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2326个阅读者,88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 08:44
张国焘的尴尬
红军大学一科开会,欢迎朱德总司令和张国焘总政委。张国焘讲了几句话后,有个同志站起来请他讲课,讲党的建设,把他难住了。朱总司令替他解围,说:讲课要准备的,以后再说吧。这才收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4 09:40
鄂湘赣三省农讲所
1927年2月,毛泽东在武昌筹备鄂湘赣三省中央农运讲习所工作就绪,应山县被分配6名正式学员。农讲所主任委员是邓演达、毛泽东、陈克文三人,由毛泽东具体主持这所革命学校。入农运所学员已远远超出鄂湘赣三省。学习时间三个月,6月份,举行了毕业典礼。这届农讲所中,应山县分配有6名正式学员。万治平以本县东乡农运指导员的资格报名投考被录取,他与叶之祥(及叶吉甫)、袁诗道、余仲陶、黎高咏、陈义依同赴武昌报到,李自宜原为备取,亦经补考入所。学习期间,他们聆听了毛泽东《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还参加了麻城平叛之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4 10:11
建平公学
1928年初,宜兴党组织在郎溪创建了建平公学,农历正月底开学。校董会由夏雨初、葛琴等组成,校长葛琴、教务主任史济殷、教育主任范迪斋,教员有7人,学员100余人。建平公学表面上用国民党政府审定的课本,实际上选讲李大钊、瞿秋白的文章,进行革命教育。夏雨初同志还把自己写的《穷人为什么受苦》的文章作为教材,向学生讲授,他还介绍鲁迅、郭沫若、茅盾、蒋光慈的文艺作品,供学生阅读。学校反对旧习,要求女学生剪辫子,夏雨初亲自动手给自己两个侄女的辫子剪掉。这年5月,郎溪暴动时,建平公学学生积极配合暴动工作。暴动失败后,建平公学被国民党勒令停办。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5 09:54
琼崖高级农训所
1926年,为培养农民运动骨干,中共琼崖地委与国民党左派联合,在乐会、琼东、万宁三县开办农民军事、政治训练所,紧接着,全岛共有11个县都先后办起了农训所。1927年春,在各县农训所的基础上,在海口高州会馆创办了“琼崖高级农民军事、政治训练所”。农训所由琼崖地委直接领导,具体工作及日常事务则由琼崖农协办事处负责。冯平为军事主任,周逸任政治主任。万宁县学员陈国梁、乐会县学员王文源先后任党支部书记。农训所以培养基层农运领导骨干和党政机关工作人员及军事干部为目标,主要课程包括政治、军事、农运,兼学党的基本知识。农训所第一期学员32人,原计划学习三个月,但因国共关系紧张,决定缩短学习时间。4月20日,农训所被国民党军队包围, 25名学员被捕。后来,国民党当局对被捕学员进行了一个星期的“教育”,发给每人15元遣回家乡,协助“清党”。这些学员回家后,不但没有去帮助“清党”,又投入革命队伍,继续反抗国民党的统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8 09:30
农训所军事训练
1928年6月,琼山农民冯安全入党后不久,被选送到文昌县蛟塘圩农训分所去训练。农训所除政治和文化外,主要是进行军事训练。教官是谭明新、王禄锐。他俩一身军人打扮,戴蓝帽,穿蓝色制服,扎武装带,打绑腿,穿布鞋,异常威武。军训内容是按步兵操典进行的。队列动作从力争、稍息、园地各种转法到班、排、连的集合、散开、队形变换,军事技术有立、跪、卧姿瞄准射击和投弹、刺杀,战术主要是单兵动作和班进攻等。受训时间是两个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8 09:42
陵水县农民运动训练所
1926年9月,中共琼崖地方委员会创办陵水县农民运动训练所。陈哲夫任所长,王家秀任政治指导员、黄振士、陈贵清为兼职教员,专职教员有王庆琮、周文朝、陈敦朝等。第一期学员共57人,黎族学员占一半以上,都是各区、乡送来的骨干分子,分两个班级。我在一班,当班级长。开设党义、政治和军事三门课程,以马列主义、新民主主义和中国农民问题研究为主。教材是根据上级发来的宣传材料自编的。学员每人都携一支长枪(步枪或火药枪),是学员从区乡带来的。军事训练是按照步兵操典的有关内容,每天进行两课时的严格训练。农训所的一日生活差不多是像军队那样制度化的,晚上和星期天分组读报或教唱歌曲,主要是唱《国际歌》、《沙基惨案歌》、《国民革命歌》、《打到帝国主义歌》等革命歌曲。所长黄振士、指导员陈贵清等领导也和学员一起唱歌,陈贵清还作了首《工农兵之歌》,歌词是:
青的山,绿的水,
壮丽的山河,
美的衣,鲜的食,
玲珑的楼阁。
谁的功,谁的力?
