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1356个阅读者,13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0 10:46
冲锋号
川陕根据地反“六路围攻”作战,敌人的进攻成强弩之末,开始全面撤退。红九军直属队,包括通讯队、号兵连和机关人员,共五六百人,参加了追击敌人的队伍。在追击敌人的第一个晚上,直属队先后遭遇敌人三个团。每次遭遇战,红军号兵都吹响冲锋号,敌人闻声丧胆、望风而降。一个晚上,几百个人的直属队打败了敌人三个团,俘虏了近二千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0 10:46
三营的一封信
高虎垴阵地前,红十三团与敌人的战斗正在激烈进行。三营那里敌人进攻空前猛烈,团首长正准备派一营驰援。忽然看见从高虎垴山上滚下来一个人,他一会儿飞跑,一会儿卧倒,穿行在炮火中间。等他跑到指挥所,团长黄镇、政委苏振华才认出是通讯班长小刘。小刘掏出一个纸条,递给黄团长,一边说:“为了送这封信,我们班里牺牲了三个同志。”这是一张普普通通的光连纸,上面有几块鲜红的血迹,墨水大部分被汗水浸化了,但还可以辨认出那些匆匆忙忙写出来的笔迹。纸条上面写着:
团首长:我们三营有信心坚守阵地,只要补充些弹药,那怕剩下一个人,也不让敌人跨过高虎垴一步!一营,你们好好掌握,可以不要派来。
团首长问:“三营伤亡多少?”小刘回答:“大概还有一半。”送走了小刘,苏振华也趁着炮火的间隙,来到三营阵地。阵地前沿,刀光血影。苏政委一边指挥战斗,一边喊着鼓励口号:“同志们,遵守自己神圣的诺言!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喊叫!”“保卫我们的苏维埃政权!保卫土地!”“为十三团争光!为牺牲的同志报仇!”“阵地就是敌人的坟墓!”血战,持续到了太阳落山,战场沉寂下来,敌人退去了。苏振华带领干杂人员打扫战场、清理阵地,一面望着苍蓝的夜空和刚刚升起来的月亮,心中想:明天,还将有一场恶战!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0 10:46
给李默庵“送个信”
1935年秋,闽西根据地遭受空前的危机,敌人大规模“驻剿”,驻于龙岩的敌司令官李默庵得意洋洋地宣布:“国军剿匪胜利,定期北上追剿朱毛!”四乡里到处开庆祝大会,派“胜利捐”,群众人心惶惶,叫苦连天。活动在闽西地区的红八团,在邱金声团长率领下,来到龙岩,群众居然不敢相信,问:“红八团还在?”为了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鼓舞群众的斗志,红八团决定袭击龙岩,邱金声团长说:“得给李默庵送个信,告诉他红军还在,还多得很!”邱团长顿一下,继续说:“这个信不是笔写,不是嘴说,用短枪、手榴弹!”随后,在邱团长的精心布置和指挥下,红八团潜入龙岩城中,对敌人发起突然袭击,枪声、爆炸声响成一片,到处都在喊:“红军来了!”“红八团打进龙岩了!”也不只有多少人枪,连李默庵的司令部都着了火。此役,红八团占领了敌人的医院,击毙了敌医院院长,俘虏了医护人员,缴获了大批医药物资,顺利撤出了龙岩城。龙岩群众编唱民歌:
牛皮大王李默庵,他说红军完了蛋,
庆祝会,胜利捐,又想发财又升官。
红八团,真好汉,连夜打进城龙岩。
烧机场、占医院,李默庵狗头吓破胆。
又死人,又赔钱,李默庵真正不上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0 11:03
胶东正在闹暴动
1935年11月,在中共胶东特委领导下,文登、荣成、威海、牟平、海阳等县农民发动武装起义。起义失败后,余部以昆仑山为依托,坚持战斗。斗争环境艰苦,但同志们很乐观,自编自唱:
大雪飘飘在天空,
胶东正在闹暴动。
官府布置清乡团,
军阀下令往前冲,
机枪扫,大炮轰,
一般同志难过冬。
男和女,抓紧去,
还有枪下流血红。
失败就是成功母,
相信革命会成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0 11:03
乌旗会
