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2324个阅读者,88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9-1-31 08:57

[原创]苏维埃逸史:攀登文化山



宋长琨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住在小布的红军机关多、部队多,加上连日雨雪不断,烧柴困难。红军就自己上山砍柴,解决烧柴问题。上午出去砍柴,下午公差班张养年同志就写了首诗,贴在墙报上:
我们上山去砍柴,补助伙食买食盐。
大家分得伙食尾,好买黄麻打草鞋。
行军打仗跑得快,一定打倒反动派。
同志们看了,都很赞赏,说他写得实在,句句都是大家的的心里话。朱德同志来到墙报前,从头到尾看完了墙报,高兴地说:“这首诗写得好!”晚上,朱德同志在士兵大会上表扬了张年养同志写的诗,热情地赞扬我们有三条好:第一、是主动参加劳动,上山砍柴的行动好。第二、是立足于打,不忘备战的思想好。上山砍柴,节约经费,改善伙食,为了打倒反动派。这个思想要得!千万不要以为红军打了胜仗,敌人就不来了。敌人还是要来的,我们要做好准备。第三,学习好,边学文化,边办墙报,通过自己动手写诗,表达自己的思想。朱德同志还鼓励我们说:过去你们都没有文化,现在通过学习,开始掌握了文化,能写诗了,这很不简单!最后朱德同志用他经常对我们讲的“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鼓励同志们一边努力工作,一边攀登文化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00
《工农读本》的一篇课文
赣东北苏区出版有《工农读本》,是工农夜校的教材。方志敏、黄道、邵式平等同志,都参与读本的编审工作。《工农读本》的课文联系实际,内容丰富,形式多样,通俗易懂。政治、经济、历史、文化,无所不包,诗歌、散文、短剧、游记,无所不有。第三册中,连载了《张伟回国记》一文,如下:
张伟,湖南人,他在苏联学习军事已经有三年了。最近因为中国苏维埃运动的发展,他便回到中国参加革命。 张伟从莫斯科动身,乘西比(伯)利亚火车走了七天,便到了满洲里。第二天乘中东路火车到中国的哈尔滨。到哈尔滨时,日本帝国主义已将哈尔滨占领了。第三天,由哈尔滨到长春,再由长春到沈阳。
张伟从莫斯科到沈阳,一共花了十天功夫。他所经过的东三省,完全成为日本帝国主义的殖民地。他心里是多么愤激啊!
张伟在沈阳住了一天,便乘京奉车到天津,由天津乘津浦车到浦口。在浦口过江到南京时,知道国民党政府已逃往洛阳,并将长江流域送给帝国主义管理。他心里非常气愤!
晚上乘沪宁车到上海。到上海后,看见闸北江湾的房子,都烧得精光。他想:假如上海是苏维埃的上海,那早就把帝国主义打走了。“创造苏维埃的上海啊!”张伟一面走,一面这样叫着。
张伟到上海后,便到四川北路找李杰同志。李杰是在上海做秘密工作的。他和李杰谈到苏维埃和红军的胜利,他们都非常快活!最后李杰要他到苏区工作,他答应了。
过了两天,张伟乘广大轮船到香港,从香港到汕头,再由汕头乘火车到潮州。从潮州动身,经过大浦(埔),一连走了七天,才到闽西苏区。张伟到苏区时,看见红旗飘展,不禁大声叫起来:“这才是我们的世界啊!”
