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2019个阅读者,9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9-1-28 10:29

[原创]苏维埃逸史:士兵与领袖



宋长琨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井冈山时期的文娱生活很简单,吃饭后做游戏,如摸瞎子,还唱歌子,搞清洁卫生,士兵委员会公布伙食。生活虽然很清苦,却也苦中作乐,也很快活。比如,1928年在遂川过春节是很丰富有趣,有很多菜,鸡煮了一大锅又一大锅,年糕多的是。不过,一不打土豪,生活就很艰苦,伙食也差。官长同士兵是一样的,朱德、毛泽东都穿着草鞋,也和大家在一个锅里吃饭。士兵们常能见到朱德,行军的时候,他有时走在队伍的前头,有时走在队伍中间,皮包、驳壳枪都自己背着。他常问大家,累不累?饿不饿啊?大家回答,不饿。毛泽东见到战士,问问家庭的情况,本人的情况,问问什么时候出来的,哪里人,打仗怕不怕死。战士们都不拘束地回答,不怕死,怕死就不出来了,在家里的话我早死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28 12:40
用油的规定
井冈山时期,油很缺乏,做菜、电灯都要耗油。井冈山本地产一点茶油,但很少。有时候下山打土豪搞了点油,就成了宝贝。刚上山时,毛泽东就宣布了一个关于用油的规定:团、营机关办公时用一盏灯,可点三根灯芯,不办公时,即应将灯熄灭。连部只留一盏灯,供带班、查岗用,但只准点一根灯芯。部队都严格地执行了这个规定,一到夜间,熄灯号一响,战士们都熄了灯,只有连队一盏灯亮着。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28 12:40
打土豪的方式
井冈山时期,打土豪分粮食、分物品,开始没有经验,由军队包办,结果把谷子分给群众,把东西送到群众家里,也没有人要,因为群众不敢要。毛泽东批评说:这是包办式的、恩赐式的,全都由红军包办,把东西恩赐给他们,而不让他们自己来负责任。后来,打开仓库后,让群众自己管理、自己负责分配,群众热情大大提高。当然,群众自己管理有时候也会出乱子,有时,控制不住就会让流氓地痞放手抢掠,群众也跟着抢,这种方式被称作抢夺式,在遂川就发生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28 12:41
毛委员的生活用品
井冈山时期,毛泽东和战士一样艰苦,战士们吃什么,他也吃什么,战士们穿什么,他也穿什么,不同的是他有很多书、报纸、文件。他只有两套单衣,一套穿着,一套放在包袱里,平常做枕头用。冬季,井冈山很冷,他的床上只有一床夹被,战士们为他准备了两条灰毯。他经常工作到深夜,警卫员伴随在他身边,夜里给他烧开水喝。毛泽东经常住在茅坪八角楼的楼上,在砻市,他住在一个药铺的楼上。他的住房和行李很简单。他的书籍、报纸、文件都是用井冈山当地那种有盖的皮箩装的,遂川街上有油纸卖,皮箩里面就用油纸垫着防潮。后来,用铁皮箱子装文件,行军时由战士们挑着。他行军时还有几件行李,一个包袱,一盏马灯,马灯是查地图用的。井冈山的雨雾很多,他有一个斗笠。打开遂川时,警卫员给他买了一把伞。每当他住下来时,身边工作人员常给他挂上地图,是井冈山全图或全国地图、江西省地图,一边他研究和部署战斗用。还有就是用来办公的笔墨纸砚,加上几个喝茶的土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28 12:41
怎样做调查
井冈山时期,一次毛泽东安排谭冠三带宣传队员等到赣南寻邬作调查。三四天后,毛泽东把宣传队员集中起来,问:“你们在寻邬作调查了没有?”同志们说:“调查了。”又问:“你们既然作了调查,那讲一讲寻邬生意中哪一类最多啊?”经这一问,把大家都问住了,想一想说:“大概是酿酒、做豆腐的最多吧。”毛泽东接着又问:“就算是酿酒、做豆腐的最多吧!那么,你们再说说,寻邬哪几家豆腐做得最好?哪几家做的豆腐最容易卖掉?又有哪几家水酒做得最好?”同志们哑口无言。这时,毛泽东笑着说了刚才的几个问题。事后,宣传队员分头调查了一下,果然如毛泽东所说。后来的总结会上,毛泽东批评宣传队员,教育他们工作要认真、细致,要下功夫,不能走马观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28 12:41