劳动的结果。
全世界工农兵联合起来呵!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9 08:21
韦拔群当翻译
邓小平在右江一带从事革命活动,亲自创办了一期以土地革命为内容的党员培训班。邓小平亲自编写教材,登台讲课。党员培训班里的学员多数是壮族,有时听不懂邓小平的四川口音,韦拔群就主动给邓小平当翻译,用壮族人民比较熟悉的语言和比喻,通俗地给大家讲解。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9 08:21
红军的号谱
1932年1月,刘伯承任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校长。当初,号谱是沿用旧军队的,刘伯承认为,革命的号音有许多软绵绵的音调,缺乏战斗鼓动性,而红军与国民党军都用统一号谱,也不利于指挥作战。因此,他亲自组织全军在司号工作上有经验的同志,改革旧的号谱。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红军的号谱问世了。从此,激昂的革命号音,响遍了军校,并传到战斗的前线,鼓舞我军战士奋勇前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9 08:22
母鸡孵小鸡
刘伯承任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校长,军校初建,一无教材,有时用的是旧军队和日军的操典;二无设备,就连课桌大部分都是用木板和石砖垒起来的。学校规模却很大,学员多达二三千人,设有军事团、政治营、特科营、司号连等。红军需要大量的干部,上面催得紧,下边要得急,形势逼人,但刘伯承很重视培养干部的科学性,反对急功近利的做法。刘伯承常用“母鸡孵小鸡”比喻军校人才的培养,他说:“我们学校现在还只有母鸡和鸡蛋,母鸡是教员,鸡蛋是学员,鸡孵蛋出小鸡,需要一个相当长的时间,就是小鸡孵出来以后,还需要母鸡带一段时间才能长大,不能一下子把母鸡和鸡蛋都取走,还是加强训练才是好办法。”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9 08:22
“第一批医生”
中央苏区创建初期,苏维埃政府和红军没有一所医院,一个团队仅有二到三名医务人员。医务人员或出身知识分子,或是从国民党部队解放过来的,红军需要大量培养自己的医务人员。1931年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上,代表们提出了创办红军军医学院的提案,并获得通过。1932年1月,红军卫生学校举行入学考试,参加考试的共150多人,有医生、队长、通信员、支书、看护员等,年龄在十六岁到三十岁之间,其中有十多个女同志。考试科目有政治常识、卫生常识、算数题等。记得政治常识题有“什么叫帝国主义?”“什么叫两个政权?”卫生常识题有“怎样讲卫生?”“为什么要学医?”算术题里有一个四则运算题,对文化水平不高的考生来说,简直如掉进迷魂阵里一般。考试后第四天,就发榜了,只录取了19名正式生和6名旁听生。1932年2月20日,学校正式开学。朱总司令参加了开学典礼,第一任校长是中央卫生部长贺诚。1933年4月,红军卫生学校的19名同学参加毕业考试,全部及格,那6名旁听生跟不上学习,已中途退学了。学校给这第一期学员每人做了个斜纹布的列宁式制服和一个油布红十字包,校长贺诚说:“你们是第一批医生。”红军卫生学校的校址,从最初的雩都迁到兴国县茶陵村,又迁瑞金,后随红军长征,先后共办五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9 08:23
“酶”与“离心力”
