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951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9-2-20 10:43

[原创]万人橫渡湘江记



明_笑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1966年7月16日,72岁的毛泽东在武汉畅游长江,历时1小时零5分钟,游程近15公里。一年之后的这一天, 长沙隔河唱对台戏的两派群众组织忽然“握手言和”, 共同组织了声势浩大的万人横渡湘江学游泳运动。彼时,游泳横渡大江大河已不是一项简单的健身运动,而上升到了表决心,表立场的政治高度。于是,我和桂花井小学已毕业而未升入初中的“弹弓班” 密友暴牙李智、疯子刘勇和猴子彭毅等人,报名参加了长沙红小兵游泳队。
这天旭曰东升,艳阳高照。上午8时开始,长沙湘江东岸锣鼓喧天,红旗飘扬,沿江大道人山人海,赤膊上阵队伍一眼望不到头,也看不到尾。长沙红小兵游泳方队夹在长沙高等学校红卫兵游泳方队与长沙中等学校红卫兵游泳方队之间, 最前面有个红卫兵游泳方队肩抬领袖巨像木框架, 架四角绑着数个充气车胎胆. 随后跟着数个红卫兵游泳方队一律赤膊短裤, 精神抖擞,斗志昂扬. 上午9时左右, 我们红小兵游泳方队终于走到长沙湘江东岸沿江大道南端下水游泳起始滩. 正值洪水季节,举目望湘江对岸, 橘子洲头江面宽约千米, 波浪滔滔, 激流滚滚. 暴涨的湘江洪水势不可挡, 几乎淹没了长约五公里的长岛水陆洲. 但橘子洲头依稀可辨一些橘树浸泡在洪水汪洋中瑟瑟发抖, 橘树往南延伸的水陆洲地势较高, 隐隐约约可见洪水中缩短的载人轮渡码头和载车渡江码头, 这一段没被湘江洪涛彻底淹没的水陆洲高地便是今曰万人横渡湘江的指定登岸目的地.
我们红小兵游泳方队一边走下浅水沙滩踢波溅浪, 一边喜气洋洋齐声朗颂《沁园春长沙》: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
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
漫江碧透,百舸争流。
鹰击长空,鱼翔浅底,
万类霜天竞自由。
怅寥廓,问苍茫天地,谁主沉浮?

