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4610个阅读者,5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7 11:54
血的教训
湘南暴动被国民党镇压,朱德等率部队撤往井冈山,领导起义的湘南特委拒绝撤退井冈山,坚持去衡阳。陈毅劝他们,特委书记杨福涛等说:“我们是湘南特委,到你井冈山干什么!”“共产党应该不避艰险。我们湘南特委逃到井冈山是可耻的行为!”说破了嘴皮,他们就是不肯。陈毅说:“我们没说服你们心里感到很沉痛,说句不吉利的话吧,不如先给你们开个追悼会再走,毫无疑问,敌人现在已经红了眼,你们肯定会被抓住砍头的。”最后,他们还是带着二三十人上路了。后来被民团抓住,统统杀掉了。以后,陈毅同志回忆起这件事时,还一个劲的后悔,说:“那个时候他们这些同志“革命”的很吆,经不起半点挫折,不知道保留革命力量。血的教训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7 11:55
张国焘的滥杀
王维舟领导的川东游击军与四方面军会合,得到巨大的鼓舞。但是,令人痛心疾首的事情随之发生,是经过党多年培养出来的三百余名年轻干部,遭受了无辜的杀戮。游击军与四方面军刚刚会合,张国焘派人在宣汉属双河场以开会名义杀害了地下党的干部百余名;在巴中县,张国焘把三十三军的两位师长蒋群麟、冉南轩,从前线调去,暗中杀害;又在宣汉属之清溪场冉家凹口,于点验时杀了三个团的团级干部,罪状是他们过去当过保甲长;又在黄中铺前线正当同敌人在激烈战斗中将军政委杨克明调离前线,其后又将排以上干部五十余人调到后方,除少数几人外,他们都被杀害。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7 11:57
红军小政委
红四方面军“夜老虎”团及三十军八十八师二六五团,政委黄英祥年轻英俊,白净的面孔,说话时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穿一身整洁的灰军装,猛一看,略带着几分孩子气。不了解的人,说什么也不会相信,他就是“夜老虎”团的政治委员黄英祥。黄英祥升任政委后,一面领导部队的工作,一面积极参与地方工作,他在苍溪一带,深受当地人民爱戴。群众拿他当亲人,找他说心里话,亲切地叫他“红军小政委”。1936年,黄天祥在西路军征战中,牺牲于祁连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7 11:57
马骏与独立第二师
红军独立二师活动在大金川丹巴一带,本是藏民的革命武装,愿意接受党的领导,改编为红军,藏族头人马骏为师长。独立第二师,共有两千多人,主要是藏族青年,共三百多条枪,红军曾调一百多名干部到该师任职,师政委李中权、副师长金仕伯也是从四方面军调来的。这些调来的人,也和全师官兵一样,一律身着藏族服装。师长马骏身材魁梧,体格匀称,英姿勃勃,习惯穿一领半旧的青缎袍,腰间系着藏蓝色的绸带,袍边和袖口上都镶着款款的滚边锦条,在阳光下闪闪耀人。他不过三十多岁,脸膛微黑而细润,淡蓝色的大眼睛,透出和蔼诚恳的目光。马骏受过良好的教育,能操一口流利的汉语。马骏说:“民族有别,不是冤家;敌我有分,才是对头。”
一天晚上,李政委和马师长闲聊,谈起藏族服装来,他说:“汉人衣服有口袋,藏袍没有口袋,虽没口袋,但却能装更多的东西。”他摸一摸腰间的宽布带,继续说:“这腰带一扎,上半身的袍衣就成了一个大口袋,里边可以放衣服、粘巴、盐巴、茶、木碗等。”我问:“那下边又为什么拖那么长呢?”他滑稽地一笑,说了声“看着”,转了一圈,象跳舞一样,然后往地上一躺,长长的袍子将他的整个身子全遮盖上了。他说:“这叫铺有盖,起卧动作最快。”
不久,李中权在一次战斗中受伤,送往后方治疗。7月的一天,有令让他去九十一师师部面谈。在该师部,李中权见到了总部发给该师的一份绝密电报:我军即将长征北上,估计独二师师长马骏不会随红军长征。现特令设法将其处决,不得有误。就这样,马骏师长被杀,随后独立第二师也被解散。被派去的同志撤了回来,藏族同志愿意追随继续红军的,如天宝同志等,被编入了主力队伍。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8 08:31
