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2982个阅读者,12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9-1-10 09:10

一抓到底正风纪!秦岭违建别墅整治始末



白鼻子黑猫 发表在 辣眼时评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6-1.html


  美丽秦岭,违建别墅不断蔓延。中央要求必须整治,地方政府敷衍了事,形式主义走过场,官僚主义不作为。总书记作出六次重要批示指示,扭住不放清顽疾,亲力亲为治乱象,一抓到底正风纪。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2018年7月以来,“秦岭违建别墅拆除”备受社会关注。中央、省、市三级打响秦岭保卫战,秦岭北麓西安段共有1194栋违建别墅被列为查处整治对象。

  近年来,习近平总书记对秦岭违建别墅严重破坏生态问题和秦岭生态环境保护先后六次作出重要批示指示。这次拆违整治,中央指派中纪委副书记、国家监委副主任徐令义担任专项整治工作组组长。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徐令义:为什么党中央的明确要求,在一些地方贯彻落实得不认真、不彻底?表态的调门很高,落实的效果差,甚至阳奉阴违?归结起来就是违建别墅它是一个表象,不讲政治是根本。

  地方上的违章建筑何以惊动中央?习近平总书记为何四年来就同一问题作出六次重要批示指示?秦岭违建别墅这一沉疴顽疾始终得不到解决的背后,反映了怎样的政治问题?

  秦岭是中国南北地理分界线,更是涵养八百里秦川的一道生态屏障,具有调节气候、保持水土、涵养水源、维护生物多样性等诸多功能。

  从西安市区开车半个多小时就到了秦岭北麓山脚下,沿途随处可见“保护秦岭,整治违建”的标语,当地人说,在这次整治之前,进山的必经之路上多是别墅楼盘的销售广告。

  记者:你们判断这些房子干什么用的?

  村民:当时建的时候都知道,是盖的别墅。

  记者:也是眼瞅着别墅盖起来了?

  村民:盖得密密麻麻,那么大一片,你肯定对这个生态环境还是有影响的。

  记者:那个别墅建起以后你们进去看过吗?

  村民:进去看过。人家说这一套房要卖一千多万,1700(万)1800(万)。

  一段时间以来,秦岭北麓不断出现违规、违法建设的别墅,中央虽然三令五申、地方也出台多项政策法规,要求保护好秦岭生态环境,但是还是有很多人盯上了秦岭的好山好水,试图将“国家公园”变为“私家花园”,严重破坏了生态环境。

  2014年3月,秦岭违建别墅破坏生态环境情况再次被媒体曝光。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董军:秦岭北麓违章建筑的问题,反映到政府、反映到上级来的这种问题也是比较多。那个时候只是认识到,它是一种建设上的违规行为,还把它没有上升到整个生态环境保护这样一个高度来认识。

  生态兴则文明兴,生态衰则文明衰。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更是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治国理政的重要战略位置,形成并积极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

  2014年5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就秦岭北麓西安段圈地建别墅问题作出重要批示,要求陕西省委省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关注此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刘小燕:(2014年)5月15日,省委办公厅收到中办督察室转来的总书记的重要批示。时任省委的主要领导批示:由省委督察室会同西安市,尽快查清向中央报送材料。

  记者:就这个事,陕西省委有没有在省委的常委会上传达学习?

  刘小燕:当时没有,就是当时时任主要领导批示。

  接到总书记的重要批示,时任陕西省委主要领导没有在省委常委会上进行传达学习,也没有进行专题研究,只是简单地批示省委督察室会同西安市委尽快查清、向中央报送材料。时任省政府主要领导也只是进行了圈阅。

  5月17日,时任陕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书记魏民洲批转时任西安市市长董军阅处。