携来百侣曾游,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
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粪土当年万户侯。
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红小兵游泳方队很快夹在前后红卫兵游泳方队中间奋力搏水, 劈波斩浪. 湘江洪水的边流并不湍急, 我一边游蛙泳,一边对并肩游蛙泳的暴牙李智喷水吐浪背颂毛泽东诗词《水调歌头•游泳》:“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我忽被一波涌浪打来呛了一口水,咽掉了下文;暴牙李智一见哈哈大笑,边游蛙泳边笑道:“长沙沙水水无沙,喝进嘴里是饮茶;茶淡清甜似茅台,只会醉翻井底蛙!”游在我前面的疯子刘勇边游蛙泳边回头笑道:“长沙沙水不含盐,倒进嘴里最甘甜;任凭蛤蟆喝饱肚,绝不收取半分钱!”自称是“浪里白条” 的猴子彭毅单臂游侧泳笑道:“长沙沙水只含糖,糖粘喉咙难高谈;如果张嘴说不出,放屁吹号绝无妨!”他刚说完,一波大涌浪席卷而来把红小兵游泳方队冲散,大家赶紧齐游自由泳,双臂拨浪,两腿拍涛,拼搏游向前。
游离湘江东岸约两百余米进入中流,浪高波卷,水流湍急,我们红小兵游泳方队完全游散, 且随波逐流,越漂越快而橫渡越来越慢。我仅与暴牙李智还并肩游在一块,我俩已听不到湘江东岸的锣鼓响声和喇叭喧闹声,但我俩前后左右都有红卫兵人头浮动,他们似乎在刻意保护我们红小兵游泳横渡,我俩若游得较快,他们伴游得也较快;反之,我俩放慢游泳速度,他们也伴游较慢。有两位女红卫兵游泳健将还不时回头叮嘱我和暴牙要沉住气而不要闭气,, 要头顶上游水、嘴朝下游水呼气吸气. 我和暴牙李智很熟悉横渡江水要领,我俩已无数次横渡湘江, 而且每次都是来回横渡,自然毫不在乎两位女红卫兵游泳健将的善意提醒。我俩唯一担心是橫渡湘江不能落在两位女红卫兵的后面,我俩总是换游自由泳想超前游向对岸,但自由泳虽比蛙泳较快,且较易穿波逐浪,却比游蛙泳更费劲,不宜持久。因此,在湘江洪水中流换游几回自由泳后,暴牙李智忽感脚抽筋,他急唤我让他扶一扶肩,我让暴牙扶肩游片刻,也感游泳身体倾斜下沉,差一点又呛一口水。两人都感难橫渡湘江咫尺之际,身旁有两位游泳红卫兵大哥迅速推送过来两个救生圈,我和暴牙立刻钻圈浮游,很快顺流漂过了湘江中流。
万人横渡湘江的各游泳方队都陆续在水陆洲轮渡码头一带高地登岸. 登岸的各游泳方队都难聚集原有的游泳队员, 都像一群群自由结伴的上岸水鸭.,都散无秩序地涌向客轮停靠渡口. 我和暴牙李智上岸后很快与疯子刘勇、猴子彭毅会合在一块,但很不幸我们四人无法挤进返回湘江东岸的渡轮,只好站在堤岸上束手无策地袖手旁观,这时,我们四个游泳渡江红小兵亲眼目瞪了一个怪现象:当渡船过量超载装满一船游泳健儿之后迟迟不能启航。渡船水手无法劝退已上船的任何游泳健儿下船再上岸,启航有翻船危险,故陷在轮渡码头不能动弹。由于渡轮迟迟不开,于是有些已上船的游泳健儿难以忍耐又纷纷跳下水游向湘江东岸。轮渡码头挤站堤岸的游泳健儿一见船上游泳健儿带头跳水游回湘江东岸,立刻有很多游泳建儿东施效颦,奋不顾身再下湘江自由横渡回东岸。这一来,更麻烦了!水陆洲以东宽江面上又处处浮动人头,堵塞主航首,载客渡轮以至载车渡轮都无法往返横渡航行了!
我和暴牙李智、疯子刘勇及猴子彭毅商量一阵也决定再横渡回湘江东岸。但我们四人不想从轮渡码头下湘江回渡,那样会向湘江下游漂流到更远的陌生东岸边。因此,我们四人沿水陆洲堤岸向被水淹的橘子洲头走去。正当我们四人像橘树一样在湘江洪水里浸泡下身欲再横渡回游湘江时,忽被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喊住了!原来正是我和暴牙横渡湘江中流遇脚抽筋而及时推送救生圈给我俩的那两位伴游的陌生红卫兵大哥。我和暴牙正想重新钻进救生圈橫渡游回东岸,一见他俩,便要还回救生圈。不料陌生红卫兵大哥笑道:“你们红小兵要来回横渡湘江是想追鱼么? 你们再下水橫渡湘江恐怕易被鱼追咬屁股啊!”
暴牙李智笑答:“我们只想快些游返湘江东岸换穿衣裤遮赤膊,以免赤脚赤膊傻站在水陆洲堤岸上晒腊肉!”
疯子刘勇说道:“我宁愿再横渡湘江被鱼追咬屁股,也不乐意在渡口等上船等得人烦死急死!”
猴子彭毅说道:“我宁愿再横渡湘江可能淹死喂鱼,也不想留守水陆洲渴死拉不出尿!”
我抱怨说道;“我现在肚子饿得呱呱叫,没见谁把午饭送到;我只想快些回家填饱肚,不想久站水陆洲腿发抖!”
陌生红卫兵大哥又笑道:“你们只想快游回江东见父老,何不想想继续游到河西能立刻吃饱?我们是湖南大学红卫兵,你们现在若肯去,我们非常欢迎!”
我们四个红小兵一听,亳不犹豫便跟随两位陌生红卫兵大哥继续横渡水陆洲西面河道,这里江宽很窄,即使湘江洪水猛涨也不足三百米,而且水流较缓,我们沒费多大力气便游登湘江西岸,上西岸沒多久便走进了湖南大学。我们果然在湖大食堂赤膊空肚免费饱吃一餐,午饭后舒舒服服休息约两小时才起身告辞。
那时的长沙河西岸没有载客轮渡码头,有一座连接水陆洲的很窄人行石板桥在湘江洪水猛涨时被淹沒,很牢固,没冲垮,但不能走人过河。因此,我们离开湖南大学一直走到了河西载车轮渡码头。此时的载车轮渡船不载车,只载人过河。我们顺利重返水陆洲,继续站乘载车轮渡船返回了湘江东岸。这时原设在沿江大道旁的衣裤寄存处已人散棚空,我们四个迟返湘江东岸的红小兵没领回寄存的衣裤,只好赤膊回家。我回到家时正赶上吃晚饭,家中父母喜出望外,没说半句责言,倒添了一份平日难得一见的辣椒妙肉。饭后,母亲问我衣裤哪去了?我只好如实回答:永远找不回来了!
这天长沙万人橫渡湘江,我年仅十四岁有幸参与,虽折腾了一整天,遇到了一些麻烦,却印像深刻,至今难忘。此后,我再沒见到也没听闻有万人横渡湘江?我现在每次回长沙,最喜欢闲逛湘江东岸沿江大道风光带,每见到横跨湘江的几座漂亮大桥,心下便想:现今湘江河水更清了,来往过河更方便了,为什么反而再也见不到万人横渡湘江呢?莫非时过境迁,人心思定,宁愿做南方旱水鸭,也不愿下江像笨鹅一样“扑腾”追鱼……

[本帖最后由 明_笑 于 2019-2-20 10:53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22 10:22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0183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