林一人
杨善集从苏联回国后,任共青团广州区委书记。妻子林氏也来广州,杨善集给她提出了三个要求:第一,要做工,不能靠丈夫生活;第二,要做新时代的妇女,进夜校学习文化;第三,要做点妇女解放的工作。他给林氏讲了很多革命道理,开导妻子投身革命事业。他说:“我叫你出来是让你做工的,不是让你当太太的。我当书记也是做革命工作,不是当官做老爷。我每月只有六元生活费,不能养一个不干活的太太。”要革命、要独立,先从名字开始,杨善集给林氏取名“一人”,说:“‘一人’,就是要做一个真正的人,要做一个为妇女求解放的人。”林一人在杨善集的帮助下,从一个目不识丁的农家妇女,成长为革命战士。1927年,杨善集牺牲后,林一人继承他的意志继续革命,并加入中国共产党,被选为琼崖特为委员、广东省委委员。1931年,林一人同志牺牲于琼东县龙胆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8 08:31
悼黄公略挽联
1931年9月15日,红三军军长黄公略遭敌机轰炸牺牲。一方面军总部在兴国莲塘村举行隆重的追悼大会,毛泽东撰写了对联:
广州暴动不死,平江暴动不死,而今竟牺牲,堪恨大祸从天降;
革命战争有功,游击战争有功,毕生何奋勇,好教后世继君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8 08:33
吴政委在前面
1935年8月21日,红二十五军政委吴焕先,率领部队在泾川县城渡曲河时,遇敌袭击牺牲。吴政委在军中享有崇高的威望。为了稳定部队情绪,他牺牲的消息只传达到营以上干部。几天不见吴政委,战士们问开了:“吴政委呢?”走在身后的战士回答说:“吴政委可能在后边。”队伍后面的战士也问:“吴政委呢?”走在他身前的战士说:“吴政委可能在前边。”问话的战士们自己也重复着:“吴政委在我们前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8 08:33
胡宝昌的牺牲
红军长征到北盘江一带,一天下午,遭遇敌机轰炸,为掩护毛泽东,警卫员胡宝昌同志身负重伤。毛泽东很关爱宝昌同志,亲自给他喂水,担架太硬,毛泽东就从树林里捡来树叶帮他铺垫,又把自己仅有的一条夹被盖在宝昌身上,还插些树枝作伪装,吩咐担架员:“路上慢一点,不要颠着。”这段时间,毛泽东心情很沉重,讲话也很少。胡宝昌终因抢救无效牺牲了。毛泽东难过地说:“这样一个好同志牺牲了,太可惜了!我们把他掩埋起来,在坟上立个牌子,到宿营地给他开个追悼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8 08:33
吴焕先的葬礼
1935年8月21日下午,红二十五军徐海东副军长找来供给部政委张希才,告诉他吴焕先政委刚刚在战斗中牺牲了,经领导研究暂时不告诉部队。徐海东让他去买一口好棺材,做一套好内衣。徐海东说:“你知道的,政委没有一件好衣服。政委身上的血衣,我要带去交给党中央和毛主席,作为永久的纪念。”张希才采办棺材和衣服回来,看到吴政委的遗体安放在一块门板上,他面色平静,警卫员和徐海东在擦政委身上的血迹,换上干净的军装,穿上他生前最喜欢的青呢大衣,盖上毛毯。出于当时的情况,需要暂时保密,不能举行隆重的葬礼。同志们肃立在吴焕先政委的遗体周围,用热泪和军礼,向敬爱的吴政委作最后的告别。随后,吴政委的遗体被安葬在村后的小山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8 08:36
黄苏梅
一次,韦拔群和妻子黄苏梅二人被国民党军队围困在一个村庄里。黄苏梅挺身而出,穿上韦拔群的衣服,掩护韦拔群突围出去了。黄苏梅自己,却被国民党军俘虏、杀害。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8 08:37
吉鸿昌之死
共产党员吉鸿昌就义前,用树枝在刑场的地上写下了诗句:
恨不抗日死,
留作今日羞。
国破尚如此,
我何惜此头。
