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5017个阅读者,116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9-2-5 09:35

[原创]苏维埃逸史:“苏先生”与“埃先生”



宋长琨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红军真正做群众工作是从遂川开始的。开始时,群众有点害怕,常跟在红军后面,你到哪里,他也到哪里。一路上,群众总问:“埃先生来了没有?”“埃先生”,是指苏维埃政府。部队做群众工作搞出经验是在遂川。那时成立了宣传队,发动群众,到处写标语。苏维埃的名字是从那个时候叫的。老百姓不懂,就称其为“埃先生”。那时就叫苏维埃,没有工农兵三个字。工农兵政府是在茶陵搞的,以后都叫苏维埃。把苏维埃当作一个人,在开辟苏区的时候,已经不算什么新闻了。1929年3月,红四军占领长汀,不了一进城,突然热闹起来,原来红军发现许多由敌旅长郭凤鸣签署的缉拿“苏维埃”的悬赏令。上面写道:“肇得苏匪维埃,胆敢犯我防区。缉拿苏维埃,死活不论。此人横行不法,凡能缉拿者,皆予重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6 08:25
兵站与运输队
苏区的运输工作总的来说是靠兵站即运输站来完成的。兵站主要设在后方与前线之间,兵站与兵站之间相隔一定的距离,下面设若干运输队。兵站主要是为主力部队服务的,有时也为民用服务。
运输队有两种,一种是长期性的,一种是临时性的。长期性的运输队,包括专门的担架队,跟着兵站转,兵站到什么地方,运输队就跟到什么地方。他们虽不穿着军装,但待遇和红军是一样的,同红军一样的伙食,发普通的衣服,冬天有的还有大衣,等于参加了红军。老百姓组织的半脱产的临时运输队,有男有女,都是义务劳动。临时运输队有事搞运输,无事就在家里搞生产。临时运输队是半军事性的,各个村子都有准备,部队一旦需要,运输队马上出动。打大仗的时候,要多派担架队,他们立刻就去了,从前线下来的零零星星的伤病员,一个村接一个村转送,得到通知,马上来接。
站与站之间五六十里、七八十里一个,中间有休息亭,供应茶水。站上供应运输队和伤病员吃饭、休息。兵站有医生和看护人员,医生给伤员治伤、换药,看护人员夏天给伤员打扇,冬天给伤员烤火取暖。兵站按规定时间值班,有任务到了马上就叫人,集合起来就走了,不耽误时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6 08:25
桥路委员会
苏维埃政府设桥路委员会。主要工作有六项:
第一,修路。凡是成立苏维埃的村子,都建立相应组织,负责本村道路的维修。
第二,修桥。乡苏维埃政权有修桥和修路的制度。
第三,渡口管理。渡口有专人管理,摆渡人专门摆渡,自己家的地,大家帮忙耕种,另可以领到一份伙食钱。
第四,河泊管理。设立检查所、检查站、对外贸易处、水上武装部队,负责对白区来的船舶检查、收税。
第五,邮政管理。自己发行邮票,也有邮箱,邮递工作多由少先队、儿童团担负。军情紧急,用鸡毛信传递,日夜不停,及时送到。红军指战员寄信,不用邮票,盖章即可。红军家属,与军队一视同仁。
第六,通讯管理。管理电台、电话,保证信息畅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6 08:25
苏区的粮食保管
苏区粮食有分散保管,又有集中保管。公家的粮食,有一部分分散寄存在各个老百姓家里。比较巩固的地区(离白区远的地区)就集中保管,留在仓库里边。这时军粮,是要绝对保证的。老百姓各家都分了田,参军的也分了田,都有粮食。食油基本上是自给的,市场上也可以买到。也有一些较大的粮食仓库,这些仓库设在比较巩固一点的地区;那时交通不太方面,但地形对我们来说比较便于防守的地方,这就是集中保管。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6 08:25
地雷部长