  董军:看到以后,我就在承办的文件单上我又批了一段话,意思要求相关区县按照总书记的要求,全力抓好落实。

  5月19日上午,西安市政府按日常工作安排召开了市政府常务会。会议间隙,时任市长董军将长安区、户县等区县领导召集到会议室外的走廊,简单作了口头布置。

  董军:现在看来,确实是政治站位不高,而且工作也很不到位。

  对中央的工作部署、对总书记的重要批示,陕西省和西安市搞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层层空转。这为后来秦岭违建别墅整而未治、禁而不绝埋下了隐患。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陈章永:总书记的第一次重要批示在省市区三级主要领导的层层批示中空转,这也暴露出一个当时的(省市)两级主要领导,对贯彻落实总书记批示,思想上是极不重视的。

  在对相关区县领导作了口头布置后,董军在随后召开的市政府常务会上没有传达、学习总书记的重要批示,以至于参会的常务副市长岳华峰直到一个月后才听说此事。

  记者:六月份你才知道?

  岳华峰:到六月份左右,我作为市政府的班子成员,要参加相应的会议,通过参加会议才听到了怎么调查啊、总书记怎么批的这些事。

  记者:市里面的常务会也没有正式提过这个事吗?

  岳华峰:我印象(中)常务会没有传达过,也没有给我们安排任务。

  记者:没有正式就这个批示本身传达过?

  岳华峰:对,或者说没有进行专门研究。

  董军:我只是把它作为一个具体的专项的工作来对待,所以没有在常务会上专门来组织学习和传达。

  虽然早在2014年5月17日,西安市就接到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批示件,但是,直到20多天后的6月10日,才成立“秦岭北麓违建整治调查小组”,由一位退居二线的市政府咨询员担任组长。

  乔征:我可以尽我的能力,去干我应该干的工作。但要动用西安的所有政治资源、所有人力资源,也可能我这个职务就达不到能力标准了。因为我是个咨询员,又是退居二线,所有参加我小组的(成员)都是副手。

  陈章永:西安市成立这样的工作组,是显而易见完成不了如此艰巨繁重的整治任务的;另外一方面,西安市这样的做法,是违反党内的政治规矩的。对总书记的重要批示,主要领导应该亲力亲为,这是我们党内的一条最基本的政治规矩。但是事实上,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也好、西安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也好,没有按照这样的规矩和要求来贯彻执行。

  调查小组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对违建别墅进行了清查,并在7月向市里进行了反馈:经过全面清查和各区县党政领导层层签字背书确认,违建别墅底数已彻底查清,共计202栋。

  记者:作为当年调查组的组长,市里面在向上级汇报的时候说,经过全面清查已经彻底查清,共计202栋。

  乔征:在我们现在工作期间,我们对秦岭北麓(违建别墅)查处,有各区县党政一把手签字,并且通过举报电话的进行反复(核实),拿出来的是这个数据。

  记者:我想确认一下,您本人有没有就这个数字,做过一些核查?

  董军:没有,没有(对)把它做过系统的、全面的核查。

  事实上,秦岭违建别墅的实际数字远远超过202栋,早在该数据出炉时,就有上千栋连片违建别墅被遗漏在外。那么,这个202栋的数据是怎么查出来的呢?

  从上个世纪末开始,秦岭因丰富的自然和人文历史资源吸引了很多投资项目,这些项目占地少则几十亩、多则上千亩。

  到了2003年,陕西省禁止任何人在秦岭北麓从事房地产开发、修建商品房和私人别墅,但在西安市委市政府保留的一些文化旅游项目中,还是被开了口子。

  王永康:特别是2014年之前,市委市政府都决定保留了一批所谓的旅游项目。但是通过市、区、县、规划、国土部门一路放水,逐渐把旅游项目演变成为房产和别墅项目。

  显然,这些连片别墅即使用各种方式办全了手续、办齐了证照,但根子上仍是违章建筑。这次清查,西安市却将这些连片别墅都排除在外了。

  陈章永:这个标准的制定,我们认为还是不严肃、还是不恰当,那不严肃不恰当的依据在哪里呢?就没有做到全覆盖,没有按照他们刚开始提出来的拉网式地调查。

  记者:当时不管怎么说,也很高调地做了一些调查。

  陈章永:这202栋违建别墅大多数是农民自建的违建别墅。比如这其中有20栋,就是由国土部门已经作出行政处罚的农民违建的自建房,所以说这202栋违建别墅,事实上就是一个拼凑而成的结果。