“书宣组”联席会议
红军打下永新后,毛泽东在永新城召开过一次“书联组”联席会议,由部队党支部书记、宣传干事、组织干事参加,宣传干事后改称宣传委员,组织干事后改称组织委员。这个会议专门检查军队的政策执行问题。当时的各项政策很明确,具体为:
1、对大地主没收他的浮财、粮食,大部分分给农民,一部分留作军需,没收财物但不杀人。
2、对富农,一般不动他,有的也酌情筹款。
3、对于工商业,特别是中小工商业者,采取保护的政策,筹款数字不大,采取“评议”的办法,让他们根据自己的情况,自愿地拿出一部分钱来。
4、废除苛捐杂税。
对于工商业兼地主者,地主部分的财产,是加以没收的;工商业部分,不没收,采取保护的政策。开始我们对这些政策不够明确,看到是地主的财产,不管是封建剥削部分,还是工商业部分,都全部没收。后来,毛泽东同志把它纠正过来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28 12:41
吴光荣的任务
井冈山时期,贺子珍管剪报纸,文件的底稿也都是放在她那里。行军的时候,一条扁担,一头挑着文件,一头挑着报纸,毛泽东同志那时什么书报都看。杨至诚同志是副官长,他每到一个地方要先找报纸和书籍,不管什么报纸和书籍都要搜集起来给米则东同志看。毛泽东同志抽烟,当时买烟很困难,贺子珍同志经常交待杨至诚同志到外面买烟。毛泽东身边的勤杂人员吴光荣有两大任务,一是收集报纸、书籍,二是买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28 12:42
工农兵三兄弟
红五军12月9日离开茨坪,在去宁冈新城参加会师大会的路上,与红四军队伍相遇。毛泽东被请到红五军,给战士们讲话。毛泽东说:“工农兵兄弟三个,工人是大哥,农民是二哥,士兵是三哥。工农兵占总人口的85%以上,地主资本家是少数他提问地说:多数人打少数人,谁能打得赢?那当然是三个人打得赢!所以工农兵联合起来,打遍天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28 12:44
小战士的大牢骚
参加第一次反“围剿”的小战士刘贤权回忆说:敌人进攻开始后,我们一直在走路,一直在后撤。从宜黄到东韶,从黄陂东东固,从富田到洋田。洋田离我家只有两三公里,想回家,但又不敢,白天走路,低着头,怕遇到熟人问:敌人来了,你们不打,天天转圈,这是为什么?我该怎么回答呢。团长说:“走了这些天,还没有找到打大仗的好地形,还要走。”可是我不大信,这一路有山地平原,哪里不能打?我更不明白的是,从樟树到宜黄,一行军,千军万马浩浩汤汤,真够威风的。到宜黄以后就不行了,只剩下我们三十五师一两千人。到了沙溪以后,就只有我们第一○五团了。有一天,队伍走在一条弯弯曲曲的山间小道,我一看,从排头到排尾,就那么四五百人。只剩下四个连了。人怎么越走越少?有人开始发牢骚了:老是向后撤,都撤到苏区中央了,还向哪里撤。这样光走不打,还不是长敌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吗?后来,听说江西省苏维埃所在地吉安也被敌人占了。南昌、九江没打,武汉隔得老远,连个吉安也没有保住,真叫人恼火。连政委解释说:有些事暂时不明白,将来会明白的。相信朱总司令、毛政委没错。班长也说:我看是毛政委还没有选好地形,还不好撒网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28 12:45
“割韭菜”与“剥笋”