接着,对特务说:“告诉你们,我为抗日而死,不能跪下挨枪,我死了也不能倒下。”特务们问怎么办,吉鸿昌说:“给我拿椅子来,我得坐着死。”又对准备开枪的特务说:“我为抗日而死,死得光明正大,不能背后挨枪,我要亲眼看到敌人的子弹是怎么打死我的。”在“抗日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的口号声中,一声枪响,吉鸿昌就义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8 08:37
瞿秋白就义
1935年2月,瞿秋白被捕,在上杭囚禁了一个多月,被送到长汀三十六师司令部。瞿秋白被关在一间牢房里,他身穿青布褂子,白布短裤,神采奕奕,态度悠闲自若,有时写诗词和杂感,有时候刻石头图章。三十六师师长宋希濂是瞿秋白的学生,用引诱和酷刑,包括电刑,要瞿秋白投降,瞿秋白大声说:“我早已把生命献给了革命事业。现在被捕,只有死而已。我一个人倒下去,但是,千百万人民会继续前进的。”让他画供,他写了一首诗:
可断头颅,
可流热血。
惟有主义,
高于一切。
6月18日早晨,宋希濂在公园预备了酒菜,并把蒋介石对瞿秋白“就地正法”的电报给他看,说投降可以免死。瞿秋白厉声斥骂,又说:“为革命牺牲,是人生最大的光荣。”敌人安排摄影师给瞿秋白拍了照,瞿秋白走向刑场。行刑官自言自语说:“把共产党杀光了,中国革命就成功了。”瞿秋白冷笑道:“共产党人是杀不光的。只有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国革命才能够成功。”瞿秋白一路上高唱国际歌、高呼“共产党万岁”等口号,走向了刑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8 08:38
湘鄂西第一次“肃反”
湘鄂西第一次“肃反”在1932年夏,这次“肃反”中,被打击的省委委员、省苏维埃执行委员、部长以上的干部有23人,工作人员45人;在红三军中,被定为“重要反革命分子”的团以上干部,有28人。这次“肃反”,被杀害的苏维埃政府领导干部有:
万涛:中共湘鄂西特委委员、省委常委、红三军政委;
周小康:湘鄂西省委委员、湘鄂边特委书记;
张宗理:湘鄂西省委候补委员、宜昌特委书记;
侯蔚文:湘鄂西省委监察委员会副主席、党校校长;
刘格非:湘鄂西省委监察委员会委员、湘鄂西苏维埃政府副主席;
彭之玉:湘鄂西省委委员、湘鄂西苏维埃党团书记;
潘家辰:湘鄂西省委巡视员;
张昆弟:湘鄂西总工会党团书记;
彭国才:湘鄂西政治保卫局局长;
许栩:湘鄂西苏维埃经济部长;
戴补天:湘鄂西苏维埃银行行长;
朱子贞:湘鄂西苏维埃司法部长……
这次“肃反”,红三军被杀害的领导干部有:
柳直荀(又名柳克明):红三军政治部主任;
孙德清:红七师师长;
赵奇:红七师参谋长
周荣光:红七师参谋长(赵奇之后继任);
孙之涛:红七师政治部主任;
段玉林:红八师师长;
戴君实:红八师政治部主任;
胡陈杰(化名胡慎己):红八师参谋长;
周子服:红八师政治部主任(戴君实之后继任);
张应南:红九师参谋长;
胡悌:红九师参谋长(张应南之后继任);
刘鸣先:红九师政治部主任;
吴凤卿:红九师政治部主任(吴鸣先之后继任)
夏曦向中央报告说:红三军除师以上干部外,另有团长6人、团政治委员5人、团参谋长8人、红军医院院长2人、营长16人被处死。
在大肆杀害高级干部的同时,普通干部更难幸免。红三军政治委员关向应在给中共中央的报告中,说:“改组派下层组织亦在大批逮捕中。”夏曦在洪湖杀了几个月,那里的县区干部,几乎全部杀掉了,共杀死上万人。红三军中,有的连队,连续被杀了十多任连长。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8 08:38
“罪魁祸首”
中央分局书记夏曦的大“肃反”,削弱了革命力量,导致洪湖苏区的陷落。红七师师长王一鸣向红三军军长贺龙、政委关向应汇报时,分析了中央分局的指挥上的失误;而政委朱勉之曾经执行夏曦的“肃反”政策,对“肃反”扩大化也有所感悟和反思。王一鸣师长在汇报时,夏曦也在场,一言不发。第二天,夏曦召开“肃反”会议,说苏区丧失的原因,在“改组派”的破坏,而王一鸣是“罪魁祸首”。随后,逮捕了王一鸣、朱勉之。后来,王一鸣被以“破坏阶级路线”、“涣散军事组织”、“企图把红七师拖走”为罪名处决。朱勉之没有宣布罪名,也被处决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8 08:38
