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544个阅读者,43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0 17:43
可惜了这块宝地
红二、四方面军过草地时,一次,朱德总司令爬上高坡,举起望远镜,东西南北看了一圈,叹了口气:“可惜喽,真是太可惜了。”身旁的刘伯承总参谋长问:“总司令,何事如此感慨啊?”“你们看嘛!”总司令指着一望无际的草地,说:“草地,国民党说这是不毛之地。我看哪,搞好了,它比苏联的粮仓——乌克兰,还要好啊。如果不打仗,在这里发展农业、畜牧业、工业,都是大有作为的。”刘伯承说:“还是总司令站得高,看得远。”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0 18:40
四方商店
1936年初,叶县地下党组织叶县工委,效仿出售进步书籍、传播革命思想的开封四方书店,建立了四方商店,作为党组织的交通战。商店筹只集到开业资金三百元。商店财东魏秀亭,小学教师,思想进步。共产党员陈继尧,对外名义为四方商店经理,党内则任交通站站长。四方商店给党组织发送信息,为游击队提供情报,是同志们的庇护所,还筹措了一定数量的活动经费。抗战爆发,第二次国共合作建立,这个商店完成了使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0 18:40
搬运兵工厂
1933年11月,十九路军发动“福建事变”。当时,为“支援十九路军”,红军部队进军尤溪,占领了一座兵工厂。这是一家很大的兵工厂,有工人一千多人,能制造轻机枪、步枪、手枪和迫击炮。部队接到命令,把兵工厂搬到瑞金去。于是,红三、五、七各军团都接受了任务,来参加拆卸、搬运机器。从尤溪到瑞金,蜿蜒数百里,山高林密,只有人行小道,又没有运输工具,全靠人抬肩扛。一路上来来往往,都是搬运机器的人,有背的,有抬的,有十个八个一起抬的,也有二三十人一起抬的。杠子穿杠子,胳膊挎胳膊,咬着牙一步一步往前挪,有的一天只能走十多里路,和蚂蚁搬家差不多。当时还有个口号:“搬到瑞金去,建立兵工厂。”一直到1934年3月中旬,机器才被搬到了泰宁,离瑞金还有一半的路程,又动员了苏区上万名老乡来搬运。泰宁城外的道路两侧,到处都是搬不动扔下的机器,东丢一件,西丢一件。大家看着这些东西,都在心里嘀咕:这还能装得起来吗,费了三个月,搬来的岂不是一大堆废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0 18:41
棺材盛盐,船底吊盐
苏区食盐紧缺,为了能通过国民党的重重关卡,把食盐运到苏区来,同志们想了好多办法。一种方法是做一种双层的棺材,上层放置一些臭猪肠,充当死者“尸体”,下层放盐。运送人员化装成出殡的队伍,抬着棺材,哭哭啼啼,吹吹打打,哨卡敌人闻到棺材里的臭味,不愿检查,就放行了。还有一种用船运盐的办法,是把盐打包吊在船底下。敌人只在甲板上面和船舱里面检查,怎么也想不到船底下吊着盐。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0 18:41
苏币的信誉
1934年,反“围剿”战争一再失利,苏区财政捉襟见肘,再加上国民党的经济封锁和造谣煽动,苏维埃纸币面临挤兑风潮。为维护苏维埃币的信誉,毛泽民采取了积极的应对策略。首先,大量筹集物资,为此毛泽民亲自跑到前线,通知部队,把缴获的日用品、食盐、布匹运回苏区合作社。接着,推出自由兑换政策,拿出金库的现洋、银元,公开兑换苏维埃纸币。严格规定兑换标准,10角纸币兑换1月现洋,不得抬高现洋兑换价。这样,连续兑换了两天,苏维埃金库的现洋已经所剩无几,老乡们还在争相兑换。同志们主张停兑,毛泽民说:“现在群众兑换势头正高,不能停换。换出光洋是为提高纸币信誉,只有提高纸币信誉才能稳定金融。”随后,毛泽民下令合作社出售物资,现洋不收,专收苏维埃纸币。老乡们纷纷议论:“哟,谁说纸币要过期,谁说纸币不值钱,你看政府拿出光洋兑纸币,现在卖东西又专收纸币呢!”群众又拿现洋兑换苏维埃币,结果收回的现洋比兑出去的还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0 18:41
苏维埃钨矿总公司