红军卫生学校学员,文化水平都比较低,对许多科学知识的理解很难。比如,上药物学课程,教员讲“酶”的作用,又没有实验条件,大家对“酶”,完全傻了眼,莫名其妙。教员又是打比方,又是提问,同学们你望望我,我看看你,大眼瞪小眼。过了好大一会儿,一个同学站起来,鼓足勇气说:“我常见做酒发酵的酵母,是这个作用吗?”教员说:“这样理解是对的。”又学到“离心力”,琢磨来琢磨去,不知所以,教员就拿起绳子系上石头,甩动绳子使石头绕着绳子旋转,告诉大家:“你们看,这就是离心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9 08:23
“扒鸡食吃的指导员”
1933年,魏洪亮在瑞金红军大学学习,8月间,随政治营调到九堡镇步兵学校,校长是陈赓。刚到步校,只有十八岁的魏洪亮,被任命为八连指导员。几天后,要上政治课了,陈赓校长来到连部对魏洪亮说:“下一课由你上,讲战斗前后和作战当中的政治工作怎样做。”魏洪亮听后有些害怕,连声说:“校长,我不行,我不行。”魏洪亮个子矮,岁数小,连里好多人看不起他,背地里叫他“扒鸡食吃的指导员”。让他讲课,他心里没底。陈校长说:“好好备课,出了问题我替你顶着。”魏洪亮硬着头皮接受了任务,认认真真备课,上课获得意料不到的成功,大家反映很好。此后,再也没有人叫他“扒鸡食吃的指导员”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9 08:23
细心的校长
步兵学校训练紧张,八连指导员魏洪亮经常闹肚子,一天早晨,他发现自己尿床了,又耽误了出操,迟到了三十五分钟。魏洪亮赶紧边穿衣服,一边迷迷瞪瞪往操场跑。“站住!往哪儿跑?”一声喝令,是陈赓校长。问他为什么迟到,八连连长说指导员有病。陈赓校长说:“有病要请假吗,怎么能随便迟到!”下令“出操”后,陈赓校长走到魏洪亮身边,说:“你跟我去看看内务卫生。”检查到连部,陈校长指着魏洪亮的床说:“尿床啦!指导员还尿床,怎么教育别人?”陈校长又审视了下魏洪亮的脸色,说:“你可能体内有蛔虫,去检查一下身体!”随后,安排两个人陪他去了卫生队。在卫生队一查,果然有蛔虫,吃了点药,精神就好多了。几天后,魏洪亮收到陈赓校长送来的两只鸡和一封信。信中写道:“魏洪亮同志:今天买了两只鸡给你送去,用以补养身体,因为我手头上的钱只够买两只鸡。”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9 08:23
父亲收起了眼泪
步兵学校八连指导员魏洪亮的父亲,来到学校,向他哭诉,家里又添了一个小弟弟,母亲又身体不好,想他了,让他回家看看。魏洪亮是指导员,按规定排以上干部不准请假。经不住父亲的苦求,魏洪亮硬着头皮,去找陈赓校长。陈校长说:“带你父亲下午来一趟,我和他谈谈。”下午,魏洪亮和父亲一起来了。校长迎了出来,抓住父亲的手:“老哥,你好啊,听说你又添了个儿子,又是一份革命力量啊!”进屋后,发现桌上已经摆上了几道菜,还有一只鸡。陈校长说:“老哥,今天请你来坐一坐。”大家坐下后,陈校长和老魏二人拉起了家常,问家庭的生活,了解村里赤卫队的情况,也谈了魏洪亮在部队、军校的表现,说:“老哥,你养了个好儿子,他们连是模范连,搞得很不错。”老魏越听越高兴,两个人聊得如老熟人一样。陈校长说:“老哥,现在学习、训练很紧张,又准备对付老蒋的‘围剿’,不能放你儿子回家了。”父亲连声说:“行,行,我同意,我同意。”临出门,陈校长还送了父亲半匹布。第二天,老魏高高兴兴地离开了军校,临走还对儿子说:“你们的陈校长真是个关心咱穷苦人的好人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9 08:24
陈校长听课
