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2325个阅读者,88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15
你们好象甘草
湘西宣抚使第一师随营军事政治学校教官贺国中。对待师长周磐的侄子周楠、亲戚何幼初、地主子弟陈松等几个人看得很紧。不论在课堂、操场,或是宿舍、饭堂,他们只要有一点差错落到贺国中手里,就必定受到处罚。哪次集合他们晚到一点,就不准他们入列,罚他们做苦工、割草、扫地。点名时这几个人如果声音小,就让他们大叫三声“到”。贺国中曾把这几个人称作中药里的甘草,对他们说:甘草,每次开方都少不了它,这和我们每次集合点名都少不了你们几个一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16
贫民小学校
湘鄂边红四军曾经在1928年、1929年两度举办“桑植县贫民小学校”,专门供穷苦人家的子弟、儿童入学。1929年,在贫民小学校上学的“皮家人”共有200多人。校长是长沙来的一位老师。1929年夏,贺龙曾经到学校给同学们作报告。贺龙说:“你们要攥劲读书啊!长大了当红军,好为穷人求解放,争取自由平等。”在他的感召下,很多学生后来参加了革命。按,桑植土话,“皮家人”,贫家人;“攥劲”,努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16
红四军学生队
为了培训干部,湘鄂边红四军在桑植办了学生队,是军官学校的前身。贺龙军长十分重视学队的工作,几乎每天到学生队来一次,给大家讲话,鼓励同志们学政治、学军事。他的讲话深入浅出,往往讲一些他亲自经历的战例,使人听了很受教育。他的警卫员、王炳南的儿子王盛林,也在学生队学习。有时贺龙从讲台上下来,嘱咐小王要遵守学生队的纪律,决不搞特殊化。有次下操,小王脚步走得不好,被教官训了几句,心里不舒服,当场和教官顶了嘴。教官知道小王是王炳南的儿子,又是贺龙的警卫员,以后就要求不严了。这事反映到贺龙那里,他把小王叫去训了一顿,有找教官谈话,要他坚持原则,不能放松对小王的教育。以后,王盛林自觉遵守学生队的各项规章制度,刻苦学习,认真锻炼,终于以优异成绩从学生队毕业了。按,王炳南,时任红四军第一路总指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16
中鹄工农干部讲习班
1929年红四军离开中鹄,毛泽覃等留下来领导群众斗争,建立了中鹄区苏维埃政府。为培养干部,掌握土地革命的政策,毛泽覃在施家边一本堂,开办一期工农干部讲习班,参加学习的干部有60余人,其中还有妇女干部。毛泽覃亲自讲课,课程内容为:马列主义基本理论和工农革命的道理;党的组织发展和党员应具备的条件;土地革命的政策;妇女工作;团的工作等。讲习班结束之后,各乡各村都成立了苏维埃政权,接着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打土豪分田地的土地革命运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34
红军大学的兼职教师
长征到达陕北后,红军大学开课。红军大学的专职教员只有三位,主要课程是由兼职教师承担的,毛泽东和其他中央领导同志经常来学校讲演或兼课。开设的课程有:毛主席讲授《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张闻天讲授《中国革命基本问题》;博古讲授《辩证唯物主义》;凯丰和吴亮平讲授《政治经济学》;杨尚昆讲授《各国论》(主要是英、美、法、德、日、意);徐特立讲授《新文字》;李维汉讲授《党的建设》;李德讲授《兵团战术》;林彪讲授《战役学》(只讲了个开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34
红四军军官教导队
红军军官教导队于1928年8月在茨坪开办。开始时只有一个区队,即一个排,大概有六七十人。到11月改称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教导队,增到三个区队,有两百多名学员。学员主要为红四军各连队的军官和地方干部。学校没有凳子、没有饭桌,连床都没有。同志们开玩笑说:“这里哪像个学校呢?”课程分政治课和军事课,政治课占40%,军事课占60%。上课没有书本,没有教材,能有一张报纸,就算了不起的大事。茨坪有一个祠堂门口有两块石头,我们用来作黑板,没有粉笔就用火炭当粉笔。写字要练习,弄不到笔和纸,就用柴棍子在地上写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37
“酶”与“离心力”
红军卫生学校学员,文化水平都比较低,对许多科学知识的理解很难。比如,上药物学课程,教员讲“酶”的作用,又没有实验条件,大家对“酶”,完全傻了眼,莫名其妙。教员又是打比方,又是提问,同学们你望望我,我看看你,大眼瞪小眼。过了好大一会儿,一个同学站起来,鼓足勇气说:“我常见做酒发酵的酵母,是这个作用吗?”教员说:“这样理解是对的。”又学到“离心力”,琢磨来琢磨去,不知所以,教员就拿起绳子系上石头,甩动绳子使石头绕着绳子旋转,告诉大家:“你们看,这就是离心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37
