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4700个阅读者,37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9-2-10 17:19

[原创]苏维埃逸史:“鸡犬不留”



宋长琨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1930年左右,国民党对大别山区进行“围剿”,他们出动飞机、抬来大炮,喊着“驻进山头,杀尽猪牛,见黑就打,鸡犬不留”的口号,对根据地进行了大屠杀。在方圆不到二三百里的金寨地区,制造了五个“万人坑”、两个“千人墓”。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0 18:08
革命母亲
少年萧华,立志去当红军,没有告诉母亲就离家出发了。他母亲知道后,当夜追赶而来。毛泽东同志接见了她,安慰她,要她放心,说:“我们会照顾他的。”萧华母亲非常通情达理,又经毛泽东的劝说,转而鼓励萧华去当红军。萧华的母亲名叫严招胜,武塘人,雇农,老党员,是城区妇女主任,革命很坚决。红军北上抗日后,她跟县委仍然坚持斗争,死也不反水、不投敌,最后病死在深山老林中,连尸体都没有人敢收。1956年3月,萧华在兴国写了一首诗纪念她老人家。
哭严招胜同志
辞别故乡去从军, 青松挺拔严招胜。
母亲送到五里亭。 乌云压顶看沉浮。
儿跟毛委员去杀敌,毕生血汗献给党。
娘在故乡干革命, 鞠躬尽瘁为人民。
红旗插到南京日, 任凭黑夜豺狼嚎,
公忙勿忘寄佳音。 雄鸡终将唱黎明。
征师凯旋回兴国, 烈士忠骨埋桑梓。
山歌满道迎亲人, 献花多多祭英灵。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0 18:08
恶虎向湘林
向湘林原来是粤赣边军分区的参谋长。这个人执行政策很左,不区分富农与土豪,把富农当土豪来打。尤其是乱杀人。一次在上南山,没收了一家土豪的钱财,还把土豪全家九个人都杀光了,在群众中造成了极不好的影响。向湘林的军阀色彩浓厚,对部下和战士动不动就体罚、殴打,甚至枪毙。有一次,项英的特务员报告敌情不准确,就被他给杀了。还有一次,他在敌人的伏击中受了伤,就怪分队长掩护不力,把分队长杀掉了。部队中很多都怕他、恨他,但敢怒而不敢言,只作禁声之寒蝉。后来,向湘林被捕叛变,把部队、机关负责人的姓名、驻地,以及有关的群众等等,统统供出来。特别是把油山那些经常替游击队买东西、支援游击队的老百姓,都提供给了敌人。结果敌人把那些老百姓抓去枪毙了,被害的有十多人。群众说:“参谋长是只恶虎,他一咬谁谁就死。”这一事件,严重地影响了游击队的群众关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0 18:09
张宝贤被刺死
张宝贤是我党中央机关一个交通员,被捕后对敌斗争很坚决,在法庭上大骂敌人,严刑拷打也不能使他口中吐出一个字。牺牲的那一天,看守来带他,他一边走一边骂,刚走出看守所,敌人就用刺刀扎他,扎一刀,他喊一声“共产党万岁”,扎一刀,他喊一声“打倒国民党”。扎了十几刀,终于倒在敌人的屠刀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0 18:09
准备好了
1928年春,奉贤县委书记李柱一被捕,被杀害于龙华监狱。那是4月中旬的一天黄昏,法官找李柱一同志谈话,宣布枪毙他。谈完话回来,他很镇静地进了自己的监房,难友去看他,他说:“今晚要枪毙我了。”边说边给妻子写信,交代后事,然后又把衣服、用品分送给大家,说:“再过几个钟头,就用不着这些东西了,你们要保重。”又嘱咐说:“你们要互相照顾,有机会的话,把我死的情况告诉上海党组织……”话还没有说完,看守就来问他准备好了没有,他说:“准备好了,走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0 18:09
陈乔年送热水瓶
江苏省委组织部长陈乔年,在1928年2月被捕,因为他是重要的政治犯,没有宣布刑期。一天晚饭后,他在窗口一边剔牙一边对关在对面的李逸民同志说:“你们都判决了,今晚要去漕河泾监狱,要好好学习,注意锻炼身体。中国革命是长期的,但总要胜利的。我同徐伯昊同志,恐怕在你们走后,就要被枪毙了。”说完把一个热水瓶送给李逸民,说:“这个我用不着了,你们带去用。”当时,李逸民心理很难过,说了一句:“你们要保重,可能过一段时间会判决的。”他说:“不会的,看守长已经通知我们,今晚要枪毙。”当天晚上,我们离开不久,这两位同志就牺牲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0 18:10
老子枪毙了,儿子跑掉了
