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1896个阅读者,13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8 08:53
崽卖爷田心不痛
广场战役失利,三军团长彭德怀对李德的指挥提出彻底的抨击,说他是一个“主观主义和只会在地图上作业的战术家!”彭德怀说:“一、三军团在赣闽奋战七八年,才打出这块根据地,容易吗?可是在你们指挥下,丧失失地,损兵折将。三军团这次要是听了你们的话,那就全完蛋了!你们至今还不认账,真是崽卖爷田心不痛!”翻译伍修权没完全听懂这句话,只翻译了个大概,李德听后也没有激烈的反应。彭德怀要三军团政委杨尚昆重新翻译。杨尚昆如实翻译后,李德咆哮起来:“封建,封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8 08:54
浏阳乱象
1927年9月15日,工农革命军第二团占领浏阳。连队请示布置警戒,营部说:“团部没有命令,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浏阳城解放后,起义军驻留两天,大家都嚷着要围攻长沙,说:“一鼓作气,攻下长沙,反革命力量不过如此。不消三天,长沙城一定会是我们的。”干部、战士满街乱逛,弄得城里四处是兵。营部找不到人,团部也找不到人,管事的人一个也没有,团长王兴亚和营长出去大吃大喝了。17日,有报告,城外不远发现敌人,向团部报告,团长王兴亚还不相信。正在这时,枪声大作,敌人已经冲进了城中。部队伤亡大半,才得以突围而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8 08:54
门板上的命令
第一次反“围剿”时,红军预设伏击阵地,准备伏击敌人,但敌人迟迟不来,不得不撤出去,再选阵地设伏。经过两次大踏步的后退,两次一无所获的撤回,战士们肚子里憋着气。晚上睡觉议论,干部说:“大家好好休息!”战士火剌剌反问:“还休息得不够?”后来,敌人果然上钩了,方面军总部下达了在龙岗歼敌的命令。野战部队在半路上接到命令转袭龙岗。战士们正在纳闷:敌人究竟在哪里呢?走到一个三岔路口,一眼看见路旁插着一块门板,上面用粉笔写着“军长、政委示”几个打字。近看,下面写的是:
上固无敌,敌在龙岗,望全军将士奋起精神歼灭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8 08:54
胜利在脚,走路出胜利
红军指战员从反“围剿”战斗中体会到一个道理:为了打胜仗,就一定得走路。当时,部队中流传着这样的话:“胜利在脚”;“走路出胜利”……就是对这个道理的扼要精当的解释。为了胜利,大家都自觉地忍受着一切困难:衣服被汗水湿透了,把汗水拧掉;草鞋磨破了,用破布把脚包起来,或者干脆打赤脚;饿了,把皮带扎紧点;病了,相互搀扶着前进。行军鼓动工作,更是活跃。道边的山石上、树干上到处是标语口号。每到难走的地方,“火线剧社”的同志们或宣传队员们就出现了,道旁留声机吱吱呀呀地唱着,宣传队员们唱歌、喊口号,激励着战士们前进。山谷里,树林里,到处升腾起歌声和欢笑,疲劳和暑热就被忘得干干净净。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8 08:54
夜行军
第三次反“围剿”时,敌人用“长驱直入,分进合击”的战术,东南有蒋鼎文、韩德勤,北面是蔡廷楷、蒋光鼐,西面是赣江。最紧张的时候,三十万敌军把三万红军压缩在高兴圩附近几十里的地区内。敌人的包围圈有个小小的空隙,即东南面与北面之敌四十里地的间隔。总部命令,从这个间隔悄无声息地穿过去,以突破敌人的包围,打破敌人的“围剿”。这将是一次不平常的行动,我军三万人偃旗息鼓、衔枚疾走,在一夜之间从这四十里的空隙中穿过去,插入到敌人的后方。这样大部队的隐蔽行军,如果有一点声响或者一丝亮光,都会暴露了目标。整整一个白天,全军近三万人都集结在这一带的山林里隐蔽,敌人的飞机整天不断的轰炸、扫射。部队丝毫不乱,镇定地准备着晚上的夜行军。
夜行军的准备工作是严格地按照上级的规定进行的。一切能够发光的东西都要隐蔽好。白铁油桶用烟熏黑,白马穿上了伪装衣。一切能发声的用具,像铁锹、锅铲,都用布包好。行军纪律也异常严格:不准讲话,不准咳嗽,不准吹号,不准吹哨;前后联络用扎在左臂上的白毛巾作识别;不准放路标,碰到岔道一律用标兵;行军中的向导,除由政府审查选派外,要求各连从本地人中选出来组成向导队……
