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948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9-1-14 08:49

近现代期刊史的三种《小说月报》



zyesheng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二十世纪上半叶取名“小说月报”的文学杂志有三种,这三种《小说月报》的出版地都是上海,分别是上海竞立社出版的《小说月报》、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的《小说月报》、上海联华广告公司出版的《小说月报》。这三种《小说月报》共同组成了一部“小说变奏曲”,于中国期刊杂志史册留下奇妙的旋律。

  上海竞立社《小说月报》创刊于1907年11月,仅出两期。主编彭逊之(1875—1946),别署亚东破佛、竹泉生、盲道人、儒冠和尚、闲邪斋主人。彭逊之擅长文学创作和翻译,著述甚丰。晚清小说界革新浪潮给了彭逊之大施拳脚的机会,遂于1907年11月创办《小说月报》。其《竞立社刊行小说月报宗旨说》相当于今天的“发刊辞”:“本社之刊行月报也,乃立言之例也。而所以竞于立者言,又贵出言有则而可以为法,言之有文而可以行远。或以区区说部,何足以当云言之任,不知危言庄论,断难家喻而户晓,传播不广,乌能收时尔普及之效哉!则本社且将恃此说部,而为立德之始基,为立功之响导焉矣,而于立言乎何有?”

  彼时文学刊物大多“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完全缺乏现代期刊杂志生产运营之模式。匹夫之勇,一时激情,当然行之不远。彭逊之一个人包揽了两期《小说月报》的大部份作品,几个字号轮番上阵,真是难为了他。

  马一浮《哀彭逊之》有云:“故人溧阳彭逊之,才敏有奇气。壮岁治易,于象数独具解悟。四十岁后出家为僧,不屑于教义,自谓有得于禅定,而颇取神仙家言。”“年七十一,无疾而终,先一日,预知时至,沐浴更衣。”正是这么一位半学半僧的奇人,创办了开风气之先的《小说月报》,虽声名不彰,却值得永久记录于期刊杂志史。

  1910年7月(宣统二年九月二十五日),期刊杂志史最重要,刊期最久,最重要的作家几无缺席的《小说月报》诞生。出版方是商务印书馆,首任主编王蕴章(王蒓农)。郑逸梅介绍王蕴章:“王君西神,名蕴章,字蒓农,别号西神残客。他是前清壬寅科举人。他中举人的时候,还是一个十六岁小孩子咧。他所著的诗文,都是十分古逸,耐人咀嚼。他曾经办过商务印书馆的《小说月报》,自从他退职以后,《小说月报》的体裁就大变了。”“他的书法得二王神髓,求书者踵相接。”王蕴章编到1912年3月,恽铁樵接任。恽铁樵编到1917年12月卸任,1918年1月王蕴章二度出山执掌编务,直到1920年12月再度卸任,只不过这次的离职不比上一次,新文学的《改革宣言》宣告了旧派文学的末路。前期《小说月报》总出一百二十六期,鲁迅的第一篇小说《怀旧》即发表在这一时期,成为该刊的闪光点。

  1921年1月《小说月报》调转航向,朝着新文学的彼岸迅猛前行。主编沈雁冰(茅盾)在《改革宣言》上提出三点宣言:“(一)一国文艺为一国国民性的反映,只有表现国民性之文艺能有真价值,能在世界的文学中占有一席之地。(二)中国旧有文学不仅在过去时代有相当之地位而已,即对于将来亦有几分之贡献。(三)主张广泛介绍欧美各派文艺思潮以为借鉴,对于为艺术的艺术和为人生的艺术,两无所袒。”宣言掷地有声,随后大批新文学作家登场,使得《小说月报》成为“五四”运动以来新文学建设第一个大型文学刊物。鲁迅的名作《社戏》《在酒楼上》,冰心的《超人》,许地山的《缀网劳蛛》,卢隐的《海滨故人》,王统照的《沉船》,叶圣陶的《潘先生在难中》,丁玲的《沙菲女士日记》,施蛰存的《将军的头》,老舍的《老张的哲学》,巴金的《幻灭》,茅盾的《动摇》,朱自清《湖上》,周作人《卖汽水的人》,郑振铎《中国文学者生卒考》,戴望舒的《雨巷》,沈从文的《楼居》等均揭载于后期《小说月报》。

  沈雁冰主编第十二,十三卷之后,第十四卷至终刊第二十二卷由郑振铎主编。郑振铎旅欧期间(一九二七年六月至一九二八年底)由叶绍钧代编。后期《小说月报》因上海“一·二八”事变而停刊,共出一百三十二期,又《中国文学研究专号》《俄国文学研究专号》《法国文学研究专号》三册号外。前后期《小说月报》,历时二十二年,总共出刊二百五十八期,俨然一座文学之丰碑,俨然一座文化之宝库。

  商务印书馆《小说月报》停刊,造成巨大空白,九年之后得以弥补,尽管这次弥补无关宏旨。1940年10月,上海又诞生了一本《小说月报》,即联华广告公司创办的《小说月报》,主编顾冷观。创刊辞点明时代背景:“上海自成为孤岛以来,文化中心内移,报摊上虽有不少的东西,但是正当适合胃口的,似乎还嫌不够,所谓‘精神食粮’,当然是同日常所需的面包有同等的重要性,内地出版界尽管热闹,上海却无缘接触。”一本刊物之维系,离不开高水平的作者,这是最简单不过的道理。可是高水平的作家,很大一部分逃离上海奔赴后方,剩下的一小部分作家为名节计不是蛰居便是搁笔。历史的诡异往往在这种时刻显现,已经被新文学扫荡的溃不成军的鸳鸯蝴蝶文学,好像又还了魂似的回来了。公平地讲这一派文学虽无大益亦无大害,其本质是闲逸的,散淡的。这一派作家在民族气节上毫无亏欠,这是非常值得肯定的,也是这本《小说月报》特殊之意义,特为表出。

  《小说月报》经历了上海“孤岛”至沦陷的四年,殊为不易,总出四十五期,1944年11月终刊。主要作者有包天笑、程小青、张恨水、顾明道、秦痩鸥、周瘦鹃、郑逸梅、叶德均、徐卓呆、魏如晦(阿英)、陶菊隐、范烟桥、施济美、胡朴安、夏敬观、陈柱尊等。是刊印制讲究,封面美观,出足一年以古式函盒包裹之,利于永久庋藏。

  来源: 中华读书报




----------------------------------------------
世上没有比人心更高的山、世上没有比脚步更长的路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677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