雨,时热时寒,三伏天下雪,数九天落雨,也是常有的事。长期行军打仗,部队非常疲劳,许多同志病倒了,被饥饿和疾病夺去生命的也越来越多。这是多么严酷的威胁啊!
面对草地上的艰难,团部经研究决定,要杀两匹马分给大家吃。这个消息一传开,立刻引起了轩然大波。自从团队担任收容任务后,分得的几匹马,就成了连队的宝贝。驮弹药,运帐篷,救伤员,都得发挥马匹的威力。掉队的同志实在走不动了,也可以轮换着骑上几里缓缓劲,再下马走,继续跟上队伍。如果没有它们分担,战士们人拉肩扛的重载,不知会有多少同志将被撂倒在这荒无人烟的沼泽之中。在这样艰难的行军中,少一匹马,将会给连队增添多大的负担啊!
  战士们说:“困难再大,马也不能杀。人多马少,一点马肉不能解决大问题。多留下一匹马,就多一份力量。”战士们的意见,并非没有道理。记得前几天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有十几个负重伤的同志实在不能走了,不得不留在草地上。当然,他们知道,留在这里,无疑是要被饿死、冻死的。然而,他们不愿因为自己而拖累部队,所以,纷纷要求留下来。但师里的领导想,要留下的这些同志都是自己的阶级兄弟,都是在出生入死中结下了深厚友情的战友,怎能忍心让他们饿死在这儿呢?于是,在作出留下十几名同志的决定的同时,还决定给他们留下一些枪、子弹、火柴和铜盆,特别是为了让他们早日恢复体力,重返部队,还特意给他们留下了一匹马。可是,战士们坚决不肯要,他们把各样东西全收下了,就是不肯留马。他们恳求首长说。“把马留下给首长和同志们骑吧.多一个人走出草地,就多一藕革命的种子。长征中战死、冻死、饿死的人太多了,现在每一个人都非常宝贵。我们走不动了,不能再拖累大家。希望同志们早日走出草地,把马牵走吧,我们不能留… … "
  是的。有谁知道,战士们为了保存下这几匹马,付出了多么昂贵的代价!现在要杀马吃,他们怎么会想通呢?在这种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干部们就不得不考虑得更多更远些了。经过一段说服动员工作,战士们勉强同意杀马了,但同时,团部又决定,杀这两匹马,只能分给各连队,团部不要,也不送给师部,以解决连队燃眉之急。可见,这两匹马的肉是何等的珍贵啊!这一点,只有战士们心里明白。
  杀马的那一天,晚饭开得比往日迟了点儿,因为吃马肉,在当时毕竟是一件庄重的事,颇有些过年的味道。晚饭后,炊烟尚未散尽,死寂的草地也出现了余香缭.绕、生机盎然的景象。一阵热闹之后,土坡旁就传来了战士的奸声;夜风徐涂,从远处吹来了指导员和战士们的悄声细语,笑声阵阵。这种恬静而富有诗意的夜晚,在傅忠海的戎马生涯中,是难得的一次。
  忽然,从这细微的声响中闯进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听帐笼外喊了一声“报告!”话音未落,师部通信员小李已走进帐笼,急促地对傅忠海说:“师长,政委让你马上去师部。”傅忠海匆匆地披上衣服,同小李一起走出了帐篷。“什么事呢?”傅忠海边走边寻思着。
  从小李的神情上,倒是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寻常的事儿,见他在傅忠海旁边悠然地走着,也不像有什么战斗任务,可是… …
  心里有事,脚下自然走得急切,没有多大工夫,就到了师部.走进帐篷时,政委和师长正在商量事。
  谭友林政委见傅忠海到了,就转过身来,让他坐下,然后指了指油布上放着的几个纸包,严厉地批评说:“你为什么还不吸取教训?开饭的时候,你没有派人到连队去吗?你知道,连队的战士们有什么好东西,他们是舍不得吃的,总要先送到医院、卫生队,还有我们这里,你为什么不派人去看住他们?"
  最初,傅忠海有些困惑不解.可马上,他就明白了,师首长指的纸包里面包着马肉。傅忠海想,马肉一分下去,就把指导员训练班的同志和政治处的干部统统派下去了,名义
是检查工作,实际上是“监督”战士们把分得的马肉全吃了。回来时,没有一个人提到战士们的“越轨”行动啊,都说大家吃得挺高兴的。谁会料到,却出了意外呢?