  拿着这样一个清查结果,2014年7月,西安市委向陕西省委汇报:秦岭违建别墅完全查清,共有202栋。省委对此照单全收。202栋的数据沿用了四年,直到2018年7月中央派出工作组专项整治前。

  记者:省委是否做了进一步的核查?

  刘小燕:这个从现在看应该是没有,后来的实际情况证明不是只有这202栋,远远大于这个,所以如果核查的话,肯定就不会出现这个问题。

  区县报市里、市里报省里、省里报中央,陕西省委报告里写的“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只是表面文章。

  记者:所以说实际上,(省委)是把西安市委市政府的报告内容基本上作为相同的内容直接呈报?

  刘小燕:上报给中央的材料应该要认真地核实,但是实际上没有核实,是在西安市报的材料的基础上完成的,是省委的报告,但是是西安市的内容,这个是存在严重的官僚主义。

  虽然陕西省在2014年8月向党中央报告说,秦岭违建别墅的数量已经查清。但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当年的10月13日,又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务必高度重视,以坚决的态度予以整治,以实际行动遏止此类破坏生态文明的问题蔓延扩散”。

  对于生态文明建设这一中央重大决策部署,对总书记带有严厉批评的重要批示,陕西省委、西安市委仍然没有引起真正重视。时任陕西省委主要负责同志在省委常委会上,仅提了原则性要求,要求西安市认真落实。

  在西安市,时任西安市委书记魏民洲将原先的调查组升格为调查处置组,点名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岳华峰担任组长。

  岳华峰:(魏民洲他)说请岳华峰,你作为常务副市长,你来当这个组长。

  记者:你说没有事前跟你商量,所以你很意外吗?

  岳华峰:我很意外。我当时就给他谈了我的看法,我说这是总书记亲自批示的事,是一个重大的政治任务,我觉得应该由他来当组长。

  记者:你明确跟他本人说了吗?

  岳华峰:我明确跟他本人说了。因为市委书记是作为市委主要领导同志、是一把手,为什么我们现在布置一些重要工作,经常要求一把手亲自抓?一把手挂帅?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你一把手不挂帅,大家就觉得这个工作,没那么重要。

  记者:当时由岳华峰来做处置小组的组长,这是怎么考虑的?这个人事安排?

  魏民洲:我当时考虑拆建这个事情,(是)经济方面的、违建的,你政府必须站到前面去。我觉得岳华峰责任心也可以,就是这样来考虑。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魏民洲,时任陕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书记,2018年11月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魏民洲:还是当时没有认识到生态环境保护的重要性,就是认识的高度没有到。那就是降格了、降级了、层层衰减了。

  在清查阶段,大量违建别墅被排除在外;到了整治阶段,西安市依然把整治范围机械地框定在前期确定的202栋之内。在这期间,魏民洲频频出现在西安媒体上。

  魏民洲:11月3日把没收的、整改的全部弄完,手续办完。

  2014年11月14日,西安市委向陕西省委报告称:202栋违建已全部处置到位,其中拆除145栋,没收57栋,比原计划提前17天。

  记者:毕竟后来查出是存在虚假整治的,对“202栋全部整治到位”这样一个提法本身,有没有做一些相关的检查、核实?

  魏民洲:也派过督察组去督察过,但是并没有把202栋都走完。

  清查不实,整治不实,监督检查也不实。虽然陕西省领导批示要求省环保厅等部门成立督察组予以严格督办,但最后仅由省环保厅一名副厅长带队,用一天时间看了四个违建点。

  记者:整个调查、督察过程当中去现场督察有几天时间?