“扒鸡食吃的指导员”
1933年,魏洪亮在瑞金红军大学学习,8月间,随政治营调到九堡镇步兵学校,校长是陈赓。刚到步校,只有十八岁的魏洪亮,被任命为八连指导员。几天后,要上政治课了,陈赓校长来到连部对魏洪亮说:“下一课由你上,讲战斗前后和作战当中的政治工作怎样做。”魏洪亮听后有些害怕,连声说:“校长,我不行,我不行。”魏洪亮个子矮,岁数小,连里好多人看不起他,背地里叫他“扒鸡食吃的指导员”。让他讲课,他心里没底。陈校长说:“好好备课,出了问题我替你顶着。”魏洪亮硬着头皮接受了任务,认认真真备课,上课获得意料不到的成功,大家反映很好。此后,再也没有人叫他“扒鸡食吃的指导员”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37
细心的校长
步兵学校训练紧张,八连指导员魏洪亮经常闹肚子,一天早晨,他发现自己尿床了,又耽误了出操,迟到了三十五分钟。魏洪亮赶紧边穿衣服,一边迷迷瞪瞪往操场跑。“站住!往哪儿跑?”一声喝令,是陈赓校长。问他为什么迟到,八连连长说指导员有病。陈赓校长说:“有病要请假吗,怎么能随便迟到!”下令“出操”后,陈赓校长走到魏洪亮身边,说:“你跟我去看看内务卫生。”检查到连部,陈校长指着魏洪亮的床说:“尿床啦!指导员还尿床,怎么教育别人?”陈校长又审视了下魏洪亮的脸色,说:“你可能体内有蛔虫,去检查一下身体!”随后,安排两个人陪他去了卫生队。在卫生队一查,果然有蛔虫,吃了点药,精神就好多了。几天后,魏洪亮收到陈赓校长送来的两只鸡和一封信。信中写道:“魏洪亮同志:今天买了两只鸡给你送去,用以补养身体,因为我手头上的钱只够买两只鸡。”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38
父亲收起了眼泪
步兵学校八连指导员魏洪亮的父亲,来到学校,向他哭诉,家里又添了一个小弟弟,母亲又身体不好,想他了,让他回家看看。魏洪亮是指导员,按规定排以上干部不准请假。经不住父亲的苦求,魏洪亮硬着头皮,去找陈赓校长。陈校长说:“带你父亲下午来一趟,我和他谈谈。”下午,魏洪亮和父亲一起来了。校长迎了出来,抓住父亲的手:“老哥,你好啊,听说你又添了个儿子,又是一份革命力量啊!”进屋后,发现桌上已经摆上了几道菜,还有一只鸡。陈校长说:“老哥,今天请你来坐一坐。”大家坐下后,陈校长和老魏二人拉起了家常,问家庭的生活,了解村里赤卫队的情况,也谈了魏洪亮在部队、军校的表现,说:“老哥,你养了个好儿子,他们连是模范连,搞得很不错。”老魏越听越高兴,两个人聊得如老熟人一样。陈校长说:“老哥,现在学习、训练很紧张,又准备对付老蒋的‘围剿’,不能放你儿子回家了。”父亲连声说:“行,行,我同意,我同意。”临出门,陈校长还送了父亲半匹布。第二天,老魏高高兴兴地离开了军校,临走还对儿子说:“你们的陈校长真是个关心咱穷苦人的好人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38
陈校长听课
不到二十岁的刘清明,从红军学校毕业不久,就在该校第二、三期任连长和军事教员。有一天,刘清明在给学生野外上课,课目是“步兵班对占领野战阵地的敌人进攻”,上课中,校长陈赓来到现场,刘清明显很紧张。陈赓把他叫到一边,说:“不要发慌,讲课时,只当我不在这里一样。”接着,继续上课。陈赓一直听刘清明把这堂课讲完,课后还和他交流上课的经验、体会。陈赓说:“讲课的过程,也是学习的过程,本身也是很好的锻炼。今天课目实施的方法也不错,能理论联系实际。今后有时间的话,要进行综合演习,由学生轮流当班长,锻炼他们的实际指挥能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38
高尔基戏剧学校
中央苏区的工农剧社总社附设有高尔基戏剧学校,校长李伯钊。学校从红军学校抽调多名同志担任专职教员,又聘沙可夫(陈微明)、胡底、钱壮飞等同志为义务教员。第一期学员是从各县选调的一百多个聪明活泼的男女共产主义儿童团团员。学员定期毕业后,分配到红军部队里和地方上。1934年2月,瞿秋白来到苏区就任教育部长后,由人民教育委员会直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38
性别与无线电