天将黄昏,前卫部队开始行动了。黑暗里,战士的影子在飞速地闪过,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咳嗽,甚至连喘息声也听不到,只有脚步的沙沙声急促有节奏地响着。看着最后一个连队过去,留在队伍最后的指挥员松了口气:“走吧!”天亮的时候,部队行军停止了,各部在林木茂密的山林上分散隐蔽起来。晚上,又继续夜行军。几天后,敌人才发现,红军早已金蝉脱壳,跳出了他们精心布置的包围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8 08:55
疑兵计
第三次反“围剿”时,十二军在军长罗炳辉、政委谭震林的率领下,冒充红军主力,牵住敌人的鼻子,给主力部队穿插、隐蔽创造机会。红十二军浩浩荡荡,向北直插,如果敌人被甩得太远,还要停下来,与敌若即若离。行军逾夜,天色大明。敌人的飞机跟上来了,在红十二军行军纵队上空嗡嗡乱转,左歪右斜地向下侦察。它这一来,不是给部队增加威胁,而是带来了胜利的喜悦!战士们不住的喊:“好啊!我们正愁蒋介石不知道呢,他倒派来一个义务情报员!”为了更有效地迷惑敌人,军部下来命令:“拉开距离,旗子打开!”于是,部队的距离拉得更长了,一个连拉开成一个营的架子。有红旗的展开红旗,无旗的拿出了各种花色包袱皮,高高的摇晃着。走到尘土多的地方,战士们故意像孩子们那样跳跃前进,荡起浓厚的尘土,漫天飞扬。从空中和远处一看,嘿!红旗招展,烟尘滚滚,人喊马嘶,气魄浩大,不正是几万人的大军吗!飞机转了一会儿,得意地回去了。
不止如此,全军上下都行动起来,为敌人设下了更多的圈套:在我军行经的道路上,每逢岔路口,都用白灰画上箭头,写上“三军团由此前进”、“四军由此向北”……一到宿营地,更是忙个不停,只要会写字的,就都拿起粉笔号房子,见门就写:“某团某连住此”。在显眼的地方,还有这样的留言:“某某同志,速到前面找我,有要事!”落款是“某师某某”,名字是随手编的,番号呢?只要红军有,随意写就是。
敌人黑压压地追上来了。这时,军首长接到总部来电:尾随我主力的敌军已全被十二军牵着鼻子拖了出来,主力已安全到达预定地区开始整训。看来,蒋介石已经认定,红军主力“北窜”了,正拼命向我十二军追赶过来。罗军长、谭政委笑着说:“好啊!蒋介石上钩了,那就牵着他的鼻子多逛几圈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8 08:55
“夜老虎”团
反“六路围攻”时,红三十军八十八师二六五团夜战登龙坪,击溃敌人一个旅,杀死了敌旅长。接着,该团又担任奇袭毛壩场的主攻任务,利用夜色作掩护,攀登悬崖陡壁,突然出现在敌营的后方,是役,野战军歼敌四个团。为表彰二六五团的卓越战功,红四方面军总部将给该团一面写着“夜老虎”三个大字的锦旗。从此,“夜老虎”团的名声在全军传开了。
“夜老虎”不是天生的,而是百练而成的,训练的地点在老观场。“夜老虎”团首先练习夜行军和爬悬崖。战士们在出发前,各个换上轻便的软底布鞋,带上全副装备,大跳而特跳,如果发出响声来,就重新着装,重新训练,待一切收拾利落,毫无声息了,才开始行军训练。行军有严格的纪律,跌倒不叫,滚落不嚷,至于抽烟、聊天,当然更不允许了。红军的战士很喜欢学习夜战的,时常选最坏的天气,找最难走的路,一次再次地练习。夜战的联络,除了用白毛巾绑在手臂上,还发明了一种用竹子做的哨子,吹起来很响,声音尖细,在枪炮声中也能听到。战士们在熟练掌握夜行军、登悬崖、搭人梯等技术后,还要经过一些模拟夜袭的“战斗”,经过比技术、评身体之后,选拔出最优秀的,组成了“夜老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8 08:55
土城之战的得与失
毛泽东在总结土城战斗时,说:这是一场拉锯战、消耗战。我军没有歼灭川军,反而受到很大损失,不合算,也可以说是一个败仗。主要教训有三:一是敌情没有摸准,原来以为是四个团,实际超出一倍多;二是轻敌,对刘湘的“模范师”战斗力估计太低了;三是分散了兵力,不该让一军团北上。我们要吸取这仗的教训,今后力戒之!不过,毛泽东又总结说:由于及时渡过了赤水,改变了被动局面,又让我们化被动为主动,为以后的胜利创造了有利条件。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9 08:11