  李敬喜:一天,去了三个县四个点。

  记者:都没有提到核实这个数字的问题?

  李敬喜:没有。(领导)是叫你去督察督办,我给自己找这些事干啥?就是看他们拆还是没拆、落实了还是没落实。

  记者:其实核查组的目的本身就是为了查实这些数字?

  李敬喜:总共202栋,后面写的是结果啥,这些都有。但是我们要看的这几个点,这几个点,违规违法建筑就是拆了,好像感觉都是真实的了。

  虽然只是针对202栋违建别墅进行的整治,虽然整治得并不彻底,但这并不影响当时的西安市主要领导在《陕西日报》联合发表署名文章,宣称“以积极作为、勇于担当的态度,彻底查清了违法建筑底数,违法建筑整治工作全部完成”。

  陈章永:你西安市民明明看到在秦岭山脚下,大量的违建别墅正在搞建设;明明看到在电视里、在马路边,大量的别墅广告正在搞促销,而当时西安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领导在媒体上宣传“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建别墅问题已经得到了彻底整治”,显然这样虚假的宣传报道,是严重损害了党委政府和领导干部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而且我认为是严重地影响了党委政府在人民群众中的公信力。

  整治弄虚作假,督察走马观花,材料不加辨别——陕西省委在接到西安市报送材料的当天,就以省委名义向中央报告称:“202栋违建别墅已得到彻底处置”。

  乔征:至于后头给中央汇报彻底整治完了,这些话都不实,绝对不实。

  刘小燕:整个这个过程,注重了作批示、上报材料、实际抓落实不到位,这个可以说是典型的形式主义,所以这个教训非常深刻。

  陈章永:就(是)没有把工作做扎实、没有把措施落到底。你的监督检查是怎么来开展的?有没有到现场对下一级提供的这些数据?你有没有点对点地去做抽查核实?

  中央专项整治工作组发现,在2014年号称整治完毕的202栋违建别墅中,实际上只进行了部分处置:号称全部拆除的别墅中有17栋拆除不彻底;号称没收的47栋一直未履行任何实质性收归国有手续,只是在门上贴了封条。

  陈章永:陕西省委在贯彻落实总书记的第二次重要批示过程当中,给人的印象是:会议有传达,领导有批示、工作有督察、结果有报告。但通过深入调查,我们发现:这些传达、督察、报告当中,存在着严重的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的问题。

  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所到之处,虽然会议一场接着一场开,文件一份接着一份传,却是表态多、行动少、说一套做一套。

  记者:看他们整个过程的时候你还会发现:有一些高级干部批示他也做了,也开会加以布置了,好像该做的也都做了,但是会发现,问题没有得到彻底全面解决。

  谢春涛:我觉得这就反映出我们一些领导干部的工作作风有严重问题,有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问题。我们有一些领导布置了,下面也反馈了,在他看来好了就可以交差了,把这个报告转上去就完了。

  徐令义:一些领导干部,也没有到过违建别墅的现场搞调查研究,对发生在眼皮底下的严重问题全然不知,有的还弄虚作假,真是形式主义害死人;官僚主义的作风,也到了非改不可的时候。

  陕西省和西安市对秦岭违建别墅始终不查实情、不出实招、不办实事、不求实效,却热衷于造声势出风头。针对这样的问题,从2015年2月到2018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又作过三次重要批示指示。其中,2016年2月,在对祁连山自然保护区和木里矿区生态环境综合整治作重要批示中,就专门提到秦岭北麓西安境内圈地建别墅问题,并且强调“对此类问题,就要扭住不放、一抓到底,不彻底解决、绝不放手”。

  谢春涛:一个问题反复批示,说明(总书记)他抓住不放、扭住不放,一定要有一个好的结果。

  不过,陕西省委并没有全面理解总书记“扭住不放、一抓到底”的重要批示指示精神。

  从2015年2月到2018年7月的近三年半时间里,陕西省委共召开151次常委会、50次专题会,省政府共召开73次常务会,没有一次专门研究怎样做到“不彻底解决、绝不放手”。

  刘小燕:实际上,对违建别墅这个问题,没有把它作为一项专项重点的工作去落实。

  记者:具体安排和落实?

