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9112个阅读者,3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9-2-12 09:24

[原创]苏维埃逸史:分田分地真忙



宋长琨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中国的苏维埃运动,是一场土地革命战争。这场运动,自始至终,围绕着土地问题展开。当然,这时期的土地政策,还处在尝试阶段。苏维埃政府的土地政策,是“没收地主的土地归农民所有”、“地主不分田、富农分坏田”,还是“抽多补少,抽肥补瘦”的大政方针,多有反复;至于“青苗跟田走”、“中间不动两头平”这样的具体措施,也多有非议。从《井冈山土地法》、《兴国土地法》到《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土地法》,中国共产党在探索着土地革命的道路。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2 10:15
青苗跟田走
  1930年6月,红四军前委与闽西特委在长汀南阳召开联席会议,称“南阳会议”。南阳会议前,闽西分配土地时规定,如分田在下种之后,则“本届的生产归原耕人收获”。南阳会议认为,这个办法对富农有利,对贫雇农不利,贫农及失业者名曰分了田,但实际上要等到明年秋天才能收获谷子。因而,改为“何时分田何时得禾”的政策,又称“青苗跟田走”。这一政策一经实施,又出现了新问题。长汀县委书记在下乡调查时,经常看到农民忙着收割青苗,把没有成熟的稻粒打下来,甚至直接把稻穗磨成浆煮来吃。还有农民把菜园的菜也拔了,连鸡、鸭、猪都杀了。原来,农民听说调整土地时,自己种的作物,要跟着青苗走。加上有人从中造谣破坏,造成了极大的心理恐慌。李坚真当即宣布:“谁人种禾,谁人收割,一切作物归原耕者所有,不跟田走。”这样,制止了恐惧,稳定了人心。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2 10:15
中间不动两头平
  1930年红四军前委与闽西特委的联席会议(即“南阳会议”)上,分田按人口还是按劳动力曾有激烈的争论,后来该会议通过了按人口分田的决议。不过,这一问题后来出现了多次反复。1931年4月,闽西土地委员会扩大会议,通过了按劳动力分田的决议。决议说:“只要是有劳力的农民,应领得一部分土地。小孩、老人又群众大会决定酌量分给他们一部分天地,作为‘附加亩数’,亩数多少,要按照当地生活情形经过乡苏群众大会通过规定,但每人领得的‘附加亩数’不得超过有劳动力的人的每人应得的亩数的三分之一。”这样一来,那些人口多、劳动力少的贫苦农民和红军家属,分得的田就少了。这年夏天,长汀县委书记在叶坪见到了毛泽东主席,毛主席问闽西的情况时,她把这个决议跟毛主席说了。李坚真说:“现在群众对分配土地问题,讨论得很热烈,有的人主张按人口平均分配,有的人主张按劳动力分配,老人和小孩只分三分之一的地。”毛主席说:“你的意见怎么样?”李坚真说:“还是按人口平均分配好,最好是‘中间不动两头平’。”毛主席说:“按人口平均分配,‘中间不动两头平’好!中农的土地不动,没收地主豪绅的土地和富农多余的土地,分给无地和少地的农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2 10:15
 查田运动
  1933年6月,苏区中央临时政府发布了《关于查田运动》的训令,中央局发布了《关于查田运动的决议》,一场大规模的查田运动,在苏区展开。中央局认为土地革命执行了不正确的土地路线(即“抽多补少,抽肥补瘦”), 没有彻底解决土地问题,没收地主阶级的一切土地财产,消灭地主阶级的残余。查田运动最厉害的时候,有些地方把富农甚至中农查成地主,把一些中农甚至贫农查成富农。地主的一切土地财产全部没收,扫地出门,不准他们租种土地,也不准开荒,也不给饭吃,把地主剃成阴阳头游街,抓到劳役队去罚做苦工,有的地方还出现乱打乱杀现象。甚至连地主的小孩也不给饭吃。地主被抓被杀后,家属小孩就流浪街头到处乞讨。斗了地主,又斗富农。富农被斗,中农害怕,不少人逃跑到国民党统治区去。有的整个村的人都逃跑,结果使贫雇农很孤立。在查田运动的同时,在苏维埃政府内甚至红军内部查阶级,结合搞肃反,大搞检举揭发,一些当了多年干部和红军的地主、富农家庭出身的知识分子,被打成阶级异己分子或反革命分子,被开除出革命队伍。有的被抓到劳役队去做苦工,有的躲藏到山中,也有的逃到白区,在根据地内造成一种恐怖气氛,人人自危,使社会秩序更加不安定。在第五次反“围剿”时,国民党军队打过来了,不少人就反水,帮助国民党,使闽西根据地陷于极端困难的境况之中。这也是第五次反“围剿”斗争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2 10:16
他家是富农