沂水县西北乡有乌旗会,又称青旗会。乌旗会首领杨克伦,为人正直,在地方上很有威望。成员大多数是贫农、佃农、中农。旗会开始为防匪,后发展到抗捐抗税,与恶霸地主作斗争。沂水县委决定利用乌旗会的影响,争取他们一起搞起义,号召党员参加乌旗会。这样,很多党员加入了乌旗会组织,会中大大小小的头目,几乎都是我党的同志。1931年,县委发动起义,就以乌旗会作为重要依托,以杨克伦为起义的总指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1 09:25
“游击战”一词的由来
曾经参加过南昌起义、湘南暴动的李奇中回忆说:
南昌起义部队接受范石生番号、改编为一四○团后,在距离韶关三十里的犁铺头训练。战略上讲游击战,这个游击战是朱德同志从云南学来的。云南的土匪,是这里一伙,那里一伙,队伍不能集中打,只能分散打。这样就学到了游击战。那时不叫游击战,没有游击战那个词,叫分散动作,分散来打。这个游击战是朱德同志实践的,毛泽东是个文人,就配了个词。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1 09:26
彭德怀“保守长沙”
1930年9月《张学琅关于红军攻占长沙经过和中共湖南省委机关重建向中央的报告》中提到红三军团占领长沙后决策上的几点失误:第一,保守长沙的胜利成果是对的,但顿兵长沙与易家湾,坐待二、六军团的到来,而没有采取进攻的策略,使得何键得以苟延残喘,反攻长沙。第二,我们明知敌军要向长沙反攻,又明知长沙如果无友军的增援必不能久守,但只简单的大胆的镇守长沙,待敌人向我进攻,而没有有计划、有谋略地故意退出长沙而给敌人以重大的打击。或有计划放弃长沙率领数万武装的工农出岳州、武汉。第三,对戒备工作非常忽视,侦察工作也没有做好。如敌人从新河过来两个团人之多,我们还不晓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1 09:26
水口山夺枪
水口山特别区委书记宋乔生,在水口山矿一带领导革命活动。衡阳樟木冲有个秘密的革命组织,以团结农民、打倒土豪劣绅为宗旨。1928年正月,邓六毛、罗友才、邓福等十二人在烟煤山一带活动,编为一个班,邓六毛为班长、邓福任副班长。没有枪,只有梭镖,在山上练习瞄准、刺杀、列队,队伍纪律严明,不伤害百姓,生活物质靠打土豪。这个班受水口山党组织的指挥。正月十九日这一天,得到水口山党组织情报,矿警队这天开会,不带枪,枪支弹药留在驻地,只留一个人站岗放哨。党组织决定,决定智取枪支弹药。共组织暴动队员三十多人,徒手来到水口山,三三两两接近了矿警队门口。站岗不不准进去,暴动队员有的说“会客”,有的说“参观”,有的装着送大米或卖蔬菜,都陆陆续续地混了进去。由于里面没人,队员们迅速制服了哨兵,夺取了武器。共有步枪120多支,重机枪1挺,子弹2担。随即,区委书记宋乔生等人赶来,带领大家迅速撤离了水口山,走了二十多里地,天黑前回到了烟煤山。第二天,暴动队员在烟煤山召开大会,成立了工农革命军独立第三团,团长宋乔生。我们在烟煤山活动了一个多月,后与朱德的部队一起上了井冈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1 09:27
“不必来攻,来则送枪而已”
1929年7月,国民党旅长向子云率部进攻桑植的湘鄂边红四军,向子云原为贺龙的旧部。贺龙写信给警告向子云:“不必来攻,来则送枪而已。”向子云自恃人多枪好,一意孤行。结果被贺龙用诱敌深入的战术,在南岔、赤溪先后击溃之,该旅大部被歼,红军缴枪千余支,敌旅长向子云过河逃跑时被淹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1 09:31
贺龙巧布空城计
贺文玳《桑植起义的零星回忆》:1929年7月,国民党向子云旅进攻桑植,贺龙巧布空城计,把红四军主力撤到城外埋伏在周围的山坳中。向子云令其弟向捷先为先锋指挥,向红军进攻,自己随后跟进。到达赤溪河时,发现渡河船只均在西岸,并无红军把守,随即得到探报:“贺龙已完全撤退。”向捷先整顿队伍进城。向子云在渡口,大叫大嚷地说:“我早就知道贺龙那几个鸟人是不敢同我们打的,赶快渡河跟追。”向旅进城后,搜刮什物,开铺造饭,东张西罗,闹得鸡犬不宁。正在这时,一声枪响,红军从城北梅家山发起反攻。早已埋伏城内的红军战士纷纷响应。内外夹攻,势如破竹。是役,歼敌3000多人,缴枪1000多支,敌旅长向子云也在战斗中溺水而死,向捷先只身逃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1 09:32