  刘小燕:这个是有安排,但是这个没有做到总书记(说的)“扭住不放、一抓到底”,我想还是基于错误地认为秦岭北麓202栋违建别墅,已经清理整治任务完成了。

  记者:实际上有关祁连山批示的时候,提到秦岭北麓违建别墅是第四次了,这个时候,看到这样的批示,您自己当时有没有这样的想法,就是说亲自到违建别墅的现场去看一下?然后了解一下,到底它的现状是怎么样的、整治情况效果怎么样?

  上官吉庆:当时我们认为违规建别墅问题经过2014年的集中专项整治,基本上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

  上官吉庆,2016年2月至2018年11月任西安市市长,2018年11月5号辞去西安市市长职务,受到留党察看两年处分,降为副厅级非领导职务。

  上官吉庆:在贯彻总书记2016年这个批示的时候,仅仅是从巩固成果这个角度去看待这项工作的,没有重新地全面地来审视一下。

  对问题视而不见、搞整改避重就轻、摆功绩夸大其词,省市的做法,使得区县更加胆大妄为,户县、长安区甚至将别墅建设当成年度重点项目大力推进,产生边整治、边违建、禁而不绝的破窗效应。省市的做法,也让一些干部趁机把官商勾结的盖子捂得严严实实。

  徐令义:违建别墅能大行其道,一些领导干部和管理部门的干部与开发商官商勾结、权钱交易是重要的原因。

  显然,这些违建别墅群安然盘踞的根源,不仅在巍巍秦岭脚下,更在某些官员的私欲里。

  张永潮:你收了人家的钱就要给人家办事,嘴就不好开了。因此这就导致了心里明白、事情比较难执行下去,最后自己执行的时候,就打了折扣。

  张永潮,时任户县县长。2018年11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陕西省纪委监委对其立案审查。

  记者:受到请托以后给他们办事?

  张永潮:把权力和开发商的利益一旦结合,就把该给人民办事、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大事情,就撂到一边了。就以自己的那种私利,和自己的那种私欲膨胀,这个就占了上风了。

  张永潮承认:陕西省和西安市对违建别墅清查整治走过场让他在当时侥幸过关。

  记者:实际上后来你知道有很多小尾巴留下来了,你觉得心里踏实了吗?

  张永潮:这些东西都很清楚,市上都没有追究这个事。刚好我在这里也有问题,我的问题也很严重,那不处理最好,这是我当时的心理活动。

  和红星:这就是拿了人家的钱了,有的时候再去查处,好像心里面有这种,你已经走上犯罪的道路了,也就没有再去下决心、再去做这件事情去了。

  和红星,时任西安市秦岭办主任。2018年11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陕西省纪委监委对其立案审查。

  记者:就是违建别墅后来再增加、整而未治,你觉得在这里面,你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起了一个什么样的作用?

  和红星:我忏悔。在这里边,没有尽到我自己的责任,确定感受到自己在这里边,一个是没有管好,二是收人家的钱以后也放松了。所以我感到我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中央工作组发现,2014年对202栋违建别墅整治之后,秦岭北麓仍然不断出现违规新建别墅达六百余栋之多,像群贤别业、达观天下、草堂山居、山水草堂等别墅项目,甚至成为西安房地产的高端代表。

  陈章永:从我们这次调查来看,更重要的存在的问题,是管党治党方面存在宽松软。大量的违建别墅,也成了一些干部腐败的重灾区,这也是违建别墅清查不彻底、整而未治、禁而不绝的一个重要原因。