赣东北苏维埃政府的地雷部长,撑船工人出身,部里每月只有大洋3000元的经费,却能造出大小地雷1.5万个,顶小的地雷6斤重一个,顶大的地雷,是120斤重一个,二三十斤和四五十斤重的是中等的地雷,每个地雷平均计算,只合大洋二角。他能够做出这样的成绩,就是他能鼓励工人工作的积极性,提高工人的战争热情,故所费小而收效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6 08:27
五个职员的国家银行
1931年11月7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成立时,决定成立苏维埃国家银行,毛泽民为行长。国家银行总行设在临时中央政府所在地,开始在瑞金的叶坪,1933年4月迁到沙洲坝,1934年7月签到下陂子。刚刚成立时,总行全部人员只有行长一人、记账员一人、出纳一人、会计一人,另一人帮助出纳管兑换兼做杂务,共五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6 08:27
向石印机瞄准
1933年初开始,苏区财政经济困难,日渐增多地靠发行纸币。当纸币发行达到二百万元时,党中央的机关刊物《斗争》上就发表文章,批评财政政策是“向石印机瞄准”。发行稍一扣紧,影响了前方需要时,又批评发行方针是“抓着怕死,放了怕飞”,令人左右为难,无所适从。财政部长邓子恢被指责对中央持两面态度,犯有严重错误,受到批判,降为副部长,改林伯渠为部长。同时,将汀州市一家私营印刷厂的几架石印机搬来瑞金,更多地印刷纸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6 08:27
巧运物资
为了通过国民党军的重重封锁,保证红军的物资供应,红军和群众发明了很多办法,从赣州城里向城外运送物资。例如:竹排运盐。采购到的食盐,用大毛竹打通全根竹节,把盐装进竹子里,再封住口,放在水里扎成排。一根竹子可装一、二百斤。因为竹子装了盐,竹排就半沉不浮面,敌人难以发现。夹层带盐。群众从城中运送食盐出来,经常在尿桶、马桶里做成夹层,夹带出来。还有在箩筐里面上面装灰、下面装盐,或把盐藏在棉衣中或衣服的夹缝中,有的妇女把盐捆在大腿上,夹带出城。糕点盒带药。药材的运送需要更保险、更安全,有妇女拿着糕点盒,盒子里装着药材,运送出城。棺材装药材。我们还用过抬棺木出城的方法运送西药药材和其他军需品。赣州六合铺有一家死了一位老人,我们和他家商量好,把我们买的货物放在棺材里。我们抬着棺材,死者亲属披麻戴孝。哭哭啼啼,抬运出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6 08:27
城墙边的染坊
为了给红军筹集和运送物资,赣州河西支部书记何三苟有他的绝招。何三苟会染布,他带了十几个可靠的人在靠城墙边的米市街开了一家染坊,招牌取名叫永源生染坊。当买好盐、布、西药材等物资,就运到永源生染坊去“加染”,实际上就是在那里包装待运。因为靠近城墙,事先约定好的人在城墙下接应,用船偷运过河。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6 08:27
食盐掺石膏
一次,苏维埃政府物资采购人员刘某,从外地采购的食盐中掺了石膏。江口外贸局察知此事,决定第二天将刘予以枪决。赣江办事处主任王贤选正在江口巡视工作,了解到这个情况后,对江口外贸局提出意见,请改变决定。因为食盐中掺的是石膏,不是毒药;掺石膏者是否为刘本人,尚需查证。外贸总局采纳了王贤选的意见,刘某在承诺赔偿损失的情况下,得到了释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6 08:27
没抓到人就好
有两位同志被苏维埃政府委派,携带四千元到南雄采购西药、布匹。途中,被国民党拦掉了药材,只运回来了不到二千元的布匹。事报工会负责物资运输工作的刘少奇,有人主张对二人严厉处罚,刘少奇说:拦到货没有抓到人就好。对这两位同志免于处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6 08:28
东村造币厂