毛泽东的隐喻
共产国际顾问李德,很不习惯毛泽东的表达方式。他吃不惯味道很浓的菜,比如油炸辣椒,毛泽东笑着说:“真正革命者的粮食是红辣椒。”“谁不能吃辣椒,谁就不能战斗。”革命者怎么和食物联系起来,让李德非常困惑。在和李德争论红军主力是否应能突破敌人封锁这个问题时,毛泽东用庄子“庖丁解牛”的典故说:“良庖岁更刀,割也;族庖月更刀,折也。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数千牛矣,而刀刃若新发于硎。”李德不熟悉这个典故,当然对毛泽东的隐喻一无所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9 08:11
同意撤退,一言为定
1930年9月,中共中央长江局军事部负责人周以栗同志,带着长江局的命令来了,准备说服一方面军总前委书记毛泽东,仍开会去打长沙。周以栗到宜春,受到毛泽东的盛情款待,并向他进行了通宵达旦的叙谈,陈述打长沙与打吉安的利弊:第一次打长沙进而又出没站住脚的主要原因是群众条件不具备,红军力量上亦不足;第二次打长沙,还是缺乏群众条件,成为单纯的红军攻坚战。毛泽东说,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进攻大城市的条件还不具备。周以栗同志被毛泽东同志说服,放弃了自己的主张和来此的使命。不过,是否撤军在一方面军内部还不能统一,来自三军团的同志多数不同意撤退,议而不决。周以栗对三军团长彭德怀说:“你们这样搞不行吧。”第二天早上,彭德怀同志便说:“同意撤退,一言为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9 08:12
二十五个战士
1932年7月,国民党军队向琼崖苏区进行了疯狂进攻,妄图扑灭琼崖的革命烈火。琼崖特委书记冯白驹,率领百余名红军游击队被敌人一个旅围困在母瑞山区。经过半年的艰苦斗争,最后,他们只剩下了二十五个人。1933年4月,这硕果仅存的二十五个革命战士,经过三天的日伏夜行,越过敌人的封锁线,回到了冯白驹的家乡琼山县大长乡。在这里,他们很快分头联系上各县被打散的同志,重新点燃了海南岛的革命烈火。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9 08:20
团长抓团长
1931年3月间,苏家埠战役,红军围点打援,打败敌军十个团的援军,红军乘胜追击。战场上,团长蔡文发正指挥部队,漫山遍野抓敌人,忽然听有人喊:“敌团长在那里!”“抓团长啊!”“抓团长啊!”蔡团长一看,前面有一群敌人,便只身冲了了上去。蔡团长是个高个子,身体特别健壮,腿又长,跑得又快,三步两步就快追上了,喝到:“站住!站住!前面是河,没有你的路了!”敌团长见状,一手提拉着裤角,一手提拉着枪,往河里面跑。蔡团长冲上去,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再跑,就敲破你的脑袋!”敌团长颤抖地丢下枪,说:“我投降,我缴枪!”蔡团长双手叉腰,见敌团长浑身湿淋淋、颤颤巍巍、哆哆嗦嗦的样子,笑着说:“哈,你是团长,我也是团长,今天是团长捉团长。有趣有趣!”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9 08:21
共耕社
1930年3月,右江革命根据地第一个“共耕社”在东兰县中和乡东里屯成立,全村三百多人都入了社。共耕社成立后,实行集体农业,粮食按劳动力分配,但副业可以自己搞,各家自己养猪、牛,根据地政权对于共耕社征粮,有所机动,红军物资供应充足,则免征。后来,右江根据地还出台了《共耕条例》,成为共耕社的指导方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9 08:24
攻心战
1934年8月,红九军追击敌田颂尧部到罗文坝地区,八十一团九连遭遇敌人一个团,双方在中江南岸的两个山头上对峙了一个多月。红军人少,不能贸然展开进攻,故一边与敌对峙,一边采取攻心战。两个山头相距只有二三百米,红军对敌阵地喊话,对方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红军喊道:
红军是共产党领导的工农武装,是为穷人解放来打仗的!