  上千栋违建别墅就分布在西安市郊环山路一带,对于发生在眼皮子底下的违建,西安市委市政府为什么也没有予以关注呢?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上官吉庆:怕这些问题延续这么些年了,背后肯定有这样那样复杂的人际关系,要拆这个别墅,肯定要伤害某些人的利益等等。人家都多少年了,这些问题都存在下来了,你能把这个问题能解决到一个什么程度?当然我也有一个活思想,觉得这些事情是在我之前的事情,多少有一点新官怕理旧帐。

  陈章永:就是新官不理旧帐,认为这个事,前任已经做了,而且已经有了结论,就算是已经过了。所以说,说到底还是一个政绩观的问题。对于这个群众反映强烈的、矛盾比较集中的、问题比较突出的问题、事情,不愿担当、不敢担责。

  既然秦岭中仍然存在大量的违建别墅,就会有端倪不时冒出来。2016年12月,胡和平在暗访时发现,秦岭翠华山湖景酒店存在违规建设问题。

  胡和平:这个建筑(规划)一千多平米,但实际上他们后来建设的远不止一千平米,大概已经建到一万左右了。

  记者:那一次您暗访时发现的问题,算不算一个有可能发现这个顽疾的切入口?

  胡和平:从这个情况应该能意识到:这么大体量的违建的酒店都在那,热火朝天地在那干,那么其它的问题也是存在的。但是我自己没有像总书记要求的那样“扭住不放 一抓到底”,紧紧地把这件事情盯住。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指出,要推动形成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新格局。为了蓝天、碧水、净土,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对一些地方出现的破坏生态环境事件作出批示,要求不彻底解决绝不松手。

  比如:陕西延安削山造城、千岛湖饮水保护区违规填湖、青海木里煤田超采破坏植被、新疆卡拉麦里保护区“缩水”给煤矿让路、内蒙古阿拉善盟腾格里工业园区的环境污染、湖南洞庭湖私人围堰等。

  谢春涛:我们看最近几年来,总书记亲自就一些地方生态环境遭到破坏,就多次批示了。他强调要用最严格的制度、最严格的法律,来抓生态文明的保护。所以我们看在这个问题上他态度一贯、他态度坚决,而且亲力亲为。

  事实证明,正是由于习近平总书记对于秦岭违建别墅问题的扭住不放、亲力亲为,才开启了2018年7月对秦岭违建别墅彻底整治。

  2018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对秦岭违建别墅再作批示:“首先从政治纪律查起,彻底查处整而未治、阳奉阴违、禁而不绝的问题”,这是总书记针对这个问题的第六次重要批示指示。

  徐令义:总书记要求从政治纪律查起,抓住了问题的要害。违建别墅的发生和演变,最重要的原因在于:有关党组织的政治建设缺失缺位、软弱无力,有关领导干部对政治纪律缺乏敬畏,政治规矩、意识淡薄。

  《中国共产党章程》第39条规定:“党的纪律是党的各级组织和全体党员必须遵守的行为规则,党组织必须严格执行和维护党的纪律,共产党员必须自觉接受党的纪律的约束”。

  习近平:严明党的纪律,首要的就是严明政治纪律。党的纪律是多方面的,但政治纪律是最重要的、最根本的、最关键的纪律。遵守党的政治纪律,是遵守党的全部纪律的重要基础,是维护党的团结统一的根本保证。

  习近平总书记还特别指出:各级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必须在守纪律、讲规矩上作表率,必须把纪律和规矩放在前面。

  徐令义:政治纪律、政治规矩是具体的,是以人和事构成的。主要是看行动、看效果,而不是光看表态,更不能空喊口号。

  谢春涛:习近平总书记为什么反复强调政治纪律、政治规矩?其实就是要解决一个令行禁止的问题,中央就必须有权威,我们必须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在全党的核心地位,必须坚决维护党中央的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中央作出的决策,就必须得到有效执行。

