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2020个阅读者,9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28 12:52
从战斗队到宣传队
红军初创时期,毛泽东教育大家:在有敌人进攻的时候,要集中起来进行战斗,这是战斗队;在敌人被打坍以后,或在两个战斗的间隙中,要分散做群众工作,这是宣传队。我们的部队除了打仗以外,还要会做群众工作,搞好社会调查,发展党员,建立党支部,帮助地方建立政权。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28 12:52
陈伯钧打手板
1928年3月,红军教导队副队长陈伯钧摆钟缴获的一支破旧手枪时,不慎走火,打死了教导队大队长吕赤。噩耗不胫而走,迅速传开。人们议论纷纷。士兵委员会的同志愤怒地抓住陈伯钧,将扭送他到毛泽东面前。他们要求:打死人要偿命!再三要求毛委员批准,枪毙陈伯钧。毛泽东经过反复询问,了解了其中的情况。思虑良久,以征询口气说:按理说,杀人者要偿命。可是你们看看,已经打死一个人啰,是否还要打死一个人呢?这么一说,激动的人群开始平静下来。毛泽东继续讲道:我是说,吕赤是个好同志,陈伯钧也不是坏人,他是跟吕赤开玩笑,玩枪走火,误杀了人命。他们两个都是军事学校出来的,表现都不错,军事上也有一套,这样的人我们还不够哩。毛泽东看了看大家都在认真听他讲话,停了片刻又说道:我们能不能只追悼一个人?否则,另一个还不好追悼唻!你们看怎么样,我讲的对不对?士兵委员会的同志见毛委员这么尊重他们,而且讲的确有道理,也不再坚持原来的意见了,但又不甘心事情就这么了结,于是便提出:毛委员,这就算完了吗?毛泽东决定,让警卫员打了陈伯钧手心一百竹板子。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28 12:52
小战士告状
有时房子紧张,随军夫妻只能和大家住进大房间。纵队政治主任蔡协民和机关干部曾志夫妇,也同战士住在一起。他们两人睡东头,我们小战士睡西边,中间连块隔布都没有。那么多未婚青年和一对夫妻同宿一室,本来就是很敏感的事,每当熄灯后,难免有人嘁嘁嚓嚓,偷偷议论。第二天,曾志起来很早,与大家一起锻炼,而蔡协民却没有起来,几个青年人振振有词,找毛委员告状,说蔡主任思想有问题,睡懒觉。毛委员说:应该批评你们!你们这些嘴上没毛的娃娃们,人家两口子睡觉,干你们蛋事,还好意思来告状。事后,毛委员专门找蔡协民谈了这件事,说:条件艰苦,委屈你们两个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28 12:53
这只脚不大革命
1927年11月,前委决定攻打茶陵。出征前,毛泽东给战士们作动员。他说:茶陵的反动势力不大,县城空虚,那里的群众已经发动起来了,他们正欢迎我们去消灭茶陵的敌人。毛委员又风趣而惋惜地说:本来,我想和你们一起去,我这个人是要革命的,可是(他指着受伤的脚),我这个脚却不大革命,至今它还不听我指挥呢,由党代表宛希先和陈浩带领你们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28 12:53
帝国主义少了一条腿
井冈山时期,红四军教导队每到一地,都要在墙壁上写标语。一次,毛泽东看着墙上的一条“打倒帝国主义”的标语,不禁哑然失笑,原来“倒”字少写了一竖。毛泽东笑着说:你们看,这帝国主义不用打就要倒了,它缺了一条腿呀!写标语的同志脸红了,急忙作自我批评。毛泽东说:帝国主义和反动派,都不是那么好打的,必须认真地打它才能倒哩。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28 12:53
三湾改编三件事
毛泽东同志在整编中着重办了三件事:一是整编组织。把一个师缩编为一个团,下辖两个营七个连。对动摇不定的人,在进行思想教育的基础上,采取自愿原则,愿留者留,愿走发三元到五元路费,开证明允许离队。二是在部队建立各级党的组织,支部建在连上,班、排设党的小组。三是在红军中实行民主制度。士兵的政治地位和民主权利都受到保障。连以上建立士兵委员会,对军官有监督权,军官作了错事,要受到士兵委员会的批评和制裁。军队内部实行民主制度,这是毛泽东同志的伟大创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37
毛主席的种菜经
