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9-1-11 09:55

古代名将都怎么打仗?看看皇帝里最能打的李世民就明白了



库屠左夫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编者按:冷兵器与古代战争爱好者们,可能都问过自己这样一个问题:古代名将的核心价值是什么呢?天才的指挥?出众的武艺?悍不畏死的勇气和主角模版般的运气?让士兵甘愿赴死的领袖力?对于这个问题,可能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答案。而有“自古能军无出右者”的唐太宗李世民的洛阳之战,却体现了一个名将到底应该怎么做。


传统印象里,洛阳是个易攻难守之地。历史上很少有拿洛阳当堡垒、要塞坚守的。然而洛阳却在一段特定的历史时期,保持了80多年未被攻破的强悍记录。


自534年北魏分裂后,洛阳一直处于东西对峙的前线。但令人啧啧称奇的是,尽管洛阳只剩下残破的金墉城,却始终没有在攻防大战中失过手。537年沙苑之战后,东魏河洛防线整体崩溃,西魏军兵不血刃进入洛阳城。538年河桥之战,西魏洛阳守军主动出城野战,结果因为主力战败,洛阳又不经战斗而易手。543年西魏再攻洛阳,惨败而归。此后20年西军不敢再打洛阳。直到564年,宇文护自恃国力上升,发动20万军队围攻洛阳,结果攻城战和野战双双告负。569年北周试图再攻洛阳,结果连洛阳城还没望见便被击退。575年北周发动第一次灭齐之战,周武帝受挫于河阳城,洛阳面对17万北周军狂攻依旧岿然不动。577年,北周被迫改道从晋南攻齐,齐国灭亡后,洛阳才和平易手。


之后,北周和隋均致力大修洛阳城,613年杨玄感起兵反隋,大军围攻洛阳不克,反而陷入隋军之重围。618年瓦岗军挟雷霆之势狂扫中原无敌手,结果在洛阳城下鏖战经年,最终落得个溃败的下场。直到公元621年,洛阳城才迎来了自己的终结者——李世民,80余年不败金身终于告破。那李世民是怎么做的呢?


一、攻击要塞的要义是破其体系。

洛阳于534年被齐神武帝高欢拆毁,辉煌的元魏故都只留下西北角小城金墉,仅能作为防守之用。表面上看,洛阳成了又小又弱的孤城,实际上洛阳背山靠水,周围支援性小城和据点极多。洛阳东面是洛口(河、洛交汇处),近则偃师、柏谷坞诸隘,远则有重险虎牢关可为遥助。北面地势最为复杂,洛北黄河干流,河之南有河阴、邓津、盟津三口为渡河要津,河之北有河阳、邓乡、冶坂、北中城诸点控制通道,远则有河内郡为声援;洛阳城北还有地势虽不甚高、但战术意义丰富到炸的邙山,攻守双方均可以此为基础展开大兵团动作。西面瀍、慈、谷等洛水支流可以展开梯次防御,宜阳、新安、谷城、九曲、独流等要点也可为洛阳提供外围防守和补给、支援。南面主要是伊水及伊阙口,战术意义主要在于守把洛南要道。


如此复杂的形势,使得洛阳城具备了双重意义:它既是一座单独而坚固的小城,又是豫西一带区域防守的枢纽。因而,攻击洛阳,战役战术安排决不能只着眼于洛阳一城一池,而应着眼于区域作战的大局,以整体破击为要义,将洛阳从它依托的体系中剥离出来。


洛阳不败的80年中,攻击方没有任何一次,从整体上考虑过扫荡洛阳外围据点的。宇文泰两次围攻洛阳,都将重点放在邙山,企图采取大兵团决战的方式,以主力之胜负决定区域的归属,而对洛阳外围据点、关隘弃之不顾。这虽说是统帅的开阔眼界,但越是级别高的将帅,往往越易犯弃小取大最终因小失大的错误。一旦主力决战失败,大军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是以河桥、邙山两败之余,宇文泰要玩儿命狂奔近300里,以弘农郡城为依托收拾残局。


李世民攻洛阳,在正式开打前,先遣史万宝自宜阳南据龙门,刘德威自太行东围河内,王君廓自洛口断粮道,黄君汉从孝水入河袭回洛城(孟津渡口处要隘),只剩西面留给主力军来攻打。从布局上看,东西南北四面均已掐住要害,洛阳向四面伸出的触角均被割断,大区域防守被压缩到洛阳城周边,可以说未战之时庙算已胜。