1929年,兴国东村圩有一位三十来岁的银匠,叫陈志美,他看见市面上银币流通困难,开始私铸银洋,拿到于都城的圩场上兑换。东村乡苏维埃发现陈志美私铸银洋的行为,劝说他归公为乡政府服务,陈志美同意了。不久,建立了东村造币厂,以陈志美等为铸币师傅。这个小小的铸币厂,后来发展为江西省苏维埃政府造币厂,再发展为中央造币厂。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6 08:28
苏维埃遭遇假币
1932年春天,敌人为了扰乱我们红区的经营,而制造了两角的伪币在苏区流通着。毛泽东同志知道这件事后,十分关心这个问题。一天,毛泽东同志叫来中央造币厂的谢里仁和陈祥生两同志,问道:现在敌人造了一种伪币,扰乱了我们苏区的经营,你们知道吗?谢、陈二人说:知道了,已经报告了毛泽民行长。毛泽东从书桌里拿出一个伪币来,又问:敌人是怎样弄出这种伪币来的?怎样识别真伪?二人说:敌人造的伪币是铜质而不是银质,他们在铜上面镀了一层银质。只要将伪币一摩擦,就可以看出铜质来。这种伪币是筠门岭的一个土匪制造出来的。毛泽东听完二人的汇报后,说:准备派两个师的兵力去围剿土匪。另外,你们要出个布告,告诉群众识别真伪,堵塞伪币在苏区流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6 08:28
提灯大会
1931年11月,全国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在瑞金叶坪召开,成立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为此瑞金人民举行了盛大的庆祝活动。为了防止敌人飞机空袭,庆祝会在黄昏后举行。当时,大家都打着火把和灯笼参加庆祝活动,所以叫提灯庆祝大会。其实,当时的灯笼很少,大多数人都是手执火把的。当晚,灯流云集叶坪村,色彩鲜艳,五花八门。庆祝队伍进入全苏大会会场,会场布置得很壮丽,各个柱子上横挂着铁丝,铁丝上串着许多手电筒上用的小电珠,大木柱之间还挂了许多匾额。彩旗和标语在这许多发亮的小电珠下特别好看。会场左侧有个防空洞,里面有个发电机发电,为这些小电珠供电。会场正中是主席台,领导同志站在台上,他们不断鼓掌、唱歌,同大家一块呼口号。群众提着灯笼涌向广场,那是一块大草坪。锣鼓、鞭炮、口号声交织在一起,震耳欲聋。火把、灯笼一排排,又如长龙起舞,非常好看。庆祝活动一直延续到半夜,大家才渐渐的散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6 08:28
《全苏大会万岁》
1934年1月,第二次全苏大会在瑞金沙洲坝召开,为庆祝这次大会,特意创作了一首歌:
劳苦工农,
全苏大会开幕了!
苏维埃胜利的号炮,
动员起来,武装起来,
扩大铁的红军一百万,
推翻国民党,
驱逐帝国主义强盗!
完成中国的民主革命,
争取社会主义的前途,
胜利属我们,
坚决前进,坚决前进,
全苏大会万岁!
胜利属我们,
坚决前进,坚决前进,
全苏大会万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6 08:28
二苏大的阅兵仪式
二苏大开幕的前一天,举行了阅兵仪式,地点是在大礼堂东南边不远的一块大草场上举行。由于国民党反动派经常派飞机来袭击,因此检阅仪式也不得不在拂晓进行。会场上挂了很多横联,贴了对联和很多标语。场中央用木板搭了一个检阅台,两旁有观礼台。博古、周恩来、朱德、毛泽东等同志及其他中央领导同志站在检阅台上。观礼台上站的是二苏大代表。
检阅开始,山沟里放了几声土炮,作为礼炮;接着开始走分列式,七、八个人排的横队,步子走的相当整齐。红军大学的学生走在最前面,他们穿的是硬邦邦的新咔叽布列宁服,后面是朝阳学校、通讯学校、公略学校、特科学校的学生。再就是一个师的红军,拿的是步枪和少数机枪。正规部队后面是赤卫队、少先队,拿的是梭镖。少先队以后,才是扎红领巾手执三角小红旗的儿童团。
临时阅兵总指挥,为红军大学校长何长工,他法令“向右看”时,队列一齐把头转向主席台。主席台并不高,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中央首长。他们在台上微笑着向受阅官兵招手,一边招手,一边说“大家好”。受阅官兵齐声回答:“首长好!”