以后,张伟便在苏区参加红军的工作。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00
地为纸,树为笔
毛委员经常来红军医院,他告诉同志们要好好学习文化。大家说,没有纸和笔怎么学啊!毛委员指向地说:“这不是我们学文化的纸吗?”又指向树枝说,“它不是我们学文化的笔吗?”毛委员这么一说,引起同志们哈哈大笑。毛委员接着说:“识字的同志教不识字的同志,识字多的同志教识字少的同志,一天学十个字,一百天就学一千个字,一年就可识几千个字。”从此以后,不少同志一休息就坐在地上互相教识字,练字。许多同志过去连自己名字都不识得,后来不仅能写,能识很多字了,还可以在墙上写标语,还能写信。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01
农讲所课程
1926广州第六届广州农讲所,共收学员327人,来自全国20个省、区。其中大多数是农民运动中的积极分子和有志于农民运动的进步青年学生。3月,各地学员陆续到校,4月举行了入学考试,5月3日正式开学。全体学员按二十个不同省、区组织了湖南、江西、两广等十三个农民问题研究会,由教务部负责指导。学员推举干事、书记若干人,自己主持会务。提出了租率、田赋、地主经济来源、主佃关系、抗租减租平粜风潮、地方政治组织、团防、妇女地位等三十六个调查项目,引导学员对各省农村的政治、经济、军事各方面情况进行调查。研究会每星期开会一至二次。此外,还经常印发调查表,要学员把自己家乡的民歌和民间成语记录下来。毛泽东对学员的这些调查材料极为重视,亲自作了认真的修改,把一部分编进《农民问题丛刊》正式出版,以指导全国的农民运动。
第六届农讲所的任课教师及所担课程如下:
毛泽东:《中国农民问题》、《农村教育》、《地理》三门课程;
周恩来:《军事运动与农民运动》;
萧楚女:专任教员,讲授《帝国主义》、《中国民族革命运动史》、《社会问题和社会主义》等课程;
彭湃:《海丰及东江农民运动状况》;
恽代英:《中国史概要》;
阮啸仙:《广东农民运动状况》;
张秋人:《各国革命史》;
周其鉴:《广宁高要曲江农民运动状况》;
安传诚:《统计学》。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01
农讲所旁听生
方志敏第一次见到毛泽东是1926年5月。当时广东省第二次农民代表大会在广州举行,方志敏作为江西农民运动的代表应邀出席了大会。期间,毛泽东主办的第六届农民运动讲习所开学。方志敏患有严重肺病,初到农讲所要求入学,工作人员见他身体很弱没有收他。于是他就去找毛泽东,毛泽东看着他羸弱的身体,也关心地劝他说:“你不必忙于进农讲所,先回家修养修养,养好身体再来吧!”方志敏坚决地说:“我活一天就应该努力一天,那怕明知明天要死,也不能放弃今天的责任;明知晚上要死,早上还是该努力。”毛泽东见他态度坚决,终于允许他进农讲所了。于是,方志敏成了农讲所的一名旁听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02
连队列宁室
红军连队里设有俱乐部,俱乐部里设有列宁室,列宁室的主要活动项目是:
一、出墙报:每星期出一期以上,有时三天出一次。墙报内容:
1、学习心得;
2、每打完一个战斗的经验总结;
3、表扬好人好事;
4、战斗决心;
5、批评各种错误倾向;
6、漫画;
7、谜语故事、歌谣等。
二、组织战士读报、学文化。
三、组织战士的文体活动,如演戏、唱歌、赛球、下棋、打蒋介石。
四、组织文艺晚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02
学山歌与学文化
1931年秋,任弼时同志率领少共团中央巡视员五、六个同志来到兴国列席参加全县第一届少共团代会。会议休息期间,任弼时学用兴国客家话唱起了山歌:
哎呀嘞!当兵就要当红军,红军是工农子弟兵;
哥呀哥,勇敢杀敌上前线,家中事情莫挂心。……
他唱得很象兴国本地口音,满场都很惊讶。当时,在座的许多同志文化程度低,不少团的干部“大字墨墨墨,一个不认得”。譬如,当时团县委书记周正芳,连自己的姓名都不会写。上级送公事来,还得东找西找求会认字的人来认,他感到没有文化,革命工作很不适合。任弼时同志对周正芳说:“正芳同志,你学文化要象我学山歌那样,一字一句认真学,是能够成为红秀才的。”后来,周正芳用任弼时唱山歌那股钻劲去攻“文化山”,请人手把手地教,嘴对嘴地念,慢慢学会了看文件、读报、写信、写便条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03
在监狱中学马克思主义