枪杀段德昌
1933年5月1日,湘鄂西根据地创始人之一、红三军第九师师长段德昌,以“反革命”罪,被中央分局书记夏曦公审并枪杀。
段德昌在湘鄂西有很高的威望,经常公开批评夏曦,曾说:“中央过去对我们派了个邓中夏来,闹了个一团糟。现在又派来了毫不懂军事、迟疑不决的夏曦,对我们无丝毫的具体指示,只会叫我们拼命。”段德昌反对搞“肃反”扩大化,当面质问夏曦:“你把根据地搞光了,那么多共产党员被杀了,你是革命的功臣还是革命的罪人?”夏曦第三次“肃反”开始,段德昌就知道自己难于幸免,在师部办公室墙上写下了明人于谦的《石灰吟》诗以明志。诗云:“千锤百炼出深山,烈火焚烧只等闲。粉身碎骨全不怕,只留清白在人间。”4月下旬,夏曦以通知开会为由,召段德昌前去分局,逮捕了他。
5月1日,夏曦主持在邬阳关召开公审大会,宣布段德昌是“反革命”,立即处决。段德昌被五花大绑,但仍昂首挺胸,大声说:“要杀要砍,随你得便!我要向同志们讲几句话。”夏曦猛地从桌后站起来,说:“你是反革命,不许你讲话!”这时,有人说:“反动派杀人,也有让说话的!”又有人附和说:“让段师长讲!”段德昌心情沉重地对大家说:“你们都知道湘鄂西几十个县的根据地是怎么开拓出来的,是谁把它丢掉了,也知道三万多人枪的红军是怎么创建的,又是谁瞎指挥把它搞成现在这个样子。我只希望在场的同志千万不要忘记湘鄂西苏区和人民,千万不要忘记成千上万的革命烈士。我绝不是反革命!只有那些为了树立自己权威,乱杀共产党人的恶霸才是真正的反革命。共产党万岁!红军万岁!”行刑的枪声响了。二十九岁的段德昌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夏曦宣布散会,和关向应一起离开了会场。随后,贺龙端着烟斗,含泪离开了。干部战士,纷纷上前,看了段师长最后一眼。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8 08:39
周逸群牺牲
红二军团主力离开洪湖前,湘鄂西根据地创始人之一周逸群,即被调离军队,代理湘鄂西特委书记兼鄂西联县政府主席。1931年夏,夏曦来到洪湖,全盘否定了湘鄂西党和红军创造的业绩,周逸群被撤销了湘鄂西特委代理书记和鄂西联县主席的职务。此时,国民党开始对江南地区的再次“围剿”。4月,周逸群被派到江南,与段玉林一起指挥反“围剿”斗争。5月18日,周逸群从洞庭湖特区向洪湖转移,途径华容县凉家亭时,遭到敌人伏击,当场牺牲,年仅三十五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8 08:39
《悼刘伯坚》
莫文骅有《悼刘伯坚》诗:
一代才华少与俦,弱冠边历东西欧。
文章有价耀珠玉,气概无前逼斗牛。
西北军中驰令誉,红军帐里足良猷。
百战何尝计苦乐,劳身为解万民忧。
日寇侵凌战鼓震,摇摇欲坠我神州。
对外奴颜来内战,同胞四野血横流。
豺狼在邑龙在野,贼子当权志士休。
可怜雄才竟未展,深锁梅关无限愁。
景仰遗风惭驽马,缅怀劳绩茹在喉。
一人殉节千人忾,竖眉切齿恨贼酋。
今日哀悼非昔比,百万雄师为国谋。
他年南国春意好,重修荒塚奠庶羞。
按语:刘伯坚同志,四川人,中**员,曾留学苏、法等国,有才干。“九•一八”后,党派他去西北抗日同盟军中任政治部主任,后调任中央苏区第五军团政治部主任。1934年中央红军长征,他留在苏区坚持斗争,后被捕杀,死时甚为英勇,尸体葬于广东梅岭。中国共产党第七次代表大会开追悼烈士大会时,写此诗以悼之。——1945.5.20于延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8 08:40
十三烈士
1927年9月1日,广西国民党军阀未经任何法律程序,在南宁枪杀了十三名在押的中**员、进步分子。1980年,为悼念这十三位烈士,南宁市政府在人民公园立碑纪念,莫文骅作了《悼十三烈士》一诗:
触目惊心作楚囚,惨如地狱逼人愁。
敢抗横流称直士,要翻逆势作耕牛。
对月吟哦诗泣血,号天反害布塞喉!