红军打土豪分田地,反对贪官污吏!
我们是自愿来当红军的,红军里官兵平等,亲如兄弟,吃的都一样!
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日本人占领了东三省,我们要枪口一致对外!
我们都不要开枪哟,你们不开枪,红军一定不开枪!
你们当白军混碗饭吃,脑袋搬家了就吃不了了,还有一家老小啊!
……
战士们边喊话还边和白军士兵拉家常,问他们:
你是哪年当的兵啊?
家里还有什么人哪?
你是哪里人啊,想不想家呀?
家里有信没有啊,家里日子过得怎么样啊?
你们是被抓来的还是借了钱顶替别人来的?
……
战士们还临时编了些顺口溜,边说边唱:
长工佃户一条根,穷人不能打穷人。
天下穷人是一家,枪口要对准老蒋、地主和军阀。
你们要身在曹营心在汉,不为蒋该死打内战。
红军打仗为穷人,穷人心里向红军。
红军有待反水兵,欢迎你来当红军。
……
就这样,一天天对峙,一天天对话,一天天宣传,对方军心完全动摇了。有国民党兵过来投诚的,还有白军士兵还偷偷和红军交换物品的,如烟土换盐巴之类。为应付当官的,他们有时也开枪,但都漫无目标地乱打一阵。最后,这支军心涣散的队伍撤走了。当红军来到他们的阵地上,发现那里留下了数千发子弹,全连每个人分得五六十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9 08:25
泥菩萨过河
1935年6月,陕北吴堡根据地一支八十多人的游击队进入白区,骚扰敌人。为了对付这支队伍,国民党调动了一千六百多人。一天深夜,敌人向游击队驻地老庄包抄而来。游击队决定从敌人的缝隙中穿插出去,到敌人后面打击它。整个晚上,下着倾盆大雨,同志们踏着烂泥,赶了二十多里路。突然,面前出现一条陡峭的鸿沟,深四五米,暴雨一来,沟里注满了泥浆。前有泥河,后有追兵,队长一声令下:“下沟过河!”浑浊的河流,雨水里滚着泥沙,战士们不知深浅,只能双脚探索前进,手拉手相互照应,水深之处没过了他们的头顶。大家彼此搀扶着过了河,再一看,个个除了一对黑眼珠,满脸满身糊上了一层泥,如庙里的泥胎偶像一般。来不及擦脸,迎面沟岸上子弹就呼啸而来,敌人在此早有埋伏,还喊着口号:“游击队,投降吧!你们无路可走了!”队长下令:“冲啊!”七八十条好汉,一个个满身黄泥喊着口号冲上沟来。对面敌人见了,心惊胆裂,有人喊:“泥菩萨来了!”结果,百十个敌人不敢战斗,仓皇逃走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9 08:25
茅人过江
红三十一军二七四团号称“夜摸常胜军”,长于夜间偷袭战。1935年春,红四方面军撤离川陕苏区,掩护中央红军,受到嘉陵江的阻隔,敌军在对岸有重兵防守。二七四团想出巧妙的渡江方法,用船上载着茅草人冒充渡江部队,转移敌人的视线,偷偷用小船秘密将部队送到对岸。果然,对岸敌人发现了装满茅草人的船,当成了强渡的红军,大肆攻击。茅草人被打得火光四起,纷纷落水,敌人的枪炮声更热闹了。红军部队,则趁敌不注意,悄悄渡过去,待敌人发现,我们已经接近对岸,迅速展开战斗,突破了敌人的封锁线。全军胜利渡过嘉陵江,指战员对此津津乐道,说:“古有诸葛亮草船借箭,今有我红军茅人过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0 10:44
精神食粮