在漕河泾的江苏省第二模范监狱里,同志们建立了秘密的党组织,这个组织又与外面党组织保持着联系,他们差不多每周要给外面的党组织写报告,外面党组织经常给他们作出指示。狱中党组织以互济会的名义活动,外面党组织和狱中的联系也是使用互济会的名义,通过送衣物、送药品和接见的机会传达党的指示。党中央的地下刊物《向导》周刊(当时改版为《布尔什维克周报》),每期按时送进来,给狱中的共产党员传阅。不少翻译的马克思主义作品,如河上肇的《政治经济学大纲》、卢森堡的《新经济学》、尤金的《新哲学大纲》,以及艾思齐的《大众哲学》、郭沫若的《中国古代社会史》这些新书籍,在监狱里的同志也都能看到。有同志幽默地说:我学马克思主义理论,是从进监狱以后开始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04
不同风格的农运课
1927年夏,武汉辅德中学利用暑假的机会举办“国民革命军前敌总指挥部政治部政治工作人员训练班”。这个训练班是共产党中央办的,授课人员都是著名的共产党人。其中,张国焘讲授农运课程、毛泽东讲授《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上课时学员发现,张、毛二人讲着相似课程,但对农民的观点完全不一样。张国焘强调农民的落后性,他说:农民是最爱小利的,你只要给他一个铜板他就给你办事。毛泽东则强调农民的革命性。他说:如果论功行赏,国民革命是一百分,那么,其中农民在农村闹革命要算七十分,就是说农民有百分之七十的功劳。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06
红校教员张振汉
红二、六军团忠堡战斗,俘敌师长张振汉,六军团军团长兼红军学校校长萧克请他做红军学校的教员。张振汉是高级军官,早年从军,保定军官学校毕业,有军事知识又有作战经验。红军根据党的政策,对他宽待。不久,红六军团扩大了红军学校,选调有战争经验的干部及优秀战士入学,全校有学员800名,还有个高级班,都是营以上的干部,全班七八十人。萧克以兼校长身份请张振汉到红军学校当战术教员,并亲自与高级班学员听他讲课。有人问,打败仗的人怎么教打胜仗的?萧克认为军事技术没有阶级性,一般战术原则,如行军,组织战斗、协同动作以及利用地形地物等都是军事科学,不管红军白军都要用。至于运用的如何,则取决于不同的阶级和不同的政治目的,以及不同的战略指导思想。打败仗的人还可以从反面来进行教育,张振汉就举了他自己同红军打仗,以及军阀混战的战例来说明一些原则。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06
列宁小学的《三字经》
苏区列宁小学遍及每个乡村,小学一年级语文是《三字经》,开篇是:
天地间,人最灵。创造者,工农兵。男和女,都是人。一律平,大家鸣。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07
井冈山的红军教导队
红军军官教导队于1828年8月在茨坪开办。开始时只有一个区队,即一个排,大概有六七十人。到11月改称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教导队,增到三个区队,有两百多名学员。学员主要为红四军各连队的军官和地方干部。学校没有凳子、没有饭桌,连床都没有。同志们开玩笑说:“这里哪像个学校呢?”课程分政治课和军事课,政治课占40%,军事课占60%。上课没有书本,没有教材,能有一张报纸,就算了不起的大事。茨坪有一个祠堂门口有两块石头,我们用来作黑板,没有粉笔就用火炭当粉笔。写字要练习,弄不到笔和纸,就用柴棍子在地上写字。红军教导队经济上实行民主。当时士兵委员会组织每个人轮流监厨、买菜,除党代表、大队长外,每人都要轮流当上士。打菜时要公平,每一个礼拜还要公布一次伙食账目。那时官兵一律不发钱,到一定时候,就分点伙食尾子,给个人买烟抽,买鞋穿。那时的生活很艰苦,每天每人发四个铜板,每天两餐红米、南瓜。所以大家都说:“打倒资本家,天天吃南瓜。”学员穿的衣服是各式各样的,有的穿军衣,有的穿便衣,有的穿长衫,有的穿短装,有的穿棉衣、夹衣,也有的穿几件单衣。但是有一点是相同的:每人只有身上的一套。衣服穿脏了,选择暖和一点的天气,洗一洗。冷了找点重体力劳动干或烤烤火,衣服一干马上就穿上。衣服破了,没有布补,只好扯袖子补背襟,扯裤管补裤裆,结果袖子越穿越短,背襟越穿越厚。教导队当时很困难,袁文才给教导队提供一些东西帮助解决困难。袁文才也很困难,他带人从白银湖出去打土豪,解决吃饭问题。有一次,袁文才打土豪归来,给教导队送来一头猪,说:“你们教导队还没吃过肉,这头猪给你们,让教导队吃餐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07
一支毛笔抵得千条毛瑟枪
毛泽东很重视宣传和调查工作,他说一支毛笔抵得上一千条毛瑟枪。广大红军战士都学会写标语,连挑夫也学着写。大家都用竹杆子和笋壳子当笔,行军一休息,大家就写。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08
红军大学的课程
长征到达陕北后,红军大学课程和授课导师,是这样安排的:
1、军事课
战略学:毛泽东
战役学:林彪
战术课:李德
2、政治课
政治经济学:凯丰、吴亮平
哲学:王稼祥、博古
中国革命:洛甫