宁都起义部队组建为红五军团,萧劲光被任命为政治委员。开始,一些军官要求离开部队。为此,召开了军团高级军官参加的九堡会议。当时,正在开会,外屋里那些要走的几位军官,打着背包坐在地上等着。军团长季振同对此束手无策,萧劲光反复说明党对起义官兵的政策,做干部们的思想工作,也有人提出了“武力解决”、“彻底清洗”的方案。萧劲光看会议实在无法开下去,便宣布休会,到中央局请示对策。毛泽东反问萧劲光说:“你的意见呢?”萧劲光说:“我不同意用武力解决,那样事情会更糟。”毛泽东说:“怎么能用武力去解决问题呢?只能通过说服教育改造争取他们革命,只能用‘剥笋’的方法,不能用‘割韭菜’的办法。”毛泽东说的“割韭菜”方法,指不分青红皂白一刀割,“剥笋”方法,是将真正反动的分子“剥”掉。毛泽东指示萧劲光:“第一,你马上回去,对他们说是我讲的,宁都暴动参加革命是你们自觉自愿来的,我们欢迎。第二,如果你们认为这儿不好,愿意回去,我们表示欢送。”萧劲光回到九堡,把毛泽东的意见在会上一说,季振同非常高兴,情不自禁地把桌子一拍,说:“好!拥护!”赞成!我们坚决革命到底。”随后,走出来向等在外面的军官传达了毛泽东的话,又说:“你们要革命的留下,一定要回去的,我们欢送。”他还自己拿钱送给了离开的军官。一场风波就这样平息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28 12:45
红军讲信用
红军攻克漳州,所执行的政策都是毛泽东主持开会拟定的。这些政策源于1930年红军攻克吉安时制定的政策,并进一步加以完善。基本为有三条:没收敌产;打土豪;保护一般工商业,但要通过商会向他们筹款。当时华侨商人陈嘉庚先生在漳州有一家商店,红军派了他的款,他开始不交。红军派人进入他的商店,只是取走相当于所派款项的胶鞋、罐头等给部队吃用,仍让其继续营业。后来全国解放了,陈嘉庚先生谈起这件事,还说,红军是讲信用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28 12:46
红军中的诸葛亮
毛委员被称作红军中的诸葛亮。每当红军遇到难题,总有毛委员及时出现,任何纷繁复杂的问题,他都能迎刃而解;面对不管什么样的困难,只要有毛委员在,大家就无所畏惧。红军战士把听毛委员讲话,当作难得的机遇,战士说:听毛委员讲话,如同发饷。有个战士伤痛难忍痛哭不止,见到毛委员立刻不哭了。问为什么,他说:毛委员来了,伤口不疼了。毛委员神机妙算,像摇羽毛扇的孔明。井冈山时,又称毛委员为毛司令,有《空山计》歌唱毛委员。1936年,陈云在巴黎《全民月刊》发表《随军西行见闻录》,说:毛泽东在红军中,素有诸葛亮之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28 12:46
红军电台的保密制度
红军电台组建之初,就设立了严格的保密纪律。有很多具体的规定,比如:不许电台之间自行通话,用台密不用台名,使地方误认为我台发出的电报为商业性电讯;新编电报密本,密本再加密表,密表经常更换,最重要的军事机密则一报一密。为了防止部队行动时泄密,毛泽东经常令电台用的电键交给警卫员携带,电台没有电键就不能发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28 12:47
报多少,还多少
1929年2月,红军在大柏地击败了国民党军,歼灭了敌刘士旅两个团。当时红军很困难,向老百姓借了很多吃的、用的。1929年5月,红军再次来到大柏地。部队比较齐整,钱也多了。毛泽东同志说:我们上次在这里打仗借了老百姓很多东西,这次一定要偿还。军需部门遵照毛泽东同志的指示,手执三角旗,分头向群众作宣传:“我们是穷人的队伍,是为穷人谋利益的,上次打仗借了和吃了你们的东西,这次补偿你们的损失。”毛泽东同志还专门主持召开了群众大会。军需部门的同志挑了两担花边银元到会议现场。先开会,后发钱。由群众自报,报多少,发多少。这一次,共给群众发了三千五百块银元。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28 12:47
革命母亲
少年萧华,立志去当红军,没有告诉母亲就离家出发了。他母亲知道后,当夜追赶而来。毛泽东同志接见了她,安慰她,要她放心,说:“我们会照顾他的。”萧华母亲非常通情达理,又经毛泽东的劝说,转而鼓励萧华去当红军。萧华的母亲名叫严招胜,武塘人,雇农,老党员,是城区妇女主任,革命很坚决。红军北上抗日后,她跟县委仍然坚持斗争,死也不反水、不投敌,最后病死在深山老林中,连尸体都没有人敢收。1956年3月,萧华在兴国写了一首诗纪念她老人家。
哭严招胜同志
辞别故乡去从军, 青松挺拔严招胜。
母亲送到五里亭。 乌云压顶看沉浮。
儿跟毛委员去杀敌,毕生血汗献给党。
娘在故乡干革命, 鞠躬尽瘁为人民。