  2018年7月下旬,中央专门派出专项整治工作组入驻陕西,与当地省、市、区三级政府联合开展针对秦岭违建别墅的整治行动。

  胡和平:我们确实也深感自责、内疚、惭愧。通过这件事情,我们确确实实感受到:讲政治、遵守政治纪律、政治规矩,是非常具体的、是实实在在的。那么通过这件事,我们要深刻反思,我们也痛定思痛、痛下决心,知错改错、知耻后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0 09:10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2018年7月31日起,一场雷厉风行的专项整治行动在秦岭北麓西安境内展开:违法建设别墅查清一栋拆一栋,然后复绿复耕。

  记者:现在我看好像是变了一个公园是不是?

  村民:现在把这一块,转变成和谐公园了,从路上往北边一看,这个视线也开阔,感觉也没有那么压抑。

  记者:您后来也去过吗?

  村民:去了,现在栽上树了,栽上草了,全部栽树栽草了,现在绿水青山多好啊。

  清查出1194栋违建别墅;其中依法拆除1185栋、依法没收9栋;网上流传甚广的支亮别墅(实为陈路)全面拆除复绿;依法收回国有土地4557亩、 退还集体土地3257亩;实现了从全面拆除到全面复绿;一些党员干部因违纪违法被立案调查。

  徐令义:这次专项整治,的确取得了良好的政治效果、纪法效果和社会效果。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批示,产生了强大的政治威力。

  2018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强调要加强党的政治建设,严明党的政治纪律,克服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反对空谈、倡导实干,扎实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

  徐令义:总书记始终坚持问题导向,敢于担当负责。不仅这次的专项整治是这样,党的十八大以来都是这样。不管是查处腐败问题,还是纠正“四风”,总书记都是以顽强的意志品质和历史政治担当,对存在的问题,始终扭住不放 、一抓到底,不解决问题、绝不放手。我认为这是习近平总书记鲜明的执政风格,也是全面从严治党之所以成效卓著的最根本的原因。

  治国必先治党,治党务必从严。2018年12月25日至26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民主生活会强调:全党要树牢“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坚决做到“两个维护”,坚决同破坏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的行为作斗争。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胡和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地位,维护党中央的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是党内的最高政治原则。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王永康:要用我们的实际行动,坚决反对不敬畏、不在乎、装样子、喊口号的问题。