1932年3月,成立苏维埃钨矿总公司,国家银行行长毛泽民兼任总经理。苏区铜山陇、盘古山、上坪一带盛产钨砂,这种稀有金属在香港销路很好、很赚钱。毛泽民从红军中抽调一批受过伤,身体不好的同志去钨矿做管理工作,又招聘一些技术人员和工人,建立了三个矿场,开采钨砂出口到香港,换回红军需要的物资。到1933年,钨砂年产量达1800吨。1934年秋,钨矿的产值达到现洋200多万元。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0 18:41
印刷厂里设机关
天津华新印刷厂是我党的秘密印刷机构,在天津英租界的一栋小洋楼里。为了保密,特意在小洋楼旁边开了一家布店,纸张夹在布匹中运进来。在印刷厂门厅,开设对外业务,承接信封、信纸、卡片、表格、发票、请柬、喜帖等的印制。门厅柜台下面,安装有机关。有可疑人员进入,营业员就踩动机关,后楼及地下室工作人员,马上采取紧急措施,隐藏党的印刷品,开始印表格、信封之类的东西。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0 18:42
华新印刷厂
1929年春,毛泽民根据中央指示,把上海协盛印刷所的机器设备打包发运到了天津,在天津创立了“华新印刷厂”,受中共顺直省委领导。印刷厂在英租界广东道一座漂亮的小洋楼里。毛泽民为顺直省委委员,化名周韵华,公开身份是华新印刷厂的经理。厂里印刷《向导》、《红旗》、《北方红旗》、《共产主义A、B、C》等党的文件和革命书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0 18:42
协盛印刷所
1928年4、5月间,上海租界巡捕房以闸北的“协盛印刷所”出版共产党宣传品为由,逮捕了杨杰经理。其实,巡捕房并不知道协盛印刷所是我党的出版印刷机构,也不知道杨杰是毛泽民的化名。巡捕房审问时,毛泽民说,自己只是一个商人,印刷不过是为了赚钱而已,对方给了大价钱就印。经过反复盘问,巡捕房也没有弄清真实情况。毛泽民承诺,自己回厂后变卖设备、缴纳罚款,租界方就把他释放了。毛泽民出狱回厂,立即向党中央作了汇报,提出转移设备的想法,获得中央批准。随即,毛泽民在《新闻报》刊出出卖设备的广告,以迷惑当局。私下里,悄悄地将设备转移走了。租界当局后来才发现,协盛印刷所早已人去楼空,杨老板也不知去向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4 10:32
一定是长工
红军占领长沙,八军政委何长工召集了各国驻长沙的领事馆、教堂、医院、商团和记者等外国人参加的会议,有三百多外国人参加。会上何长工用法文和英文给他们讲演,向他们宣传红军的各项政策,要他们不要惊慌,红军保护外国人合法的经济利益和贸易信交自由,并明确告诉他们,不准做危害红军的事情,通知本国军舰迅速撤离湘江。这些消息不胫而走。有几个共产国际的老头(布尔什维克党员),问当时在中央工作的刘伯承,英国主教写的目击长沙的文章,提到一个年轻军人,会讲流利的外国话,不知是谁。后来刘伯承到苏区,问毛泽东,毛泽东说:是何长工!他和陈毅是外国游子,陈毅打长沙没去,一定是长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6 09:59
赣东北苏区发行的纸币与公债
赣东北省曾在根据地发行一元、一角、十枚铜元等三种面额的纸币,与银元通用。在第五次反“围剿”时,决定发行10万元“粉碎敌人五次围攻决战公债”,群众争相购买,结果实际发行14万元。乐平县一个妇女就买300元。当时规定公债本息1935年7月偿还,利息为一分息,后条件不允许,未能偿还,但群众一直保存着。全国解放后,人民政府还兑换了为数不少的苏维埃纸币和如数偿还了苏维埃公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6 09:59
供给标准
赣东北根据地有统一的供给标准:军队每人每月三斗三升大米,地方干部每人每月二斗八升大米。菜金按日计算,军队每人每日五分钱,地方干部四分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6 10:13
五个职员的国家银行
1931年11月7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成立时,决定成立苏维埃国家银行,毛泽民为行长。国家银行总行设在临时中央政府所在地,开始在瑞金的叶坪,1933年4月迁到沙洲坝,1934年7月签到下陂子。刚刚成立时,总行全部人员只有行长一人、记账员一人、出纳一人、会计一人,另一人帮助出纳管兑换兼做杂务,共五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6 10:14