红旗插到南京日, 任凭黑夜豺狼嚎,
公忙勿忘寄佳音。 雄鸡终将唱黎明。
征师凯旋回兴国, 烈士忠骨埋桑梓。
山歌满道迎亲人, 献花多多祭英灵。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28 12:49
摆孔明阵
第一次反“围剿”,毛泽东采用了“诱敌深入”的战术,把国民党军队诱入苏区,给以打击。战斗之前,红军中还存在着思想斗争。开始时,红军在小布设防,被敌人发觉,敌人不出来,伏击未成。这时,更有不少人发牢骚、讲怪话,说毛泽东“摆孔明阵”。毛泽东为了慎重初战,说服了干部和战士耐心等待,终于龙岗伏击战中一举致胜。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28 12:49
骑骡子的战士
第三次反“围剿”时,一天军队行军途中,有一个张辉瓒十八师被俘参加红军的战士“打摆子”,毛泽东就把他的骡子让给这个这名战士。这个战士流出了眼泪。问他:“你有病骑骡子,还哭什么?”这个战士回答说:“我在国民党十八师当兵的时候,有一次行军跌了一跤,枪上弄到了泥巴,连长就打了一顿。现在我当了红军,生了病还有骡子骑,怎么能不感动得流泪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28 12:49
毛委员讲话如发饷
红军初创时期,部队如果有一点休息时间,也一定请毛委员讲话。连排级干部都说,只要请毛委员来讲一次话,部队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干部战士最喜欢听毛委员讲话。有段时间,部队每月集中一次,听毛委员讲话。在每次战斗前,毛委员都要召开班长以上的活动分子会议,亲自作报告,分析敌我情况,使得每一个战士、伙夫都知道战斗的意义。只要听毛委员讲话,红军战士都高兴地说:“这是发饷。”大家听了毛委员讲话,就会精神振作,执行纪律,服从命令,打起仗来勇敢杀敌。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28 12:50
一支毛笔抵得千条毛瑟枪
毛泽东很重视宣传和调查工作,他说一支毛笔抵得上一千条毛瑟枪。广大红军战士都学会写标语,连挑夫也学着写。大家都用竹杆子和笋壳子当笔,行军一休息,大家就写。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28 12:51
兵油子戒烟
毕占云部是国民党杂牌军,他们对红四军军长朱德是很崇拜,来投靠红军。这些兵上井冈山后,被改编成红四军特务营。以后,滇军的张威也带着一支队伍来投奔红军,上山后改编为独立营。毛泽东派何长工去改造毕占云和张威两支部队。毛泽东向何长工介绍了两支部队的情况。这两支部队有“两支枪”,又抽大烟又赌博,兵油子多,十分复杂,但是不能消极对待他们,不能把他们解散,对起义队伍要有个改造的良策。何长工问,是轻改造还是重改造?他本人主张重改造,把他们放到群众一起受影响。毛泽东主张渐进的途径,首先使他们戒烟,暂时准他们赌博,如果一下子全部戒掉,怕他们受不了。何长工上任没几天,毛泽东、陈毅同志来到这两个营的营地,一见面何长工就叫苦:“这些兵油子到底要不要?我还是那句话,难改造。”毛泽东说:怎么不要?人家是梳妆打扮送上门来的,起义是义举嘛,不要就不好了。不要是消极的,要积极改造,若改造不好证明我们没本事。何长工又建议,对兵油子缴掉烟枪,关二十天。毛泽东说:那不行,那样办法我们和国民党军队没有有什么区别了。说服还是压服,两种办法,两个前途。毛泽东说,你当戒烟“所长”,从戒烟入手,在思想上打通。陈毅还提出用“偷梁换柱”的办法,用烟叶子取而代之,以及空余时间,多搞点文体活动,转移思想意识等办法。何长工按照毛泽东、陈毅的办法去改造这两支队伍。两个礼拜没多大事,第三个礼拜最困难,那些戒烟的人又是眼泪又是鼻涕,还要骂人。度过这道难关,通过不断的教育、改造,动员干部带头,辅以伙食待遇的改善、文体活动的增加,逐步改变了这些官兵吸食鸦片的陋习。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6091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