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4611个阅读者,5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8 08:41
“七•六”烈士
“九一八”事变后,保定学生抗日救亡运动兴起,河北省立第二师范学校,成为运动的中心。1932年6月,一千五百多名军警将第二师范学校团团围困。学校里面共有师生51人,他们手持红缨枪、木棍、大砍刀,展开了“护校运动”。7月6日,国民党军警吹响了冲锋号,动用机枪等轻重武器,对爱国学生和共产党人进行疯狂杀戮,当天有9人被杀害,38人被捕,3人受重伤。随后,曹金月、杨鹤声、刘光宗、刘玉林等 4 名共产党员处死,另有17 名学生被判刑。牺牲的十三位“七•六”烈士是:
贾良图:井陉人,中**员,中共保属特委秘书长兼宣传部长,二十四岁;
曹金月:满城人,中**员,第七班学生,中共保属特委组织部长,二十三岁;
刘光宗:蠡县人,中**员,第七班学生,二十三岁;
杨鹤声;徐水人,中**员,第八班学生,二十二岁;
刘玉林:怀柔人,中**员,第九班学生,二十二岁;
王慕恒:衡水人,第九班学生,年二十七岁;
边隆基:任丘人,中**员,第十一班学生,二十岁;
张树森:徐水人,中**员,第十一班学生,二十一岁;
邵春江:满城人,中**员,第十一班学生,十九岁;
张鲁泉:河间人,中**员,第十四班学生,十九岁;
赵克泳:徐水人,第十四班学生,二十岁;
马善修,唐县人,中**员,第十四班学生,十八岁;
吕清晰:石家庄人,中**员,第十三班学生,二十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8 08:41
三女跳崖
1934年秋,留在莲(花)安(福)萍(乡)中心县苏维埃的同志们,撤到安福太山区。一个漆黑的夜里,内务部代理部长李发姑和另外两个女同志刘瑞英、郁玉华在山腰被敌人逼迫到悬崖边,无路可走。他们跳下了悬崖。李发姑和郁玉华活了下来,刘瑞英牺牲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8 08:41
《青年的归宿》
史砚芬烈士,化名余晨华、严文,1927年任共青团南京市委书记,1928年调共青团江苏省委,任沪宁巡视员。5月被捕,9月27日就义于雨花台。
贺瑞麟《死前日记》,9月30日:
后来又去看砚芬兄遗下的一篇自传式的小说——青年的归宿。
青年的归宿的结局,完全是他自己的以逊农为主从事回忆的记述最后的一篇遗嘱,又是他准备寄出去的遗嘱。他权衡了自己的任务与工作,在反动派逮捕他以后,决定他最后的命运要拖他向雨花台是可以断言的,连他自己也是如此决定了的。
逊农啊,你与世人见面之日,你的在人间在纸上的前身,早已消失了面目而成为一副骷髅了,而变成矿物质了,你可知道?
按,这是说,《青年的归宿》这本书以及书中的主人公“逊农”,都与它的作者同样的命运,在烈火中“变成矿物质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8 08:42
灵魂与躯壳
瞿秋白被捕后,在狱中写了许多诗词和一本自述《多余的话》,都被国民党拿走了。有一个国民党军医请他在狱中所拍的照片上题词,瞿秋白写道:
如果有灵魂的话,何必要这个躯壳!
但是,如果没有的话,这个躯壳又有什么用?