湖南的两位姓李的游击队员双双被捕,父亲是队长,儿子是队员。一天,看守来叫父子二人,他们知道要被枪毙了。小李一个一个房间和难友告诉:“永别了!”一点也没有害怕的表现。当看守押他们到司令部门口时,要用绳子绑起来,小李说:“我不怕枪毙,我要自己走。”因为他年龄小,天真活泼,与看守兵混得很熟,就真的没绑他。老子被绑着在前面走,儿子跟在后面。行刑时,刽子手叫他们跪下,小李说:“我跪下,但什么时候我叫你们开枪,你们再开枪。”他装作跪下的姿势,乘敌人没有准备好,猛然纵身跳进前面的小河里,爬上对岸逃跑了。事后,看守向长官汇报说:“老子枪毙了,儿子逃跑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0 18:10
龙华监狱的女英雄
1932年,互济总会主任黄励被秘书出卖被捕,上海巡捕房把她移送到国民党法院。法官问她:“你是黄励吧?”黄励说:“谁说我是黄励,我不是黄励!”法官把那个叛徒叫来。黄励一见这个叛徒,扑上去给了两记耳光,唾了几口。法官吃惊地说:“哎呀!到了法庭,你还这样蛮横,还要打人哪!”黄励说:“我问你,甘心做国奴,他是好人吗?他不是好人,是中国人民的叛徒,那就要打!”后来,黄励被押到南京看守所。7月5日,被杀于雨花台。黄励怒打叛徒的事,演绎为怒打法官,在龙华监狱广为流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0 18:10
模范监狱的教诲师
共产党人李逸民被捕后,被判处无期徒刑,送到漕河泾江苏省第二模范监狱。监狱当局雇了一个教诲师,是个佛教徒,来感化他的灵魂。教诲师教诲李逸民:“从今以后,你什么也不要想,就一心一意念阿弥陀佛。”李逸民说:“我现在不念。佛经上说,一个人到了临死的时候,只要心灵不昧,临死前念三声阿弥陀佛就可以进入西天极乐世界。等我临死前再念吧。”教诲师听了非常生气,说:“你到不了极乐国,死后还要进地狱,还要吃官司!”他走之前,送给李逸民《观音经》、《金刚经》等三本佛经,说:“这三本经书,你每天要念一遍,一个月后要能背下来,我要检查的。”说完,板着脸走了。后来教诲师又来了两次,见李逸民从来不开口对他说什么,觉得没趣,也就不来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0 18:10
父子当红军
1930年红军攻克吉安县城,群众纷纷参加红军,梁兴教和儿子梁必业同时报了名。父亲是党员,儿子是团员,他们是在参加党、团联席会议上,才知道彼此组织身份的。父子二人带着党、团介绍信,到红四军报到,父亲在特务营一连当司爷(文书),儿子在政治训练队当学员,父子二人开始了红军生涯。梁必业的母亲对丈夫、儿子同时当红军,非常赞同。她特意把出了嫁的女儿叫回来,做了一顿饭,给父子二人饯行,又远远相送,依依不舍。红军长征后,她被国民党捆绑拷打,追问她丈夫、儿子的下落,受尽苦头,两只臂膀被打残,抬不起来。1931年10月梁兴教病死于军中,半年后,梁必业才知道父亲去世的消息。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0 18:11
一家七烈士
井冈山各县的人民群众为革命付出了巨大的牺牲。酃县的张平化一家,是个典型的例证。全家11口人,7人为革命献出了生命。张平化的父亲张升朝,大革命时期被选为乡农民协会委员长,大革命失败后被抓进了团防局,打得遍体鳞伤,农协成员凑了几十块银元把他保了出来。回来后,申请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继续参加革命斗争,在游击队担任医生。红军主力北上后,张朝升和酃县游击队继续革命活动。后再次被捕,在敌人的严刑拷打下牺牲。祖父张春榜,因支持子、孙辈的革命活动,1928年5月,被团防局杀害于水口圩。老人虽不是党员,但在牺牲前高呼口号:“共产党万岁!”“工农革命军万岁!”除祖父和父亲外,张平化的叔父张开东、哥哥张拱照、嫂子邓吉秀、堂兄张焕照、堂弟张烨照,都为革命献出了生命。据中共酃县县委近年的统计,从1926年5月到1937年冬,酃县的革命斗争坚持了11年之久,在当时不满10万人口的酃县,为革命牺牲的烈士就有2万人,超过了总人口的20%,其中被国民党杀绝全家的就有965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0 18:13
红军重伤员被屠杀
1929年1月,红四军主力离开井冈山后,国民党袭击红军医院时,轻伤兵员和工作人员都往山上突围了,只有一百余名重伤病员没有办法突围。当天,国民党军队就把他们全部拖在一块田里先是一个个地拳打脚踢,打躺在田里,然后用机枪打死。另外还有还被押到赣州枪杀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0 18:14
血的教训
湘南暴动被国民党镇压,朱德等率部队撤往井冈山,领导起义的湘南特委拒绝撤退井冈山,坚持去衡阳。陈毅劝他们,特委书记杨福涛等说:“我们是湘南特委,到你井冈山干什么!”“共产党应该不避艰险。我们湘南特委逃到井冈山是可耻的行为!”说破了嘴皮,他们就是不肯。陈毅说:“我们没说服你们心里感到很沉痛,说句不吉利的话吧,不如先给你们开个追悼会再走,毫无疑问,敌人现在已经红了眼,你们肯定会被抓住砍头的。”最后,他们还是带着二三十人上路了。后来被民团抓住,统统杀掉了。以后,陈毅同志回忆起这件事时,还一个劲的后悔,说:“那个时候他们这些同志“革命”的很吆,经不起半点挫折,不知道保留革命力量。血的教训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0 18:15