  政委的批评,确实是冤枉了傅忠海。不过,这种冤枉,并未给他增添烦恼。此时此刻,战士们那种崇高的思想境界和伟大的阶级友爱精神,倒是紧紧拨动了他的心弦,这是通常受批评的人所难以感受到的。傅忠海想,师长和政委此刻又何尝没有体会到这种情感呢!他们明明知道,战士们所送来的每一包马肉,都充满着战士同干部间情似手足的联系,都体现了战士对于部的深情厚爱。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还要严厉批评我呢?原来,这正是因为他们也同样热爱着自己的战士和部队。这样的崇高情操,是多么感人肺腑啊竺自从参加革命以来,这样的批评傅忠海经受过多次,每一次都使他更加热爱自己的千部和战士。更加热爱自己的首长,更加热爱党和军队,总为生活在这样一个伟大的军队中而感到自豪。所以,每次遇到这种情况,他总是毫无怨言地接受批评,随之便产生一股喜悦的热流。
第二天,傅忠海带着从师部拿回来的马肉去找各营的教导员,认为他们准是战士的“同谋者”。
  昨天晚上在师部挨批评的事,一大早就让通信员给广播出去了,因此傅忠海一到三营,几个战士就挤眉弄眼地冲他笑。他们的那位王教导员一见傅主任来了,知道事情不好,趁傅忠海不注意就想溜,被傅一把抓住了。王教导员是个不到20 岁的年轻人,比傅小两岁,原籍湖北利川,性格活泼,作战勇欺,一脑子的故事总也讲不完,战士们都很喜欢他。旁边的几个战士见傅主任抓住了他们的教导员,都笑嘻嘻地围拢来替他打掩护。傅忠海故意板着脸听着。一个小四川兵说;“首长们仗不比我们少打,路不比我们少走,罪不比我们少受,责任比我们大,操心比我们多,送点马肉给他们吃有什么不对?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嘛!" 教导员接过去说:“送马肉的事我是知道的。我和战士们的想法一样,如果要批评,就批评我吧!不过· · ,… 送回来的肉我们不能收。”
  “对,不能收。”几个战士赞成地喊道。
  傅忠海佯装生气地说:“好哇,你这个教导员,承认自己错了还不想改,这叫什么承认错误?' '
  一个战士抢着说:“改,一定改!等打倒日本帝国主义,解放了全中国.我们一定改。”这番话,说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傅忠海乘着这个气氛,把大家叫到跟前,耐心地说.“同志们,贺老总不是告诉我们,走出草地就是胜利吗?眼下只要多一个人走出草地,就多一颗革命的种子,多一份革命的力量。首长为了使我们每一个人尽量能走出草地,才把自己的乘马杀了,帮助大家渡过难关,难道我们能辜负首长的希望吗?"
  战士们默默地不讲话了,静静地听着,思索着。这时,傅忠海慢慢地把手伸到挎包里,当手指一触到里边的纸包时,就好像触到了燃烧的火,使他激动,奋发,浮想联翩。几包马肉,并不是什么珍贵的礼物,也不是什么山珍海味,甚至连一点儿盐味都没有,吃起来并不那么好。但是,它却比任何礼物都贵重,比任何山珍海味、盛餐佳肴都甘美,因为在那特定的环境下,从自己不吃,让别人吃的行动,使人深刻地领略了革命乐观主义精神,以及红军干部和战士之间极其珍贵的炽热情感。有这样亲密无间、互相爱护的指战员,怎会不所向披靡呢}
  傅忠海庄重地把两包马肉拿出来,放到战士们的手里。从那粗糙的黄草纸上,他们一眼就可以认出来:这正是他们送给师首长的那两包。一群战士围着看这两包马肉,眼泪簌簌地落在地上,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在今天,也许没有人会愿意吃它了 。但是,在那吃草根嚼树皮的艰苦岁月里,它就是战士们的生命啊!经过那个年代的人们都明白,这些马肉将会维持多少人的生命,可是,大家都不愿意把它留给自己。




----------------------------------------------
炎黄子孙焉能不知自己的历史,让我们掀开朦胧的面纱,共同关注追寻历史的真面目.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6930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