在沙洲坝,毛泽东不但是政府的领导人,还是一个种菜能手。一些机关、部队干部战士都知道,自己种的菜和主席种的菜相比,简直差得太远了。几个年轻人商量好一起到毛主席那里请教。主席的菜园虽说不大,可是品种很多,有茄子、辣椒、苦瓜,长得很水灵。这天,见毛主席正在菜园里低头浇水,他们围上去,七嘴八舌地提问题。毛主席听了,忍不住仰脸大笑,说:“要种好菜,道理很简单,要舍得花力气。地要翻得深,又要整得细,再一点,勤浇水、多施肥,要让菜吃得饱、喝得足!一句话,得不怕出力流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37
换工
瑞金时,毛泽东在百忙之中,也要经营自己的菜园,即使在大热天,他每天都要抽出时间到半里外的小河边去担水,直到把水浇足了,才放下担子,扇着淋子(用竹子编成的一种帽子),擦去脸上的汗水,再回到屋里工作。有一天,主席腰疼,不能去挑水浇菜,就请炊事班长老李帮他挑水浇地,自己帮老李拉风箱烧火。老李说:“起来,起来!谁让你在这儿干活?”主席说:“你帮我浇水,我帮你做饭,这叫换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39
毛主席解名字
1934年3月,王恩清给身负重伤的总政治部主任王稼祥同志当警卫员。一天,王稼祥主任让他给毛泽东主席送信,毛泽东问他叫什么名字,他说:“王恩清。”毛泽东笑着说:“是恩人的恩,清楚的清吗?”王恩清点头回答:“是。”毛泽东风趣地说:“好哇!谁是恩人,谁是仇人,你都清楚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39
胡宝昌的牺牲
红军长征到北盘江一带,一天下午,遭遇敌机轰炸,为掩护毛泽东,警卫员胡宝昌同志身负重伤。毛泽东很关爱宝昌同志,亲自给他喂水,担架太硬,毛泽东就从树林里捡来树叶帮他铺垫,又把自己仅有的一条夹被盖在宝昌身上,还插些树枝作伪装,吩咐担架员:“路上慢一点,不要颠着。”这段时间,毛泽东心情很沉重,讲话也很少。胡宝昌终因抢救无效牺牲了。毛泽东难过地说:“这样一个好同志牺牲了,太可惜了!我们把他掩埋起来,在坟上立个牌子,到宿营地给他开个追悼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40
睡“天床”
红军来到四川少数民族地区,为了尊重当地人民的习惯,红军野外露营。地上多腐烂枝叶和蛇、蝎之类的爬虫,怎么睡呢?指战员想出了好办法,用“吊床”。就是把背包带栓在两棵树之间,把夹被或雨布栓在背包带上,这样的“吊床”像摇篮一样,既安全,又舒适。毛泽东看到这个办法好,一边准备“吊床”,一边开玩笑说:“今天晚上大家都要睡‘天床’嘞!小心不要从天上掉下来,把屁股摔两半儿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43
陈昌奉上红大
一天,毛泽东叫红军大学政治处主任莫文骅到他的窑洞里,谈有关培训干部和学校招收学员的问题。旁边站着身材壮实的警卫员陈昌奉,毛泽东看了一眼陈昌奉说:“我这里有一个战士,是经过长征考验的好同志,我想送到你那里学习好吗?”莫文骅连声说欢迎,毛泽东又介绍说:“他叫陈昌奉,是我的警卫员,已跟我五六年了,长期没有得到很好的学习机会,现在,我们根据地一天天扩大,各种工作需要干部,你把他带到学校让他系统地学习,学好以后,让他出来更好地为党工作。”毛泽东还特别交待,要莫文骅帮陈昌奉同志识字、学文化,他说:“对红军干部战士的培养,首先要提高其文化水平,不识字的从识字开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44
你们是元始天尊的弟子
1936年7月,红军大学开课,毛泽东作了讲话,他说:我们前一段时间,用两只脚走了两万五千里。孙悟空会腾云驾雾,一个跟头翻了十万八千里。我们不会腾云驾雾,也走了两万五千里。要是会腾云驾雾,就不晓得会走到哪里去了。随后,毛泽东参观了教室和学员宿舍。他看到我们用石头做的一件件器具,诙谐地说:你们是石器时代的生活,学习着当代最先进的科学——马克思列宁主义。你们是元始天尊的弟子,在洞中修炼。什么时候下山呢?天下大乱你们就下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44
赶毛驴的艺术
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红军大学学员对释放蒋介石多有不解。毛泽东给学员们讲话,阐明党的方针。他说:目前,杀掉蒋介石,会使国内形势更加复杂和混乱,有利于日本帝国主义。何况杀了一个蒋介石,还有第二个、第三个蒋介石。过去诸葛亮对孟获有七擒七纵,我们对蒋介石为什么不可以搞一擒一纵呢?毛泽东还打比方说:陕北毛驴多,赶毛驴上山有三个办法,一拉,二推,三打。蒋介石是不愿意抗战的,我们就用赶毛驴上山的办法,拉他,推他,再不走就打他。这就是我党“逼蒋抗日”的方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5 09:06