诈降计
湘鄂边根据地初创时期,贺龙化名 “王胡子”、“王副官”。不公开讲话,不理事,由王炳南同志代行指挥官。在石门北乡游击时,只有不到一百人,在国民党的追剿中屡屡失利。这时,汪家营的张团总派人给他们送来口信:“如果是投奔大爷的,大爷非常欢迎。”贺龙一口气答应说:“我们正是给大爷请安道喜来的,请老哥快回去报信,就说过一会王胡子就赖登门拜访。”那人听后,飞快地回去了。同志们立刻把贺龙围了起来,责怪贺龙:“我们刚刚拉了这支队伍,怎么就白白送给敌人?”有的看出贺龙是在用计,就说:“人家人多枪多,不好开玩笑的!”贺龙笑着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要闹革命,就得担些风险!”随后,他和同志们精心策划了他的“诈降计”。贺龙安排王炳南走在最前面,擒贼擒王,解决张团总,又把队伍分成两部分,进入院中的不带武器,另二十人携带武器,埋伏在院外,里应外合。
当贺龙带队伍来到了汪家营。红军排成两排,没带枪支,徒手进入了院子里,张团总让百余团丁,荷枪实弹,在院中列队两厢。这时,走在前面的王炳南高声喊道:“既然是朋友,为何刀枪相见?”高坐在堂屋里的张团总慢吞吞站起身,假意喝到:“贵客来到,谁较你们拿枪来?快把枪架起来,两旁伺候!”团丁们马上架起枪,徒手肃立。团总说了声“请”,贺龙等人跨步上了前堂。双方按照哥老会规矩,向关夫子牌位行礼毕,两边分别就座。突然间,王炳南从腰间拔出短刀,向张团总的脖子刺去,张团总咕咚一声栽倒在地。旁边的贺炳南等人,也立即出手,一眨眼间杀了另一个首领。进入院中的红军战士,冲上去拦腰抱住了两面的团丁。埋伏在院外的二十名战士,端着枪,冲了进来,喝道:“不许动!”把架着的枪统统收缴起来。此役,不费一枪一弹,俘敌上百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1 09:33
半济而击之
1929年5月,贺龙率领红四军攻占桑植,重建苏维埃政府,向子云旅受命来攻。向子云得到命令后,躺在床上,抽着大烟,傲慢地说:“贺龙那几个鸟人有什么打手?不过,我们趁机会多捞几杆枪,多扩充一县地盘,倒也很好。”令副团长周寒之带领两个营,向桑植发起进攻。周寒之绕到桑植城北,在南岔渡河,准备包围红军侧背,一举而歼之。适值洪水泛涨,周部行动迟缓。红军守南岸的部队向附近高地撤退。随后,贺龙由城西跨马而至,率红军猛烈反攻,乘周部半济而击之。周部不支,大败而退,部队损失过半,周寒之落水遇救,仅以身免。向子云痛斥周说:“你简直没有鸟用,反而把我的老枪送给贺龙了,真丢丑!现在只有让老子亲自出马,把贺龙的那几个鸟人斩草除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2 08:56
《朱毛红军》
1932年11月南部县升钟寺暴动,共产党员李泛山参与了领导工作,任南部县委秘书、巡视员。他们曾读过《朱毛红军》等军事理论书籍,也学过“十六字诀”。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2 10:25
短促突击
第五次反“围剿”时,共产国际军事顾问李德提出“短促突击”战法,即敌人从堡垒里出来推进到红军阵地几十米或上百米时,红军就短距离的出击,迅猛地扑上去打击敌人。如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下达的保卫广昌的政治训令所言:“我支点之守备队,是我战斗序列的支柱,他们应毫不动摇地在敌人炮火与空中轰炸之下支持着,以便用有纪律之火力射击及勇猛的反突击,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其实,这不过是单纯防御的阵地战。红军根据李德的这个战法,不但不能诱敌深入消灭敌人,反而使出击部队遭到巨大伤亡。当红军出击的时候,敌人往往马上退回碉堡里去,出击部队就完全暴露在敌人飞机、炮火之下,损失惨重。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2 10:25
《祝捷歌》
1934年8月,红三军团、五军团在高虎脑与敌人展开激烈的阵地战,经三天战斗,毙伤俘敌3000余人,红军亦损失1400余人。红三军团宣传部长刘志坚为此写有《祝捷歌》:
高虎脑战斗,
我们胜利了!