这并不是格言,也不是哲理,而是另外有些意思的话。
瞿秋白
一九三五年五月
摄于汀州狱中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8 08:42
最后一封信
1935年2月,瞿秋白被捕后,自称“林其祥”,是一个军医,曾经通过鲁迅转给妻子杨之华一封信,让之华设法营救。但是,由于叛徒出卖,瞿秋白的身份暴露了。这年4月,报上公开登载了秋白被捕的消息,杨之华知道秋白活不成了。一天,杨之华的妹妹拿来了秋白给她哥哥的信,信上写着:“我的事想你们在报上已看到了,我要和你们永别了。之华是我平生唯一的知己,或者她已被捕,我知道你们是不会知道她的下落的。但我要留最后一封信给她,想你们也没有办法转给她,那么,就请投寄给叶圣陶先生作为写小说的材料吧!望你们保重。”瞿秋白写给杨之华的“最后这封信”,落在了一个叛徒手里,这人欺骗杨之华的母亲说:“秋白自首了,我要亲手把信交给之华,这封信不能由你们转交。”这样,瞿秋白的最后一封信,杨之华始终没有看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8 08:47
不愿跪着生,宁愿立着死
1927年11月,共产党员叶天底被捕。在这将陆军监狱,敌人劝他:“只要你在自首书上签一个字,就可释放。”叶天底说:“要我签一个字?我宁可死!”敌人又说:“只要讲一句‘我以前走错路了’,就可放你。”叶天底说:“我走的光明正大的路,没有错!”当他得知自己要被国民党杀害时,写信给哥哥说:“我绝无生路,不死于病,而死于敌人之手。大丈夫生而不力,死又何惜!先烈之血,主义之花。但我最放心不下的母亲,希望你代我尽责,抚养母亲。我决不愿跪着生,宁愿立着死。”1928年2月8日,叶天底与浙江省委书记张秋人等一起被国民党杀害。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8 08:48
贺泽忠牺牲
有一次,川东游击队指挥部在贺值三家开会,被敌人围困,为掩护同志们突围,贺值三、贺泽忠父子被国民党逮捕。父子二人被国民党施以酷刑,剥光衣服吊打,用铁条灼烧,辣椒水灌鼻子,坐老虎凳等。还对贺泽忠施用“猴儿搬桩”的刑法,让父亲陪刑,亲眼目睹这个惨象。贺家父子二人没有屈服。贺泽忠被国民党枪杀了,贺值三后历尽折磨后被同志们营救出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8 08:48
这副老骨头送在了白区
李六如于1945年2月在致谢觉哉同志的信中,介绍了何叔衡、瞿秋白在白区坚持革命斗争最后牺牲的情景:
叔衡同志于三五年苏区沦为游击区时,随队伍住在江西雩都县公馆乡一段时期,党派他帮助该乡政府作动员工作,每扶一根拐杖,朝出晚归,虽很辛苦,但他却无半点怨言,不辞艰苦。已六十岁以上的老人,还派这种工作给他,我们当时虽不敢说,心里是很难过的。最令人痛心的,就在该乡派他同瞿秋白、张亮、周月林出白区时,脚上没有鞋子穿(穿一双破鞋子),当动身的头晚来问我:“六如,你有鞋子么?”话犹未了,眼睛就红而湿了。我随即把江口贸易局长陈祥生送的一双灰色新胶鞋给他,他长叹一声:“咳!六如,不料我这副老骨头,还要送到白区去啊!”流下泪来。他一面说一面紧紧地握着我的手。秋白同志接着说了一句:“事已如此,夫复何言。”……
张鼎丞转达邓子恢的话,他们在福建某处渡河时,敌人追上来了,何老头跑不动,邓子恢扶着他跑也跑不动,他怕邓一同牺牲,定要邓跑,并责邓:“你快跑,莫连累了,我没办法,只有为共产党、苏维埃流最后一滴血。”因此,他就重担牺牲于河边。
邓子恢回忆说:1935年2月间,我奉命随瞿秋白、何叔衡同志回闽西,由福建省委派一个排武装护送我们,中途被敌人四个连包围,护送队伍先我们撤走。瞿秋白同志因病不能走,我同叔衡同志由山上冲下来何在途中牺牲。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8 08:49
何胡子感情一堆
谢觉哉评价何叔衡说:
叔衡同志以不能谋自谦,故很能虚怀接受人家的意见,但也以能断自负,每在为难震撼人们犹豫的时候,他能不顾人家反对,不要人家赞助,毅然走自己的路,站在人们前面。
毛泽东同志又说过:“何胡子是感情一堆。”不是一堆骨和肉,而是一堆感情;热烈的感情四射着,触着就要被他感动。叔衡同志确实如此,他的感情,是统制在高度的正义感下面的。