1935年9月,红军突破腊子口后,向东北方向挺进。连长梁兴初、指导员曹德连去指挥部请示任务,聂荣臻、左权等首长布置完任务后,在场的毛泽东对曹德连说:“我补充一点,指导员你注意,给我找点‘精神食粮’来。国民党的报纸、杂志只要近期和比较近期的,各种都给搞几份来。”为了替毛主席找“精神食粮”,指战员化装成国民党中央军,梁兴初带着中校军衔,曹德带着少校军衔,堂而皇之地进入了哈达铺,国民党军的一个少校副官负责“接待”他们。他们在哈达铺邮局找到了大量的报纸,其中有一张报纸上登载了徐海东率领红军和陕北刘志丹红军会合的消息,还有被敌人称为“匪区”的陕北革命根据地略图等。红军长征走了两万多里,没有看过苏区,大家一看到陕甘宁苏区有那么大个地方,都十分高兴,就在这条消息上画了红杠杠。曹德连他们将收集到的报纸和那个少校副官,乘夜秘密押回来了。毛泽东得到了报纸,看着画了红杠杠的徐、刘两部会合的消息后非常高兴,满面笑容地连声说:“好了!好了!我们快到陕北根据地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0 10:45
敌人的明码谈话
红一方面军电台报务员曹丹辉1931年5月15日日记:
今天十五时到十八时,我和小钟一同随王诤队长值班见习。快下班时,王队长忽然紧张起来。不一会,他就一字不漏地收下一份非常重要的情报。事情是这样:敌公秉藩部(现驻富田,距我军四十里)的电台与该部驻吉安的留守处电台通报后,又用明码作了如下的交谈:
师部台:我们现驻富田,明晨出发。
吉安台:到哪里去?
师部台:东固。
好极了,这一情报告诉我们,明天早上敌人要开始向我们进攻了。王队长马上亲自到总部去报告。几个钟头后,总部通向各军的电话忙开了。总部下达了如下的命令:“夜十二时起床,一时吃饭完毕,一时半集合,二时出发;务于拂晓前占领东固岭一带的有利地形,坚决消灭来犯的敌人二十八师。”
曹丹辉又在5月16日日记中写道,敌二十八师被我一、三军团全部歼灭。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0 10:45
公鉴,SOS!
红一方面军电台报务员曹丹辉1931年5月23日日记:
我军围攻广昌城的敌人(胡祖钰、朱绍良、毛炳文的三个师)。……电台在总部附近架好,我与韦报务员值班,刚打开收报机,就听到白军第五师电台在拼命地呼叫:“SOS!”接着敌台又拍出了一份明码公电:
“公鉴:**主力来攻广昌,现在激烈战斗中;又胡师长身负重伤,生命危殆,SOS!”
打死了敌主力第五师师长胡祖钰,敌人惊恐万状。这一好消息,通过我政治工作人员,立刻传遍全军,士气更为振奋。
据该天的日记,当晚,敌人全面溃逃,红军占领了广昌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0 10:45
苏家埠受降
1932年8月,被围困的苏家埠之敌两个旅向红四方面军投降,红军举行了受降仪式。5月8日下午二时,国民党一三六旅旅长王藩庆、一三八旅旅长刘玉林带着团以上军官来到红十师师部所在地新安会馆,依照官阶大小,低头排列在屋檐下。红十师师长王宏坤高声宣布说:“我代表中国工农红军围攻苏家埠的部队,接受你们的投降!”接着,又宣布了四项要求:第一,不准破坏武器;第二,枪支捆扎好以后,按照部队序列,挨次交出;第三,军官全部集合,各连由师爷(事务长)负责办理缴枪事宜;第四,部队按照指定地区集结,不准乱跑,不准抢劫。红军部队立即行动起来,有的进据点,有的在控制缴枪地点小飞机场,有的带俘虏站队。白军的师爷们,领着一队一队的士兵,扛着成捆成捆的枪走入机场,按照规定的摆法,将枪械分类摆在地下。老百姓敲锣打鼓,抬着猪羊来慰劳红军。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6358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