向石印机瞄准
1933年初开始,苏区财政经济困难,日渐增多地靠发行纸币。当纸币发行达到二百万元时,党中央的机关刊物《斗争》上就发表文章,批评财政政策是“向石印机瞄准”。发行稍一扣紧,影响了前方需要时,又批评发行方针是“抓着怕死,放了怕飞”,令人左右为难,无所适从。财政部长邓子恢被指责对中央持两面态度,犯有严重错误,受到批判,降为副部长,改林伯渠为部长。同时,将汀州市一家私营印刷厂的几架石印机搬来瑞金,更多地印刷纸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6 10:14
巧运物资
为了通过国民党军的重重封锁,保证红军的物资供应,红军和群众发明了很多办法,从赣州城里向城外运送物资。例如:竹排运盐。采购到的食盐,用大毛竹打通全根竹节,把盐装进竹子里,再封住口,放在水里扎成排。一根竹子可装一、二百斤。因为竹子装了盐,竹排就半沉不浮面,敌人难以发现。夹层带盐。群众从城中运送食盐出来,经常在尿桶、马桶里做成夹层,夹带出来。还有在箩筐里面上面装灰、下面装盐,或把盐藏在棉衣中或衣服的夹缝中,有的妇女把盐捆在大腿上,夹带出城。糕点盒带药。药材的运送需要更保险、更安全,有妇女拿着糕点盒,盒子里装着药材,运送出城。棺材装药材。我们还用过抬棺木出城的方法运送西药药材和其他军需品。赣州六合铺有一家死了一位老人,我们和他家商量好,把我们买的货物放在棺材里。我们抬着棺材,死者亲属披麻戴孝。哭哭啼啼,抬运出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6 10:14
城墙边的染坊
为了给红军筹集和运送物资,赣州河西支部书记何三苟有他的绝招。何三苟会染布,他带了十几个可靠的人在靠城墙边的米市街开了一家染坊,招牌取名叫永源生染坊。当买好盐、布、西药材等物资,就运到永源生染坊去“加染”,实际上就是在那里包装待运。因为靠近城墙,事先约定好的人在城墙下接应,用船偷运过河。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6 10:14
食盐掺石膏
一次,苏维埃政府物资采购人员刘某,从外地采购的食盐中掺了石膏。江口外贸局察知此事,决定第二天将刘予以枪决。赣江办事处主任王贤选正在江口巡视工作,了解到这个情况后,对江口外贸局提出意见,请改变决定。因为食盐中掺的是石膏,不是毒药;掺石膏者是否为刘本人,尚需查证。外贸总局采纳了王贤选的意见,刘某在承诺赔偿损失的情况下,得到了释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6 10:17
没抓到人就好
有两位同志被苏维埃政府委派,携带四千元到南雄采购西药、布匹。途中,被国民党拦掉了药材,只运回来了不到二千元的布匹。事报工会负责物资运输工作的刘少奇,有人主张对二人严厉处罚,刘少奇说:拦到货没有抓到人就好。对这两位同志免于处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6 10:17
东村造币厂
1929年,兴国东村圩有一位三十来岁的银匠,叫陈志美,他看见市面上银币流通困难,开始私铸银洋,拿到于都城的圩场上兑换。东村乡苏维埃发现陈志美私铸银洋的行为,劝说他归公为乡政府服务,陈志美同意了。不久,建立了东村造币厂,以陈志美等为铸币师傅。这个小小的铸币厂,后来发展为江西省苏维埃政府造币厂,再发展为中央造币厂。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6 10:17
苏维埃遭遇假币
1932年春天,敌人为了扰乱我们红区的经营,而制造了两角的伪币在苏区流通着。毛泽东同志知道这件事后,十分关心这个问题。一天,毛泽东同志叫来中央造币厂的谢里仁和陈祥生两同志,问道:现在敌人造了一种伪币,扰乱了我们苏区的经营,你们知道吗?谢、陈二人说:知道了,已经报告了毛泽民行长。毛泽东从书桌里拿出一个伪币来,又问:敌人是怎样弄出这种伪币来的?怎样识别真伪?二人说:敌人造的伪币是铜质而不是银质,他们在铜上面镀了一层银质。只要将伪币一摩擦,就可以看出铜质来。这种伪币是筠门岭的一个土匪制造出来的。毛泽东听完二人的汇报后,说:准备派两个师的兵力去围剿土匪。另外,你们要出个布告,告诉群众识别真伪,堵塞伪币在苏区流通。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5469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