  红四军驻在宁冈,有一次毛委员布置特务连连长张令彬带一排人,去永新西乡打土豪,告诉他晚上出发,要走六十多里路,那里有几家土豪。张连长带领同志们走了六十多里路,共打了三家土豪,罚了土豪的款,把浮财分给老百姓。任务完成后回来向毛委员汇报。毛委员详细询问,哪家哪家土豪有多少地,有多少财产,有多少长工,土豪的罪恶事实是什么,张连长汇报了第一家和第二家的情况,毛委员都点头,谈到第三家,毛委员说,你搞错了。张连长说,那家有很好的房子,有很多土地财产,有四条水牛,仓里的谷子很多。毛委员说,有没有长工。张连长抓抓头皮说,长工倒没有,是他几个儿子耕种。毛委员说,这家是个富农。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2 10:16
分田歌
  赣东北革命根据地流行一首《分田歌》:
  好弟弟,
  好哥哥,
  大家一起来唱歌。
  唱的什么歌,
  唱的分田歌。
  先前无米煮,
  今日有米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2 10:16
烧地契,插牌子
  一九二八年春,红军打下永新之后,在井冈山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分田运动。分田时要写好竹牌子,在牌子上写着名字。分田插牌,是毛泽东的创造。他说:中国的穷人没有土地,有的连个名字都没有,有名字也没人叫,我们要给他起个名字,要称呼他们的姓名,还要写在分田的牌牌上。毛泽东还说:这样做有两个意义:一使分得田地的农民放心;二是来进攻的敌人士兵看到后,知道红军真的给穷人分了田,这是很好的宣传,能起到动摇敌人军心的作用。分田的具体政策是,土地面积以亩计算,采取平分土地,抽多补少、抽肥补瘦的办法,几亩几分都在牌子上写得清清楚楚。把地主的地契当着大家的面烧了,然后开始在分得的土地上插牌子。开始时,有的人分了田不敢插牌子,积极分子就带头插。有的地方还发生过群众害怕跑了,以后成立了赤卫队,有了武装,有了政权,群众才放心。从分田地、插牌子到烧地契,一个星期就完成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2 10:17
《救穷歌》
阮山曾作《救穷歌》,描述穷苦人的生活:
木匠师傅篾缚床,
裁缝师傅烂衣裳,
泥水师傅无房住,
耕田之人空米房。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2 10:18
革命成功盖新楼
1929年,闽西革命力量发展壮大,暴动农民流行着这样一首山歌:
不怕盗抢不怕偷,
不怕白鬼来烧楼!
坏楼烧了不要紧,
革命成功盖新楼。
打起红旗呼呼响,
工农红军有力量。
共产万岁打天下,
反动终归不久长!
……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2 10:18
抽多补少
1928年8月,在永定县成立了溪南区苏维埃政府,并颁布了土地法、劳动法、肃反条例、婚姻条例等。苏维埃政府一边进行军事斗争,一边抓分田工作。由于是第一次尝试,中央还没有土地纲领,省委也没有具体指示,应该怎样分田,没有经验。张鼎丞、邓子恢认真调查研究,积极依靠群众的创造性,在溪南没收和分配土地中,有所创举。他们分别找一些有经验的、熟悉土地情况的老农民包括雇农、贫农、中农、富农来开座谈会,进行详细的由系统的调查研究,和农民代表共同商议,制定了没收和分配土地政策,并定出具体的办法,经苏维埃政府讨论,形成正式的决定。这种政策和办法是:以乡为单位,即以本乡人民现有耕种的土地,作为本乡的土地所有权,归本乡按人口(包括地主、富农,但反革命分子除外)平均分配土地;采取抽多补少的办法(以各户现耕土地为基础,按全乡每人平均应得的亩数为依据,有多的抽出来,不足的补给他)去实行分配。我们一句这种政策和办法,首先在金砂乡作典型试验,召开各种会议,进行动员解释,并由没收和分配土地委员会进行人口和土地的调查登记,公平合理地分配。分配后,张榜公布,说明每人分得土地多少,土地在什么地方。在金砂乡取得成功经验之后,在全区推广这种政策,在很短的时间内,分配了两个乡的土地,在近两万人的地区内,完成了土地革命。溪南党创造性地解决广大农民的土地问题,对指导整个闽西人民实行土地革命,解决土地问题,提供了良好的经验。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2 10:18
穷人四季歌
在金华县安地一带,穷苦农民中流传着一首歌谣:
春季里来麦苗青,
农民饿肚真痛心。
饥寒交迫无路走,
出卖青苗救眉前。
夏季里来收割忙,
金黄谷子堆成山。
租谷一交颗粒无,
连到一放饿肚肠。
秋季来来桂花香,
盼望后熟好收成。
一场灾害空欢喜,
忍饥挨饿牛马样。
冬季里来雪花票,
地主逼债实难当。
无衣无米天又冷,
卖儿卖妻离故乡。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2 10:19
苛捐杂税一扫清
中共河南省委直属郑、荥、密特支,领导郑州、荥阳、密县的革命斗争,“八七会议”后,开展宣传活动,准备发动武装起义,编写了顺口溜传单,如:
田粮捐,牲口税,
逼得穷人掉眼泪。
三亩二亩薄地头,
不够官府捐和税。
国民党,杀人刀,
苛捐杂税如牛毛。
害得穷人不能活,
起来毁掉这把刀。
国民党,害人坑,