不到二十岁的刘清明,从红军学校毕业不久,就在该校第二、三期任连长和军事教员。有一天,刘清明在给学生野外上课,课目是“步兵班对占领野战阵地的敌人进攻”,上课中,校长陈赓来到现场,刘清明显很紧张。陈赓把他叫到一边,说:“不要发慌,讲课时,只当我不在这里一样。”接着,继续上课。陈赓一直听刘清明把这堂课讲完,课后还和他交流上课的经验、体会。陈赓说:“讲课的过程,也是学习的过程,本身也是很好的锻炼。今天课目实施的方法也不错,能理论联系实际。今后有时间的话,要进行综合演习,由学生轮流当班长,锻炼他们的实际指挥能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1 08:49
茅屋里的课堂
胡公冕,1988年生,永嘉县楠溪人。曾留学苏联学习军事,回国后在黄埔军校任教,北伐时任东路前敌总指挥部政治部主任。1927年夏,胡公冕回到家乡,在楠溪山底有个不足三百户人家、名叫五尺的偏僻村庄,搭起一座茅屋,一边种山,一边向村民传授革命道理。那时,他年届不惑,中等的个子,瘦削的脸,已对又黑又浓的眉毛,白天,他手不离锄的种山,夜里,在茅屋里的一盏篾灯下,向贫苦农民讲述苏联十月革命胜利后人民的生活和国家的建设情况,往往工作到深夜。他那间小小的茅屋,成了灌输革命思想的课堂。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1 09:32
贫民小学校
湘鄂边红四军曾经在1928年、1929年两度举办“桑植县贫民小学校”,专门供穷苦人家的子弟、儿童入学。1929年,在贫民小学校上学的“皮家人”共有200多人。校长是长沙来的一位老师。1929年夏,贺龙曾经到学校给同学们作报告。贺龙说:“你们要攥劲读书啊!长大了当红军,好为穷人求解放,争取自由平等。”在他的感召下,很多学生后来参加了革命。按,桑植土话,“皮家人”,贫家人;“攥劲”,努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1 09:33
红四军学生队
为了培训干部,湘鄂边红四军在桑植办了学生队,是军官学校的前身。贺龙军长十分重视学队的工作,几乎每天到学生队来一次,给大家讲话,鼓励同志们学政治、学军事。他的讲话深入浅出,往往讲一些他亲自经历的战例,使人听了很受教育。他的警卫员、王炳南的儿子王盛林,也在学生队学习。有时贺龙从讲台上下来,嘱咐小王要遵守学生队的纪律,决不搞特殊化。有次下操,小王脚步走得不好,被教官训了几句,心里不舒服,当场和教官顶了嘴。教官知道小王是王炳南的儿子,又是贺龙的警卫员,以后就要求不严了。这事反映到贺龙那里,他把小王叫去训了一顿,有找教官谈话,要他坚持原则,不能放松对小王的教育。以后,王盛林自觉遵守学生队的各项规章制度,刻苦学习,认真锻炼,终于以优异成绩从学生队毕业了。按,王炳南,时任红四军第一路总指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1 09:36
中鹄工农干部讲习班
1929年红四军离开中鹄,毛泽覃等留下来领导群众斗争,建立了中鹄区苏维埃政府。为培养干部,掌握土地革命的政策,毛泽覃在施家边一本堂,开办一期工农干部讲习班,参加学习的干部有60余人,其中还有妇女干部。毛泽覃亲自讲课,课程内容为:马列主义基本理论和工农革命的道理;党的组织发展和党员应具备的条件;土地革命的政策;妇女工作;团的工作等。讲习班结束之后,各乡各村都成立了苏维埃政权,接着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打土豪分田地的土地革命运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2 09:11
社会运动人员养成所
张鼎丞回忆,“四一二政”变前后,福建的国民党反动派在福州、厦门屠杀共产党员。闽西的军阀郭凤鸣、蓝玉田等反动派用武力解散“汀属八县社会运动人员养成所”和群众革命团体。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1898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