与蒋介石誓不两立
第三次反“围剿”的良村战斗刚刚结束,国民党第五十四师有大量俘虏兵在良村,准备送往后方。这时,敌人的飞机来了,对俘虏群进行了一场猛烈的轰炸扫射。俘虏们被炸得头滚脚翻,血肉模糊,惨叫声、咒骂声不绝于耳。我军救护人员赶来,冒着敌机轰炸,抢救被炸伤的俘虏。俘虏们流泪满面,纷纷表示与蒋介石誓不两立,要跟着红军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0 18:17
释放“野人”
红军占领越嶲,到县衙时发现县衙彝务科还有人当班。红军首长问彝务科长,为什么不走?他说:“我在管犯人,因关在监狱内的都是野人,不能离开。”打开监狱一看,发现里面关着六百多名彝民,他们都扣上铁脚圈子,是轮流派来坐监狱作抵押的。这些彝人没有衣服,只有一块遮羞有的背上披着一块布,头上扎了黑布巾,胡子、头发都很长,一双眼睛又圆又大。问为什么要关押这些彝民,彝务科长说这些人放出来会杀汉人。红一军团参谋长左权,亲自和彝民沟通,并全部释放了他们。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0 18:17
阿尔木呷当红军
阿尔木呷是普通的彝民,见证了红军进入越嶲,释放在押彝民的事。阿尔木呷描述道:
红军打开了越嶲监狱,我跟着进去仔细一看,呵,这里面的人哪里还象人呀!他们一个个躺在烂泥、屎尿、污水坑里;头发都有尺把长,蓬散在脸上;有的赤着身子,有的只有一块破布遮住下体;拳头粗的铁链、脚镣、手铐,却沉重地箍在他们瘦得象枯藤一样的身上。红军战士们细心地给他们锤开锁链,逐个地把他们背到外面来。他们都是我们彝族兄弟,其中有普雄峨勒、阿侯、沽基等家支的大小头人,有的在这监狱里坐了六七年,有的坐了十几年。在坐监狱中被木棒打死、烙铁烫死、竹杆**的,那就没法计算了。他们是什么“罪”呢?有的是没有 执行“以夷治夷”的政策,不忍心残杀其他家支;有的是没有按“章”给国民党反动政府和军队送青年妇女;有的是交不起花样翻新的苛捐杂税……为了“杀一儆百”,反动政府兴了个“换班坐牢制”:要是哪一家支有一个头人违反了一点反动政府的规定,从他开始,这个家支所有的头人和他的儿孙,都要长期轮换着坐牢。说到“轮”,实际上是有去无回,不死在里面,留着一口气回来也同样是死。因此,有的家支一代一代的,逐渐被这样折磨绝了。
年轻的阿尔木呷,对国民党的反动统治深恶痛绝,报名参加了红军,汉名叫王海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0 18:18
冬瓜罪
1929年,在朱毛红军的影响下,江西赣县湖江搞起了革命,袁奕福是暴动队队长。后来,袁奕福被国民党逮捕,五花大绑押赴刑场,他挺着胸膛,从容走过小街,沿途高呼:“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中国共产党万岁!”敌人砍掉了袁以福的四肢,然后让他在沙地打滚受痛至死,还把这叫做“冬瓜罪”。袁以福死后,十四岁的儿子袁以辉,立志为父亲报仇,参加了红军,后来成为红军的电台队长。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0 18:19
吴焕先一家人
红二十五军政委吴焕先,父亲、哥哥、嫂子、弟弟等六口人全被敌人杀害了。吴焕先的母亲,为免遭国民党迫害,流落外乡,四处乞讨。一次要饭到军部驻地,战士们想把老人家挽留下来,可老人知道部队战事紧张,吃住困难,见了儿子一面,说了几句话就悄悄走了。后来,老人家被国民党兵困死在夹墙之中。吴焕先的妻子,听说部队困难,把仅有的一只鸡和十几个鸡蛋送来给丈夫,自己却在几天后活活饿死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0 18:20
王树声的兄弟姐妹
王树声家,王宏文、王树声兄弟13人参加革命,王宏文等12人均为革命奉献了自己的生命,13兄弟只有王树声一个人活了下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0 18:20
王宏坤的家人
1932年红四方面军离开鄂豫皖后,王宏坤的母亲讨饭过活,那年的大年三十,她在又饿又冻中死去了。王宏坤二弟宏胜,任红二十五军连长,1933年夏在“大肃反”中被错杀。三弟宏应,在红四军当连指导员,反“六路围攻”时负重伤牺牲。五弟宏衮,在家乡照顾父亲。四弟宏清,1938年参加革命,第二年入党,参加抗日战争和全国解放战争,武汉钢铁公司离休,2014年去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6709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