  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不是空喊口号,而是重在落实、令行禁止,在贯彻执行中央决策部署上不打折扣、不搞变通。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实事求是,不图虚名,不务虚功,以钉钉子精神将全面从严治党引向深入。找准方向,用足力度,全党才能形成更加强健的有机整体,才能带领全国人民风雨兼程、披荆斩棘,实现伟大梦想。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0 09:12
  新华社北京1月9日电 题:治理顽疾就得一抓到底
  辛识平
  面对顽瘴痼疾,怎么抓,如何治?
  一段时间以来,秦岭北麓的违建别墅屡禁不止,损害一方生态。从2014年5月到2018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先后六次就“秦岭违建”作出重要批示指示,牢牢扭住问题不放,一抓到底治乱象。随着1194栋违建别墅被整治,秦岭的宁静和美丽开始得以再现。
  “一抓到底”,是治理顽疾的一剂良方,既是一种科学的工作方法,也是一种扎实的工作作风。拆除违建、保护生态是这样,清除各领域的沉疴积弊,解决好群众的烦心事、揪心事,又何尝不是如此?
  一抓到底治顽疾,必先破除一个“私”字。一些问题日积月累,少不了利益的盘根错节,往往牵涉方方面面。如果只顾一己之私或“小圈子”的得失,如果只看“背景”不问是非,必然这顾虑那嘀咕,到头来畏首畏尾,啥也干不了。更不用说,有些人自身就不干净,做事难免既无底气也无动力。
  事多误于私,事成常在公。面对积弊,就得从大局出发、从党和人民根本利益出发,以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作为标尺,摈弃私念、秉持公心,敢于动真碰硬,用担当的铁肩膀诠释对党的忠诚。
  一抓到底治顽疾,贵在一个“实”字。由于形式主义走过场、官僚主义不作为等问题,导致一千多栋违建别墅被漏报,整而未治、禁而不绝的现象一度愈演愈烈,这个教训极其深刻。抓而不实,等于白抓。在问题面前玩花活、做虚功,不下功夫解决实际问题,这样的“假把式”是事业发展的大敌。
  工作抓得实不实,其实有很多“试金石”。比如,是否聚焦突出问题发力,落实是否不打折扣、不搞变通,工作是否过得细、舍得下绣花功夫,是否坚持高标准严要求、敢于较真,是否取得实效、得到人民群众认可,等等。所谓“踏石留印、抓铁有痕”,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根治顽疾,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需要久久为功、持之以恒。从正风反腐到治理环境,从拔除穷根到清除壁垒,莫不如此。唯有发扬钉钉子精神,拿出“不彻底解决、绝不放手”的劲头抓下去,才能带来切实的改变,干出经得起检验的实绩。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0 09:14
  新华社北京1月9日电 题:没有一抓到底,何谈攻坚克难?
  新华社记者罗争光
  违规建在秦岭的别墅,按说基层监管部门照章办事就完全可以拆除,却历经四年查而难拆,甚至还边查边“野蛮生长”,直至习近平总书记先后六次批示,中央专门派出专项整治工作组,才把这个“钉子”彻底拔除。
  9日播出的专题片《一抓到底正风纪》,让人们进一步了解到“秦岭违建别墅拆除”背后的迂回曲折,更进一步认识到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对推进工作造成的严重危害。
  回顾秦岭违建别墅整治过程,地方在落实中央要求时,有会议传达,有领导批示,有工作督察,有结果报告,看似在层层推进,实际却在搞形式主义、做表面文章,作风问题之严重令人瞠目。
  习近平总书记四年间就这项工作先后六次批示,以钉钉子的韧劲,为全党上了一堂生动的作风建设课,教育警示广大党员干部,唯有真抓实干、一抓到底,才能真正把工作推动向前。
  “一分部署、九分落实”“抓铁有痕、踏石留印”“以钉钉子精神抓好落实”“一竿子插到底”……习近平总书记类似的“金句”可谓家喻户晓。党的十八大以来,正是秉持这种真抓实干的工作作风,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团结带领全党全国人民,解决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办成了许多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推动党和国家事业发生历史性变革、取得历史性成就。
  没有一抓到底,何谈攻坚克难?没有真抓实干,梦想如何实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0 09:28
  <iframe frameborder="0" src="https://v.qq.com/txp/iframe/player.html?vid=e082537tzcj" allowFullScreen="true"></iframe>
  [全屏欣赏]



  

[本帖最后由 管理员17 于 2019-1-10 09:41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0 18:04
在去哪里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1 09:21
以前有民谣:村骗乡,乡骗县,层层骗到国务院。还没有感觉,现在,信了!
这么个事让**批示六次,也只能对这些高级官员的政治敏感度说"呵呵"了,政令已出中南海,落地实行难上难啊!1951年毛主席时代就开始了“三反五反”,可是68年后官僚主义还是盛行,这么个庞大的政府,这么大个国家,也足见当前的改革推进之艰难程度。
拥护习主席,相信中国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很快就会到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2 00:03
这迁延顽症,又建又拆,浪费了多少国家资源.那些阳奉阴违的狗官,都承担了损失和责任没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2 15:55
这样可以拉动内需呀!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3 23:08
**的批示都敢糊弄,这些官员还有一点点为民服务的心吗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6578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