1980年,萧三同志写诗纪念何叔衡同志。有“作事不辞牛负重,感情一堆烈火熊”,“铁骨铮铮壮烈死,高风亮节万年型”的诗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8 08:49
士兵老李之死
1935年10月劳山战斗后,红十五军团河洛川一带“肃反”。在王家坪召开的连支部书记以上军、政干部大会上,宣判二十七军八十一师二四一团三营营长“士兵老李”的死刑,称他冲锋时贪生怕死。“士兵老李”是李营长的绰号。李营长,名字未详,河南人,作战勇敢,是从国民党起义参加红军的老同志。二四一团团政委李赤然不服,愤然抗争,被斥为总后台,要把他和老李一起枪毙。结果,李赤然被剥夺了发言权,“士兵老李”终被处决。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8 08:50
“晚叔”朱希昂
朱希昂,生于1887年,十五岁时中秀才,毕业于广东高等工业学堂。早年加入同盟会,参加过广州黄花岗起义,曾任广东新会知县、广西省议会议长、广西省立第九中学校长等职。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广西玉林等地从事革命活动,1928年任广西省委书记。省委工作繁忙,他总是自己动手,撰写材料,油印传单,虽有严重的肺病,但仍然每天工作到深夜。父亲身为长辈,但总以晚辈自称,同志们亲切地称他“晚叔”。1929年6月被捕,国民党法官问他:“你们究竟有多少共产党?”朱其昂回答说:“共产党员多得很,每人一根头发,就可以把你们压死。”1929年6月8日,朱其昂在玉林遇害,年四十二岁。红军右江独立师师长韦拔群写有挽联:
血洒玉林,流芳千古;
功高八桂,痛切同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8 08:56
李大钊殡葬
李大钊在1927年被奉系军阀杀害后,灵柩一直停放在宣武门外妙光阁浙寺中,六年之久,没有得到安葬。1933年4月初,党组织派革命互济会的同志和李大钊夫人赵纫兰商量安葬事宜,说准备组织公殡,通过群众性的悼念活动,向反动派作一次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伸张革命正义。李夫人说:“李先生是属于党的,他是为革命而死的,党组织怎样指示,就怎样办吧!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尽力去做。”商定的具体办法:首先家属在报纸上发出讣告,公布出殡的时间、地点,出殡时请来和尚、道士、吹鼓手及新式音乐队,都按照旧俗来办。既可以起到掩护作用,也可以走得慢些,沿途向群众宣传。4月23日,星期日,出殡仪式在妙光阁浙寺开始。灵堂里摆满了花圈挽联,落款单位有中共北平市委、中共河北省委、革命互济会、反帝大同盟、妇女救国会、左翼文化总同盟、社会科学家联盟、左翼作家联盟、左翼教育工作者联盟、北平市青年联合会、工会等。挽联上写道:
为革命而奋斗,为革命而牺牲,死固无恨;
在压迫下生活,在压迫下呻吟,生者何堪!(北平市青年联合会)
南陈已囚,徒叫先贤笑后死;
北李犹在,合用吾辈哭先烈!(妇女救国联合会)
革命成功,富贵英雄,岂思烈士;
山河破碎,艰难后死,愧对先生!(教育工作者联盟)
李夫人带病由两个女儿搀扶着,来到灵堂。有人喊“起灵”,殡仪开始。吹鼓手、音乐队、和尚、道士走在前面,后面跟着红红绿绿各种纸扎人、旗伞执事,还有一座结着蓝白缎条花朵的影亭,安放着李大钊同志的遗像。李大钊的儿女们,走在棺材的前面,几十个工人,抬着李大钊的灵柩。灵柩后面的马车里,坐着李夫人和亲友们。送殡的队伍,跟随在后,缓缓行进。群众边走边喊着口号:
“李大钊烈士精神不死!”
“为先烈报仇!”
“打倒刮民党!”
“共产党万岁!”……
“纸钱”飞洒在空中,上面用橡皮戳打着清清楚楚的小字:“李大钊烈士精神不死!”“共产党万岁!”“打倒刮民党!”参加送殡的队伍越来越长,前不见头,后不见尾,浩浩荡荡地前进着。马路上的汽车、电车等各种车辆,全都断绝了往来。全副武装的军警和宪兵开来了,如狼似虎地扑过来,打人、抓人,群众与他们展开了搏斗……最后,灵柩终于被护送到了西山,李大钊被安葬在了万安公墓。随李大钊遗体,潜埋着一块北平市民赠送的石碑,上面刻着斧头和镰刀暂时作了他的“墓志铭”。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6110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