检阅仪式结束的时候,毛泽东讲了话。最后,毛泽东亲自领大家喊口号:“苏维埃万岁!”“红军万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6 08:29
二苏大会场
开二苏大会时,参加开会的有一千多人,楼上楼下都坐满了。一天晚上演戏,快结束时,忽然一个角落的楼板塌了下来,砸伤了一些人。当时的大会会场布置得很好,挂有横联,每个柱子有对联,还有大幅标语,挂在柱头上,主席台上坐着好多人,主席团的人都在主席台上,坐了好几排。台上还挂了许多旗帜,竖起来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6 08:29
《兴龙寻安县革命委员会布告》
红军长征后,党组织在于都县禾丰圩组成兴龙寻县革命委员会,以原赣南省副主席黄孚善为县主席。全县有武装力量四百余人,开展游击战争,沿途张贴布告:
兴龙寻安县革命委员会布告
(一九三五年二月一日)
野战红军出动,革命形势一新,冲破堡垒封锁,攻入湘黔两省。
红军二六军团,占领安徽休宁,闽浙赣省红军,堡垒几百拆净。
中央苏区一带,开展游击战争,白费孤城困守,胜利终归我们。
新的革命形势,工农仔细看清:无论南京广东,一样卖国殃民,
一样进攻革命 ,到处放火杀人,且看兴龙寻安,军阀残匪暴行。
说出许多鬼话,欺骗工人农民,安居没有屋住,乐业没有田耕。
安远反抗修路,寻乌反抗移民,反抗丈田灶捐,今有罗岗兴宁。
斗争都得胜利,全靠工农齐心。本会领导红军,坚决领导革命,
兴龙寻安一带,建立工农专政,打倒国民匪党,残匪彻底肃清。
在此开呈布告,大家起来革命。
主席:黄孚善
布告中提到的“安远反抗修路”,是指当时国民党强迫安远人民修公路,遭到群众的反抗。“寻乌反抗移民”,是指寻国民党要迁出寻乌山寮里的百姓,切断红军与群众的联系,群众反抗,使其计划落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6 08:29
第一位女县委书记
第三次反“围剿”以后,闽粤赣省委决定派李坚真为长汀县委书记。一天省委书记罗明对李坚真说:“省委决定把长汀县这副担子交给你,你去当县委书记,你的意见怎么样?”李坚真听了后一时不太敢接受这项任务,她担心这副担子太重挑不起,就对罗明说:“我文化低,怕干不好。”罗明说:“你以前当过临时县委书记,有实际工作经验,我再派一个文化高的同志去县委做秘书帮助你学文化。”李坚真又考虑自己是个女同志,当时苏区还没有女同志当县委书记的,怕指挥不动。她说:“不知赣南那边有没有女同志当县委书记?我怕人家不听女同志指挥。”罗明说:“你怎么一下子封建起来了,男女平等嘛!女同志怎么不行?现在中央强调培养女干部。现在赣南和闽西虽没有女同志当县委书记的,你先开个头,以后就会有很多女县委书记的。你大胆放心去干吧。”这样,当年刚出生八个月就以八吊钱卖给人家做童养媳的李坚真,当上了县委书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6 08:29
假会场
1931年11月,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宣告成立。为了避免敌机轰炸,大会召开前,决定另辟地点建一个假会场。苏区中央局决定,大会地点设在瑞金叶坪,假会场设在汀州西郊古城的要道旁。那里没有居民,离村庄也很远。假会场是一栋不大的茅屋,在茅屋的四周拉上好几幅大红的大标语,茅屋的正中用松枝扎了一个大的彩牌楼,上面挂上大横幅,贴上一张四方形的白纸,上书“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屋前还插上很多旗帜,假会场布置得很热闹,很醒目。11月6日,会场布置完毕,组织周围群众来参观,大家还真以为在这里开大会呢。11月7日,“一苏大”开幕,8日,国民党飞机就飞临汀州城上空,轰炸了假会场。敌人以为会场被破坏、代表被炸死,大会开不成了,殊不知,来自全国各苏区的苏维埃代表们正在瑞金叶坪热烈讨论建国大事。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9999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