二、围城打援二者缺一不可。

围城与打援从来都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只围城不阻援则易腹背受敌,重打援轻围城,则是徒耗兵力得不偿失。洛阳之所以屡屡防守成功,正在于其地四通八达,各方面援军赴援极易,给进攻方造成极大困扰。564年宇文护麾军攻洛阳,诸将皆劝先堑断河阳,防备北齐军从晋阳来援。宇文护自以为20万大军打洛阳,必定旬日而克,只派候骑渡河观察。结果北齐五天内从晋阳调来精锐骑兵,邙山一战,手忙脚乱的北周军被打散,洛阳围城大军也跟着雪崩,一场精心策划的攻洛大战就此风流云散。


杨玄感围攻洛阳也犯了同样的错误,他集中精力狂揍洛阳城,本已烧了上春门(洛阳城门之一),几乎就要成功。但因疏于防范,隋长安援军卫玄顺利杀到洛阳城下。虽然援军兵力远不及杨玄感,但因为城内城外配合极其得力,杨玄感两面受敌,打成了二狼戏一虎的局面,极大延缓了城破的速度,为隋军主力赴援争取了宝贵的时间。李世民打洛阳也遇到了坚城难克、强敌赴援的难题,窦建德的夏军一路收拾河北、山东与河南诸郡,兵力之强,可以说已经超过王世充,成为李唐的头号劲敌。。


李世民决策的基准线是,王世充已经被揍的七荤八素,继续围下去事半功倍,如果撤围将前功尽弃,王世充很快会满血复活。唐军虽然两线作战压力大,但就看谁能坚持到底。对窦建德,李世民则是将唐军兵精、有地利的优势发挥到极致,将阻援的战役意图贯彻到底,彻底掐断洛阳的一切援救。而非人们传统印象中认为的,彻底击败并消灭窦建德。其实李世民并没有狂妄到凭3000多人击败窦数十万人的地步,“建德新破孟海公,将骄卒惰,吾当进据武牢,扼其襟要。贼若冒险与我争锋,破之必矣。如其不战,旬日间世充当自溃。若不速进,贼入武牢,诸城新附,必不能守。二贼并力,将若之何?”(《旧唐书·太宗本纪》)可见最初的打算,只是阻窦军于虎牢之东。至于虎牢关之战后生擒窦氏,是超出预期的意外胜利。


三、破城重在困而不在攻。

大凡重镇要塞,城防设施都修整的比较完备,可以有效杀伤攻方兵力、降低攻方的优势。故而打坚城夺要塞,攻固然是必要手段,但攻的方法却有讲究。如果不计伤亡不惜代价地猛攻猛揍,弄不好便要折本吃败仗。

之前瓦岗军李密攻洛阳,从始至终就是一个字:打。柴孝和劝李密,拿住洛口和盟津两个要害,从东面北面锁住王世充的命脉,然后出奇兵西入关中(彼时李渊还窝在山西),天下大势定矣。因为王世充打不透洛口和盟津,最重要的粮草问题无法解决,洛阳这个超级大胃肯定会把自己消化掉。而西入关中则是对洛阳进行政治斩首的高明举措,必将导致洛阳人心瓦解,届时城内不战自乱,不光王世充自溃,河南诸州也会望风归附。


无奈李密对他的瓦岗军有迷之自信。他坚决地留在洛阳城下,屡屡发动猛烈攻势。结果王世充左出右入,胜则追击、败则入城,瓦岗军损兵无数就是毁不掉敌军主力。相比来说,李世民的战术就灵活的多。他既敢于对攻打硬仗,例如慈涧的大胜。逼近城垣后,却谨慎地收敛兵力,不让硬攻城池以减少兵力损耗。又“遣诸军掘堑,匝布长围以守之。”城大人多乏粮,是隋末以来洛阳的一大死穴。李世民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决定长围久困。事实上,这也是对付大部分坚城的良策。


俗话说,“兵无常势,水无常形”。民族英雄、抗金名将岳飞也曾说过,“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军事行动其实是件应用题,规律上任何固定的条文,都不是万世不易的金科玉律,赵括、马谡已经为我们当了反面教材。用活基本军事规律,发挥手头资源的最大效能,才是兵家所追求的最高境界。胸中有法为衡,手中用术为易。衡易之间,不泥一格,名将出矣。




----------------------------------------------
炎黄子孙焉能不知自己的历史,让我们掀开朦胧的面纱,共同关注追寻历史的真面目.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2058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