苛捐杂税数不清。
起来打到国民党,
苛捐杂税一扫清。
附加税,附加捐,
层层附加没个完。
一张嘴,就要钱,
管你作难不作难。
逼得穷人难活命,
起来跟他闹翻天。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2 10:19
乌旗会
沂水县西北乡有乌旗会,又称青旗会。乌旗会首领杨克伦,为人正直,在地方上很有威望。成员大多数是贫农、佃农、中农。旗会开始为防匪,后发展到抗捐抗税,与恶霸地主作斗争。沂水县委决定利用乌旗会的影响,争取他们一起搞起义,号召党员参加乌旗会。这样,很多党员加入了乌旗会组织,会中大大小小的头目,几乎都是我党的同志。1931年,县委发动起义,就以乌旗会作为重要依托,以杨克伦为起义的总指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2 10:20
区苏维埃各委员职责
1930年4月初,霍山县头陀河区苏维埃成立。苏维埃各委员的职责很明确:
裁判委员:审判案子。
土地委员:进行人口、土地登记,毁掉界标,烧毁契约,平分土地。
外交委员:主要在外地采购军需民用物资。
财粮委员:调查公堂、土豪的粮食,调查粮食较多的农户,进行派粮。
妇女委员:发动妇女参加妇女会,号召剪发放足。
秘书:上报、下达公文。
童子团:打毁菩萨庙,站岗放哨。
劳农工作团:负责对部队的招待工作和红军家属工作。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2 10:20
潜山县革命委员会
1930年春,中共潜山县委召开会议,决定成立潜山县革命委员会,实行工农专政。阴历四月初五,潜山县革命委员会在衙前金家花屋正式成立。县革委会设正、副主席各一人,主席卫赤(原名王焰才)、副主席朱霞(原名王子成),秘书长陈九。革委会下分设军事赤卫、财政经济、裁判肃反、粮食、文化教育、土地革命、青年、妇女等八个委员会,以及劳动工作团、总务处、红色互济会和红十字会、警备队、特务营等组织。
军事赤卫委员:储文朗(后为柳志杰);
财政委员:王德耀、刘金兰;
裁判肃反委员:王进、胡绍瑗;
粮食委员:储兰馨;
文化教育委员:刘中一、储宪章、王爱春
土地革命委员:储文朗;
青年委员:王润吾;
女女委员:刘惠英、刘新民、韩树德、刘亚东;
总务处长:储茂初;
警备队长:刘芳志;
特务营长:刘芳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2 10:21
《农民歌》
大革命时期,咸丰县共产党人黄兴武、叶达仁为发动农民斗争,用人们熟悉的《苏武牧羊调》编写了《农民歌》:
农民,联合起来啊!
黑地又昏天,
压迫数千年。
耐劳苦,忍饥寒,
生产供人间。
手胼复足胝,
终岁不空闲。
历经难中难,
才到打谷关,
“四六”“三七”租课上尽,
衣食不周全。
向来好悲伤,
农民真吃亏,
要吃饭,要穿衣,
大家打主意。
快快团结起,
加入农协会,
群策群力,
无事不可为。
打到土豪和劣绅,
才得享安逸。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2 10:23
卖田买枪
闽西一带农民半武装组织“铁血团”成立后,公开说组织民团,防御土匪,要求管理公堂的地主把卖田买枪,地主多愿意这样做,全乡绝大部分的公堂田都卖了买枪,交给铁血团掌管。另外,还请工人,设厂修造单响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2 10:30
跌古歌
192年10月,党在雩都县茶梓地区开展革命活动,为发动群众,党组织的同志编写革命歌谣。其中有“跌古歌”,歌词是:
月光光,光灼灼,
崖跌古,你安乐,
崖食也没有好食,
着也没好着,
年年拼命做,
总住烂屋壳,
再好学堂我没份,
再好女子没钱讨,
教崖穷人单只老。
天啊天,
越思越想越可怜……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2 10:32
农民联合起来
周逸群
农民,联合起来啊!
黑地又昏天,压迫数千年。
忍劳苦,忍饥寒,
生产供人间。
手胼复足胝,终生不空闲,
历经难中难,才到打谷关。
四六•三七, 租课付齐,
衣食不足全。
想来好悲伤,农民真吃亏,
要吃饭,要穿衣,
大家打主意。
快快来团结,加入农协会,
建立苏维埃,实行分土地。
铲除封建、打倒礼教,
才得享安远。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2 10:33
工农团结歌
周逸群
工农,世界主人翁!
我们的血汗,几乎要流尽。
衣与食,住与行,
我们所造成。
权位与幸福,倒归寄生虫。
世界创造者,反作穷罪人。
封建制度,资本主义,
一律要铲平。
高举鲜红旗,强与作斗争。
资本家、地主们,我们对头人。
苏维埃政权,从此就实现。
工厂归工友,土地归农民。
工农团结,民主共和,
革命大成功。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5246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