打垮了蒋介石主力六个师。
我们百战百胜,
真是无敌的红军。
顽强守备!
英勇抗击!
继续发扬英勇精神,
胜利属于我们。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2 10:25
火烧城门
1931年5月,红三军攻打均州,均州城很坚固,有“铁打均州”之称。红军最初发起佯攻城南门,轮流往城墙上爬,只爬一半即退下来,使敌人无法瞄准射击。战士们看南门是铁皮包裹的木门,可以用火攻之计。红军一边佯攻,一边由两个战士牵着长绳子迅速穿过敌人火力封锁线,溜进城门洞里。他们用绳子把棉絮、柴草、木材等易燃物品一捆一捆拉近城门里堆放好。接着,红军对城西门又发起了强烈攻势,转移敌人的注意力。随后,点燃了对在南门的易燃物,火光熊熊燃烧起来,城门也跟着着火烧毁了。突击队员冲进南门,杀入城中。“铁打均州”就这样被攻破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2 10:26
张振汉求饶
1935年6月,国民党纵队司令官张振汉带领指挥部及所属一个团,被红二、六军团在忠堡歼灭。在查找俘虏的时候,没有找到张振汉。贺龙抹了抹黑胡子,笑道:“我们撒下了天罗地网,张振汉跑不了!”他说着,大步走近了俘虏群。这时,一个高大、肥胖的家伙,穿着紧小的士兵服装,面色灰白,满脸横肉,头上缠着白纱布,从俘虏群众慢慢地走出来,跪在贺龙面前求饶,说:“贺老总,我最该枪毙,请饶我一命吧!”贺龙严肃地说:“你不是要活捉我贺龙去向蒋介石邀功领赏吗?没想到我们在这山坡上会面吧!”看着张振汉浑身战栗的样子,贺龙说:“好吧!饶你一命!告诉卫生部给他治好伤,留下他以后还可以给我们当教员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2 10:26
死猪一样的谢彬
1935年8月,红二、六军团在板栗园歼灭国民党第八十五师师部及两个多团。战斗结束后,一名战士押着由敌士兵抬着的一架滑杆,滑杆上倒着一个大白胖子,腹部有一大块血迹。战士向首长报告说:“敌人的师长谢彬叫我们打死了。看,象死猪一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2 10:26
七十二道川
红四方面军离开鄂豫皖根据地,一路向西转移,经过南化塘,向漫川关前进。为了避开敌人,走的是荒无人烟、荆棘丛生的山间小道。这一带河溪山谷很多,道路十分难走。特别是弯弯曲曲的滔河好象有意作对,不时出现在前面,挡住红军的去路。有的地方有桥,有的地方连座桥也没有;有的桥是石板石礅,有的桥是木板木柱。有的木板桥又窄又破,摇摇欲坠,走上去吱呀作响。为了争取时间,遇上河流挡道,部队趟水通过,只让担架、伤病员走桥上。好在河面不宽,河水也不甚深。在两天一夜的行军中,同志们接连跨越72道河川。指战员的绑带被河水浸泡得湿漉漉的,越勒越紧,走起路来很难受。有战士风趣地编出顺口溜:“七十二道湾,绑腿总不干。”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2 10:26
留得青山在,到处有红军
1933年,红二十五军在鄂豫皖根据地展开了空前艰苦的斗争。他们经常活动的老君山、天台山、高山岗、仰天窝、茅草尖、卡房一带,在敌人的反复“清剿”之下,已经变成了无人区非。有不少山村农民的屋子里,连个完整的碗勺也难以找到。在部队时时露宿在荒山野林,指战员大都随身携带镰刀斧头,每到一地都得砍树枝,割茅草,搭窝棚,以避风雪严寒。军长吴焕先屁股上也挂着镰刀,跟随战士们一块搭窝棚,忍受着饥寒交迫之苦。严冬时节,部队给养断绝,没有野菜野果作干粮,就挖葛藤根、刨观音土、扒榆树皮充饥。安置在深山密林中的伤员,也没有医药治疗,生活更加难熬。旱烟叶子、南瓜瓢、楸树根皮,还有少得可怜的一点食盐,都是难得的药物。环境如此艰苦,斗争如此残酷,红军指战员却充满乐观,他们有一首歌谣:
树也烧不完,
根也砍不尽,
留得青山在,
到处有红军。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0952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