烈士刑场歌慷慨,同俦脱险灭敌仇。
这十三位烈士是:
罗如川:中**员,省立一中教员;
雷佩涛:中**员,国民党广西省党部监察委员;
张 胆:中**员,国民党广西省党部农民部秘书兼农讲所教授;
莫 大:中**员,省农讲所教员;
邓 哲:中**员,国民党南宁市党部常委兼组织部长;
梁 砥:中**员,南宁学生联合会主席;
冯荫西:中**员,国民党南宁市党部常委兼组织部长;
高孤雁:进步青年,《革命之花》编辑部成员;
梁六度:国民党左派,省党部执行委员;
雷天壮:国民党左派,省党部秘书长;
陈立亚:国民党左派,省党部执行委员兼商民部长;
梁西园:国民党左派,南宁店员工会执行委员;
周仲武:国民党左派,省党部监察委员。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8 08:40
俄国礼
1927年10月7日下午,南宁十五军监狱,一队全副武装的警兵提前来换班,脸上露出凶狠而又紧张的神色。见此状况,同志们知道,敌人又要下毒手了。下午四时,一个杀气腾腾的卫士队长,带着十几个荷枪实弹的警兵窜进拘留所,他们手上还拿着捆人的绳子。开始,周飞宇等三位同志已被反手捆绑起来。“卢宝贤!”卫士队长像鬼判官点人去见阎罗王一样叫喊着。卢宝贤知道自己当烈士的时刻到了,他立即取下挂在墙壁上那件翻领的淡绿色薄绒西服,习惯地掸去衣服上的灰尘,穿着好后,理了理有些杂乱的头发,便逐一同难友们握手告别说:“再见!以后的事由你们来完成了!”他从容地走出牢门。周飞宇走过来,与牢里的好友王文栻告别,他的手被反绑着,不能握手,就说:“我们来一个俄国礼吧!”王文栻会意,冲出牢门,与周飞宇拥抱在了一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8 08:40
李明瑞被杀
第三次反“围剿”刚刚结束,红七军奉命开至瑞金,听说二十军“AB团”反水,要红七军去保卫。又听说,毛委员来讲话,大家极为高兴。但是毛委员没有来,红七军便开至乡下修整。在瑞金驻了一段时间,又转至雩都县的小密镇。这时,军部传来指示,在全军开展“肃反”工作,以纯洁革命队伍和巩固中央革命根据地,准备迎击敌人新的进攻。新上任的红七军政委葛耀山怀疑红七军干部队伍混进了国民党改组派,把团以上的多数干部当作改组派抓起来,不少同志被错杀。红七军军长李明瑞,因在南宁时曾联合改组派张发奎反蒋,故被怀疑成红七军中改组派的头目而被错杀。同时被害的还有团以上干部佘惠、许进、魏伯刚等同志。右江苏维埃政府主席雷经天也曾被捕,后得释放。1945年,党中央为李明瑞等同志平反昭雪。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9938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