1934年3月,大个子李贻玉等八个人,来到军委通信学校第一大队,学习无线电通信。学校发给一张表让他们填。在刚填好“姓名”后,八个人被接下来的“性别”一栏难住了。大家都不知道什么是“性别”,开始议论起来。有说“性别”是问你“姓什么”。有同学反对,说:“前面有一格‘姓名’,难道填了姓名又填姓什么,这不是戴了斗笠又戴草帽吗?”李玉贻好像找到了窍门似的,放开大嗓门说:“叫我看,‘性别’就是‘性子’的意思,也就是你这个人是什么样的脾气。没错,就这么填,我——姓名:李贻玉,性子急躁,又偏偏爱吃热豆腐,打起仗来,喜欢拼刺刀,特别喜欢刺刀见红。”有同志问:“李大个,这‘性别’后面就只有一个小格,你说的这一大堆意思能填得下吗?”李贻玉被问得瞠目结舌:“干这行没有打仗洒脱,打起仗来,冲上去,我可不管‘性别’不‘性别’,先给他来个刺刀见红。”大家正争论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老师来了。当得知大家正在讨论“性别”为何事,吃惊地望着大家:“真糟糕!‘性别’都不知道,还学什么无线电!”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41
背上的黑板
1935年,红四方面军工农兵医院里的工作人员,除了院长当过医生外,其他人大都是半路出家,临时从各单位抽来的。幸亏医院的设备简单,只不过有几把剪刀和镊子,四五个药包。药品只有红降丹、白降丹、膏药等三四种,其他药全靠自己采、自己熬。不过这样,倒是好学,时间不长,医护人员就能应付下来。为了更好掌握医疗本领,他们一边行军,一边学习,前边的人背着一块小黑板,写着“盐水”、“红降丹”、“消毒”等常用词,后面的人边走边看。这种简单的学习方法,对这些文化水平不高的同志们,却很起作用。卫生员周起义,原来是个文盲,就这样一路行军一路学文化、学技术,提高了文化和技能。她还找到了一本中药书,边走边背,走到陕北时,居然全都背下来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41
“绊”住了刘司令
红军粉笔队正在写标语,援西军司令员刘伯承来了,他见到宣传队员把工人的“工”字写成“互”字,把穷人的“人”字、蒋介石的“介”,都写成了异体字,便十分亲切而又严肃地说:“粉笔队的同志呀,你们这样写,把我这个半知识分子都‘绊’住了。写字不大众化,老百姓怎么认得呀!”以前,宣传队员以为那样写是艺术字,还很得意,经过刘司令员纠正,以后就认真写正楷字,一点不马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41
红军大学的课程设置
红军大学政治系的主要课程及教员有:“党的建设”、“社会发展史”、“红军政治工作”以及“步兵战斗条令”、“野战条令”等。此外,也学习军事基本知识教练、射击刺杀技术等。邓小平是“党的建设”课程的教员,刘伯承给学员作军事报告,贺昌、王稼祥给我们作政治工作报告,军委总政治部几任部长都兼作讲师。“二苏大”时,学员旁听了毛泽东主席的政治报告和朱德总司令的军事报告,军委周恩来副主席也到校给作报告。那时,国民党对红军采取了“堡垒战术”,朱德有针对性地拟定了两个讲演题目:“论敌人的堡垒战术”和“积极防御的实质是什么”,每个系推举一个讲演代表,刘道生被政治系推为讲演代表。他选择的题目是“积极防御的实质是什么”,在一个周末文娱晚会前参加演讲。刘道生的讲演,得到了朱总司令的肯定,说他分析得正确,但也提醒不要死啃理论,注意联系实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41
红军大学的伙食标准
中央苏区时,规定红军大学学员每天的粮食是一斤二两,比红军士兵少四两,米饭是用蒲包包起来的,一人一包,吃完为止。每人一碗菜,经常是萝卜、青菜、豆腐之类。因为学习紧张,军委特别照顾红大学生,每人每月增加一元钱菜金,因此,每隔三五天,菜碗里可以出现几片猪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43
陈昌奉上红大
一天,毛泽东叫红军大学政治处主任莫文骅到他的窑洞里,谈有关培训干部和学校招收学员的问题。旁边站着身材壮实的警卫员陈昌奉,毛泽东看了一眼陈昌奉说:“我这里有一个战士,是经过长征考验的好同志,我想送到你那里学习好吗?”莫文骅连声说欢迎,毛泽东又介绍说:“他叫陈昌奉,是我的警卫员,已跟我五六年了,长期没有得到很好的学习机会,现在,我们根据地一天天扩大,各种工作需要干部,你把他带到学校让他系统地学习,学好以后,让他出来更好地为党工作。”毛泽东还特别交待,要莫文骅帮陈昌奉同志识字、学文化,他说:“对红军干部战士的培养,首先要提高其文化水平,不识字的从识字开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44
林彪的战役课
红军大学开课之初,身为校长的林彪,曾经兼任《战役学》课程,但只讲了一次开场白,听的人没兴趣,他自己也没有信心再讲下去,就作罢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44
谁借了我的货币
在红军大学,一位年轻的学员正在啃政治经济学,对“货币”的概念不大理解,便向同学讨教。同学告诉他,货币就是钱。这个学员若有所悟,想起有同学曾向他借钱的事来,边说:“是哪位同学借了我的货币?”引起大家的哄笑。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6060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