3、文化课:徐特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09
法语的用场
1927年12月,中央命令朱德带领这支南昌起义余部,赶去参加广州起义。于是,兼程南下,刚到韶关城郊,就得知广州起义失败的消息。这时韶关市内的气氛十分紧张,店铺、银行、钱庄纷纷关门,韶关商团有七八百条枪,如临大敌,阻止我们进城。部队开进到韶关城外西南郊的西河坝,打算住在一家天主教堂里。天主教堂的法国神甫不让部队住,“哇哩哇啦”吵个不停,战士们不懂外国话,无法和这个神甫说道理。正在争执不下,陈毅走过来,和神甫谈了一阵,这个神甫变得老老实实。大家这才知道,陈毅曾经留法勤工俭学,能说一口流利的法语。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10
在红大学织毛衣
1936年,刘伯承任红军大学校长。二、六军团将与四方面军会师,刘伯承号召红军大学的所有党员用实际行动欢迎远道而来的同志们。红军大学专门组织了一个支部会,在会上,伯承同志提出每个人织一件毛衣、毛裤或毛袜,获得大家的热烈响应。于是,红大的党员们,全都行动起来,学织毛衣,还派人到藏民那里去学,回来再教给大家。经过七天的辛勤劳动,校部的党员们,包括刘伯承同志在内,每人织成了一件毛衣或毛裤、毛袜、毛背心。他们将这些凝聚着革命情谊的礼品,奉献给了二、六军团的同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11
秦懋书,秦冇书
秦忠,本名懋书,小名书庭。父母希望我成为读书人,摆脱贫穷的命运。可是,家里穷,让他们这个愿望实现不了。秦忠从小给人放牛,没有得到读书的机会。放牛时,秦忠经常在私塾的外面,偷听富人家的孩子读书。一次,几个私塾子弟为几个字的对错争论不休,秦忠站在旁边,一口气把那几个字读出来,并用树枝在地上写了出来。私塾先生见了,大为惊讶,找到秦忠的父亲说:“书庭这伢很聪明,你要让他读书识字呀。”父亲苦着脸说:“穷人家的孩子,哪有钱读书啊?”没有读书的机会,秦忠心里很愤懑,怨天怨地,也无可奈何。心里想到:秦懋书啊秦懋书,你这真叫秦“冇”书哩!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13
学员站队
南昌起义爆发后,武汉中央军校学生有二千人,有党团员七百多人,还有很多学员同情革命。8月4日,学员乘船来到九江,事态已经十分严重了。国民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张发奎的部队来到船上,说:“同志们有枪把枪放下,国共分家。”张发奎随即赶到,把学生集合起来讲话,他喊着:“国共分家了,共产党站那边,国民党站这一边,分一下,别误会。”结果,大家都站在了国民党这边,共产党那边当然没有人站。在军校党组织负责人陈毅等人的的秘密策划下,学员上岸后,有的去追赶起义部队,有的回到家乡搞革命,也有党员秘密留在了张的部队中,等待时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15
主考人“黄四麻子”
1928年4、5月间,邵阳青年姚喆,报考第一师随营军事政治学校。因未赶上日期,参加学校的补考。补考由一个瘦瘦的中等身材的人主考,年纪不过二十多岁,脸上有几颗麻子,下巴尖尖的,讲起话来不慌不忙。作文题是“投考本校的目的”。姚喆因读过私塾,写了千把字的作文,可是数学科目就一窍不通了,只好交白卷。主考看了姚喆的卷子,问数学为什么不答,姚喆说没有学过数学,乘这机会,姚喆又大胆地说,自己没钱托关系,希望能早些知道能不能录取。主考听姚喆这么一说,就又仔细地看了他一眼,接着就大笑起来。姚喆给弄得莫名其妙。他在迅速地浏览了一下姚喆的作文卷之后,和蔼而又恳切地说:“没有钱,怕不能取吗?大概差不多,你明天来吧,可以取的。”原来,这个主考人,就是外号“黄四麻子”的黄公略。他当时是少校队长,实际上主管随营学校的工作。按,姚喆考上了这所军校,并随黄公略起义,参加了红军。又,湘西宣抚使第一师,后改名独立第五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15
教官花钱买水
姚喆在1928年4、5月间考入湘西宣抚使第一师随营军事政治学校,见到了教官贺国中。贺国中同志身材高大、魁梧,真是一个训练有素的军官。他对学生要求特别严格。每月还有一次长途急行军。从岳州到洞庭湖边的城陵矶,约有十四五里路,部队全副武装,快步急行,要求在三十分钟走到。在急行军时,贺国中同志也和学员一道走。有一次紧急行军完了,大家又累又渴,贺国中同志还自己拿出两块钱来叫勤务兵为学员买茶喝。他给学员讲:“我们是革命军人,要革命就必须把身体锻炼好。”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4486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