朱德的大衣
圳下战斗时,朱德身穿一件军大衣,他身边有个卫士挂了花,不能走。朱德很留恋他,跑了几步,还回来看他。朱德同志穿着大衣,不便快跑,大家都很担心,便大叫朱德同志把大衣甩掉。他舍不得丢掉大衣,跑了一里多路,到了一条小河,才恋恋不舍地把大衣脱下丢掉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5 09:07
周建屏戒鸦片烟
周建屏十八岁投身滇军,参加了辛亥革命、护国战争,历任班长、排长、连长、营长、团长等职,护国军任连长时,他的直接上级是时任支队长的朱德。周建屏投身北伐军,又与朱德在南昌相遇,时朱德为第三军军官教育团团长、共产党员。经过朱德的循循善诱的开导,周建屏豁然觉悟,下定决心为共产主义而奋斗终身。他向朱德提出了入党的请求。有一次,周建屏偷偷抽鸦片烟,被朱德看到了。朱德并没有狠狠地批他一顿,而是笑着说:“共产党人可是不能抽大烟的!”周建屏听了,把烟枪摔在地上,表示坚决不抽了。从此,毅然戒掉了鸦片,改掉了所有的不良嗜好。1927年春,经朱德介绍,周建屏实现了加入共产党的愿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5 09:08
朱德的指示
国民党二十六路军赵博生、董振堂决定举行起义,派袁汉澄等与红军联系。袁汉澄在瑞金叶坪红军总司令部见到了毛泽东、朱德、叶剑英、左权等红军领导。毛泽东和袁汉澄等谈了话,了解起义的准备情况,说,全部暴动的条件是存在的,全部暴动不成,局部暴动也是好的。朱德、叶剑英对起义作出了以下几点具体的指示:
一、用最大的努力,争取全部暴动。
二、如果不能实现全部暴动,就以“进剿”为名,把我党能够掌握的部队开进到苏区,实行局部暴动。
三、暴动不成功,暴露了的同志如赵博生等立即来苏区,未暴露的同志继续隐蔽在二十六路军中开展工作。
四、解决反动军官时要坚决,行动要快。暴动时间定在12月13日夜十二点。
五、暴动后改称红军第十六军,由季振同、黄中岳、董振堂、赵博生互推领导人。
六、如有可能,逮捕宁都地主武装头子。
七、派红四军在会同方面相机予以协助。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5 09:10
朱德、伍若兰的婚礼
1928年3月,朱德与伍若兰结婚。朱德同志爱伍若兰有能力,懂道理,斗争坚决。伍若兰认为朱德同志打仗勇敢,指挥有方,是个很好的军事领导。这样朱德与伍若兰在耒阳结了婚。朱德与伍若兰结婚是县委书记刘泰、邓宗海介绍的,他们在水东江苏维埃政府隔壁的一个祠堂里举行婚礼。当时婚礼很简单,就是段子英同志把伍若兰送到祠堂里。由于时间紧,朱德也没来得及请小段吃个饭。到了砻市,朱、毛两军会师后,朱德自己动手炒了“法国鸡”请段子英,只有这一盆菜,也只有一只鸡。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5 09:10
朱德的扁担
红军吃的粮食大部分是从大陇背上山来的。大陇的粮食,是砻市、古城的地下党组织专门为井冈山红军筹集起来的。部队战士有用裤子背的,有用扁担挑的,有挑五十斤的,有挑百多斤的。还有一部分粮食是红军每次到茅坪经过大陇时带上来的。那时,茨坪找不到砻,茅坪有砻,就在茅坪用砻把谷弄成米,然后背上山。军长朱德和红军战士一样下山背米,他也把裤子脱下装米,把裤子头捆起来,然后上肩背上山。朱军长有时也用担子挑粮,战士们怕累坏了他,把扁担偷偷给藏了起来,朱德为防“盗”,把扁担刻上“朱德记”三个字,坚持参加挑粮运动。连党代表朱良才诗:“朱德挑谷上坳,粮食绝对可靠,大家同心协力,粉碎敌人会剿。”建国后朱良才又发表名篇《朱德的扁担》,记述其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5 09:11
朱德的花机关枪
上井冈山前,朱德的卫兵排,原来是南昌起义时的二十五师市长周士第的。这个排有四挺“花机关枪”,即当时刚刚投放中国战场不久的冲锋枪。手提机关枪一扫射就冲过去了。红四军成立后,在龙源口战役中,军长朱德在关键时刻手提“花机关枪”亲自参加战斗。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3836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